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三尺清锋与天搏!


小说:武侠枭雄  作者:红袖第一刀
推荐阅读:重生娱乐天后 我才不会被女孩子欺负呢 仙走一步 都市之最强纨绔 官道无疆 千金豪门:钻石老公,再见 总裁,请举手投降!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四神集团④·我的别扭老公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苏留那略带邪气的冷笑声在邪帝四大门人耳边炸响。
  原本诡邪魔魅的笑声中,不知怎的,还有黄钟大吕的余音,也沾染了几分慈悲佛气。
  “谅你们,也配么?”
  这一声堪称龙象厉吼的音色,好似锐利无比的锥子,直接震的尤鸟倦诸人耳窍流血。
  “不好,安隆欺我!”
  “聚音如刀,伤人精元!这魔头,分明已经是道心种魔大成了......”
  急掠而过的尤鸟倦心里震骇欲裂!
  心思急闪之间,尤鸟倦却慌忙叫道:“师弟们,速度合力迎敌!”
  不等其余三邪回应,尤鸟倦身材雄壮如小山的身子已然陡然滞空一停!
  将前突之势倒转为翻折,直接从另外一个方向逃走掠而去。
  “这畜生,卖了我等!”
  大帝丁九重,周老叹,媚~娘子金环真三人听尤鸟倦那一声,下意识产生向前的惯性,去势尤急,一时刹不住身法。
  等他们反应过来,尤鸟倦已经是亡命掠退二十丈外,三人免不得跳脚大骂。
  就在此时,众人的耳边,已经由远及近的响起了一个温醇狂娟的声音:“好死不送!”
  轰!
  随之响起的是一声巨响!
  白马寺雪白高墙,被一股沛然莫之能御的狂猛力道摧毁,无数碎石烟尘漫空飞来,犹如白茫茫的气墙。
  丁九重被人奉称大帝,自然是一等一的桀骜,这时他冲在最前边,猛然挥袖遮住面目,右手九环刀鬼神莫测,猛地朝着烟尘卷动处斩落!
  “哼,还说不准是谁.....”
  只是,他这句话最后的“死”字还未来得及说出口。
  墙壁倒坍后的粉尘烟气之中,咻咻连响,似有无数道锐利至极的剑气,分作千万个方向,攒射~进丁九重身上一百零八大窍之中!
  轰!
  这魔道巨擘,终究也只是凡躯,如何承受得住这一股磅礴剑力,直接炸成了一团血雾,淋在身后媚~娘子金环真的身上。
  好好一个风韵犹存的妖~媚佳人,此时却是血污满身,俏~脸上狰狞混着震骇,凄厉叫道;“你...你练成了道心种魔大~法,你好......”
  尖锐的叫声戛然而止,于无形无迹无息之间。
  一抹鬼神难测的刀气,已然将她足下地面斩裂!
  烟尘迎风一刀!
  不但斩裂了地面,顺势也将金环真修习魅功保养美好的娇~躯斩作了两片!
  轰然炸开!
  “洛阳王...武功已然臻至鬼神之境,我沦为他人棋子了!?”
  周老叹在这三人之中,心机最是灵敏,察觉尤鸟倦不对的时候,马上领悟到了邪王有意用他们几人做局设计洛阳王的心思。
  “邪王...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呐!”
  他毫不犹豫的旋身避退,连连倒撞,撞倒门外高墙,口中发出绝望而歇斯底里的狂啸。
  “时机不到啊!”
  烟尘终于渐渐平息下来,苏留缓步走出,恍然不染半点俗尘的翩翩浊世佳公子!
  安隆瞠目结舌。
  由于肥胖被下巴遮住的喉结艰难格动。
  然而,接下来他便看到了迄今为止最震撼的一幕!
  苏留身影好似停留在了原地,下一刻缩地成寸一般,直接踏出二十多丈的距离,跟汉白玉也似的十指骈张!
  凌空一按,右手第三指探出,登时便掐成一个凌厉刀诀。
  安隆的瞳孔,遽然收缩!
