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五一章 佛像的秘密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推荐阅读:乾坤传 夜寰 神秘之旅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金枝菜叶 攻心:美人何处 全球怪物在线 噬元之主 小皇帝慢点,疼! 
  那中年修士不止是法宝被毁,连圣体也被斩裂,而且圣体上出现了一条非常明显的灰暗色裂痕,不管那中年修士如何运转元脉,也没办法把灰暗色裂痕抹去。
  叶信的身形化作一道流光,他现在所获得的感应,还有钟馗教给的那些,正不停相互融合,最后凝成属于他自己的经验。
  叶信的指尖向着那中年修士划落,一抹若隐若现的刀影瞬间便斩击那中年修士的圣体上,那中年修士的圣体本已被击破,再无法承受叶信的恐怖攻击,刀影透过圣体,在那中年修士的前胸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创口,而迸射出的血液竟然是灰色的。
  寂灭之力入体,那中年修士立即知道这是无法挽回的伤势,他的双瞳露出狠厉之色,接着他的身体竟然整个炸开,化作一团鲜红与灰暗相互混杂的冲击波。
  接着冲击波的遮掩,一道淡淡的光影向着上空掠去,速度奇快无比。
  “我说过了,在这里,一切解术都没有用。”叶信发出冷笑声,随着他的神念运转,万千道在附近滚动的刀光向着那道光影截去。
  就在这时,那老者竟然破出了剑影,他周身上下燃烧着耀眼的光焰,在怒吼声中,一道巨大的剑影裹挟着开天辟地之势,向叶信斩落。
  叶信神色不变,转身右手向前推出,无数刀光向着他聚来,眨眼间便化作一道厚重的刀墙。
  钟馗说过,到了大圣巅峰、半神乃至封神之后,战力高低通常要取决于领域的强弱,而领域是指释放出的气息、元力、神念形成的独属于自己的空间,在领域中战斗,力量更强、速度更快、变化更多。
  严格的讲,叶信现在外放的力量很微弱,以至于那两位大圣压根没意识到这是叶信的领域,他们把周围滚动的刀光当成了一种特殊的法门,否则他们根本不会和叶信纠缠,第一时间便要全力逃走。
  轰……叶信凝聚的刀墙被剑影轰得粉碎,他的身形同时被巨大的冲击力震飞出去,而那老者也好不了多少,他的法宝已经受损,此刻又释放出全力一击,手中的长剑在轰破刀墙之后便象跌落的镜子一般裂开了,化作迸射的碎片,他陡然喷吐出一口鲜血,看着手中仅剩的剑柄发呆。
  叶信是两面作战,他把更多的注意力凝注在那道淡淡的光影上,大圣境的修士在元神达到了一种强度之后,大都要修炼一种或者几种解术,以应对无法逆转的危机,说白了就是放弃无救的肉身,把神识和神念灌入到元神中逃命。
  如果背景够硬,或者身家非常丰厚,逃回去之后可以用法阵和各种天材地宝慢慢重铸自己的肉身,纵使做不到,也可以多活上一些年,总比当场被斩得灰飞烟灭好。
  当初龙青圣只剩下一颗脑袋,还能活到下界,最后恢复原状,就是一种尸解之术。
  通常意义上的攻击,很难伤害到刚刚离体的元神,这时候的元神是最强最坚韧的,不过在时间的流逝中,元神会逐渐走向衰亡,没有肉身的保护,神念终会散去。
  那中年修士想借用自己的元神逃生,可没想到,叶信的神能是所有元神的克星,藏在肉身之内,叶信还要想办法撬开蟹壳,才能品尝到里面的美味,抛弃肉身,等于自己把自己送到叶信嘴边。
  只是瞬息之间,那道淡淡的光影便被绞得支离破碎,化作一片璀璨的光雨,向着下方洒落。
  叶信长长吸了一口气,洒落的光雨速度蓦然加快,向着叶信卷去,其实所有逸散的元神都逃不出刀幕,刚才那几个被斩杀的真圣残留的元力,都被万千刀光汲取,洒落的光雨也会融入到刀幕之中,但叶信有些迫不及待了。
  接着,叶信看向那发呆的老者:“只剩我们两个了。”
  “领域……”那老者用沙哑的声音说道,虽然他感受到的压力远不如真正的领域那么强大,但叶信能在瞬间凝聚周围的刀幕,挡住他拼尽全力的一击,这绝对是领域的法门。
  领域之力并不罕见,哪怕是下界那些证道境的修士,也可以在一番激战之后,用神念去控制附近残留着的元力,衍生出至强的一击,如同叶信的破碎千劫一样,这种法门被称为大绝中的大绝。
  领域之力和真正的领域完全是两回事,领域之力属于昙花一现,而拥有领域的修士,等于每时每刻都在释放超级大绝。
  “晚了。”叶信淡淡说道,接着他一掌拍向了那老者。
  轰……那老者的圣体上瞬间出现了无数个细小的裂痕,好像刚刚承受过机枪扫射一般,身形也向后倒飞出去。
  叶信踏前一步,又挥出一掌,向着那老者倒飞的身影斩落,大圣境的圣体确实拥有极强的防御能力,刚才那几个真圣,在他动念之间便灰飞烟灭,而这两位大圣可以多次承受无道杀意的斩击,还是在他占尽先机的情况下,看来以后还得保持低调,与两、三个低位、中位大圣发生冲突,他或许还可以一战,达到四、五个乃至更多,那就要想办法逃走了。
  轰……那老者的圣体再遭重击,倒飞的速度猛然加快,砸落出数百米开外。
  那老者勉强翻身跃起,嘶吼道:“叶信!景公子把你当成朋友,谁知你是这种卑鄙小人!害了我们,你还有什么脸面去见景公子?!”
