第3669章 逼宫


小说: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作者:MS芙子
  半个时辰之后,暗之领的几人就如霜打了的茄子似的,被关押进了帝魔家族的地牢里。
  黑长老和黑雾等人,都是一脸的灰头土脸。
  兵王符的出现,打击最大的无疑要属暗之领。
  原本黑长老只是打算利用兵王符来夺取帝魔家族的掌控权,哪知害人终害己,到了最后,居然把自己和黑雾都给赔上了。
  他垂头丧气着,就连平日修剪的很是考究的胡须,这会儿也是乱糟糟的一片。
  黑雾的右臂被废,整个人也精神萎靡不振,看上去像是惊吓过度。
  黑长老喊了几声,他都没什么反应。
  两人的脚下,都设下了禁制,没法使力。
  黑长老在心底,把叶凌月和帝莘咒了一通,若非是这两人,他和黑雾怎么会弄成这副模样。
  尤其是黑雾,他成了这副模样,怎么完成暗皇传下的命令。
  “长老,听说九夜兄弟逃出去了,不知他是否回来救我们。”
  一旁,一名暗之领的武者问道。
  “哼,奚九夜那厮,狼子野心,连亲娘都能乱认,岂会回来救我们。”
  黑长老没好气道。
  通过兵王符一事,他可算是看清了奚九夜的为人。
  若非是奚九夜不按理出牌,勾结了帝云裳后,又不提早告知他和黑雾,还将兵王符给了帝景天,他和黑雾怎么会无端端被帝景天控制,最终还落到了帝莘等人的手里。
  过了片刻,一阵枷锁松动的声响。
  黑长老一阵警觉,抬头看去,就见帝莘和叶凌月相携走了进来。
  叶凌月已经除去了面具,露出真容。
  不得不说,这是一对容貌极其出色的男女,两人站在一起,让黯淡的地牢都亮堂了几分。
  这两人,即便是身在三十三天,也是出类拔萃之辈。
  只是,黑长老此刻已经无心去品味这些了。
  他闷哼了一声,背对着帝莘和叶凌月,闭上了老眼,一副极不配合的模样。
  叶凌月扫了眼地牢,将其他几名暗之领的武者各自提了出去,就连黑雾都被带走了,这间地牢里,只剩黑长老一人。
  黑长老心底泛起了嘀咕,不知这对狡猾的男女是何用意。
  “黑长老,这下子你可以放心了,没有人知道你与我们说了什么。也不会有人会知道,你背叛了暗之领。”叶叶凌月悦耳的嗓音,就在黑长老耳边打转。
  “月华帝姬,你少在那故弄玄虚,老夫宁死不缺,你休想从老夫口中,问出任何关于暗之领的秘密来。”
  黑长老心里清楚,叶凌月和帝莘来到地牢,必定是要打听暗之领的情况。
  他心底已经打定了主意,哪怕是自裁,也绝不会配合两人。
  尤其是那叶凌月,早前她暗箭伤人,害得自己和冥棺都遭遇重创,这笔账,黑长老迄今还记在心头。
  “看样子,你还想试试兵王符的威力。”
  帝莘可没叶凌月那样的好耐心,他径直取出了兵王符。
  一听说兵王符,黑长老的脸色变了变。
  他早前已经领教过兵王符的威力了,帝莘驯化了兵王符,其蛊惑之力,比起早前来,只会更强。
  “姓帝的,你休要威逼,大不了,老夫一死了之。”
  背叛了暗之领,他一家老小都只有死路一条。
  说罢,黑长老体内的魂魄剧烈波动了起来,竟是想要燃烧灵魂,求个一死。
  “启禀陛下,黑雾已经招了。”
  就在黑长老决心一死时,牢房外,帝风快步行来,沉声说道。
  黑雾招了?
  黑长老听得一惊,黑雾大人难道是被吓破了胆不成,他难道不怕暗皇的怒火?
  “黑长老,黑雾可比你识时务多了。你不坦白,多的是人坦白。我也不需要知道太多,只要你说出暗之领到九十九地的真正目的,我就可以放过你。甚至于,我还可以帮你一个忙,帮你找回冥棺。我若是没猜错的话,冥棺对你们非常重要,没有了冥棺,只怕你们连暗之领都回不去,而且还会遭受重罚。”
  地牢昏暗的灯光下,叶凌月的那双眸却是份外明亮,似有水光涟漪,闪着迷人心魄的光。
  黑长老看得一怔。
  忽然间意识到,为何奚九夜对于眼前的这个女人如此痴迷。
  神界的这位女帝,有一种说不明道不清的魔力,让靠近她的人都不禁被她所蛊惑。
  甚至于,她的蛊惑力,比兵王符还要强一些。
  她那双漆黑如暗夜的眸子,仿佛能一瞬看透人的心。
  “你怎么会知道……是……是冥棺告诉你的?”
  黑长老结结巴巴道。
  叶凌月对小冥棺的掌控力,已经超出了暗之领的预期。
  叶凌月所说的一切,也都正中黑长老的心事。
  即便是没发生叶凌月和帝莘的囚禁事件,先是小冥棺被叶凌月所夺,第二口冥棺又被奚九夜偷走,黑长老和黑雾接连失去了两口冥棺,这已经是重罪了。
  两人没了冥棺,没法子再炼制冥纹和冥兵,他们的天力又没法子在九十九地自由发挥,想要从九十九地诸强的手中,夺取封天令,那几乎是痴人做梦。
  “坦白与否,全看你一人。不过即便你不说,我照样知道,暗之领是三十三天之上的存在,至于你们为什么来是因为封天令的缘故,你们怕我一旦得到了封天令的认可……”
  叶凌月故作玄虚道。
  “慢着,老夫答应你。老夫只能告诉你,暗之领来九十九地的真正目的,你不能再询问更多的关于暗之领的事,除此之外,你要帮老夫找回一口冥棺。”
  黑长老稍作权衡,决定咬牙答应。
  横竖黑雾已经坦白了,暗皇要问罪,也觉少不了黑雾。
  “成交,我一定会把奚九夜的那口冥棺找回来。”
  叶凌月和帝莘互睨了一眼,两人眼底都带着了然的笑意。
  奚九夜虽然劫走了冥棺,可冥棺上最重要的冥纹,已经被帝莘用湛天妖刀斩断。
  没有了黑长老,奚九夜身旁也没有厉害的神念师,他不可能像是黑长老那样,修复冥棺,那口冥棺对于奚九夜而言,唯一的用处,只怕就是为了带走帝云裳了。
  不过如此一来,帝云裳就可以自己破棺而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