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剑气浮烟云,龙吟白马


小说:武侠枭雄  作者:红袖第一刀
推荐阅读:重生娱乐天后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仙走一步 都市之最强纨绔 官道无疆 千金豪门:钻石老公,再见 总裁,请举手投降!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四神集团④·我的别扭老公  

  ps:
  “落雁,能叫洛阳王亲自相迎的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单婉晶目送白衫绝尘而去,瞬息之间,眸光流转,居然跟不上苏留的身法,当下叹为观止。
  沈落雁的神情却难得的凝重。
  一对黛青色双眉尖尖蹙起,好似在沉思当中被打断惊醒,好半响才苦笑摇头:“能叫我家王爷这般对待,当世又有几人?”
  她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语气里已然捎带了些骄傲,忽然想到自己不自觉说出口的“我家”那两字。
  本是主从之分,该跟称呼李密一样称主公的。
  恍然间,脸颊已是绯红一片。
  单婉晶也是个敏感女子,怎会感受不到沈落雁语气神情的细微变化?
  只是她善解人意的没有戳穿,只听单美仙神情震动,唏嘘长叹一声:“邪气巨擘西北魔头,佛光盛极东南我终于懂了洛阳王的意思”
  “能称邪气巨擘者,寥寥数人,佛门圣僧,更是屈指可数若真是那几位亲临,洛阳王惊才绝艳,以一敌多,却并非是明智之举了。沈军师,你何不派手下的神弩手前去助阵?”
  单美仙清楚知道在自己踏入王府的那一刻起,抑或说是李神通与尚平一系全灭洛阳之时,她们就已经失了退路,只能跟洛阳一条船同舟共济。
  神弩手能百步穿杨,但对于进退一身的绝顶高手来说,威胁其实没有那么大。
  然而万箭齐发,那意义自又不同,纵练你成就金刚不坏,也要忌惮几分,半息真气不续,就落个身死当场。
  沈落雁昂首,似乎不再纠结,淡淡道:“夫人想到的,我家王爷又如何会想不到?不过王爷要一人独斩魔佛,横绝宇内第一,我信他!”
  我信他!
  这三字,叫单美仙愣住当场,而单婉晶的心里,某一处柔软的地方,也好像被触动,心弦震颤无端,眼波复杂婉转。
  空中乍然传来一声龙吟也似的巨啸,滚滚荡荡的席卷而来,白马寺中,巨钟骤鸣。
  白马寺处洛阳城中,建自东汉,历经数代,已有数百载之久。
  此时的白马天王殿当中,香炉青烟袅袅。
  而四个老僧,分列东南西北而坐,巍然背靠着殿内的佛家四大天王。
  伴随着龙吟声震动白马寺,四个老僧也垂首低宣佛号。
  只这一声佛号,每一人的音调各自不同,却奇异的暗合了起承转合的四个过程,使人一听便产生春秋一梦,枯荣一生之感。
  “施主随缘而动,应机而为,去佛家圣地,身上却带了杀气,怕是来错了地方,何不放下执着,乃成大道?”
  坐在东边的嘉祥大师面容枯槁苍老,犹如千年古树,身上散发着一种玄妙至极的枯荣气息。
  苏留眉头一挑,当然知道那是枯禅玄功修习到了极深处的体现,究其根源,似乎与天龙寺一脉的枯荣禅功颇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是他没来得及说话,另一个老僧就继而开口:“天下一合,已是大势所趋,施主要跨击南北,不咎于逆天而行,何如放下,也见真我。”
  “尔等四个老和尚,看着站住了道德的制高点,一人一句的打着机锋,合着不就是李阀的四个高级打手么。”
  苏留足踏白马寺广场上的焚香巨鼎上。
  香鼎足有数丈之高,比佛塔殿宇,俱都高出了数节,看着就是一袭白袍临风,正放声大笑:“真要想天下生民免于兵灾,放什么嘴炮,几位赶紧去奉劝李阀来洛阳投诚,苏某保证三年之内,一统南北,使天下重归于一。”
  殿里焚香依旧,四个老僧半响无言,只宣佛音。
  “说不出话来了?”
  苏留冷眼微瞥,笑道:“这是要动手了?”
  只见得殿中四个老僧东南西北四个方位似乎颠倒了一般,乍然再看,却又毫无变化。
  苏留眼中,也现出一丝凝重。
  这四个被世人称作圣僧的老和尚,相知相交数十载,一旦动手,那不只是合四人之力这么简单。
  等同是一个绝世大高手,生了四对招子,八条手臂,同使四门玄功来迎接敌人。
  拥四人八个甲子的佛门玄功,化攻防于一体,实在无懈可击。
  其中默契,根本不足为外人道也。
  然而他们尚未来得及发动先手,苏留双目紫芒一炫,白发自舞,破脉剑气先激射而出。
  叱!
  万千道剑气,自他穴窍中迸出。
  被苏留踩在足下的香鼎里,发出轰隆隆巨响,鼎足陷入了地面寸许。
  而鼎内青烟却袅袅沿袭缝隙浮于当空,为剑气牵带,裂成了无数道气芒。
  放眼看去,空气如浮烟云,已是白茫茫一片。
  听得一声锐响,浮聚当空那千万丝缕状细微剑气,盘旋如龙,铺天盖地的朝着天王殿里激射而去。
  奔涌不住的剑气宛如江河倒悬,席卷阻在前方的一切。
  殿门直接被剑气轰成了齑粉,殿内四僧面不改色,只是神情颇为奇特,三道内劲洪流自东南北方而来,汇聚西方。
  坐镇正西方的帝心尊者顿首张口,摇头猛叱,作佛门狮吼状。
  吼!
  雄浑到无以复加的音啸聚起,直似震裂了空气。
  漾开了一层气纹。
  这不是他一人之人,而是凝就了四人玄功,堪称八个甲子雄浑内劲,结成音壁,死死的抵住了苏留涤荡人间的剑气浮烟云。
  一声霹雳也似的震响,宛如龙吟,震的白马寺庙顶的泥尘簌簌作响。
  白马寺里的巨钟,忽地嗡然作响
  听到这龙吟一般的巨响,安隆心里猛跳,耳膜犹然不住鼓动,呼吸竟然也不受控制的开始灼热起来。
  这种奇异的感觉,当然不是因为他肥胖的身躯而心肺焦促不耐多动,而是多年未曾遭遇如此对手的兴奋战栗。
  “诸位,邪王已经就位,时机已至!”
  安隆凝重吐声,催动身法朝着洛阳城里白马寺而去,与肥胖身子毫不相称的是他秒到巅峰的身法,便在檐角奔掠之间,轻如狸猫,落足之处,也似幻生朵朵玄异魔莲。
  “邪王果不欺我,有这四个秃驴作炮灰,咱们正好从中取事,道心种魔,合该为我所得!”
  尤鸟倦掏了掏耳朵,哈哈一笑,片刻之后,便提着独脚铜人,身如怪鸟急飞,在了洛阳重楼之间疾掠。
  倒行逆施的背后,剩下的三个邪帝门人也各自对视一眼,运起了身法,紧跟着狂掠而去。
  安隆听得耳边风声,嘴角不自觉浮现一抹诡异笑容。。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