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六百二十六章 除魔卫道是何意?


小说:武侠世界大穿越  作者:我叫排云掌
推荐阅读:时空武圣 重生娱乐天后 一等庶女 朕的完美妻面瘫后 萌宝皇叔齐争宠 重生手记 仙走一步 权谋官场 梦幻妖精心愿店 与校花合租:贴身高手 
  这一路,李宁追得相当辛苦。
  尽管有各地的驻军将领给他提供准确消息,可每次都是兴冲冲而来败兴而走,搞得好不郁闷。
  不是被人耍他,而是他那闺女李英琼,本来就是修行中人,以她的天赋早早就入道成功,眼下更是达到了入道颠峰之境。
  这样的修炼速度,简直骇人听闻,绝对猪角的命!
  李英琼到处去寻邪魔外道的晦气,都不是走得寻常路,干完一票立即踏上飞剑冲天而走。
  她都不走地面路线的,这叫辛苦赶路追寻的李宁,经常与杀性大起的闺女常常失之交臂。
  可是一路行来,他的心情越发沉重。
  闺女的杀性实在太重,每到一地总是听为某某修士丧身于娥眉弟子手中,死得分外凄惨云云。
  有地头蛇的关系,他有时候也会跑去义庄看上几眼,死者的摸样实在太过凄惨,几乎就没有完整人形留下的。
  这等凌厉的杀性,就是他这等军中大将看了,也不禁心头泛着嘀咕。
  所幸,他的追女之路并没有持续多久,在湘省某地他终于追上了自家闺女,当时李英琼正跟湘西某旁门金丹散修大打出手,剑气漫天纵横驰骋,山崩地列河水倒流,修士战斗时的声势就是如此恐怖。
  李英其琼这次碰到硬茬,对手可是赤身教中一员长老,手段诡异狠辣,身边的同伴和教中同门都不是吃素的,暗中保护李英琼的那几位娥眉长老都被缠住脱不得身,情况一度相当危险。
  主要还是李英琼脾气太过刚硬,竟是不愿主动退让,手中紫郢神剑剑气纵横威力绝伦,却也只能跟对手勉强战个平手。
  本以紫郢之威,她要是跑路的话,对手也拿她没辙,可惜李英琼一点都没有逃走的意思,猛打猛冲战意汹涌,竟是摆出一副不死不休的驾驶。
  李宁急匆匆赶来,正好撞上李英琼消耗巨大,被那位赤身教金丹长老压着打,情势一时险象环生之时。
  心中再多的郁闷,再这一刻全部变成了担忧。
  雷电戟!
  二话不说从随身小包中取出小戟,解开符印顿时雷电大作,数十道威力强猛的电射,直奔赤身教金丹长老而去。
  啊……
  雷电速度何其迅捷,只眨眼功夫便将对手团团围住,只见雷电之中道道黑气消散,那位赤身教长老连声惨叫,身上凶猛的暴戾气势瞬间狂降,而后转身头也不回化光而走。
  雷电之力,正是魔道修士的克星!
  “哪里走!”
  李英琼真是个狠人,自己都狼狈不堪了,体内法力更是消耗得七七八八,此时得空见对手要逃,顿时大急御使紫郢神剑就要追杀而去。
  “英琼,住手!”
  都不知对手身上有无罪孽,李宁哪能眼睁睁看着闺女在身前放剑杀人,厉喝出声身若轻烟电闪而至,一掌拍出顿时云雾相随,砰的一声直接将紫郢神剑拍落在地。
  “爹爹你干什么,女儿要除魔卫道!”
  见到李宁及时赶来救援,李英琼本来还十分开心,可此时见了李宁的举动顿时眉头倒竖怒斥出声,英气勃勃的小脸满是不高兴。
  “够了,除什么魔卫什么道?”
  李宁郁闷得差点吐血,想起这一路上听闻到的消息,没好气道:“你给我老实点,回去再教训你!”
  “爹爹你做什么,不要阻拦我杀了这邪魔外道!”
  李英琼急了,急忙招回被拍飞的紫颖神剑,脚下一瞪便要与飞剑合一而走。
  “你哪都不要去!”
  李宁脖子都气歪了,没想到闺女的杀性如此之重,翻掌一片云雾滚滚而至,瞬间就将李英琼淹没,一道惊呼传出,待云雾消散李英琼已落在李宁手中动弹不得。
  “爹爹你干什么,不要拦着我去斩杀邪魔!”
  李英琼浑身无力,被制住后连动弹一下手指头动困难,不过嘴上却是一点都不客气,嚷嚷道;“快放我下来!”
  “我看你是疯魔了!”
  李宁满脸怒色厉喝道:“你怎么就知道对方是邪魔之流?”
  “赤身教行事诡异血腥残忍,他们不是邪魔是什么?”
  李英琼很不夫妻,梗着脖子嚷嚷道。
  “好好好,你真是好大的杀性!”
