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6章 家家的破事(一更)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作者:巅峰小雨
推荐阅读:旷世之蝶  
  几个妇人都抢着对对黄毛表达关心,“你双身子,就别到处乱走啦,找个地儿坐下来好好歇一歇……”
  黄毛笑着道:“我这孩子还算乖,不咋闹腾。”
  又有人恭维道:“他爹是举人老爷,这孩子八成也是个斯文书生,将来考状元的。”
  恭维声不断,让黄毛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这当口,有个妇人席卷着一股香风来到了黄毛的身旁,一把就扶住黄毛的手臂,故作惊讶的道:“哎呀侄女儿,你挺着个大肚子咋到处晃悠呢,待会把我乖乖侄孙累到了可咋整?”
  “来来来,姑妈扶你到这边来坐一会儿……”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黄毛的大姑妈,那个嫁到枫林镇油坊主家的那个。
  黄毛对这个姑妈真的是从骨子里没好感。
  但是碍于今天这大庭广众的场合,她又要注意一个晚辈对长辈,主人对客人的礼数。
  黄毛不动声色的把手臂从马脸妇人的手里抽脱出来并站开一些。
  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对马脸妇人道:“多谢姑母关心,我没事的,姑母是远道而来的客人,还请去坐吧。”
  黄毛脸上的笑容,客气中带着淡淡的疏远。
  马脸妇人不傻,还精明着呢,黄毛的态度让她感受到了什么,她也不恼,亲和一笑道:“成,今个你是东道主,举人夫人,那你先忙活,姑妈我先去坐了,等会吃完了酒席咱再说体己话。”
  黄毛淡淡一笑,心道鬼才跟你说体己话呢!
  小时候我和弟弟去你家拜年,堂屋里大家伙儿都在吃饭喝酒,你把我们姐弟俩拽到后院灶房吃剩饭剩菜。
  弟弟小,捧不稳大碗,掉到地上摔碎了,你当时就打了弟弟一巴掌。这些事儿我一直记在心里呢,我爹娘也都记得,你敢来说体己话,我们就要跟你好好算算当年的旧账。
  酒席进行得很是顺利。
  酒席结束后,吃饱喝足的宾客们陆续散去。
  在后院洗碗筷的时候,桂花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
  孙氏看出来了,过来关心了询问了两句。
  桂花看了眼四下,确定此刻其他人都在那边做事,于是压低声对孙氏道:“我家那个媳妇不省心啊!”
  “咋啦?又跟你吵架了?”孙氏问。
  为啥要加个‘又’,因为桂花家的这个媳妇郑氏,自打进了长庚家的门,就没少跟长庚家的儿子吵架,吵完了还跟公婆吵。
  听到孙氏的问,桂花涨红着脸点点头。
  “我在想,当初娶她做媳妇,是不是坑了我家儿子。”桂花叹息道。
  孙氏愕了下,随即想到桂花家这媳妇的来头。
  是郑家村里正的小女儿。
  人长得不赖,出阁前是郑家村的村花,听说好多镇上有钱的员外都想抬她做小妾。
  郑家村里正是个执拗的人,打死都不松口。
  家里条件在郑家村也算不错的,上头三个哥哥,也是被爹妈捧在手掌心里长大的。
  “你媳妇出阁前是家里的幺女,就跟我家梅儿那样的,爹娘自然多宠溺了一些,本性应该都不坏的。”孙氏只能如此安慰。
  桂花摇摇头,“从前我也一直是这么觉着的,也一直在容忍,总想着菩萨有灵,看我善待别人家的闺女,也能保佑我的闺女在别人家做媳妇,婆婆能够宽容一些。”
  “可如今我发现,我家这个媳妇是真的不行,这品性就有点问题。”桂花道。
  “啥意思啊?郑氏到底咋啦?”孙氏更加诧异,追问道。
  她又抬头看了眼四下,突然想起啥,“对了,我好像有三五日没见着她了,今个又这么忙,也没去留意她,她可过来吃酒席了?”
  桂花摇头,一脸的颓丧。
  “哪里还过来吃酒席哦,三四天前就回娘家去了。”桂花道。
  “啊?”孙氏蹙眉,“这咋动不动就往娘家跑呢?小两口子闹点小别扭,老往娘家跑,小事儿都弄成大事了。”
  桂花道:“哎,这回可不是跟我儿子,我儿子哪里敢招惹她哦,她现在在我们家里就是个女王。”
  “长庚上回跟运输队去杭州那边跑货回来,到家还没坐稳,我那媳妇茶都没给长庚倒一碗,就伸手要钱了。”
  “长庚掏出三两银子给了她,她掂量了几下,还嫌少。”
  “后来回了自个屋里,长庚偷偷从鞋筒里掏出二两银子来给我,让我好生收着,回头买米买粮,人情往来。”
  听到这话,孙氏的眉头皱了起来。
  孙氏也晓得桂花家自打媳妇郑氏进门,桂花和长庚就稀罕得不得了。
  觉得自家儿子其貌不扬,一只脚因为有一回从牛背上摔下来还有点小瘸,竟然能娶到这么一个标致的媳妇,做梦都笑醒。
  尤其是郑氏进门就生了一个小孙女,小孙女的长相随了郑氏,小模小样也是漂亮得很,这下桂花和长庚两口子就更加乐呵了。
  郑氏仗着这一家人对自己的稀罕,又喊来娘家人撑腰,把长庚家的掌家权从桂花手里给接过来了。
  话说的漂亮,说是媳妇进门了,往后就该桂花享清福的时候到了,人情往来啥的,做媳妇的来操心,有啥不妥当,婆婆随时指点。
  “长庚都把钱交给她去管了,她咋还闹脾气呢?”孙氏不解的问。
  桂花道:“估计是嫌少吧,这大半年都闹饥荒,其实我们家的家底是一点都不慌的,何况还有庆安郡的亲家那边,每个月都要打发管家给我们送米粮物资过来。”
  “我们家的日子,真的过的还不赖。可是,我那媳妇不知足,明里暗里的贴补她娘家,”
  “我和长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是做公婆的,也是做爹妈的,我家小雨心疼我们,贴补我们,那媳妇心疼她娘家,贴补娘家,也随她去吧。”
  “可是,我那媳妇还是不知足,这不,暑天的时候,小雨带着我那小外孙从秀水镇回来了。”
  “当时在村里住了几天,当时你和晴儿都过去看望她们母子去了,晴儿还送了降暑的冰块去了,你还记得不?”桂花问。
  孙氏忙地点头道:“记得,咋不记得了?小雨那孩子七八个月,正是可爱得紧的时候呢。”
  “光着腚儿,系着一块红肚兜,脖子上挂着长命百岁的项圈,跟那年画上的娃娃似的。”
  桂花一拍手,“这就对了,我那媳妇啊,偷了我那外孙的金项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