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先行篇-赛罗外传基德篇(32)


小说:重生赛罗奥特曼  作者:发个黑色如风
  无垠的宇宙,暗藏着数不清的伤痕。
  这都是在当初宇宙崩坏时所产生的裂痕,尽管在奥特之王的努力下正在缓缓愈合中,但依旧存在着无数‘伤痕’所形成的隐蔽异次元空间。
  其中一个裂痕形成的天然异次元中,一道狠厉的光芒一闪而过,伴随着镜片碎裂的声音回荡在黯红次元空间之中。
  而正处于黯红次元中的漆黑巨人壮硕的身影随着这道光芒的闪烁,狼狈的连退几步,但依旧无法彻底逃过这跨越次元追击而来的致命一击。
  “唔...”
  随着意识以超光速返回身体,贝利亚先一步察觉到危机的来临避过了被直击的结果,却依然低估了发起这次攻击的人的决心,付出的代价便是那道自脖颈间蔓延至胸口的血红伤痕。
  “可恶...”
  捂着刚刚被跨越次元切割出来的伤口,贝利亚阴冷的目光死死盯着那道正在迅速愈合的空间裂痕,此刻他心里的痛楚远远凌驾于身体的伤痛。
  “别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仿佛自尊心再次被人狠狠踩于脚下,贝利亚声音中带着几分嘶哑与低沉,可浑身上下骤然散发出来的阴戾气息却使得异次元中遍布着的无数触手纷纷颤抖不已。
  “给我等着吧...”
  锋锐的利爪不知不觉中刺入了脖颈间的伤口,真实的痛楚以及内心的屈辱无不在折磨着他扭曲的灵魂。
  “只有你...只有你!!”
  “赛罗——!!!”
  贯穿了整个异次元空间的咆哮声恍如恶鬼的尖啸,透过宇宙的伤痕朝着四面八方响彻宙域。
  不知过了多久,一切都重归沉寂,只有异次元中黯红依旧。
  ......
  “赛罗!”
  “赛罗桑——!”
  战火痕迹犹未散去的废墟之中,来叶与令人朝着不远处飞奔而去。
  距离他们不远处的空地上,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无力趴在地上——
  赫然是方才随着光芒消逝的赛罗奥特曼...不,此时的他应该称呼为诸星真更为确切。
  “赛罗桑?赛罗桑你没事吧??”
  跑得太快而没能刹住脚的令人一个狼狈的滑铲摔倒在诸星真身旁,但他却根本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痛,几乎是扑到诸星真身旁急切呼喊着。
  “振作一点!”
  相对与令人来说要冷静上许多的来叶上前几步,小心翼翼地将趴在地面上一点反应都没有的诸星真翻转过来,令人见状反应过来,赶紧帮忙合力将诸星真整个翻了个身。
  却只见到一脸苍白得几乎透明的脸孔,若非那面容非常熟悉几乎都辨认不出来是那个神采飞扬的诸星真...
  “赛罗桑?赛罗桑??快醒醒啊!”
  不敢相信诸星真会虚弱到这种程度,令人已然失了方寸,随着他的推搡,禁不住颠簸的诸星真一只手无力摔落到地面上。
  看着虚握拳头的那只苍白的手,来叶顿感五味杂陈。
  奥特曼...不是为了去死才战斗的吗?
  那你刚才又是为了什么而战斗呢?
  “先冷静点,令人君。”
  阻止了令人的推搡,半跪在地将诸星真轻轻抱在怀中的来叶从他虚握的手掰开,却只见到一枚小巧的胶囊静静躺在掌心。
  “这是?奥特胶囊??”
  目光随着来叶动作吸引过去的令人见到诸星真掌心中的物件后一惊,随即一阵疑惑。
  “但是,什么时候...”
  “是最后一击的时候拼命夺回来的吧。”
  相比之下,来叶神情倒是平静许多,似乎早已猜到了结果。
  “那,赛罗桑他就是为了...”
  得到答复的令人顿时明白了什么,只不过看到诸星真如今这副模样,内心不禁自问着...
  这真的值得吗?
  可惜能给他答案的人如今正禁闭着双眼,如同熟睡般没有丝毫醒来的迹象。
  “先找个地方安置好他吧...”
  目光复杂地扫过那苍白中带着恬静的面容,来叶轻叹一声,将他手中那枚小巧胶囊取过,招呼过令人后合力将诸星真扶起。
  “他现在这样,你家里没关系吗?”
  试探着询问了一句,来叶似乎并没有抱有多大期待。
  “不可能的啊,留美奈桑要是问起来该怎么办...”
  果不其然,令人苦着一张脸给出了来叶意料中的答案。
  “还是送到星云庄去吧,那里不仅安全还足够隐秘。”
  很快,令人便提出了一个建议,也许星云庄的确是最好安置诸星真的地方了。
  “不行!”
