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八章 死个明白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推荐阅读:乾坤传 夜寰 神秘之旅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金枝菜叶 攻心:美人何处 全球怪物在线 噬元之主 小皇帝慢点,疼! 
  过了法阵,进入了一片山地,法阵外早已准备了十几匹马儿,那景公子率先跳上一匹马,向着前方驰去。X23US.COM
  叶信也上了马,随后对一边的小胡子说道:“小胡子,我们为什么不动用身法赶路?”
  “叶兄有所不知,吉祥天、无恨天、净垢天皆在佛眼普照之下。”小胡子说道:“如果我们要光明正大的登门拜访,怎么走都无所谓,如果想做些事情,就要低调些,免得引起佛院的注意,从高处走、而且走得太快,就要被佛院盯上了。”
  “也就是说佛眼也有自己的极限?”叶信笑道。
  “那是自然。”小胡子说道:“明界有三路,怎么可能做到明察秋毫?”
  奔驰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前方出现了一片巨大的建筑群,建筑群坐落在坡度很缓的山脉中,一片片楼宇从低到高,排列得井然有序。
  中间那片足有几十米的一座座大殿应该就是佛院所在了,不过距离有几十里之远,叶信用眼睛看不清,便尝试着释放出了神念,试图从高空俯视。
  只是叶信的神念刚刚接近城边,便发现附近一根根林立的巨柱绽放出万丈光华,明显是在针对他的神念,叶信知道不妥,立即把神念散去。
  “叶兄,可不要乱来!”小胡子急忙叫道:“随意运转神念在天路中可是禁忌!”
  最前方的景公子回头看了叶信一眼,虽然景公子的眼神很平静,没有情绪波动,但叶信分明感应到,景公子好像没有当初那么忌惮他了,那双眼睛恍若在说:原来你只是个愣头青啊,连这点规矩都不懂?
  时间不大,四人走进了青丝城,当越过林立的巨柱群之后,青丝城的景象让叶信大吃一惊。
  青丝城的街道宽敞而又笔直,人烟繁盛,走在街上的人摩肩擦踵,而无数丝丝缕缕的灵蕴从每一个人的身体里、从每一座楼宇院落中剥离出来,飘飘扬扬飞向高空,形成了一座巨大的伞盖,最后落向了佛院。
  这种场面让叶信想起了钟馗的话,诸神皆贪生。
  钟馗说的贪生和怕死不是一个意思,因为诸神的力量太过强大,而让如此强大的力量维持运转,损耗是无法想象的,天域诸神仅仅靠着汲取天地元气,已经没办法支撑下去了,所以才会出现神域。
  在神域中走动的生命,都会获得诸神的庇护,但世间凡事有获得必有付出,他们在获得保护的同时,也要被不停的抽离生命气息。
  当时叶信的理解是,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微小的电池,要产出电能,一个两个电池或者一组两组电池不算什么,当数以亿万计的电池产出的能量汇集到一起之后,必定让诸神变得更加强大。
  钟馗是从另一个世界走出来的神邸,他把那种能量叫做生气,与死气相对立,然后才有了他的那句话,诸神皆贪生;而叶信第一次看到那种能量之后,把那种能量叫做灵蕴,名字不一样,但都是一回事。
  此刻的叶信还不知道,能看见生命的灵蕴,并不是他独有的能力,所有封神立邸的至高存在,都可以感应到那种最根本的能量,不过,这属于诸神之间的秘密,也是神域存在的核心意义。
  小胡子和景公子都注意到了叶信变得呆若木鸡,两个人对视了一眼,小胡子笑着摇了摇头,而那景公子转过身之后,眼中闪烁一缕轻蔑,他发现自己可能是因为承受着沉重的压力,显得过于紧张了,虽然那叶信的法门可能很强大,但眼界见识差得太远。
  千代无双勒住缰绳,停在了叶信身边,见小胡子和景公子已经走出了百余米,而叶信还没有动,她低声说道:“出什么事了?”
  “不应该的……这是天域的气象……”叶信喃喃的说道:“明佛怎么可能有这种手段?”
  “你去过天域?”千代无双一愣。
  “回头再说。”叶信终于醒过神来,这些年他一直在揣摩和分析明佛,可现在看,他还是低估了明佛的能力。
  小胡子没来过青丝城,而景公子对青丝城好像很熟悉,他先是带着几人去了一座酒楼,坐了一会,又带着几人走出酒楼,向着青丝城的西南方走去。
  小胡子应该是过于信赖那景公子了,完全没觉得有异常,可是,连千代无双都感觉到有些不对了,她故意拽着叶信拉后几步,低声对叶信说道:“那家伙是怎么回事?一会儿说机不可失、急不可待,一会儿又要喝酒聊天?”
