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仁义无双,屌硬毛长


小说:一剑飞仙  作者:流浪的蛤蟆
推荐阅读: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神秘总裁的妻子 双面丫鬟 乾坤传 宠婚撩人:椒妻带球跑 小皇帝慢点,疼! 龙骑士的我 神秘之旅 龙王令:且试天下 悟道天龙 
  王钟轻轻一礼,对商学松说道:“我记得北辰王少年时,曾有一首浪诗: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丑?君也不挑食,管她丑不丑!我们兄弟长的十分英俊,不合北辰王口味,道长邀请虽然好心,但我们还是不去了罢!”
  商学松心里当时就冒出了一句:“我勒的大草!还有这种套路?”
  两师兄弟也不哭了,都是一脸的坚定,眼神里赤裸裸的写着:“就你这种被北辰王玩残的兔儿爷!也想哄骗我们兄弟去卖**?”
  商学松摸了摸下巴,心道:“特蒙德……已经把天聊死了,还扯个西瓜?”
  王钟伸手一扯师兄,他师兄也是聪明剔透,当即就站起身来,两人就打算离开。毕竟北辰王名气甚大,又得皇帝宠幸,他们也不愿意,无缘无故就得罪北辰王府的人。
  两师兄弟才站起来,跑堂的小二就过来凑趣,长喏了一声,曼声道:“两位客官可是吃好喝好了?这一桌酒菜共三百八十五文,承蒙惠顾。”这句话入耳,两师兄弟立刻都满脸尴尬,一起偷着去摸口袋,但是谁也不肯掏出,只是来回的摸。
  商学松被这两师兄弟的掏摸动作传染,忍不住也顺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胸肌,还小声哼哼了一句:“哎呀,我的妈!哎呀,我的妈!我的肌肉长这么大,你快来摸一摸!”
  刘峰晖和王钟顿时就面红耳赤,刘峰晖更是一拍腰间长刀,喝道:“淫道!何敢如此辱我兄弟?”
  这帅哥一刀在手,顿时红尘渺茫,生出一种颠倒六心之意境,迎头一刀,却让人生出诸般欢乐喜悦,恨不得举头应之,难有敌对之心。
  刀中有六欲,意境入红尘!
  若是有武道大家在此,当会惊呼一声,好生奥妙的六欲红尘刀!
  当今天下,有三十四种武功,号为——人间武极!
  意为凡尘武功,至此已经是极境!
  六欲红尘刀便是其中一种,以六欲入刀意,以红尘为藩篱!号称:不脱红尘之辈,皆可斩之!
  天下有幸见识人间武极之辈少之又少,能得此刀法传承,行走天下都可以无忌。
  商学松想也不想,就是一指点出,好似柔弱的中指奇准无比的点中刘峰晖的刀锋,中指孕育的剑气,直撼刀意最强的一处,剑气刀意在方寸之间交拼了七次,竟而不分胜负。
  商学松吓出了一身冷汗,他哪里会什么武功?
  是玄清太上剑人主动应敌,破去了刘峰晖六欲浑然,红尘滚滚的一刀!
  虽然这一记刀剑交拼不分胜负,商学松也不敢追击,刘峰晖也识出了商学松所用武功来历,心头顿时惊骇莫名,生出了凛然之意,两人交手一招,各自退开数步,谁也没有再度出手。
  刘峰晖急忙把脸上的表情,换了一套LOGO,这位师兄哥还刀入鞘,拱手说道:“原来是太上道门传人,却是我们师兄弟失敬了。”
  人家态度转变的这么快,这么友善,商学松也不好跟对方翻脸,只能一脸抑郁的挥了挥手,说了一声:“罢了!”他倒是不想再跟对方扯西瓜,但是刘峰晖却一脸的亲近,各种寒暄,竟然跟他攀谈了起来。
  商学松和刘峰晖,王钟两师兄弟聊得几句,这才明白过来为何对方换了态度!
  玄清太上剑经的第一重境界,号为:太上指剑!
  太上道门偶尔有门人行走江湖,都偏爱使用这一套指剑,故而太上指剑名气极大,不是修行中人,根本不知道太上指剑乃是玄清太上剑经的第一重,只以为是一门威力奇大的江湖武学。
  太上指剑虽然仅仅只是玄清太上剑经的第一重,却已经是人间武极!
  刘峰晖以为遇上了江湖同道,他这种级数的好手,平日里也难得遇上拥有境界武学传承的江湖大豪,这才转了颜色,想要交一个朋友。
  这就好比****的作者遇上了门房商大爷的作者,必然会惺惺相惜,一见如故,是同样的道理。
  商学松穿越过来,有极强烈的不安全感,还有极强烈的收集癖。
  他虽然有两大剑人,但本身可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男子,北辰王府的小太监们,他也不知道可靠不可靠。这对师兄弟都有些本事,甚至刘峰晖的六欲红尘刀能够跟他的玄清太上剑人第一重功力硬拼,不落丝毫下风,已经是值得收伏的有力部众了。
  三人重新落座之后,商学松就忍不住旧话重提,建议两人投靠北辰王府。
  刘峰晖犹豫了片刻,这一次却没有断然拒绝,说道:“本来我也听说了好些北辰王的事迹,但既然北辰王连道兄这等人物都能甘心投靠,这位大王必然是有些本事,人品也不会如传言的那么不堪。不过这件事,我们兄弟还要商议一番。”
  商学松虽然忍不住吐槽:“这是把能力和人品混淆了啊,觉得我武功不错,就能推断出来我投靠的主人也还可以,虽然逻辑混乱了些,但是……我喜欢!”
  王钟却犹豫了片刻,问道:“道兄可否跟我们兄弟说一声,北辰王是否喜爱男子?”
  商学松差点喷了,急忙辩解道:“绝无此事,我们家大王一贯性取向正常,从无出柜之征兆。”
  两师兄弟不知道出柜是什么意思,各自犹豫了片刻,选择了相信商学松的话。
  显而易见,这个世界对道德品质的判断,还是有些问题,只凭商学松一手太上指剑,就觉得他人品可信……要是他不用玄清太上剑人呢?还有人品吗?
  这已经是一个哲学问题了。
  商学松趁热打铁,给自己吹嘘了好多,信誓旦旦的说道:“我家大王仁义无双,而且……”他跟两师兄弟聊天甚久,已经发现了他们不太懂得某些过于前卫的词汇,一时间,想不出来古雅又通俗来形容人品的词汇,稍微卡壳了一下。
  不过商学松很快就找了一个代替词,脱口而出道:“而且……活好!”
  “活好?”
  刘峰晖和王钟两师兄弟,面色微微古怪,陷入了深深的思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