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百三十七章 府台高明


小说:大明文魁  作者:幸福来敲门
推荐阅读:冰晶心紫雨泪 网王我在云端上哭 花都狂兵 极品魔少 超级大中华 至尊神戒 偷心狂后 闺园甜居 游钓天下 龙骑士的我 
  在重农抑商的制度下,古代商人地位是又高又低。
  低的是四民之尾,商人的身份无法给对方提供以保护。
  但是商人身份又很高,因为商人身份无法得到保护,所以经商一定要有门路,也就是寻找官府的支持。
  在如此之下,就连县衙门口卖煎饼果子的大爷,都可能是县太爷的哪门子亲戚。
  对于一个随便将二十万两银子,在林延潮面前露白的梅公子。
  他的背景,林延潮是难以揣测。
  这年头没有福布斯榜,而且商人一个比一个低调,很少炫富,所以无法查证什么。
  但林延潮看得出来梅侃的底气很足,绝对不是装腔作势,满嘴跑火车那等。
  再说谁会拿二十万两银子在你面前装逼。
  如此财力露出去,若没有什么背景后台,他梅家离沈万三就不远了。
  林延潮亲自给梅侃倒了一杯茶,伸手一指。
  梅侃犹豫了一下,还是举杯喝了。
  林延潮露出了笑容道:“梅公子,快人快语,那么本府也就实话实说了。当初那二十万两银子确实解了林某燃眉之急。但是大家若想长久,请恕本府直言,梅家还缺乏一点诚意。”
  梅侃道:“我明白,你们官府中人行事讲究,与什么人结交,与什么人来往,都有分寸。如此林知府想了解我梅家底细?”
  林延潮道:“是也不是,本府当梅公子是好朋友,不会生查探之心,但是梅公子能直言相告,足见梅家的诚意。”
  梅侃一愕,然后拍桌大笑道:“好,府台果真快人快语。”
  想到这里,梅侃伸指往茶水里点了点,然后在桌上写了一个名字。
  林延潮看后拱手道:“梅公子,是林某多心了。”
  梅侃点点头,正要说话。
  却见林延潮不动声色地将桌上茶渍抹去,然后道:“眼下本府欲疏通贾鲁河,尚且缺银,不知梅公子可否助林某一臂之力。”
  梅侃愕然,半响反应过来,刚才林延潮还是一脸提防,一副不想和你扯上关系的样子,而转眼间,两人的关系尽然,好到可以开口借钱的地步。
  而且这转换间如此平滑,甚至连开口借钱时,那份羞于启齿,那份忐忑通通不见。如此理直气壮,如此理所当然。
  “林府台,若不是知你的堂堂知府,我梅某断然以为你是经商多年的大商贾!”
  林延潮笑了笑道:“哪里,梅兄,若非我早知你的身份,还以为你是哪里来的官员,你若奔仕途,前程一定在林某之上。”
  梅侃肃然道:“不敢当,府台若在吴中经商,我梅家才是要立即退出苏杭才是。”
  二人不要脸的相互吹捧一阵,然后相视大笑。
  梅侃点头道:“既是府台开口,不知想要多少?”
  “不多,三十万两就够了。”
  梅侃差点翻白眼道:“疏通一个贾鲁河,居然要费这么多银子?”
  林延潮道:“仅是疏通当然不用,但是我还有其他构想。”
  于是林延潮将左出颖打算,边疏通边引河灌淤的想法说了出来。
  “贾鲁河两岸共有斥卤之地三十余万亩,若是能引河灌淤,这三十余万斥卤田,都可以变成上好的良田。”
  梅侃问道:“我虽不懂河工,但也知道林府台之前堤内放淤,那都是无主之田,但这堤外放淤,贾鲁河两岸的斥卤地,恐怕不会是无主之田吧?”
  林延潮道:“梅兄不懂河工,那就没有人懂河工了。不错,这三十多万亩斥卤田,大多都是有主民田……”
  梅侃低声道:“府台,你大可趁着修河放淤的消息还未放出,派人低价购买这些斥卤田。”
  “只要价钱稍高一点,肯定那些地主会急着将不能种庄稼的斥卤田卖出脱手,就算有不肯卖的,下面的人以官府的名义稍稍强逼,也能使之屈服。待到灌淤之后,再卖作良田,那时候就可以大赚一笔。”
  林延潮闻言正色道:“梅兄所言是良策,若林某是商人,此举无可厚非。但是林某乃堂堂知府,朝廷所命的四品官员,若是如此做了,对得起这头顶上的乌纱帽吗?”
  梅侃闻言看了林延潮片刻,然后点头道:“林府台,是梅某失言了,方才的话不过故意试之,梅某果真没有交错府台这个朋友。”
  林延潮点点头道:“不过梅兄说的对,这三十多万亩中,还是有五六万亩是无主之田。若是引河灌淤成功,林某会将这些田都作淤田卖了,到时用以还钱,若是有不够的地方,林某将来再慢慢还,梅兄你看如何?”
  梅侃点点头道:“可以,梅某现在身边只有十五万两银子,可以立即做主借给林府台。其余的十五万两,需梅某禀告家父同意后,方能借给林府台。”
  “此外,这三十万两银子,我梅家收府台一成利息,这可以吧?”
  林延潮笑着道:“一成利,已是便宜,如此林某就谢过梅兄了。”
  二人谈到这里,都是取所需。
  当下梅侃起身道:“那么梅某这就回扬州,禀告家父,以免耽误府台大事。”
  林延潮道:“多谢梅兄了,那我就不强留,待他日再尽地主之谊。”
  当下林延潮送梅侃出门。
  回府衙后,陈行贵,张豪远与林延潮商议。
  林延潮道:“这梅家的三十万两银如果拨至府里账上太惹眼了,到时就划到农商钱庄的账上。”
  二人一并称是。
  这时候陈行贵道:“府台,这贾鲁河疏通的事,之前我们农商钱庄已是在筹措银两了,缺口不到二十万。但是府台却向梅家借了三十万两,这会不会太多,到时候仅是利钱就要多还人家一万两。”
  林延潮听了陈行贵这话,顿时无语,他能开口说,他原来向梅侃开价三十万两,就存了狮子大开口的意思吗?
  漫天要价,遍地还钱嘛,哪里想到这位梅侃居然一口答允了,没有还价。
  林延潮也是深表无奈,这等套路真是令人防不胜防。
  当下林延潮只能道:“这你们就不懂了,借钱这事,钱借少了,你是人家孙子,但是钱借多了,人家就是你孙子。”
  听了林延潮这话,陈行贵,张豪远都是满脸敬佩,一并躬身道:“府台高明!”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