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结束?才刚刚开始!


小说:恶魔囚笼  作者:颓废龙
推荐阅读:御龙九转青莲 最强道长 锦绣凰途 战神 花都狂兵 神秘之旅 黑暗电影 
  尸体一共七具,以放着‘克斯曼之瓶’的展柜为圆心躺倒,就如同是一朵造型怪异的花儿一般。
  以血肉构筑着花瓣,金银为蕊的花儿。
  灯光下,刺目的猩红非但没有掩盖了‘克斯曼之瓶’的光彩,相反,‘克斯曼之瓶’越发的耀眼了。
  人们的目光被牢牢锁定在眼前诡异莫名的一幕上。
  摄像师的镜头也不例外。
  唯有秦然不同。
  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是放在波尔.纳尔逊的身上。
  他捕捉到了对方脸上一闪即逝的震惊与不可置信。
  他还捕捉到了对方眼底深处潜藏着的……
  贪婪!
  那是一种刻入骨髓的贪婪。
  “该死!”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快点!再次打电话,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警察,我需要他们快点来这里!”
  “这里发生的一切,早已经超出了我们能够控制的范围。”
  波尔.纳尔逊低声吼着,然后,催促着同样不知所措的保安。
  这些在博物馆守夜的保安处理一些小事情还行,面对着杀人的命案,真的是力不从心了。
  生长在和平氛围中的他们,除去葬礼外,恐怕还是第一次见到尸体。
  而且,还是一下子见到这么多。
  “好、好的。”
  结结巴巴的话语中,几个保安踉踉跄跄的向外跑去。
  波尔.纳尔逊看着保安们仓惶的背影,忍不住的叹息了一声后,扭头看向了艾克德。
  “他们真的是吓坏了。”
  “我也一样,整个人都觉得全身发凉。”
  “抱歉了,艾克德,虽然我很想要继续下去,但这次访谈不得不结束了……”
  “为什么要结束?”
  秦然沙哑、低沉的话语打断了波尔.纳尔逊可以称之为临危不乱,乃至是风度翩翩的话语。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了秦然。
  “2567阁下,现在已经不适合拍摄了。”
  “我很抱歉半途而废,但是情况特殊……”
  “特殊吗?”
  “它们可不是这样说的。”
  波尔.纳尔逊耐心的解释又一次被秦然打断了。
  “请您不要胡搅蛮缠!”
  连续被打断的波尔.纳尔逊眉头皱了起来,仿佛是在生气一般,但秦然却看得清楚,对方的眼中有着的不是愤怒,而是躲闪与恐惧。
  在听到‘它们’时,这样的情绪变得清晰而又深刻。
  “他们是被懒惰支配的贪婪者。”
  “它们告诉我它们受到了诱惑!”
  “他们或许有机会获得一些眼前的利益”
  “它们告诉我它们踩入了陷阱!”
  “最终,他们会死在自己的贪婪之中。”
  “它们告诉我让它们丢掉性命的是那个引诱它们的人!”
  秦然重复着波尔.纳尔逊的话语,并且一一用‘它们’做为解答。
  “你在胡说什么?”
  “你这个骗人的灵媒!”
  “离开我的博物馆!”
  这一次,波尔.纳尔逊可不再是皱眉了,他勃然大怒的冲着秦然呵斥着。
  “我当然会离开。”
  “但它们会留下。”
  沙哑的声音中,秦然指了指地上的尸体,身躯开始怪异的扭曲起来,犹如是盘起了蛇阵后,直立而起的‘蛇’。
  这条蛇用阴冷的目光注视着自己的猎物。
  ‘它’轻轻吐着信子。
  然后……
  嘶嘶嘶。
  蛇嘶声突然的响成了一片。
  波尔.纳尔逊仿佛看到了些什么,他脸色一白,整个人踉跄的连连后退。
  “不是我!”
  “我没有杀你们!”
  “我只是雇佣你们来盗取‘克斯曼之瓶’!”
  “一切都和我没有关系。”
  “都是‘克斯曼之瓶’!”
  “对就是它!”
  “是它蛊惑了我!”
  “就是这个厄运之瓶!”
  急促而又尖锐的叫喊声中,波尔.纳尔逊摔倒在地,这位老馆长双手撑地的连连后退。
  本来得体的仪装早已变得凌乱、狼狈。
  看似诚恳和蔼的面容更是扭曲到不堪入目。
  秦然停了下来。
  他静静的看着陷入了催眠幻觉中的波尔.纳尔逊。
  这一次,他有着足够的时间来布置一切,不需要借助杀气,就能够达到更好的效果。
  事实上,在与波尔.纳尔逊提前见面后,秦然就确定对方不对劲,再联系之前购票时的小骚乱,秦然可不认为这些都是巧合。
  他不相信巧合。
  在同一地点发生的事情,必然有着联系。
  没找到其中的‘共同点’,只是没有发现罢了。
  而在雨城博物馆内,共同点实在是太好找了。
  出去‘克斯曼之瓶’外,还有什么?
  以‘克斯曼之瓶’为共同点联系那些满是恶意的目光和提前见面的波尔.纳尔逊会是什么?
  盗取!
  不在场证据!
  这些答案几乎是涌入了秦然的脑海里。
  因此,在咖啡馆时,秦然故意看向博物馆。
  小指的震颤,以及不停的提及‘厄运’,都是一次又一次的暗示。
  当这些暗示被引发时,就如同是被点燃的炸药,直接炸裂了。
  为此,秦然在心底感谢了那位女催眠师奴娜。
  如果不是对方‘音乐、舞蹈’的提醒,他根本就不会这么快想到将催眠、暗示的手段融入到生活中去。
  毕竟,秦然早已习惯了另外一种战斗方式。
  哪怕被封印了,他的思维方式也很难在第一时间转换到眼前这种逼不得已的选择上。
  不过,从眼前的情况看,效果真的是不错。
  秦然看着不停推卸责任,给予自己狡辩的波尔.纳尔逊,眼中浮现了一抹嘲讽。
  有些人,总是戴着伪善的面具,并指责着与他本质一样的人。
  因为,这不仅能够掩饰自身。
  还能够让自身显得无比高贵。
  即使被揭穿了,也不会醒悟,反而开始指责更多的人。
  对于这样的人,秦然是不屑一顾的。
  耳边隐隐传来的警笛声,让目睹着眼前一切的摄制组们纷纷的回过了神。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一切转变的太快,化妆师有些反应不过来了。
  明明是和他们一起进入博物馆的波尔.纳尔逊竟然成为了罪犯?
  没有人回答。
  摄制组的其他人都与化妆师一样。
  不过,当看到身穿制服的警察们冲进来的时候,人们还是纷纷的松了口气。
  “结束了!”
  艾克德轻声说道。
  秦然摇了摇头,抬手指了指地上的尸体。
  “结束?”
  “不,才刚刚开始。”
  “它们……”
  “告诉了我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