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千一百二十七章 见证奇迹的时刻!


小说:绝世药神  作者:风一色
推荐阅读:六道三世传 某科学的机器猫 
  “这不可能!你……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虚空之中,传来药祖震惊的声音。
  而就在太极图轰然消散的时候,整个莫问世界发出耀眼的光芒,竟是开始缓缓收缩。
  那无尽的世界,化作一团团的氤氲气旋,开始收拢。
  两大至尊的虚影,也渐渐开始消散。
  “哈哈哈……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千万年来,终于有人能参与我二人的对局了!”圣祖大祭司虽然身形开始消散,却大笑不止。
  最终,整个世界化作一副巨大的棋盘,正是莫问!
  只是,此时棋盘上的棋局,已经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这……这怎么可能?”
  “和局!竟然是和局!”
  “本尊曾经仔细研究过莫问棋局,无论如何努力,最终都是败北的结局,这怎么可能?”
  “奇迹!这是奇迹的时刻!我见证了奇迹的诞生啊!”
  ……
  全场一片震惊,这莫问棋局,竟是成了和局!
  在场的都是大能之辈,对于莫问自然不会陌生。
  莫问棋局,执白的药祖,占据了极大的优势,圣祖大祭司的颓势,已然不可挽回。
  说是千古一局,其实是圣祖大祭司的败局。
  可是现在,棋盘上的格局,已然完全不同。
  黑白二子,各自占据了半壁江山。
  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整个局势极为和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竟是给人一种赏心悦目的感觉。
  完美!
  这两个字,同时在众人心中响起。
  汲墨呆呆地看着那个棋局,久久无语。
  这样的一幕,实在来的太过震撼。
  要论对莫问的了解,谁能比得过他?
  又或者,谁能比得过圣祖大祭司?
  圣祖大祭司潜心研究无数年,也无法破解这千古一局。
  如今,在叶远手中,竟然化腐朽为神奇,达到了如此完美和谐的境界。
  叶远以自己的道,将莫问世界完美的勾勒出来,形成了如今的局面。
  区区一个六星祭司,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哈哈哈哈……,千古一局!这才是真正的千古一局啊!原来,莫问的最终局面,竟是这样!”
  虚空之上,汲墨大笑不止。
  他的心情,从未有如此畅快过。
  莫问是师尊千万年来的心病,如今,终于被解开了。
  他知道,师尊一定在关注着这里,现在也一定在开怀大笑。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强大的对手,而是高手寂寞。
  如今,师尊终于找到一个棋逢对手的丹道至尊,一定十分快慰。
  “子虚,亚圣这一局,你可还看得过眼?”汲墨看向子虚天帝,似笑非笑道。
  麒麟一族的强者们,早已经看傻了眼。
  哪怕他们不懂丹道,也知道叶远完成了一件了不得的大事。
  千古一局莫问,哪怕麒麟一族不出世,也知道这是两大至尊对弈之局。
  这一局,乃是千古迷局。
  数千万年来,不知有多少至尊强者试图破解这一迷局,却不可得。
  如今,却被一个小小的六星祭司给破解了,他们怎能不惊?
  是破解!
  完全的破解!
  而不是从棋局中走出!
  这两个的概念,是完全不同的。
  别人入局,能保全自己,安全从迷局之中走出,已经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可是叶远,以惊天的意志打碎两大至尊架构的世界,又以大神通和二人一起,重新以大道炼丹,构建出一个完美的世界。
  这是一盘棋局,亦是一颗丹药。
  这样的局面,简直匪夷所思。
  只凭这一局,叶远就可以名垂千古了!
  他们,是真正见证了奇迹的时刻!
  可笑,他们之前还冷嘲热讽,以为叶远死定了。
  现在,却被**裸地打脸了。
  被这一问,子虚天帝的脸色阴晴不定,十分难看。
  “亚圣之名,名副其实!子虚之前冒犯亚圣,还请恕罪!”突然,子虚对着叶远,拱手道。
  即便他再不愿意承认,此局一出,谁也不能再将叶远当成一个小辈来看了。
  他,是真正能够与两大至尊比肩的强者!
  也许现在实力还弱,但是将来,他有无限的可能!
  这一点,没有人能够否认。
  也许这世间,真的会再出一个药祖。
  叶远看着子虚天帝,淡淡道:“现在,你还要拿帝骨吗?”
  子虚神色一僵,道:“不了!亚圣,驭辰大人,子虚告辞!”
  说罢,子虚带着少允等人,默默退去。
  这里,他们实在是待不下去了,也没脸待下去了。
  本以为叶远只是一个小辈,抢了也就抢了。
  可是他们最后却发现,叶远是一尊未来的巨擘。
  之前的举动,简直成了笑话。
  “神迹啊!真是神迹!”
  “我终于明白,圣祖大祭司为什么封他为亚圣了!”
  “看了今天这一局,我能吹十万年了!”
  ……
  城中一片惊叹之声,他们见证了奇迹的时刻,与有荣焉。
  而那些祭司神殿的七星丹神们,一脸的惭愧之色。
  叶远曾经和他们说,他是圣祖大祭司选定的对手,当时他们嗤之以鼻。
  如今他们终于明白,叶远所言不虚!
  叶远,绝对有资格成为亚圣的对手。
  在叶远面前,圣祖大祭司的徒弟们,就显得黯然失色了。
  “厉害!真是太厉害了!我……我要拜他为师!”城中,龙小海激动地手足无措,脸色胀红。
  “嘻嘻,我怕叶远嫌你太笨了哦!不对,你如果拜他为师,我岂不是成了他的晚辈?不行!”龙小纯立刻否定道。
  龙小海却不理她,依旧沉浸在激动当中。
  他已经彻底成了叶远的粉丝,狂热的崇拜者。
  一旁的龙雉,也是久久无语。
  他也没想到,这个年轻人居然如此逆天。
  “亚圣,本帝也要向你道歉。在此之前,我对亚圣也是多有猜疑。如今,是心悦诚服了!”汲墨对着叶远,躬身施礼道。
  这一礼,发自肺腑。
  哪怕是跟在圣祖大祭司身边,汲墨也很难理解师尊的举动和深意。
  但是今天,他见识到了叶远的神迹,终于明白了师尊的一片苦心。
  叶远笑道:“我境界太低,让人心生轻视之心实数正常。至于道歉,却是不必了。驭辰大祭司亲自送来莫问,叶某感激不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