  “凝气成兵,练芒成刃!”
  只见浮空之间,竟然传来了一声声裂帛一样的剑音轻响。
  周老叹不顾一切狂掠的是数十丈,依旧没能逃过那追魂一刀。
  凭空一刀,将他整个人钉死在身前那一堵高墙上。
  一抔鲜血,洒在雪白的墙面上,诡艳如妖莲...
  苏留连杀邪帝门下的三尊邪魔巨擘,心里念头酣畅,气机浮动之间,精神异力如海潮一般狂涌蔓延出去,锁死了百丈开外的尤鸟倦。
  适才跟那四大圣僧对的一剑,已经叫他凝步不前的境界出现了一丝缝隙。
  明知道有埋伏,依旧只身来这白马寺,也正是为了这一节。
  “以石之轩的心机,大概是要等到我心灵上出现破绽再出手吧?”
  苏留舒眉淡笑。
  身影再如孤鸿飞燕,急速掠去。
  无处不在的精神狂潮,挤压的尤鸟倦快要疯掉。
  此时的他大概已经知道了自己此时濒临死境,拉了自己几个同门下场,竟也没能让自己逃出险境。
  尤鸟倦五窍流血,独脚铜人疯魔乱舞,将自己罩了进去。
  这等枭雄,临死一搏也是非同小可,称得上是江湖一流好手了。
  苏留却翩然移掠,站在了一棵古松枝上。
  身如鸿羽,轻若无物,接着负手淡立,看尤鸟倦好似看戏。
  不过数息。
  这邪帝门下叱咤江湖的几大魔道巨擘已经授首三个,也不知白道魁首慈航静斋会不会给苏留这拔魔小能手颁发一张奖状。
  就在这三大魔身死的一瞬间!
  缩成了一团胖球的安隆陡然发现苏留的表情变的很精彩,好似微微吃了一惊,连那不曾动上半分的剑眉也是轻轻挑起,望向某一个方向、
  此时
  天地同寂。
  白马寺里几位大能,呼吸齐齐一窒!
  不自觉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剑起!”
  苏留脸色肃然,由松树枝头一拔而起,一剑光寒,绕着佛庙檐壁,疾空绕转一周。
  一剑霍如蛟龙,直接将要跑路的尤鸟倦给斩做了两截!
  此时正有天雷滚滚,把尤鸟倦那惨戾渗人的啸声完全掩盖过去。
  天穹陡然一暗!
  头顶的虚空出现了一处黑漆漆的裂痕,其中光景,乃目力所不能见。
  真好似被那一道惊神骇鬼的剑劲给洞穿!
  尤鸟倦揣着一腔雄心狂意而来,却死的无声无息,几乎连抵抗苏留的心里都没能生起。
  只见得,人头落处,凌空起风。
  有无边的罡风灵气从四面八方疯狂的汇聚涌动,好似要将这一方世界给挤压破碎!
  佛殿里纱帐猎猎作响,四位圣僧,捏碎了单那一百零八圆满佛珠,颤栗道:“佛策所载,唯有圣人出世,虚空破碎,才生此等异景啊......先有洛阳城魔道王侯在先,又有一位大能飞空...真是佛道不昌?”
  轰隆隆!
  激电骤响!
  某一处深墙高院内的邪王深吸口气,紫眸中不死魔劲幻灭不定,临风负手而立,仰首望天,喃喃道:“虚空破碎....到底是谁呢?”
  苏留连杀了四大魔,身如千秋一羽,已经重新落在了白马寺前的巨鼎之上。
  满头白发,受这激电骤雷所惊,竟然齐齐乱舞,嚣狂如魔!
  狂如苏留,亦是面露憾容!
  他掌中三尺清锋,横剑指天,剑音暴鸣如龙吟大江,跟那雷鸣争锋!
  以天子望气观此异象,也只看出玄奥,不得究竟。
  难道是、哪一位大宗师陨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