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六零章 愚蠢的对手


小说:天路杀神  作者:撞破南墙
推荐阅读:乾坤传 夜寰 神秘之旅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金枝菜叶 攻心:美人何处 全球怪物在线 噬元之主 小皇帝慢点,疼! 
  叶信的身形化作一道电光,向着高空掠去,那射冷箭的魔族修士已知道叶信把自己当成了目标,立即展动肉翼掠向远方,而其他魔族修士拼死拦住了叶信的去路。
  叶信此次决定独自阻拦圣印的攻势,一方面是因为浮城的修士境界都不是很高,无法应对这种层次的战斗,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凝练无道杀意的煞气,下手自然不会留情,只是刹那间,他推出的刀光便已把拦路的魔族修士绞得千疮百孔,十几条生命至多是让叶信的身法缓了一缓,别的什么都没做到。
  不过,战局正在向叶信预料中的方向扭转,一开始能杀得如此顺利,是因为打了圣印一个措手不及,但圣印马上就会做出应对。
  一条条身影向着战场中心掠来,圣印与邪路修士的真圣足有数百位,他们原本分散在各个地方,感应到这边爆发了战斗,便立即赶过来支援。
  一个身材瘦削、身穿锦服的中年人抬头看着上空的叶信,从各个地方赶来的真圣都落在他附近,等待着命令,显然他就是圣印的首领。
  圣印的大能在聚集,邪路修士中的大能也在聚集,从那锦服中年人的两侧,走过来两个散发着熊熊黑色烟气的修士,左侧是个壮年人,双手背在身后,神色显得有些傲慢,右侧是个老者,肩头后两柄长剑,双瞳精芒四射。
  “阳禧兄,来了多少人?”那壮年人慢条斯理的问道。
  “好像只有一个。”穿着锦服的中年人说道,他就是左阳禧,圣印中坐第二把交椅的大能。
  “一个?疯了不成?”那老者皱起眉头。
  “仙老、力士,我们不可大意。”那左阳禧摇了摇头:“我们都知道他是螳臂当车,他岂能不知?还敢出来……必有依仗。”
  说完,左阳禧顿了顿,大声说道:“可有伤亡?”
  “回左宗,一阳与德海的本命法宝被毁,受创不轻。”立即有人说道。
  不管是问的人还是回答的人,都没有把寻常修士当回事,宗门之间爆发冲突,决定性的战力永远是真圣级乃至更强大的修士,而寻常修士不过是炮灰,用来消耗敌人的元力,牵扯敌人的注意,仅此而已。
  “此人的法宝有些古怪……”左阳禧又抬头看向叶信,随后喃喃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应该是……神兵……”
  “神兵?区区一个赤阳道,会藏有神兵?”那老者有些不相信。
  “我倒是相信阳禧兄的眼力。”那壮汉笑了笑:“神兵么?我们总算没有白来一趟。”
  左阳禧的表情没有变化,可盯着的叶信的双眼中闪过一缕不悦之色,他知道对方的意思,来个先入为主,把神兵预定下了。
  如果是别的东西,他可以装不懂,邪路修士是来帮着圣印的,他当然不能让邪路修士空手而归,但神兵不一样!
  诸界共有三十三天,每一片天路中,神兵的数量大都只有那么十几个,而最强大的天路,譬如说明界,神兵的数量好像也不过五十余个,这还是吉祥天、无恨天、净垢天加一起的总和,堂堂的圣印,全宗上下只有一个神兵,把控在宗主手中。
  一开始判断出叶信的法宝可能是神兵,他心中是又惊又喜的,可那壮汉的迫不及待,一下子把他的喜意完全冲淡了,让他想到了种种可能性。
  左阳禧的视线缓缓转向那壮汉,随后突然说道:“力士兄可是要去会一会他?”
  左阳禧原本是想结出印阵,尽全力诛杀叶信,抢下神兵,可现在的想法已完全变了。
  那壮汉愣了愣,他是来助拳的,谁知道左阳禧居然要让他去打头阵,这算什么?
  “既然力士兄想得到神兵,总要亲力亲为的吧?”左阳禧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其实左阳禧的城府是很深的,通常情况下就算翻脸,也不会翻得这么快,但叶信的法宝是神兵,事情就完全不一样了,对左阳禧而言,浮城中的星魂都变得无足轻重,得到了神兵,便有望冲击大圣巅峰,在这种巨大的意义面前,别说雇来的邪路真圣,就算是亲兄弟也不能讲情面。
  那壮汉也不傻,很快明白了左阳禧的用意,如果他出手能击败叶信,神兵就归他所有,如果他不行,自然没有脸去讨要了,只是,他怎么可能败?!