  “嘘……”叶信露出微笑:“他在等最好的出场时机,我们等着看他演戏就行了。”
  “他不是好人?”千代无双皱起眉。
  “至于他对我们有没有歹意,现在还不好说。”叶信说道:“但他肯定是另有图谋的。”
  差不多百余息的时间,那景公子回头向几人示意,接着大步向着一座大院走去,院门前有几个修士守着,看到景公子的身影,其中一个修士陪笑迎上前:“尊驾是来赴宴的?可否让小的看看请帖?”
  “请帖啊?”那景公子漫不经心的说道,接着伸出手:“在这里。”
  那修士看着景公子的手,明明是空无一物,哪里有请帖?
  那景公子突然爆发出剧烈的元力波动,接着一掌便拍在那修士胸口,那修士措手不及,身形倒飞进院门,口中也发出刺耳的哀嚎声。
  “我去……你干嘛?!”这一次小胡子终于被惊到了。
  “听我的,不会错。”那景公子回头笑眯眯的说道。
  另外几个修士见同伴遭受攻击,立即气势汹汹的迎上前,不过,景公子爆发出的元力波动正以几何数倍增,前后不到半息的时间,他的身形已笼罩在一片刺眼的光焰之中,那几个修士久在天路行走,当然认得出景公子的境界,身形骤然都变得僵硬了。
  “大圣……”一个修士用艰难的口吻说道,天路中有不少大圣级的修士走动,但因为地域太广,数量被稀释了,寻常很难见到大圣的身影,偌大一座青丝城,也不过拥有一位大圣。
  景公子没有理会那几个修士,缓步向内走去,他的身影似乎变得非常沉重,每一步踏出,都能让下方的石板瞬间震得粉碎。
  院内的人尚来不及做出反应,青丝城的山门法阵已经被景公子的气息惊动了,尤其是附近的一根根巨柱,都开始绽放出耀眼的光华,眼前的大院、还有左右的楼宇、包括前后街,都被笼罩在一种结界之内。
  叶信环视四周,他感受到了结界的力量,和赤阳道、灭法世差不多,结界的力量弥漫在空气中,让空气变得格外厚重、坚韧,每走出一步,都恍若是在胶水中行走,为了抵抗这种力量,他只能运转元脉,但释放出的气息越强,周围的阻力也变得越大,他的元力终有极限,而结界似乎总能压他一头。
  小胡子和千代无双都变得步履维艰,那景公子却是逢强愈强,他散发出的气息竟然开始冲击附近组成结界的巨柱,让巨柱发出轰隆隆的响声。
  当景公子走进前院时,院内的人也冲出来了,结界是不分敌我的,他们也处在结界之内,行走都显得颇为吃力。
  叶信在灭法世见过的那个相貌儒雅的华清天君就在其中,不过今天换了一身红袍,当他看到是景公子时,怒气冲冲的脸出现了定格,连眼睛都不会动了。
  “何方狂徒?!居然敢在青丝城撒野?!”华清天君身边的老者发出咆哮声。
  此刻的景公子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他神色巍然,右手一甩,手中已多出了一柄方形的大锤,而锤头遥遥指向了那华清天君。
  “华清天君,你的事犯了。”景公子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你你……你疯了?!”华清天君发出刺耳的尖叫声,他完全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什么叫我的事犯了?大家都是一条路上的人,我完蛋,你们也要跟着完蛋!居然闹到这么大的场面?而且城主和佛院院主都在场,你们这是来自杀,还要带上我?!
  “自古邪不胜正!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景公子朗声说道:“华清天君,当初你做下那等恶事之时,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
  “你在说什么?!”华清天君已经是在嘶吼了,他说景公子疯了,其实他更象是个疯子,脸色发黑,一条条青筋在脖颈处、在额角上崩起来,嘴边还沾着因为嘶吼喷吐出的白沫。
  “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景公子冷笑道:“叶兄,你来告诉他!”
  叶信本来是在看戏的,突然被点了名,不由愣了一下,他不想配合,可是为了把无碍安全的救出来,只能违心行事了。
  “我有个朋友,叫无碍,现在是在你手里吧?”叶信淡淡说道。
  华清天君的身影猛地晃了一下,几乎当场栽倒,他一个字都说不出来,那种灰暗的充满绝望的目光简直就像是个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