  李宁气得够戗,冷笑道;“我见你一身本事不俗,那就投身军中去边境驻扎,好好为朝廷效力,到时候面对异族随便你怎么杀!”
  说着,没有理会闺女的不满挣扎,身子几个起纵便跨越了身后的山头,脚下速度飞块附近的城池而去。
  他心中真心恼火,对娥眉更是没甚好感。
  好好的一个闺女,这都被教导成什么样子了,简直就是一个莽撞冲动的杀星,开口闭口就是杀杀杀,还有脸随便给人头上扣帽子?
  一旦自家闺女的行事作风被朝廷察觉,又或者做了什么越线之事,倒时候面对朝廷高手追捕,以她这么点实力如何顶得住?
  与其以后出了意外,还不如干脆回家算了。
  还修个什么仙,都快修成杀星了,实在太不叫人省心了。
  “这位居士请留步!”
  可就在李宁满心不爽,心中盘算着把闺女带回军营好好管教,再也不能放松对其的约束之时,两位道装老者拦住了他的去路。
  预期虽然谦和,可他们的态度却是相当强横,拦住去路一点都没有让开之意。身上金丹修士的气息若隐若现,不时朝李宁来回冲刷几遍。
  不怀好意!
  李宁立刻警觉,先将自家闺女身上的限制放开,把她护在身后冷然道;“两位道长有何见教?”
  说话的时候,身上涌出一股铁血凶煞之气,一双大掌悬于身侧,体内真元汹涌激荡,做好随时出手的准备。
  “两位师叔,你们怎么来了?”
  不待两位老道开口,重获自由的李英琼一声惊呼,打破了之前的紧张气氛。
  她走到两位拦路老道跟前,很是客气的行了晚辈礼,好奇道:“两位师叔,怎么突然就过来了?”
  醉道人和鬓仙李元化但笑不语,一双清冷眼神带着丝丝高傲看向沉默不语,引而不发的李宁,悠然道;“居士,贫道乃是娥眉醉道人!”
  随后冲着李英琼笑道;“我跟你李师叔,一直都跟着你在各处游荡啊!”
  李英琼惊呼出声,一时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李宁却是没好声气,冷笑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这次我要带我女儿李英琼回家,你们两位,想要拦阻么?”
  醉道人和李元化面面相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人家要带闺女回家,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两人自然没法置喙什么,可是着跟门中的布置不符啊。
  “爹爹你说什么呢,女儿什么时候答应跟爹爹回家了?”
  李英琼及时开口化解了两位师叔的尴尬,一脸不满叫道;“女儿正是学有所成,下山除魔卫道呢!”
  “你给我闭嘴!”
  听了闺女的话,李宁一时火气大盛怒喝出声,把闺女震住后,他这才冲着醉道人和李元化冷笑道;“你们娥眉打的什么盘算我懒得理会,可我好好的一个闺女,竟然被教导成了叫人心惊的杀星……”
  “爹爹,你胡说什么呢?”
  李英琼又是委屈又是不满,顾不得李宁之前的呵斥,急声道;“女儿一向如此,眼里揉不得沙子,见到邪魔外道哪又不出手的道理?”
  “邪魔外道?”
  李宁气乐了,看向自家闺女不满道;“你什么时候看到他们胡作非为了?”
  “这个,他们的名声那么臭,肯定做过不少坏事!”
  李英琼有些无言以对,最后还是强辩道;“对,他们要不是做多了恶事,怎么名声那么差劲?”
  “呵呵,你还真是杀伐决断,都不知对方做了什么具体的恶事,就凭着道听途说的消息,就直接杀上门去除魔卫道,要是杀错了人呢?”
  李宁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你自己亲眼见过他们为恶没有,又凭什么判断他们就是坏人?”
  李英琼被问得哑口无言,一时心虚气短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李宁可不会如此放过教训女儿的机会,冷笑道;“还你口口声声除魔卫道,除的是什么魔,卫的又是什么道?”
  说着,满脸冷笑不屑道:“看你不懂,我就说得明白一点吧,你这是卫的娥眉的道,凡是不跟娥眉一条心的,那都是可以除去的‘魔’,是不是这个理啊两位道长?”
  说到最后,他扭头冲着醉道人和李元化裂嘴一笑。
  “胡说八道!”
  醉道人怒了,不满道:“李居士这话有些过了,娥眉乃是正道第一大派……”
  “别跟我扯这些没用的玩意!”
  李宁毫不客气打断了醉道人的话头,失礼之极也顾不得这么许多,冷笑道:“不是谁拳头大谁就有道理么,娥眉的道理也就只适合娥眉罢了,其它修士什么时候承认过了?”
  “李居士此话何意?”
  醉道人眼神阴冷,沉声发问:“李居士对娥眉,好象意见很大啊!”
  “嘿嘿,将我好好的闺女教成杀星一个,我要是没点脾气,你们还以为我李宁好欺负不成?”
  李宁冷笑,刷的一下拿出一把单刀,刀面刻满神奇诡异的符文,看起来相当古怪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