  但来叶却想也不想的就驳回了令人的建议。
  “为什么呀?小陆不是也在那里吗?”
  在令人印象中,同样受伤未醒的小陆也在星云庄中安置着,再加上一个诸星真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嘛...
  就是因为小陆在,所以才不行...
  来叶苦笑着想道。
  这家伙肯定也不想让自己的后辈看到这么狼狈的自己吧...
  “总之,星云庄不行。”
  不理会令人的不解,来叶打量着四周。
  由于是待拆迁处于废弃状态的工厂地区,所以刚才引发的战斗还没有引来更多相关部门的人员前来。
  不过即使那些人来了,也不会对一片狼藉的废墟下太多功夫的吧?
  想到这里,来叶心里有了主意。
  “就在这附近找一个地方安置他吧。”
  将诸星真整个交给令人背着,来叶解下了背负身后的长剑提于手中,领着满头大汗的令人开始沿着废墟寻找能够安身的地方。
  ......
  “就是他么?”
  距离来叶与令人找到诸星真不远处的废墟中,一身黑衫黑裤的少年双手环抱胸前倚在墙边,目送着他们远去。
  “和贝利亚战斗的家伙...”
  黑衫少年嘴角轻轻勾起一个弧度,一丝跃跃欲试的光芒在眼中一闪而逝。
  “也许是个有趣的家伙呢。”
  “坂仓大哥——”
  一名戴着头巾的青年一路小跑来到黑衫少年身旁,一边喘着大气一边用谄媚的声音向他报告着。
  “我们找到大哥你要找的家伙了,不过...”
  说着头巾青年停了下来,似乎有些踌躇。
  “讲。”
  黑衫——也就是曾用基德奥特曼身姿击败了小陆的少年神色不变,谈谈吐出一个字。
  “是!坂仓大哥!”
  反射性地直起身子,以为黑衫少年心生不满的头巾青年满脸慌张得将事情经过转述了一遍。
  “那个叫伏井出K的家伙确实就在这里,也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到处都是坑坑洼洼的,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的半边身子都几乎被切开了,那场景真是...啧啧...”
  似乎是回想到了刚才见到那被指名找到的人时那血腥的场景,头巾青年不由得打了一个哆嗦。
  小心翼翼地瞥了身旁的‘坂仓大哥’一眼,发现他没有半点意外甚至还唇角带笑后心里一个激灵,立刻闭上了嘴巴。
  作为亲眼见识过眼前这位‘坂仓大哥’手段的人之一,对于他的可怕可谓是深入到骨子里了。
  可也就是因为这股既神秘又可怕的力量,才使得他们在极短时间内就抛弃了原来的头目投入到新‘坂仓大哥’麾下。
  毕竟谁也不愿意死得不明不白的,就像那位被生生冻成了冰棍的原坂仓大哥那样...
  “带路。”
  黑衫少年坂仓鳩默默收回目光,双手插兜淡然转身,头巾青年见状连忙谄笑着走在前面带路。
  “唔...”
  岂料才刚跨出一步,坂仓鳩便止住了动作,眉头紧皱间神色似乎浮现几分挣扎。
  “坂仓大哥...?”
  正准备领路的头巾青年不得不停下脚步,满脸好奇地打量着坂仓鳩那渐渐流出冷汗的苍白脸色。
  “...带路。”
  只是几个呼吸间,坂仓鳩的脸色便几乎被汗水浸湿,但很快他又恢复到平时那样。
  “但是你刚才...”
  头巾青年悄悄咽下一口唾沫,自己刚才好像看到了不得了的事情了。
  是什么奇怪的疾病吗?还是眼前这位大哥看似强悍其实身体有什么毛病?
  “怎么?”
  察觉到头巾青年心里的小心思,坂仓鳩目光冷冷扫过,带起几分凉意。
  “没、没什么,小的这就带大哥过去!”
  几乎是条件反射似得直起身子,头巾青年被坂仓鳩目光扫过后那如坠冰窟般的感觉刺激得一个踉跄,不敢多想下战战兢兢地做好自己带路的工作。
  一脸平静跟在身后的坂仓鳩看着眼前几如机械般运动着双腿带路的头巾青年,不由得扬起一丝笑意。
  忽然觉得这满脑子小心思的家伙...似乎也挺有趣的嘛。
  也许可以考虑一下将原坂仓大哥的势力范围扩张一下后给他打理打理试试。
  不过现在更重要的,是找到那个自以为是的‘造物主’,向他索回自己应有的东西。
  要不然现在这副模样恐怕也支持不了多久了...
  身体内的细胞正在一天天坏死,情况不容乐观呢。
  尽管应该是相当紧急的事态,但坂仓鳩此刻心里却并不如何着急。
  依然踱着懒洋洋的步伐,跟在头巾青年身后。
  朝着那位‘造物主’所在的方向进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