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7章 荒漠


小说:快穿之炮灰女配逆袭记  作者:很是矫情
推荐阅读:天生混王 逆瞳 重生之防基友崩坏手册 限妻完婚 
  其实这不算是构筑通道,是打补丁的效果,将要扩散开的空间通道连接起来。.。!
  “大家都帮忙。”宁舒对众人说道。
  空间法则并不好感悟,这里除了宁舒稍微懂一点,只有旗袍男能够构筑通道,两个合作将漏‘洞’补起来。
  外面有不知名的罡风哗啦呼啦得吹进通道里,吹得人灵魂骨头都结冰渣子了。
  跟海底隧道一样,一旦隧道有问题,水会因为压强的关系,争先恐后从缝隙挤进去,现在也是同样的道理。
  宁舒灵魂弱,这种罡风吹在身尤其难受,还要全神贯注地构筑通道,不能分心。
  宁舒觉得应该‘弄’一个保护自己的灵魂的道具,不然风真的要把她吹散了。
  哗啦啦的风声渐渐弱了很多,震‘荡’要断裂的地方终于又重新链接在一起了,旗袍男吁了一口气。
  “大家加快速度,那个地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崩裂。”旗袍男说道。
  于是大家都加快了速度,明白这空间通道早晚都要崩裂,那些补丁的效果是在缝隙打了一个ok邦,撑不了多长时间的。
  六人都拿出了吃.‘奶’的劲,狂奔出了通道,噗通噗通一头扎入了沙漠。
  损失一股热‘浪’扑面而来,这温度,保守估计得有六十度吧,很热,灵魂跟‘奶’油一样被烤化了。
  宁舒第一时间撑开了乌骨伞遮阳,她的灵魂最弱,如此强大的阳气,她首先感觉很难受。
  而且这边一望无际都是荒漠,看不到边。
  掉落在了沙漠,算是灵魂,看到这无边无际的黄沙,心都涌现出了不可名状的恐惧。
  作为人的恐惧,有些恐惧是印在了灵魂。
  如宁舒看到沙漠,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幸好之间自己之前准备了辟谷丹和水。
  黄沙非常松软,走一步陷到脚腕,好在是灵魂,没有‘肉’身,没有那么重。
  宁舒朝旗袍男问道:“你有具体的地图吗?”
  没有地图,朝哪边走,万一走了反方向,一辈子都别想找到世界树。
  旗袍男打开了折扇遮阳,从怀里‘摸’出了地图。
  宁舒凑过去看着,看了好一阵都没有明白,为什么要把地图画得如此‘抽’象,让她这种对地理空间不感冒的人相当绝望。
  “我们落在了死亡荒漠,离世界树最远,我们要徒步走出这边荒漠。”旗袍男拧眉,先是空间通道震‘荡’,然后落地地点这么远。
  说不定走过去的时候,世界树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
  ‘女’任务者估计是被热得有点烦躁了,无论灵魂多强大,本质来说都是‘阴’‘性’的,特别不喜欢这种环境。
  声音有点尖锐地问道:“徒步走出荒漠,为什么,不可以使用法则吗?”
  “这里本来是衍化失败的地方,法则什么的力量在这里根本不能用,你可以尝试一下,看看能不能飞。”
  旗袍男耐心解释。
  宁舒已经尝试过了,这里法则规则衍化不完全,有可能只是吸收了一两种法则规则,完全不能算是正常的世界。
  甚至连天道都没有的世界,可能衍化出各种光怪陆离的东西,是好东西,也可能是坏东西。
  这里不是用科学可以来解释的。
  说不定走着走着,这里可能变成了大海,这么任‘性’怎么来。
  旗袍男收回了底图,说道:“我们往东南方向走。”
  既然都来了,当然要找到世界树,宁舒对这样的世界相当好,也没有烦躁的感觉,是热得慌。
  沙子烫脚,宁舒赤着脚,都不敢在停留久了,不然会烫得灵魂疼,不是热度,是沙子残留的天地阳气。
  热度将几个人的身影都蒸腾地扭曲变形了,宁舒拿出水,淋在乌骨伞。
  看到宁舒有水,几个都心里渴望喝一口,但是大家都是灵魂了,不会渴也不会饿,但本能渴望清凉。
  不过也知道喝下水,可能会污染了灵魂,还不如不喝呢。
  太阳一直高照,好像一直都不下山,难道要一直晒着,没有白天黑夜吗?
  那么穿越荒漠显得难受多了,晚至少还凉快一些,势力也没有什么影响。
  黄沙除了一些动物的尸骸,没有看到其他的生灵了。
  虽然灵魂不容易感到疲累,但是这样夜以继日,有力量却要这样一步步走,让人心里特别不耐。
  宁舒没事问旗袍男有些问题,旗袍男也发觉队伍的士气低‘迷’,于是说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来转移注意力。
  于是宁舒知道了不少这样的空间的事情,总归是不合适生存,却因为规则和法则不齐全,反而诞生了生灵世界不容易诞生的宝物。
  如世界树,如一些世界载体,如世界本源。
  这是任务者之间心知肚明的宝库,前提是你能够找到这些虚无空间,因为这些虚无空间不像位面那么容易定位。
  得到了宝物算是自己。
  宁舒心里‘激’动,如果真的是这样,以后可以常常来冒险,能缓解一下自己的贫穷。
  不知道走了多久,天‘色’终于暗了下来,天终于黑了,白天的酷热渐渐褪去了,没过多久是天寒地冻地冷。
  踩在沙子,冷得跟踩在冰刃一样,冷得直哆嗦,宁舒的乌骨伞伞面都结冰了。
  众人:……
  如此极端的天气,要有生灵活下,简直是世界迹。
  六人又没办法,只能接着往前面走,又不能停留,这么冷,难道一直在原地蹦蹦跳取暖吗?
  一股沮丧的气氛在队伍弥漫,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空间震‘荡’,掉在了死亡荒漠,徒步穿过荒漠,特么荒漠还这么任‘性’。
  旗袍男心忍不住想叹气,宁舒小声对旗袍男说道:“世界树好歹也是绝世宝物,吃点苦不算什么,很容易得到了怎么能算是绝世宝物呢。”
  自从被卷走了家当,被吸收了灵魂之力,甚至被当成下单母‘鸡’。
  宁舒现在深谙阿Q‘精’神,凡事都要学着安慰自己,不然这日子简直过不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