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八四二章 参议权


小说:寒门状元  作者:天子
推荐阅读:至尊神戒 北洋枭雄 网王我在云端上哭 卡卡重生带系统 你是我的慈悲 龙骑士的我 神秘之旅 
  沈溪从乾清宫出来,总算明白朱厚照请他入宫做什么。
  出宫路上,他依然在琢磨这个问题:“这小子许诺的什么功劳赏赐,爱给谁给谁,那点蝇头小利对我没什么实际的意义!他把话说得天花乱坠,不会是想让我去劝谢老儿,让谢老儿主动退位让贤吧?”
  沈溪临到奉天门时,张苑跟了上来。
  显然之前的话没说完,张苑心里憋得慌,干脆趁着沈溪出宫时假意相送,其实是想跟沈溪商议斗刘瑾之事。
  “陛下到底对你说了什么?除了加官进爵,就没旁的?”张苑试探地问道。
  沈溪一边走,一边侧头打量张苑:“陛下对我说什么,跟你有何关系?难道你想说,你想当第二个刘瑾,在朝中只手遮天?”
  张苑扁扁嘴:“若咱家的权势真能只手遮天,你该高兴才是……咱家执掌朝堂岂能忘得了你?你我到底是本家……”
  看到沈溪投来警告的目光,张苑无奈地一摊手,“你不爱听咱家就不提这茬了,咱家只提醒一句,刘瑾不日就要回京,你再不下手的话,他回到京城,尤其是到了陛下跟前,你再想动手就迟了!”
  沈溪好奇地问道:“张公公,你身属外戚,难道就没建议寿宁侯和建昌侯派人去杀掉刘瑾?外戚有兵权,派人刺杀刘瑾并非难事,何必一直纠缠本官呢?”
  张苑着急了,气吼吼地道:“你这小子,为何不论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
  “该听就听,不该听的一律充耳不闻!”沈溪摇头道,“张公公可是教唆本官谋害陛下近臣?此事非同小可,若让陛下知晓本官谋害他身边人,就算对本官再信任,也不会善罢甘休……”
  “你张公公想刺杀刘瑾,只管去跟寿宁侯商议,就算你将来权势只手遮天,那也是在外戚庇护下,几时轮得到我在你这棵大树下乘凉?”
  被沈溪这么一说,张苑瞠目结舌,不知该怎么接话。
  虽然沈溪每句话说得都对,但张苑内心却不想承认,急忙争辩:“咱家不去跟国舅商议,难道不是想把这上位的机会留给你?你上位后,咱家也跟着荣光……嗨,你这人脑子实在不开窍,也罢也罢,咱家回头就去跟两位国舅说,等咱家手握大权,你可别到咱家面前来求情,咱家不认你这个亲戚!”
  沈溪耸耸肩,意思是你想怎样就怎样,少在我面前装。
  因为张苑怕被朱厚照传召,不能一直送沈溪出宫,只能怏怏不乐返回乾清宫。
  沈溪没有再耽搁,出宫后径直前往谢府。
  ……
  ……
  沈溪抵达谢府门前时,刚有马车离开,眼前的大门却紧闭,显然有人前来拜访谢迁时吃了闭门羹,只能灰溜溜离去。至于是谁来见谢迁,就不得而知了。
  沈溪上前,没等他敲门,门从里面打开,走出一名知客,看起来很年轻,估摸只有十七八岁,并非以前谢府的老门房。
  沈溪怔了怔,问道:“谢阁老可在府上?”
  “在,但我家老爷病了,概不见客,请回吧!”年轻人毫不客气,朝着沈溪一阵呼喝。
  沈溪低头看了看,自己虽身着常服,但年纪太轻,不认识的人难免会看轻。
  谢迁此举颇有深意,由年轻人来担当知客,这样就不知道他阻挡的人是谁,若是阅人无数的老门房,见到阁老、尚书上门,总要进去通禀,凭白给主人找麻烦。
  沈溪板起脸:“本官奉皇命,前来见谢于乔,让他出来见本官!”
  “你……!”
  年轻知客没料到沈溪会拿皇帝的名号吓唬人,上上下下打量沈溪一番,迟疑地问道,“你……你少骗人,居然敢拿皇帝信口胡说?”
  沈溪冷冷地道:“这是什么地方?谢阁老的府宅!若本官不是奉皇命,岂敢到这里来撒野?快进去通禀,若谢于乔不出来,休怪本官回去调兵,冲也要冲进府去,拿下谢于乔问他个怠慢天使之罪!”
  年轻知客虽有心拒客,奈何沈溪的派头实在太大,只听门“咣”一声关上了,从里面传来声音:“客人稍候,等我进去请示我家老爷再说!”
  沈溪笑了笑,没有勉强,略微站出去一些,免得被人看到自己被谢府下人拒之门外,感觉尴尬。
  不多时,里面传来谢迁的声音:“……陛下派来的?是哪监的内官没问清楚?若是欺瞒老夫,看不将他大卸八块!”
