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9章 躲出来(四更)


小说:丑女种田:山里汉宠妻无度  作者:巅峰小雨
推荐阅读:旷世之蝶  
  相比较愁眉苦脸,忧心忡忡的桂花婶子,大云婶子可就是满面红光,春风得意了。
  女婿考中了举人,他们这正牌的丈人家跟着水涨船高,在村里都被人高看了一等了。
  孙氏和杨若晴并不能确定小雨的事儿大云是不是知晓,而且那件事并不怎么光彩。
  村里很多人家,当初看到小雨嫁得那么好,都很嫉妒。
  还有人私下里都说这桩婚事门不当户不对,只不过两个人年轻,情分还在。
  等到情分淡了,到时候就有小雨哭的时候。
  一堆人都等着看小雨的笑话呢,所以这件事还是尽量越少人知晓越好。
  孙氏和杨若晴对视了一眼,果真是亲母女,两人的眼神一交汇顿时就达成了共识。..
  孙氏道:“晴儿爹去镇上那边有点办点事呢,你咋这么早就来洗衣裳啦?”
  大云摆摆手道:“别提了,家里住了一尊大佛,我恨不得半夜就出来洗衣裳呢,好不容易熬到天明。”
  孙氏一时有点懵圈,“大佛?哪个啊?”
  杨若晴道:“该不会是枫林镇的那个大姑姑吧?”
  昨天吃酒席的时候,她就留意到了,一个桌上的人吃酒席,说起来她是穿得最讲究的一个。
  可那吃相,也是最与众不同的一个,而且话多,同桌的人都嫌。
  这边,大云道:“可不就是嘛,真的好烦人啊,没脸没皮的。”
  孙氏也道:“你们两家有好几年没有走动了吧?”
  大云道:“七八年没走动了。”
  孙氏道:“那这回八成是看侄女婿中举了,就巴巴的回来捡起这门亲戚。”
  大云撇撇嘴道:“可不就是嘛,昨日吃完酒席,我原本是想躲掉的,就让大牛故意在女婿家侃大山别回来。”
  “我自个躲到了黄毛那屋去了,没想到,等到傍晚日头落山的时候我们回家,她从我家隔壁小琴家院子里出来。”
  “啥?”孙氏惊讶了,
  “这么说,是小琴婆婆招呼了她?”孙氏又问。
  大云点点头。
  “小琴婆婆是故意的,我们住隔壁做邻居那么多年,我家孩子从没吃过她的一块零嘴。”
  “小琴有时候塞两块给我家孩子吃,她婆婆晓得了还得狠狠骂小琴。”
  “我娘家人过来,遇上我家锁门不在家,都甭想去她家讨口水喝。”
  “偏生我家那个大姑子过来了,她就这么热心的招呼,说白了,小琴婆婆她是知晓我家跟大姑子那的过结,故意招呼,故意恶心我和大牛的!”大云道。
  孙氏和杨若晴对视了一眼,都觉得大云这猜测应该是可行的,不排除那种可能。
  “前段时候小琴婆婆和小琴吵架,大云婶子你旗帜鲜明的帮小琴说话了,她婆婆八成就对你也恼上了。”杨若晴道。
  大云连连点头,“我也是这么想的,哎,那个老太婆,跟她做邻居我真是倒了八辈子大霉了,给我找事儿!”
  看着大云婶子咬牙切齿的样子,杨若晴忍不住捂嘴偷笑。
  大云道:“你这丫头,还笑,你婶子我都要烦死了,还不赶紧帮我想想主意!”
  杨若晴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婶子,您就别抬举我,也别难为我了,我刚才是嘴巴有点痒,就笑了下,这下不痒了,你和我娘聊。”
  大云笑着瞪了杨若晴一眼,杨若晴则吐了吐舌头,扶着孙氏的手臂乖巧的站在一旁。
  这边,大云接着对孙氏道:“昨晚上大牛是在女婿家吃夜饭,我打发黄毛她弟弟过去给他爹捎话,好让他心里有个数。”
  “然后夜里我也不咋搭理她,她就死皮赖脸的跟在我后面,夸完了这个孩子夸那个,我们家的尿桶都被她给夸过了。”
  “我这人不会拐弯抹角,我就直接问她来我家想咋样?”
  “她说不想咋样,就是人到了年纪大了,惦记着娘家的亲人了,想回来瞅瞅。”
  “我就跟她说,要是瞅完了,就赶紧回去,咱两家好多年不走动了,情分早淡了。”
  “她就跟我这里赔礼道歉嘛,说从前她没当家,做不了主,说她心里其实一直都惦记着大牛和孩子们啥啥的。”
  “那些话我都懒得听,我就跟她说,既然你瞅也瞅过了,那你可以走了。”
  “她说今个再走,夜里走不方便,我就让她去隔壁屋子睡了,夜饭都没烧。”
  “我晌午在女婿家吃酒席吃得饱得很呢,两个儿子也不饿,大牛在女婿家吃夜饭,就她一个人饿,饿也没法子,我不招呼,谁让她当年对我家孩子们的,哼!”
  大云说到这儿,得意的扭过头去,一脸的兴奋。
  这是一种扬眉吐气,重新找回场子的兴奋。
  听到大云这样,杨若晴觉得大云婶子这性格比桂花婶子要强,桂花婶子一味的软弱,最后连自己的儿媳妇都镇不住,让儿媳妇惹下那么大的祸!
  还是像大云婶子这样快意恩仇的好啊。
  “大云啊,那你们接下来打算咋整?”孙氏接着问。
  大云道:“大牛跟我是一条心,打定主意不跟他大姐捡起关系,反正我这一大早就出来洗衣裳。”
  “等会洗完衣裳我就躲到你家来,我先把衣裳晾晒到你家后院里,我就去后山的学堂那里干活,大牛让他拴上门蒙头睡觉。”
  “家里就留我两个半大小子看家,省得她手脚不干净。到时候坐了冷板凳,我看她能厚脸皮赖到啥时候滚蛋!”
  听到大云这番话,孙氏哭笑不得。
  “人家都说进门就是客,你这……不过也好,对有些人有些事,也不能太好了,尤其是那种捧高踩低的。”孙氏也道。
  杨若晴又忍不住想笑了。
  自己这娘可是个实实在在的包子啊,这番劝人的道理说的一套一套,那种事真正落到她自个身上,保准优柔寡断,顾忌这顾忌那。
  又跟大云那闲聊了几句,各自散去。
  反正大云婶子等会洗完衣裳也要来这边躲避,有的是机会说话。
  ……
  大牛家,马脸妇人站在大牛那屋子门口,先是轻轻叩门。
  “大牛,弟弟,你醒了没啊?”
  “昨夜你回来那么晚,醉得不醒人事,姐姐好多贴心话想跟你说,都还没来得及呢,你这会子醒了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