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一章 神血之秘


小说:五行天  作者:方想
推荐阅读:金枝菜叶 女帝招夫:拖走腹黑相爷 心动萌然 乾坤传 遇见校草的法则 危险游戏:惹火替身俏佳人 蜜爱成婚 神秘之旅 龙王令:且试天下 龙骑士的我 

  “一个时代结束了。”
  血眼上站立的身影,凝视着远方,喃喃自语。
  魔神的语气带着一丝伤感,他想起了一些在记忆里都快褪色的画面。曾经他也像今天这般,漂浮在一座山谷之上,看着远处的天崩地裂,看着远处的电闪雷鸣,看着远处的剑光耀空,在他当时对修真者们敬畏如神祇。然后他又亲眼见证那群天之骄子们是如何陨落,那个光华无双的时代是如何落幕,他又是如何苟延残喘,费尽心机为自己争取一丝生机。
  忽然,他脸上露出痛楚之色,身体不自主弓起来,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混蛋!”
  艾辉就像一个打不死的小强,只要任何一点机会,都绝对不会放过。他刚刚心有所感,便给了艾辉可趁之机。魔神所有的情绪和感伤被坏殆尽,他非常讨厌这种感觉。
  偏偏他对这个小虫子无可奈何。
  所有的怒火,瞬间倾泄到山谷内的牧首会和天叶部身上。
  他一挥手掌,脚下血眼飞出一蓬血剑,就如同一条红色大蟒离开巢穴,朝山谷俯冲而去。数百道血剑汇集成流,在空中交缠激射,剑鸣之声大作。
  无数剑鸣汇集,山谷震颤。
  傅思思头皮一麻,只来得及说:“小心!”
  血色剑蟒一头撞上天元盾!
  迸溅的火星极为耀眼,忽倏照亮整个山谷。
  咚!
  山谷内众人就像挨了一记重锤,各个眼冒金星,脑袋发懵,耳朵嗡嗡作响。
  傅思思的意识出现一个极为短暂的恍惚,但是她的实力比其他人更强,清醒得更快,她高声呼喊:“挡住了!”
  其他队员此时渐渐回过神来,看到头顶的天元盾巍然不动,士气无不大振。
  就连牧首会的人,也露出喜色。
  前些天的天地异象,昭示着一位宗师的诞生,就给大家留下一颗无法战胜的种子。而艾辉出场似乎也印证了这一点,表现极为强势,把大家都震慑住,所有人都觉得今天难逃一劫。
  如此恐怖的一招,居然能挡住!
  大家原本绝望的心立即变得活跃起来,强烈的求生欲此时就如火焰暴涨。
  中年灰袍男子眼中精光暴涨,忽然大声喊:“他不是宗师!”
  傅思思先是一愣,但很快反应过来,跟着大喊:“没错,他实力不够宗师!”
  本以为是提高士气的一句话,没想到一说出口,她有些回过味来。是啊,她确实觉得有些不对劲,艾辉的剑术她没有见识过,但是被成为剑术第一人的雷霆之剑,想来在剑术上一定有独到之处。
  刚才的血剑洪流固然威力不小,但是更多是一种类似血灵力的诡异力量,而在剑术并无精妙之处。
  她曾在银轮剑客楚朝阳手下学习过,知道真正的剑修实力是多么强悍。
  倘若是一位真正的剑宗,天元盾能挡下来吗?
  或许能,但是绝对不可能这么轻松!
  天元盾上交叉纵横密密麻麻的剑痕看上去十分可怖,但是此时却并非那么糟糕。
  想明白过来的傅思思只觉的浑身一轻,顿时斗志昂扬起来。天叶部队员每个人都非普通大师,而是拥有元力环的大师,他们只不过在宗师的门槛之外。只要对方不是宗师,双方实力的差距就不大。而牧首会为首的那名中年人,一定是一位牧首,实力不在她之下。
  如此想来,他们并非没有胜利的机会!
  天空上魔神发现一击之下,竟然没有攻破对方的防御,也感到有些意外。那面盾牌,比自己想的还要坚固啊,他有些不高兴。
  冷哼一声,数千把血剑离开血眼,就像振翅的飞虫,呼啸俯冲而下。
  都是该死的爬虫!
  尽管觉得艾辉的实力没有达到宗师境界,但是傅思思不会因此而有丝毫轻视,天元盾上密密麻麻的血色剑痕就足以证明对方的实力依然远超过他们。她自己曾经尝试过,想要在天元盾上留下痕迹,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情。
  天元盾被天叶部视为最强防御秘术,还因为它有一个不为人知的优点。在释放的时候,需要动用宝贵的天元力,但是一旦释放,修补却只需要五行元力即可。随着五行元力的注入,盾面触目惊心的血色剑痕,正在迅速地消失,天元盾的盾面重新光洁如初。
  没有时间给大家放松,第二波血剑攻击接踵而至。
  叮叮叮!
