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70章 坠天


小说:神医弃女:鬼帝的驭兽狂妃  作者:MS芙子

  和叶凌月谈妥了条件后,黑长老神色稍缓。
  他思忖了片刻,才缓缓说道。
  “你说得不错,我们此番到九十九地来,真正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夺取封天令,抹杀……封天令主。不过和其他的九十八地的宿主不同,我们夺取封天令的原因,是为了销毁封天令。”
  黑长老说吧,眼底闪过了一丝无奈之色。
  若非是万不得已,他和黑雾又怎会愿意来到九十九地。
  到了九十九地后,他们毁去封天令的念头更加强烈了,因为九十九地和三十三天之间,简直天差地别。
  “销毁?你们有能力销毁封天令?”
  叶凌月微微一怔。
  她是封天令的令主,对于封天令的了解,比起一般人要多得多。
  封天令当初在叶凌月手中时,叶凌月就用了各种手段,分析封天令。
  即便是有鼎息和神机符在手,叶凌月依旧是没法子看透封天令到底是用什么材质制造而成的。
  用了混沌佛火,也没法子直接摧毁,这意味着,叶凌月没法子直接销毁封天令。
  可黑长老却说其有法子毁掉封天令,可见暗之领的手段比起叶凌月来,更加高明。
  这倒是引来了叶凌月的几分好奇。
  “我们没法子,可是暗皇有。”
  提起了暗之领暗皇,黑长老的言语间,多了几分骄傲之意。
  “你口中的暗皇,可是仙皇级别的天人存在?”
  叶凌月睨了眼黑长老。
  黑长老脸色又是一变。
  “你连仙皇级别的存在都知道?也对,你的师父是那人,他可是连暗皇都……”
  叶凌月知道的,未免太多了些。
  不过一想到叶凌月身后的那人,黑长老也就释然了。
  “你说得可是师父紫?师父紫怎么了?你认识他?”
  叶凌月听到了紫堂宿的消息,不由多追问了几句。
  “老夫……我怎么可能不认得那一位,罢了,有些话不当说。方才我说了一半,我们摧毁封天令的原因,是因为,封天令会导致暗之领坠天,只有毁了封天令,暗之领才可以保全。”
  黑长老语气沉重,说出了这番话。
  “坠天?”
  叶凌月和帝莘俱是一惊。
  他们也知,这恐怕就是暗之领最主要的目的了。
  “你们都知道,九十九地获得了封天令后,可以飞升三十三天,却不知道……一旦九十九地有新的飞升,三十三天之上,就有相应的陨落。而如今的三十三天,最弱的就是暗之领。这意味着,一旦令主获得了封天令的真正认可,令主携其领域白日飞升,那暗之领,只有陨落。”
  尽管不愿意承认,可暗之领的确就出在生死的夹缝中。
  所以在确定了九十九地出现了封天令后,暗之领全域都惊慌不已。
  不时有谣传,暗之领将会坠天。
  暗皇为了平定民心,选出了他和黑雾前往九十九地。
  暗皇下令,无论如何也要找出封天令,击杀令主。
  当时暗皇的矛头,直指向了叶凌月和神界。
  只是当时,暗皇也没想到,叶凌月的背后,居然会有紫堂宿那样的存在。
  更不用说,还有一个帝莘,让人防不胜防。
  也正是因为这些突如其来的意外,彻底粉碎了黑长老和黑雾的计划,连冥棺都被叶凌月给抢走了。
  “想不到,真相竟是如此。”
  在审问黑长老之前,叶凌月也想过各种暗之领入侵神界的真正目的,可没想到,封天令竟涉及到坠天。
  “你也别得意得太早,虽说我和黑雾大人没法子如愿完成暗皇的命令。可万能的暗皇一定已经知道了一切,他必定会派比我和黑雾更厉害的人来。到时,就是你们的死期。”
  黑长老说罢,还不忘吹嘘一番。
  在他眼里,哪怕暗之领再弱,也比九十九地要强得多。
  神界也好,异域也罢,他们之所以会失手,只是一时失误。
  “若是真的万能,怎么会惧怕坠天。黑老头,我没我家洗妇儿那么好的耐性,我劝你早点把话说清楚。”
  帝莘冷嘲道。
  黑长老一愣,老脸微有动容,可依旧保持着从容。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夫已经按照约定,把暗之领入侵神界的具体原因说清了。”
  “你为何不说清楚,为何你那位万能的暗皇大人,不干脆亲自来到九十九地。既然,他能送你们过来,想必就能送自己过来。”
  帝莘的话,让黑长老不禁暗暗心惊。
  他虽是迫于压力不得不与叶凌月合作,可还是老谋深算,能不说的,尽量不说。
  反正叶凌月对三十三天也不了解,他遮掩撒谎,料定了叶凌月也猜不出来。
  哪知却被帝莘给看出来了。
  帝莘在听黑长老提起“坠天”之事前,就已经分析过黑长老和黑雾的实力。
  两人的实力,不说在三十三天,哪怕是在暗之领,应该也算不上最强,只能算是中游。
  否则,那位什么暗皇,也不会额外让他们带着两口冥棺来到九十九地,最终落了个冥棺被人抢走的下场。
  在得知“暗之领”可能坠天之后,帝莘愈发奇怪。
  既然暗皇如此重视封天令和令主之事,那不应该直接派自己最得力的助手来,或者是亲临,又为何让黑雾和黑长老来?
  分析一番后,帝莘就断定,黑长老一定还隐瞒了什么重要的事。
  他早前的那番威胁,说白了,也不过是危言耸听罢了。
  “暗皇身份尊贵,岂会来九十九地这种亵渎之地。”
  黑长老还死鸭子嘴硬,死活不肯吃承认帝莘的猜测。
  好在帝莘也不是省油的灯,他凤眸微敛,不痛不痒,丢出了一句。
  “照你这么说,那位暗皇的身份,比起紫堂宿来,高贵了不少。毕竟紫堂宿都亲自来了九十九地,还在这里居住了几百年……”
  帝莘这话一出口,黑长老那张强装镇定的老脸,一下子垮了下来。
  “你可别乱说!我什么时候说暗皇的身份比紫……比那一位尊贵。你别想坑我!”
  黑长老说话时,声音抖得厉害,只差闪掉自己的舌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