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零九章 初战异族


小说:武道天下  作者:邪影
推荐阅读: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辣妻归来:狼爸杠上腹黑宝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这样爱你的我你舍得离开 吸血鬼公主的复仇之争 小皇帝慢点,疼!  神秘之旅 
  潼关,势若古岳屹立,威震天地。
  袁术还真是个“厚道”的盟友,大离皇朝也没求援,袁术就主动派了三百万大军前来支援,而且派出了首席军师杨弘和两位大将雷薄、乐就。
  不管是想维持盟友关系,还是投桃报李,袁术的援军,确实很有诚意。
  值得一提的是,群雄讨董时,虽然明面上只有离皇武信算出董卓会弃都而逃,并追上去拯救了无数天都子民,狠狠刷了把声望威名。但是,其实杨弘也算出来了,只是袁术和袁绍,都没接受,也没派军追击而已!
  光是这点,就说明杨弘绝非等闲,也说明袁术的重视。
  更重要的是,这三百万大军,确实对有些军队不足的大离皇朝,帮助极大!
  这一日。
  煞云遮天,势若乌云盖顶,给人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强烈压抑感。
  一望无际,漫山遍野的军队,缓缓涌至,列阵潼关关外数里处,数量难以估算,应是数以千万计。
  在如此恐怖规模的军队面前,什么军事谋略、阴谋诡计等,都不管用,只有真正的硬实力,才是决定胜负的关键。
  很显然,想要击退、击败眼前羌族大军,那离军就得拿生命去填,用两败俱伤的打法,看哪方先扛不住撤兵,别无他法!
  不只是潼关战场,便是匈奴、鲜卑、羯族、氐族等主战场,情况也差不多。
  就是这样,这才可怕。
  倾族而来的种族之战,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有捷径,没有选择。
  立于墙头,居高远眺……
  汪洋般无边无际的羌军阵营中,为首是三支大军:李榷、郭汜、韩遂,旌旗飘扬!
  马家军和边章军,已经被离军打残,似乎也被羌军给取消了!
  除了绣有归属的旌旗外,各部大军也容易辨认,羌族本部大军,服饰特异,并无多少精甲铁盔,基本是异兽皮毛为主。
  当然,异兽皮毛确实不比铁甲钢盔弱,小看的人都会吃大亏。
  “大单于,前面就是潼关,城门楼所站那青衫之人,便是离皇!”
  漫无边际的阵营躁动,一支队伍拥簇着数位青色披风,银亮皮甲的人上前,韩遂心有余悸地遥指潼关说道。
  “离皇……好大的胆子!好强的魄力!”
  头戴雪绒毡帽,背披雪白大氅,身穿银亮精甲,满脸胡髯的羌族大军主帅姚苌,眼露精光,遥望武信,语气复杂叹道。
  此时的潼关,面对漫山遍野,难以估算的羌军,竟是没什么异动,连护关大阵也没开,就这么堂而皇之地面对!
  这是对羌军的轻视,也是对离军的自信!
  “离皇此子……”韩遂点头应道,话说一半,却又不知该怎么继续说。
  两天时间,就打残了马家军和边章军,使之名存实亡,连马家军最强的马家三兄弟和边章,也被三擒一死。
  说实话,还真把韩遂吓得不轻,听闻边章军覆灭,边章战死时,当时就强行军撤离了!
  幸得离皇武信并未追击,那几天,韩遂还真是彻夜难眠,唯恐离军忽然杀到,直到羌族大军抵达!
  “子略怎么看?此战可能打?此子可招降?”
  姚苌想了想,看向身侧的长子姚兴问道。
  头戴牛角盔,背披雪白大氅,身穿银亮盔甲的姚兴,摇头叹道:“难……离皇不可能降,此战也不好打,更不值得打!”
  对上这样的对手,羌军也是颇为头疼!
  虽然羌军此次是倾族而来,有点背水一战,不成功便成仁的心态。但是,也不想不惜代价地和对手死磕,万一最后战败了呢?
  当然,更重要的还是之前二战,离皇千里奔袭,以弱胜强地覆灭马家军和边章军,确实是惊到羌军了!
  姚苌叹息应道:“哎……若是不打,我军就只能绕开天都区域,南下华山,进入巴蜀群山,代价会更小吗?”
  “……”姚兴沉默,沉重点了点头,凝眉看着如狮匍匐的潼关!
  此次羌族倾族而来,本来就没什么选择!
  “擂鼓!进攻吧!”姚苌不再多说,语气沉重下令道。
  此次东征,至今为止,羌军颇为顺利,可谓所向披靡。但是,终究还是得面对苦战、血战,避无可避!
  姚兴迟疑了下,建议道:“或许……暂时以此地为界,也不是不可以……大汉并不太平,更擅长内讧,最终谁能逐鼎,还很难说!”
  “总得试试!”姚苌皱眉叱道,对姚兴的怯战颇为不满!
  姚兴有些无奈地点了点头,看向在场众人,却见众人纷纷转移视线,没人应对,便躬身请战道:“孩儿请战!”
  韩遂、李榷、郭汜等三军虽为先锋军,却明显不想出战,也确实不是离军的对手,强求无益,说不定还会逼反。
  “擂鼓!”
  姚苌点了点头,下令吩咐道。
  “咚、咚、咚……”
  战鼓动天,呐吼惊世,漫无边际的羌军,细微躁动,就给人种汪洋颤动,海啸将至的惊悸感。
  姚兴的武器,竟是把银亮长枪,骑乘青牛出阵。
  若非那一身羌族打扮,还真颇为儒雅俊秀,很难和粗犷蛮横、残暴凶戾的异族联想到一起。
  姚兴出战,其心腹亲信和亲卫军,自然迅速跟上。
  随姚兴出战者,颇为怪异,特色各异,主要分为四部分:
  一部分是粗狂凶悍,肌肉盘结的羌族勇士,显然是顶级炼体士。
  一部分是是神秘幽寒,身披黑袍的瘦小之人,正好与身躯高大魁梧的羌族成反比,这是羌族的祭司、大祭司、法王。
  一部分是光头赤脚,手持藤杖的僧侣,却比羌族更具浓溢异族气息,更是骑象乘狮,盘蛇驾鹰,像大汉佛僧,又像异族魔僧。
  一部分是身穿精妙华丽,极具流水线,炫美万分的盔甲战士,看其盔甲,比注重美观的大汉,更美观无数倍,和粗犷野性的羌族,完全是两种风格!
  “离皇!可敢在两军之前,出关一战?!”
  来到阵前,姚兴手中银枪,遥指潼关,声若雷鸣叱道,震动两军!
  “尔玛!尔玛……”
  无数羌族军卒,疯狂呐吼,声势惊天动地,震耳回荡,势若汪洋暴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