  之后门“吱嘎”一声打开,谢迁往外瞅了一眼,看到笑眯眯正在打量他的沈溪,不由皱眉:“就他?皇帝钦差?”
  年轻知客点头不已:“老爷,就是他说的,小人可什么都不知啊。”
  沈溪走上前,笑道:“谢阁老不相信我乃奉皇命而来?”
  谢迁怒气冲冲:“奉谁的命老夫也不见!”
  说完,谢迁一甩手,“咣”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沈溪对着紧闭的谢府大门,摇头苦笑,但他知道谢迁尚在门内,耐心解释:“的确是陛下差遣我前来,请谢阁老通融,至少让我进去将陛下的话传达,再赶我走也不迟!”
  谢迁虽然一肚子火气,但还是打开门,但他却堵在门缝里不让沈溪进去,瞪眼道:“陛下有什么话让你传达,在这里说便可,我谢府大门你小子不必进了!”
  沈溪道:“是关于阁臣新增人选……”
  之前谢迁还态度坚决,但听沈溪这话,脸色马上变了,皱眉沉思一会儿,终于让开一条路:“进内说话!”
  年轻知客瞪大了眼睛:“老爷,您不是说了,任何人皆不得入内?”
  “你懂什么!”
  谢迁喝斥一声,道,“将旁人挡在门外便可!”
  说完,谢迁带着沈溪往内行去,二人一直到了谢迁书房……沈溪大致知道谢迁在家里做什么了,此时书房内遍地都是碎纸屑,每张纸上都写了文字。
  沈溪心想:“谢老儿肯定没心情在家里练书法,他这是心里不痛快,伏案写奏本,恐怕请辞归田的上疏草拟了很多遍吧!”
  “坐!”
  谢迁也不拘泥,直接坐回书桌后的椅子上。
  沈溪先将正对书桌的那张藤椅上的碎纸屑扒拉到地,这才施施然坐下。
  谢迁问道:“不是说内阁新增人选吗?你小子别信口开河,陛下具体怎么交代的?”
  沈溪抬头看着谢迁:“长话短说吧……陛下的意思,是想让谢阁老举荐几人入阁,这次绝对不是小打小闹,陛下要动真格的了。”
  “你没诓骗老夫吧?”
  谢迁心中尚有顾虑,皱眉问道。
  沈溪摇头:“阁老认为我会在这种问题上开玩笑?反正我没资格入阁,若是陛下有心在刘瑾回朝前,允许内阁增加人选,其实是好事……我实在想不出阁老有什么理由要拒绝陛下的好意。”
  之前谢迁还在那儿耍横,顽固不化,但一转脸便体现出一个睿智老狐狸的深沉。他琢磨一下,笃定地道:“以老夫所知,王守仁屡次受刘瑾拉拢,此番能功成回京也跟王守仁临场指挥发挥出色有关,爱屋及乌之下,王德辉很可能被刘瑾委以重任……但以老夫对王德辉的了解,他绝对不会依附阉党!”
  沈溪摇头:“以学生看来,王学士回朝不现实。”
  “哦?此话怎讲?”谢迁皱眉。
  沈溪诚恳地道:“陛下当初受刘少傅和李大学士等人打压,其时王学士正在内阁观政,受此牵连,陛下一直对王学士心怀芥蒂。若让王学士回朝,就算他有什么见地,怕也不能为陛下采纳,倒不如从现在翰林院各位学士中选拔!”
  谢迁皱眉:“你小子,居然干涉朝廷选拔阁臣……”
  沈溪心平气和:“这不是我一厢情愿的事情,而是陛下委派我到谢府来跟阁老商议,阁老可以选择采纳或者拒绝,反正最终上疏权在谢阁老,决策权在陛下,这件事我只有参议权!”
  谢迁老脸横皱,问道:“参议权?亏你想出如此名词……既然你觉得王德辉不合适,那翰苑中谁合适?莫不是你自己?”
  沈溪摇头:“我只想安安稳稳当我的兵部尚书,甚至连兵部都不想执掌,最好是离开京城,到地方任职,远离勾心斗角……至于入阁,无论是我,还是谢阁老,又或者陛下,恐怕都不会让我这么做!”
  谢迁琢磨一下,叹息道:“若说入阁人选,老夫第一个便想到你,但奈何你入阁后,兵部无人掌控,朝中属于文官的最后一块净土都拱手让人,实在叫人心有不甘……你必须坚守兵部尚书之位,如此老夫才能放心。这阁臣,看起来风光,但奈何世道不好,有名无实,倒不如掌握一个实权衙门来得实在。”
  沈溪却有不同的见解:“谢阁老的话,学生不能苟同,宣府之战结束,刘瑾即便回朝也无法全盘掌控朝政,内阁地位将会突显,阁老若此时动离朝之心,怕用不了多久,刘瑾就会将内阁控制,那时只怕会比他离开京城前更加权势熏天,肆无忌惮!这是阁老希望看到的结果?”
