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


小说:恶魔囚笼  作者:颓废龙
推荐阅读:御龙九转青莲 最强道长 锦绣凰途 战神 花都狂兵 神秘之旅 黑暗电影 
  “塞克利不会是被推出来的替死鬼吧?”
  柯尔压低了声音问道。
  “替死鬼?”
  “有可能,不过,最大的可能是推出来吸引我们注意力的家伙。”
  汉斯说出了他的看法。
  “那么……”
  “是谁将他推出来的?”
  盖尔文沉吟了一下后问道。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就都看向了无法无天,拉蒙特更是直接询问道。
  “无法无天,谁给你的消息?”
  “一个叫做洛尔的家伙。”
  “他是钢铁战车里的老人,不过,实力很一般,一直负责带领新玩家进行开荒,绘制地图的工作”
  无法无天没有丝毫的隐瞒。
  “我认为我们应该见见这位洛尔。”
  犀牛提议道。
  “赞成。”
  “赞成。”
  “附议。”
  拉蒙特立刻点头,周围的人没有谁反对。
  除了秦然和默不作声的‘孤僻者’莱文,后者的沉默是一种习惯了,因此,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秦然。
  “为什么会是塞克利?”
  秦然淡淡的问道。
  是啊。
  为什么会是塞克利?
  巨大城市内如同塞克利一般的玩家不多,但也不少。
  那为什么偏偏是塞克利,而不是其他类似的玩家呢?
  所有人齐齐的一皱眉。
  他们心底涌出了诸多猜测,但最后全都被否定了。
  最终,所有人,包括莱文在内,全都再次看向了秦然。
  “为什么?”
  无法无天代替众人开口。
  但是在所有人的期待的目光中,秦然却是一摊手。
  “不知道。”
  这样的回答令所有人一愣,然后,纷纷开口。
  “不会吧,2567你这样会没有朋友的。”
  “2567你知道吗?”
  “要不是打不过你,你早就变猪头了。”
  ……
  众人吵吵了起来。
  不过,秦然提到的问题,却全都记在了心中。
  这无疑会让他们在接下来的行动中更加的谨慎。
  而这就足够了。
  秦然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我和犀牛去见一下这位洛尔。”
  拉蒙特和犀牛站了起来。
  “我们去收集塞克利的信息。”
  汉斯、柯尔一起行动。
  “周围的雇佣兵之类可能会有些消息,交给我和布莱尔了。”
  盖尔文、布莱尔随后离去。
  小集体中的成员迅速的行动起来。
  在无法无天被瑞秋叫去洗碗、擦桌子后,酒馆内就剩下了秦然、‘工匠’、‘炼金士’勒梅和‘孤僻者’莱文。
  后两者中的勒梅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走到了角落中的长椅前,直接爬在上面,发出了呼噜声。
  刚刚抱在对方怀中的酒瓶,早已空空如也了。
  而‘孤僻者’莱文则抱着自己的猫缓缓走到了壁炉前,就这么靠着壁炉坐了下来,让自己和猫都有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
  立刻,桌子前就剩下了秦然和‘工匠’。
  “斯坦贝克的厨艺很好?”
  ‘工匠’靠在椅子中开口了。
  “嗯。”
  “很好。”
  秦然实事求是的点了点头。
  然后,‘工匠’沉默了。
  这样的沉默,连带着周围的气氛也随之沉默了。
  甚至……
  有点尴尬。
  秦然一皱眉,他并不喜欢这样的尴尬,所以,他准备离开了。
  不过,还没有等秦然站起来,‘工匠’就再次开口了。
  “你对他做的食物……满意吗?”
  ‘工匠’的询问略带犹豫,用词更是带着几分斟酌。
  “满意。”
  秦然再次给予了肯定的回答。
  “那就没什么了。”
  ‘工匠’摇了摇头,在秦然略带疑惑的目光中,开始迅速的转变话题。
  “拿来。”
  ‘工匠’一伸手。
  “什么?”
  秦然一愣。
  “!”
  ‘工匠’说着,身上微微泄露出了丝丝气息。
  那是……入阶者才能够达到的气息。
  而且,并不是普通的入阶者。
  炫彩的光辉在秦然眼前闪烁,他似乎既看到了烈焰,又看到了飓风,还看到了冰霜,三者相互交织,如同是一只色彩艳丽的大鸟,展翅翱翔在天空,掠过了无尽黑暗的‘大地’。
  然后……
  一切归于平静。
  Ⅱ阶?
  不、不是Ⅱ阶!
  是类似。
  但似乎比之Ⅱ阶还要繁杂?
  一种包容一切,却又好像独立一切的感觉从秦然心底升起。
  拥有着恶魔、原罪、圣刺、晨曦、瘟疫力量的秦然,一直觉得自己的力量体系太过复杂了。
  可眼前的‘工匠’却要更加的复杂。
  但与他不同的是,这样的复杂呈现出了一种完整的体系。
  瞬间,一个词汇脱口而出。
  “宝石之力?!”
  秦然看着‘工匠’的双眼,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然后,他看到了一抹笑意。
  那抹笑意告知他,他猜对了。
  但秦然有了更多的疑问。
  “你什么时候……”
  “在我想要不被你拉下的时候,我就只能奋起直追了——那东西罕见,但不是没有。”
  “恰巧的是,我对宝石鉴定、镶嵌能力足以让我获得它们。”
  ‘工匠’声音一如既往冷漠、淡然的说道。
  她恢复了平时的模样。
  秦然?
  自始至终,都保持着原样。
  “不需要追赶我。”
  “你应该是对自己负责——在这座城市里,每个人都身不由己,为了在最关键时刻,不去选择那个最坏的选项,所有人都理应尽可能的抓住强大的机会。”
  秦然纠正着对方话语中,他认为错误的地方,然后,告知了对方自己的想法。
  没有一句欺骗。
  全都是真心实意的话语。
  谁都听得出其中的真诚。
  ‘工匠’自然不例外。
  所以……
  “120w。”
  ‘工匠’冷漠的说道。
  “什么?”
  刚刚拿出的秦然手一抖,不、不是手抖,而是全身都抖了起来。
  他,感到肉疼。
  他知道鉴定会很贵。
  但没有想到会这么贵,已经达到了他这次收益总和的程度。
  故意的?
  下意识的,秦然想到了这一点,但马上的,他就否认了这一点。
  在他的印象中‘工匠’除了对宝石方面鉴定、镶嵌的能力外,最让人印象深刻的就是冷静的区分巨大城市与现实。
  为此还固定着游戏时间。
  这样一个自控力极强的人,根本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才对。
  更何况,也没有让对方做出这种事情的理由。
  秦然深吸了口气。
  他压下了心中的不舍,开始与‘工匠’交易。
  而在长椅上的勒梅,呼噜声更响了。
  莱文则更加紧紧的包住了自己的猫。
  女人?
  呵呵,太可怕了。
  还是猫儿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