  数不清的血剑扑面而来,如同一蓬红色暴雨,连绵不断打在天元盾上。
  密密麻麻迸溅的火星,照亮透明无暇的天元盾,也照亮傅思思的视野。她能清晰地看到,盾面血色剑痕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增多,它们交错纵横,异常触目惊心。
  时间在这一刻过得很快,又似乎过得很慢。
  傅思思的视野,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红色剑痕,好似血痕密布。
  天叶部队员们疯狂地往天元盾里注入五行元力,天元盾上的血色剑痕,不断消融,又不断增加,岌岌可危,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碎裂。
  天空上魔神咦了一声,露出惊讶之色。
  说实话,见识过修真时代的他,对元力时代是相当轻视的。但是现在来看,元力也并非自己想的那般不堪啊。天元盾的防御力就超出他的预期,尽管他的实力大概是有史以来最低谷。
  他虽然很狂妄,但是同样很警惕。
  更让他没想到的是,是那面元力盾修复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要快得多。
  他生出一丝不安。
  血剑蕴含的血邪之气,侵蚀力非常强,一旦沾染很难清除。可是那种五行之力,竟然能够把盾面沾染的血邪之气轻松消除。
  难道是自己沉睡太久……
  空旷清冷的冷宫之内,北水生的声音在回荡。
  “陛下说那血光有问题?”
  帝圣看到北水生脸上流露出的震惊,觉得莫名暗爽,想想一天能让水生失态数回,他心中不由有些得意。脸上不动声色,装模作样端起茶盏喝了一口,他这才慢条斯理道:“说起神血,这世上谁又比我更了解?”
  他放下茶盏,神情变得冷峻,连目光都有些冰冷,缓缓道:“神之血由神血而生,对神血的研究,当世无人能及。从第一代神之血首领,便搞清楚神血来历,只不过从未外传过,历代首领间口口相传。”
  北水生瞪大眼睛,他在神之血身居高位多年,也从未听说过。
  “我们在研究神血的时候,发现它在特殊状态下,能生出血眼幻象。血眼千变万化,诸般威能。然后我们查阅典籍,最终找到一位能够对得上的魔神,赤瞳帝。”
  北水生聪慧过人,在冷宫之中闲暇遍览典籍,听闻此名,顿时大吃一惊:“赤瞳帝?千蛮城赤瞳帝?”
  他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因为这是蛮荒的魔神,比较罕见。赤瞳帝据说起源于蛮荒的一个无名部落,因愿力而生,经历过修真末期,死亡时间亦不详。最鼎盛的时期,据说统治千座蛮城。
  但是对于这样一位魔神,北水生是心有存疑的。
  历代都不乏强者喜欢深入蛮荒,从各种手札笔记中,能够发现他们已经深入蛮荒相当遥远之地。但是到目前为止,只有发现零星的蛮城遗址,并没有发现什么蛮族。更别说千座蛮城如此惊人的规模,大概是古人的夸张之词。
  当从陛下口中得知神血出自赤瞳帝,他心中惊讶可想而知。
  “没错。”帝圣点头:“后来我们反复验证这个推测,确定神血就是赤瞳帝之血。”
  北水生听得入神,他知道后面一定有着更加惊人的秘密。
  帝圣沉声道:“历代神之血首领最重要的任务,便是研究神血。尽管大家都很谨慎,还是出事了。第二代首领在参悟神血的时候,走火入魔,被神血占据了身体,屠杀亲朋好友,当时神之血过半好手,都被二代首领屠杀。在最后时刻,二代首领恢复一丝清明,自爆而亡。”
  北水生声音有些发颤:“血冬之夜……”
  他马上想到自己在内部典籍中看过的一件事件,二代首领因为修炼出问题,导致神之血元气大伤。因为发生在冬季的夜晚,所以被称为“血冬之夜”。不过对事情的过程,记载得语焉不详,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的内幕。
  “第二代首领自爆之前,说出了神血的秘密。”
  听到陛下低沉的话语,北水生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出。
  “复活,赤瞳帝复活。神血是赤瞳帝当年留给自己复活的种子。”
  北水生猛地想起前几天的天地异象,呆了一下,问:“难道……赤瞳帝在艾辉身上复活了?”
  “也许。”帝圣的脸上露出奇怪的笑容:“赤瞳帝,呵呵,真让朕期待。后来研究神血的时候,我们尤其注意避开神血的影响。我们的血灵力可以说起源于神血,却和神血截然不同。而且,自从知道赤瞳帝很有可能复活,我们就给他准备了一个最好的对手。”
  “最好的对手?”
  “是啊,一个顽强的、充满仇恨的一群人,我们可爱的老对手,纠缠百年的死敌。”
  “牧首会?他们怎么……”
  “哦,他们一直想偷神血。经过精心策划,一滴神血被他们‘不小心’偷走了。”
  “牧首会也有神血?”
  “二代自爆后留下的那滴残缺的神血。你说,是不是让人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