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0章 最后通牒


小说:僵尸保镖  作者:千里云
推荐阅读:清清若水 死亡讯息 你是我的小苹果 玄门至尊 
  “张老,封魔阵这么大的阵仗,不怕别人看到?”林天指了指光幕笼罩的大楼,其实他也很奇怪,刚才布阵时光柱冲天,虽说光柱只是时隐时现,但医院应该有人看到才对。
  “你们还不相信我的技术?要是能让普通人看到,我还费那么大劲干什么?你们放心吧,这个阵不是一般人能看到的。”张和元很是自信道。
  话刚说完,光幕一阵波动,无数的黑气从医院大楼冲了出来,冲击九霄八卦封魔阵。黑气来势凶猛,把光幕冲击得不停晃动,仿佛随时要破裂。
  “不好,血煞要反扑。”老头低喊一声,连忙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符纸。
  符纸金黄色的,上面写着朱红色的符文,张和元一丢符纸,同时手中捏诀,符纸飞起来,贴在了大楼的最高处。
  符纸一闪,一道金色的波纹在光幕上扩散,晃动的光幕顿时稳定下来,不管血煞如何冲撞,光幕巍然不动。
  “血煞在反击,能不能撑七天还是个问题,还是那句话,最后关头,我会开启地狱冥火,把医院焚烧个干干净净,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张和元皱起花白的眉头,目光盯着光幕内翻滚的黑气。
  “你们该干嘛干嘛去吧,不用陪我这个老头子,在开启地狱冥火前的这段时间里,我都会在医院。”张和元收回目光,冲着林天和宁洛昔挥了挥手。
  林天转头看了看宁洛昔,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
  等林天走远,宁洛昔轻声说道:“张老,你为什么不告诉林天,冥界已经派了鬼差上来。”
  张和元看着林天消失的方向,淡声道:“人的出生和死亡,大多都在医院之中,从医院中勾走将死之人的魂魄,便是鬼差的工作。鬼差在来往这家医院的过程中,其实已经发现了这里的异象。”
  “要不是我阻止,冥界早已经用地狱冥火毁灭那些患者的灵魂,凡是被冥火毁灭的,永世不得超生。”
  “当初林天为了救人,擅闯冥界,和冥界有矛盾,要是让他们双方见面,不知会闹出什么事来。”
  “况且,要是让林天知道,冥界想毁灭他朋友的魂魄,我想他一定会暴走的。当初鬼差拘了肖曼萱的魂魄,林天已经大闹冥界,这次如果再闹,事情就没法挽回了。”
  “其实我很好奇,林天大闹冥界后为什么能全身而退。关于这件事,我问过灵雨徒儿,只是可惜,她说是机密,无可奉告。”
  “在冥界,林天一定遇到了什么事,否则,他很难从冥界全身而退。”张和元露出思考的神色,但结果显而易见,他什么也想不到。
  宁洛昔听得非常专注,她也不知道为什么,林天的事总能牵起她的心思。
  “林天平时就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能说说他是怎么闯冥界的吗?”宁洛昔目光也看着林天消失的方向,心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和元摇摇头,说:“何止胆大包天,简直是无法无天,不过我就欣赏他这点,据灵雨所说,是肖家女娃昏死,魂魄被鬼差错拘,林天闯地府抢人。”
  “敢闯地府抢人,估计也是开天辟地头一回吧,而且为了救肖家女娃,还敢跳奈河,这得多大胆啊,命都不要了。”
  “你说,林天这是为别的女子拼命,我那徒儿为什么就喜欢他呢,搞不懂。”张和元抓着自己下巴的胡须,抓掉了好几根,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宁洛昔微微低头,像是在自言自语:“也许,这样的林天,对女子的吸引力才是致命的吧。”
  “搞不懂你们年轻人,还是我们那个时代好,见一面就可以结婚生子,简简单单过一辈子。”张和元摇头道。
  想了想,他又叹息:“冥界给的时间也不多了,希望林天说的那个特效药能研究出来吧。”
  “七天时间是冥界最后的通牒?”宁洛昔皱眉道。
  “七天?哼哼……”张和元哼哼几声,很不爽的样子:“冥界非常强势,开始只给了三天时间,还好张家在冥界还算有些面子,争取到了七天。”
  林天自然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更不知道,冥界已经关注到医院的事。他离开医院后,没有立刻回宿舍,而是转向生命科学实验室。
  因为手中有通行证,林天走进实验大楼时没有被安保阻拦,乘坐专用电梯,他再次来到地下的实验室。
  走过走廊时,林天看到了何教授和胡教授在其中一个实验室,在埋头做实验,研究资料。
  林天没有惊动他们,而是继续往前走,打开了另一间实验室,这里就是上次存放黑甲虫和鬼火虫的地方。
  刚一进来,林天便看到了黎卿云,她正在观察培养容器中的鬼火虫,也就是那些发着紫光的飞虫。
  “你来了,刚从医院过来吧,辛苦了。”黎卿云只是回头看了林天一眼,便又低头研究。
  看着每个人都劳心劳力地研究,想了想,林天没有把七天期限的事告诉黎卿云。其实没有期限,他们也会全力以赴,告诉了,只是多增加压力而已。
  “情况怎么样?”林天随意问道。
  “进展不大,我缺少一些关键性的东西。”黎卿云直起身,遗憾道。
  “什么东西?”林天追问,黎卿云是养蛊人,她这么说,说明已经找到方向,只是缺少东西而已。
  “同宗同源的能量,我也不知道鬼火虫吞噬了什么而变异,如果有那些东西,也许能让它们再次进化。”黎卿云回答道。
  同宗同源,那不就是女魃的力量?我就是为此而来,但是又不能让你知道,林天心里转了一下念头。
  想了想,林天随意说道:“刚才我经过那边的实验室,何教授他们好像有什么进展,你要不要去看一下?”
  “哦?那我先去看看,也许对这边有帮助。”黎卿云一喜,然后招呼也不打,便匆匆出去了。
  等黎卿云出去,林天关上实验室的门,然后在水池边沾了点水珠,把水珠弹出,打在实验室的摄像头上,当然不是打碎,只是用水把它监控的画面弄模糊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