  谢迁皱眉:“你小子,总是喜欢给人泼冷水。”
  沈溪嘴角浮现笑容,道:“这怎能算泼冷水?以我看来,朝廷之事全在于一个平衡,内阁虽如今不掌权,但阁臣至少是文官翘楚,要不然怎会人人都觊觎内阁大学士之位?若内阁彻底被刘瑾掌控,那阉党便如虎添翼……其实,内阁才是文官跟阉党相斗的底气所在啊!”
  谢迁道:“以你之意,是让老夫不要离开朝廷?”
  “嗯!”
  沈溪坚定点头,“若阁老就此离去,那意味着朝中跟阉党相斗最大的凭靠,将因此不存……如今就连陛下也出言挽留,阁老何必计较一时之得失呢?”
  “陛下看重刘瑾的地方,在于此阉贼能帮忙打理朝政,尤其理财方面是一把好手,其他方面还是有一定顾虑。只要刘瑾回朝后行事猖狂,得意忘形,甚至因擅权产生谋逆之心,那就算陛下再回护,刘瑾依然是死路一条。”
  谢迁打量沈溪,问道:“如此说来,你已计划好刘瑾回朝后,如何将他击垮?”
  沈溪道:“具体计划尚未出炉,需要跟阁老以及朝中前辈商议,但大致方向已经定下……想让刘瑾万劫不复,只有定其谋逆大罪方才罪不可赦,涉及皇权安稳,陛下也不会留任何情面!”
  “好,好,好!”
  谢迁连说了三个好字,显然对沈溪的构想很满意。
  “你有心跟阉党斗,老夫没看错你,若你今日在老夫面前只是敷衍,那你是自掘坟墓……你跟刘瑾始终无法共荣,刘瑾兴你便亡,你若有本事让陛下对你完全信从,那刘瑾必然会垮台,你要是明白这一点,老夫就没什么可说的了!”
  沈溪再道:“那阁老可有适合的阁臣人选?”
  “当然有!”
  谢迁早就胸有成竹,道,“老夫准备举荐梁储跟杨廷和入阁,这两位能力在那儿摆着,之前老夫便有意让他们入阁,可惜到现在都未能如愿。老夫这次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必要时甚至会以死相谏!”
  沈溪不由摇头苦笑,倒不是谢迁举荐人选不妥,在沈溪看来,现如今朝中适合入阁之人中,以梁储和杨廷和为先,只不过沈溪觉得谢迁在做事上,愈发激进了。
  “怕是受陛下屡屡偏袒阉党致心态发生变化,谢老儿现在动不动就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态度,说得好像他跟陛下势不两立一样。谢迁不是李东阳,涵养不足,与皇帝作对,以后恐怕在朝的道路会越走越窄!”
  ……
  ……
  沈溪从谢府出来,已是上灯时分。
  沈溪原本要回府,但想到这是朱厚照交托的差事,现在跟谢迁商议得差不多了,就该回宫复命。
  沈溪从长安左门入宫,到午门前跟侍卫说明情况,但侍卫并未放行。
  一名侍卫统领道:“沈尚书,您应该知道,近来陛下少有在宫中过夜,您这么进去无法面圣,白走一趟不说,怕要在宫内等上一宿……不如明日再入宫为好!”
  沈溪苦笑着反问道:“那以你们的意思,我这个作臣子的,奉旨办完事后不向陛下复命?”
  侍卫统领见沈溪态度坚决,摇了摇头,一挥手示意放行。
  如今宫禁已开,沈溪入宫不能乱走,两名执灯笼的太监一路护送沈溪到了乾清宫,等沈溪到了地头,先前迎他入宫的全亮尚在。
  全亮见到沈溪,惊讶地问道:“沈尚书未回府?”
  沈溪道:“奉皇命办差,完成后回来跟陛下复命。”
  全亮苦笑:“沈尚书不必等了,陛下人在宫外,先请回吧……要不,您试着去宫外豹房觐见陛下?”
  虽然沈溪早就料到会是这结果,但直到这个时候才死心,行礼道,“有劳全公公,本官先回府了。”
  全亮道:“这都已经上更,让小人送您出宫吧,您以后……天黑后莫要进宫来,若有人以此攻讦大人,实在有口难言啊。”
  面对全亮的忠告,沈溪微微点头表示感谢。
  沈溪在全亮相陪下出了宫门,他刚准备上马车,谢迁急匆匆而至。
  “你!”
  谢迁打量沈溪,本想问沈溪为何在宫门处,但想到之前的事,便明白沈溪应该是找朱厚照复命。
  沈溪招呼道:“谢阁老这是准备入宫见陛下,再行劝谏?”
  谢迁恼火地道:“看你这灰头土脸的模样,莫非陛下不在宫中?”
  沈溪点头,很多事,其实早已心照不宣。
  谢迁道:“你现在往何处?既然陛下不在宫中,老夫准备去豹房碰碰运气。”
  “谢阁老不必如此,总会有机会面圣!”沈溪劝解道,“为人臣子者,最重要的还是讲规矩,这殿堂面圣的规矩,还是莫要打破为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