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0章 战车现世


小说:魔禁之万物冻结  作者:云月流光
推荐阅读:战神  无限之法神 
  
  “阁下!还请您体谅一下我们的困难,在没有命令的情况下,身为军人的我们必须要保护这里的秘密!”
  希尔德当然不会因为白井月一句话放白井月他们过去,但是她也不敢太过强硬,所以只能用这种理由拖延时间,然而白井月丝毫不为所动。
  “我们教会是为了人类而战,如果你们拒绝我们的话,是否我可以认为,你们国家已经选择了站在人类的对立面,对教会,以及整个世界宣战?”
  白井月这句话噎得希尔德说不出话来,这种大帽子实在是太大了,她一个个少校真的背不了这个锅。
  “阁下!我们并没有和教会为敌的意思!”
  “那让开。”
  白井月的声音很平淡,但是那不断分裂的羽毛告诉了在场的众人,白井月的耐心即将抵达极限。
  突然,白井月笑了。
  “你在拖延时间,对吧。”
  面对白井月的提问,希尔德一脸无辜的表情:“阁下在说什么?”
  “行了,不用装了。”
  摆了摆手,白井月依旧保持着微笑,然后看向了森林的方向。
  “如果你真的想让我离开,不会让人堵住我们的退路了,你们还是选择了将我们在这里灭口。之所以不动手,是因为你们没有必杀的把握,而现在,你们的援军到了。那么,希尔德少校,请展示给我看吧,让我看看你们有信心将已经展示了如此力量的我杀死的底牌!”
  “该说是自信呢,还是自大呢?”
  在白井月说完后,希尔德不由得鼓起了掌。
  “居然在明知道我们打算的情况下,这样看着我们行动?无知的家伙,尝尝这个世界最强大的武器吧!开火!”
  在希尔德的命令声,巨大的轰鸣声在森林响起,随后一个物体在众人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穿梭了树林,径直朝着白井月的方向飞来!
  刹那间,爆炸的火焰将白井月和站在他周围的两个少女完全覆盖,只有见情况不妙早有所准备的夏尔一行人,因为提前远离了白井月而毫发无伤。
  “那···那是什么玩意!”
  看到从森林窜出的钢铁怪物,夏尔惊讶地喊出声来,而这声惊呼得到的,则是希尔德自豪的介绍。
  “这是我们精心研发的陆装甲舰,战车!能够死在它的炮火下,你们的死亡也是有意义的吧。”
  “战车啊···是坦克的雏形?不不不,这个世界的时间线和科学发展都有点诡异,搞不好是坦克呢。”
  让希尔德和夏尔同时愣住的声音,从烟尘传了出来,被他们认为已经死了的白井月,发出的声音丝毫不见衰弱,好像毫发无损似的!
  “怎么可能!”
  “这么惊讶干什么?”
  羽翼扇动,将烟尘全部驱散后,白井月干净整洁地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不过是炮弹而已,难道你以为我挡得住子弹,却挡不住炮弹?那你也太天真了吧。”
  说话的同时,白井月看向希尔德的眼神带了些许同情。
  “继续开火!所有人都是!全力攻击!”
  感到恐惧的希尔德看着白井月那带着戏谑的面庞,歇斯底里地喊叫着,她难以忍受被他们寄以希望的新式装备在这个男人面前居然好似婴儿一般无力,她要用数不尽的弹药和炮火,将白井月整个存在彻底抹去,才能让自己内心平复。
  听到希尔德的命令,同样感到恐惧的众人举起手的枪对准了白井月和他身边的众人,同样被列为攻击目标的夏尔脸色大变。他自己倒是不用担心,有塞巴斯蒂安的保护,他的人生安全绝对不会出现问题,但是他带来的众多仆人不行!他身边的人虽然个个是好手,然而终究只是人类,在空旷区域被包围的情况下面对弹幕,那可以说是必死无疑。
  在夏尔想要命令塞巴斯蒂安提前出手的时候,一道蓝色的帷幕,出现在了希尔德的部队和他们之间。这突然出现的异状让夏尔的命令慢了片刻,而也是这片刻延迟,让子弹犹如风暴一般席卷过来!
  然而,让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那无数可以夺人性命的子弹,在击蓝色的帷幕后,速度骤降,而后那样停滞在了帷幕,最后坠落在地。
  连那战车发出的炮弹,也只是让帷幕扭曲了几分,最终也没有突破帷幕的防御。
  “这是···水!?”
  夏尔轻轻的触碰着周身的蓝色帷幕,那熟悉的触感让夏尔瞬间想到了水,而这一发现让夏尔有些无法理解。
  子弹射入水确实会威力大减,然而那需要一定厚度的水,才能够通过缓冲抵消子弹的冲击力。而眼前的水幕,宽度连一根手指都没有,这样的情况下,到底是怎么阻挡子弹,甚至是炮弹的!?
  “这里面,蕴含了一种特的力量。”
  同样用手触碰水幕的塞巴斯蒂安将自己的手递到了夏尔的眼前,给夏尔看了看他手那灼伤的痕迹。
  “这是我的圣洁,云水之戒的力量。”
  爱尔特璐琪一边笑着,一边慢慢扩大着水幕的范围,很快,水幕的边缘接近了那些持枪的士兵,这让那些士兵惊恐地放弃了继续开枪,选择了后退。
  他们可没有勇气接触这来历不明的帷幕。
  看到战线崩溃的希尔德气愤地斩杀了几个逃兵后,勉强在水幕外不远处组建了新的防线,她咬着牙看着不断朝着绿馆扩张的水幕,思考着破局的办法。
  而在她思考办法的时候,白井月出手了。
  数片悬浮于空的羽毛在森林划过几个弧线后,瞬间没入了钢铁铸造的战车之,紧接着,从刚刚起一直发动攻击的战车哑火了,无论希尔德怎么呼喊都没有任何反应,也没有一丝应答。
  很快,在希尔德的注视下,水幕和战车接触了,然后让人无法理解的事情发生了,战车那钢铁的外皮,居然被那一层蓝色的水幕溶化了,露出了内部已经凉透了的尸体。
  这样的场景让之前还用手触碰过水幕的夏尔吓了一大跳,反复确认自己手还在之后,才平静了下来。
  在水幕彻底将战车和里面的尸体溶解后,白井月看向了希尔德。
  “这是你的底牌吗?那也太让人失望了。居然认为这是最强大的武器,究竟谁才是自大?无知?”
  面对白井月的嘲讽,希尔德再也忍不住了,实际她也停不下来了,在白井月的逼迫下,她只能动用最后的,也是最强大的底牌!
  “通知地下工厂!执行最终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