  那壮汉淡淡说道:“正合吾意。”
  “力士,我助你一臂之力。”那老者还没反应过来,只是见左阳禧好像在故意难为自己的同伴,心中不喜,同为邪路修士,当然要搭把手。
  “神兵只有一个,有能者居之。”左阳禧说道:“仙老,你急什么?如果力士兄败下来,你可以去试试,谁杀了那家伙,神兵就是谁的。”
  那左阳禧为圣印做出了什么样的贡献和成就,暂时不得而知,但他搞破坏的能力确实厉害,只是几句话,就在两位邪路大圣之间造成了无法愈合的裂痕,不管此战结果如何,两位邪路大圣再无法成为朋友了。
  那老者的脸色变幻了一下,气息随后变得减弱了,没错啊,他出手相助,神兵要归壮汉所有,自己得到了什么?不如等一等,等那壮汉败了,他再全力一战。
  那壮汉深深的看了老者一眼,随后低喝一声,身形向着上空掠去。
  地面上,三位大圣在相互勾心斗角,而在空中急掠的叶信则显得有些焦虑了,搞毛啊?怎么还不动手?!
  叶信强大无比的神念,让他早就发现了地面上的变化,一个又一个气息强大的身影正向着一处凝聚,那就是圣印和邪路修士的主力,真圣级的战斗集群!
  其实他早就能把前方拼命逃窜的魔族修士斩杀了,故意放慢自己的速度,是在引蛇出洞,劫云已在云层上空悄无声息的凝聚,只要他把元力运转到极限,再拖延几息的时间,圣裁就会爆发!靠着无道杀意凝聚的圣裁,威力必定前所未有的恐怖,应该可以毕其功于一役!
  所以,叶信希望圣印和邪路修士的主力聚堆,越密集越好,然后他向着高空逃窜,以此拖延时间,并且把圣印和邪路真圣的大能们拉成一条线,接着圣裁急卷而下,完美!
  叶信认为自己的战术是无可挑剔的,可那些圣印和邪路修士的反应,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好像一直在那里聊天,这时候还聊个屁啊?!
  下一刻,叶信发现一条人影掠起在空中,向着他这边追来,叶信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什么意思?
  叶信绝不认为自己面对两位大圣、一大堆真圣还能占据优势,所以他把希望寄托在圣裁上,一击,他应该只有一击的机会!
  一击之后,他的元力损耗会非常大,如果没办法全歼,他要利用星魂法阵,逃到千代无双哪里去,喘息片刻,回头再战。
  可敌人的应对从某度角度粉碎了他的完美战术,一个人来?下方无数圣印修士甚至收回了自己的法宝,好像摆明要看戏,这是准备打车轮战么?
  叶信可以适应敌人的狡猾,但无法适应敌人的愚蠢,放弃了人多势众的优势,一个一个来?脑袋被驴踢了不成?他一点不怕车轮战,靠着神能,他奉陪几天几夜都没问题,可是,战斗不应该向着胜利努力么……为什么要找虐?
  但不管能不能适应,先把眼前那个魔族修士砍了再说,叶信的身形陡然加速,掠向前方那个魔族修士。
  那魔族修士见双方的距离在急速缩短,不由大骇,一边拼命展动肉翼,一边扭臂向着叶信接连射出三箭。
  那魔族修士的箭确实厉害,差一点伤到叶信,但那是在叶信没有防备的情况下,现在叶信在全力运转无道杀意,箭光刚刚与叶信周围的光幕相接触,便被绞得粉碎。
  接着叶信已释放出一道刀幕,向着那魔族修士急斩而下,那魔族修士立即展动肉翼试图向一侧避开,可叶信的刀光快如闪电,当他看清叶信的动作时,实际上刀光已经距离他不远了,他的身形刚刚向侧方倾斜,刀光已经斩落。
  那魔族修士的圣体瞬间溃灭,接着从肩头到胸腹间迸射出一片血光,身形被直接斩成了两半,向着下方坠落。
  这时,那壮汉已经接近了叶信,他的双手依然背在身后,凝立不动,面带微笑,打量着叶信。
  “在下良工力士,不知尊驾贵姓高名?”那壮汉缓缓说道。
  斩杀了那个魔族修士之后,叶信也凝立在空中,随后慢慢转身,看向那个壮汉,他的眼神很复杂,因为到现在也无法理解敌人的举动,如果换成他,发现了一个恐怖的敌人,必定是不遗余力的,什么墨衍找机会放箭,鬼十三施毒,师东游释放剑阵,千代无双从侧面扰敌,他从正面接战,反正所有的办法都要用,务求让敌人得不到喘息的机会。
  “叶信。”叶信吐出了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