  “你的记性真不好。”叶信叹道:“自己刚才说过什么,现在就忘了?”
  说音刚落,叶信抬起手,手指轻轻一划,那老者残破不堪的圣体陡然被刀光斩裂,他的脖颈间同时飙射出一片灰色的血线,紧接着在附近卷动的锐芒从各个角度向那老者绞了过去。
  那老者情知没有翻盘的可能,心如死灰,呆呆的看着无数到锐芒卷至。
  各种解术必须通过长时间的淬炼,因为元神需要寄托,怎么也得有个内核,譬如尸解是有一块肉身,血解是要有一滴鲜血,而那老者完全放弃了逃走,他的肉身连同元神直接被无道杀意绞得粉碎。
  叶信招了招手,卷动的无道杀意向着他聚来,附近遗留的纳戒、各种法宝法器的残片也被神念卷动,飞向了叶信,蚂蚱腿也是肉,残破的法宝法器可以淬炼成天净沙,叶信都不想放过。
  接着,叶信的视线落在那尊佛像上,等佛像飞落在他掌心之后,他仔细端详了片刻,随后不由吞了一口唾液。
  奇怪……叶信不知道这尊佛像是做什么用的,但他从灵魂深处生出了一股**,想张开嘴把佛像整个吞下去。
  老子又不是蛇,这东西怎么吞?叶信压抑住自己的**,随后四下扫视着,那老者没有把佛像放在纳戒中,应该是不能放的,但他又不能带着佛像回去,该怎么办?
  藏起来?藏在哪里好呢?这佛像一直在散发着耀眼的霞光,不管藏在什么地方,都可能有气息逸散出去,然后被人发现。
  叶信的视线重新落在佛像上,接着被压抑下去的**猛然爆发出来,他本能的把神念探入到佛像中。
  轰……叶信的神念太强大,瞬间便透入佛像深处,他竟然发现佛像有自己的元府,而元府的中心是一颗米粒大小的珠子,他的神念刚刚与那颗珠子相接触,整个佛像突然爆开了。
  下一刻,叶信的身形便被犹如实质的霞光所包围,也不知道是因为神能的吸引力,还是那种霞光的本质,叶信只感觉无数元力透过他的肌肤,向内渗透。
  “不好……”叶信露出痛苦之色,他的脑海中出现了无计其数的人影,或哭、或笑、或仪表严肃或玩世不恭,他们都在述说着自己的愿望、愿景。
  有的人影化身万千,好像在他的一生中经历过无数次这样的述说,而每一次都会在叶信的脑海中出现,从少年到壮年到中年最后到老年,叶信清楚的知道那是一个人,只不过一生的时间线完全呈现在他脑海中。
  一个人都具备着如此繁琐的信息,所有的信息量加在一起达到了恐怖的天文数字,叶信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被撑裂了,而那亿万计的窃窃私语汇集起来犹如天地洪钟在敲响,让他有一种将要被震得魂飞魄散的感受。
  叶信整个身体都在发光,尤其是露在外面的肌肤,每一根毛细血管都变得格外耀眼、清晰可见,而他的双瞳变成了两颗太阳,在喷吐着白炙色的光柱。
  痛……叶信剧痛难忍,元府快要被撑爆了,身体也快要被撑爆了,他万万想不到,一尊小小的佛像居然蕴藏着这么多的力量!
  紧接着,叶信残余的神智开始控制元脉,不停的向四周胡乱发起攻击,虽然漫无目标,但每一击都是全力而为,元力的快速流逝,会让他的剧痛感稍微减轻一些。
  轰轰轰轰……这片天地在叶信的肆虐中迸发出一道道凶猛的冲击波,卷向四面八方,恍若无尽的天雷在这里炸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