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风与琴声


小说:武侠枭雄  作者:红袖第一刀
推荐阅读:重生娱乐天后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仙走一步 都市之最强纨绔 官道无疆 千金豪门:钻石老公,再见 总裁,请举手投降!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四神集团④·我的别扭老公  

  洛阳城依旧繁华,洛水犹如一条细长玉带,仍自静静流淌。
  此时洛水河畔,有一个长身而立的中年文士。
  这文士面临洛水,盈盈水光中映照出面貌英俊清隽,两边斑白的鬓发也没给他增添多少老态,反而有一种说不出出尘潇洒。
  他双手背负着,像是在等什么人,一身如雪儒衫随细风缓动,当真是说不出的风流毓秀。
  “多年未见,邪王依旧还是这么风姿俊朗。”
  背后响起一把低沉沙哑的声音,中年文士并未转身,仿佛已经知道来的是谁,轻微一叹,道:“经年不见,倒行逆施尤老兄功力已精进如此,怕已有了邪帝七成火候。”
  “丁老弟、周老兄,金师妹,你们几位也功力大进啦,看来此番这道心种魔与邪帝舍利,也是该重归邪极宗了。”
  “不愧是邪王,眼光果然独到。”
  又有三个不同的桀骜声音冷哼,忽远忽近,从三个不同的方向传来。
  “丁师弟,周师弟,金师妹,凭你们本事,怕还奈何不得洛阳王。”
  原先说话的丑恶老人嘿然一笑,手里独脚铜人在地上一点,人借势飘然前掠了二十余丈,恰好落在中年文士身侧,与这邪道第一人邪王并肩而立。
  只这一手轻功,毫无疑问能排进当世第一流高手行列。
  “尤老大,本门秘宝现世,我等又岂能不贡献微薄之力。”
  余下那三人不分远近,也不甘示弱,提起真气疾掠而至。
  中年文士转身过来,看着这四人神色间隐然存在的猜忌嫉恨,嘴角悬起的那一抹微不可见的邪异笑意瞬间隐匿不见。
  这四位号称邪极宗一脉同源,其实未得天魔策精髓道心种魔,各自分流出去,也勉强算是自邪帝向雨田之后邪极宗的掌旗人物,倒行逆施尤鸟倦、大帝丁九重、周老叹与媚娘子金环真,四人形容装扮奇特丑恶,却是生杀大权的烜赫一时的人物。
  “这洛阳王崛起如此之速,倒未想到是偷学了本门的秘典。”
  “邪王的消息,总不会错罢。”
  几人各有机心,寥寥言语,似乎各有疑虑。
  魔门之间,从不讲什么同门情义,唯有利益可言,邪王拉来几人,却不知他所图何在。
  洛水河畔的清风吹得石之轩长发乱舞,他敛袖道:“我与洛阳王日前换过一手,此人道心种魔小成,不容小觑。”
  那夜尽天明之时,苏留虽然掩藏了行迹,但是在智计如鬼的石之轩眼里,破绽仍然极多,他直觉那魔祖便是近来风头无二的洛阳王!
  “听说洛阳王杀了邪王爱徒,我等既为同门,自然要跟他好好计较。”
  “不错不错,洛阳王偷学了本门秘籍,该由我们清理门户...”
  ......
  尤鸟倦几人一听,齐齐邪笑。
  几人心里已然知道石之轩所言基本属实,若不是这位邪道顶尖高手也垂涎道心种魔与邪帝舍利,却没有把握应付绝代枭雄洛阳王,他能有这等好心分一杯羹给邪极同门?
  此时暂先合作,得手之后,再看各人手段!
  几人心思如出一辙,假意道:“道心种魔是世间最可怕武功,洛阳王连杀几大宗师,锐不可当,还要周详打算。”
  “几位放心,此役还有强援,如此合吾等圣门之力,杀一黄口竖子,再分其宝,岂不快哉?”
  石之轩放声狂笑,那一双琥珀色瞳仁的深处,却是完全相反的凝重神色。
  放眼看去。
  肃杀冷风渐起,吹皱了一江洛水。
  ......
  洛阳王府。
  这人,居然是......洛阳王!
  沈落雁对着亭中微微颔首,那是一种油然而生的臣服,单婉晶神色微变,被誉为天下第一大家的尚秀芳却为歌声牵引,仿佛沉浸其中不可自拔,轻声地开始哼唱起来。
  世间的音乐本来就蕴含了乐者的精神情感在里边,单美仙母女两人与尚秀芳身份相差许多,想的事情也完全不在同一个位面。
  遥遥看去,在不远处亭子里,画面已美的像是画卷。
  四挺蟠龙柱,攒中檐顶,亭子当中,最摄人双目的那一男子,神态闲适地坐白玉桌旁,以紫金冠束发,几缕白发陈于额前眉角,遮不住眼脸低垂,似乎沉浸在自己琴音造就的世界里,连几人入了园子都未有半点反应。
  单婉晶被人称作世之美人,然而看着他那修长而优美的手指若行云流水般舞弄着琴弦,完美动人的乐符在他的指尖流淌出来,心里竟然生出一种类似自惭形秽的感觉。
  洛阳王,这个男子在她的心里,便是个解不开的谜团。
  今次见他,又与前一次大不相同。
  “珠泪纷纷湿绮罗,少年公子负恩多。当初姊妹分明道,莫把真心过与他。仔细思量着,淡薄知闻解好么...”
  尚秀芳情动作歌,也是自然而然,歌声慵懒而清幽,天下第一乐曲大家那完美的声音,绝无半点可挑剔的瑕疵,融入了琴音当中,节奏恰好在点子上面,更像是天作之合的婉转仙吟。
  不过东溟公主母女并未听完全部,在琴音到了一半的时候,倏地终止,更叫人心里生起一种听下去的渴望。
  这个时候,东溟夫人终于开口赞道:“此曲相互熨帖,正是天作之合,只是为何只至一半,叫人好不惆怅失望?”
  她说话的时候,略微警醒,自己精神动摇,已经是二十余年未曾遇过之事,而一对美眸也已经完全被洛阳王指下的古琴给吸摄了去,这一架古琴造型大违寻常古琴,却有一种奇异的美,最细的一根琴弦犹如发丝,最粗的一根却又粗若小指,很难想象洛阳王究竟是用什么手段弹出这样动人的琴声。
  单美仙一眼就辨出了古琴的琴身为海底万年阴木,只这么指端一截,便足万金之称,尚且有市无价。
  这个男人虽然一副清雅出尘的样子,双眉飞扬之际却带了些英煞之气,面对这一位洛阳权柄最重的男人,单美仙心里也不敢怠慢分毫,东溟尚平那几颗血淋淋的人头当做礼物,这样的手笔,无论如何都大有深意。
  沈落雁带路的任务完成之后,便清淡一笑,束手立于亭侧,苏留竖起一根玉石一样的手指,淡淡道:“余下一半,以后自然还有机会,夫人可收到了我的礼物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