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1章 战争开始


小说:魔禁之万物冻结  作者:云月流光
推荐阅读:战神  无限之法神 
  “沐恩先生,我们就在这里看着,没关系吗?”
  夏尔看着远处忙碌地给自己带上奇特面具的众人,担忧地询问白井月,对此,白井月摆着手回应道:“安心吧,从他们带面具来看,所谓的最终计划无非就是某种蝳气,有这层水幕在,他们的蝳气是不可能伤害到我们的。”
  “恕我直言,沐恩先生。很多蝳气即便是融入水中也有着非同一般的毒性。”
  “问题是,现在保护我们的这层水幕,也不是普通的水幕。”
  白井月这么一说,夏尔想起来了,这层水幕并不是某种普通的水,而是可以阻挡子弹和炮火、是可以将钢铁溶化的水!
  这种超出常规的水,早已经不是他们能够以常识来判断的了。
  “在他们做着徒劳的努力之时,让我们去看看这个绿馆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秘密吧。”
  带着众人利用无可阻挡的水幕越过希尔德的防线,白井月他们来到了已经变成废墟的绿馆旁。
  “璐琪,这些岩石能处理吗?”
  爱尔特璐琪控制着水幕朝着这些岩石席卷而去,让人诧异的是,之前那将钢铁战车瞬间溶解的水幕在面对这些岩石时几乎没有效果。
  并不是没有一点作用,而是太过缓慢了,对比这里需要处理的岩石数量,他们要打通前往地下的通路需要耗费的时间太多。
  看到这样的情况,白井月无奈耸肩。
  “看来只能用蛮力了。”
  随后,一柄细小的长剑出现在了白井月的手中,然后高高举过头顶。
  夏尔他们还没弄明白,一脸茫然地看着白井月,打算见识一下所谓的蛮力,而察觉到不对的塞巴斯蒂安迅速地捂住了夏尔的耳朵,同时整个人挡在了夏尔的前方。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骤然响起,夏尔身边那些没有捂住耳朵的仆人全部被这一声巨响弄得东倒西歪。因为塞巴斯蒂安的照顾,夏尔的情况要好很多,但是他依旧感到头晕目眩,在巨响出现的那一刻,他感到大地在震动,整个人好像在大海中一样,浑然不受控制!
  好不容易稳下来的夏尔抬头看向塞巴斯蒂安,想要一个解释:“到底···怎么回事?”
  “沐恩先生···真的是有够乱来的呢。”
  伴随着塞巴斯蒂安的感慨,一个斜向下的圆柱形洞口,出现在了夏尔的眼前,洞口的边缘光滑如镜,好像是用某种专业的工业工具打磨出来似的。
  然而在场的人都很清楚,这里没有专业的钻孔工具,也就是说这个大洞······
  “沐恩先生,你绝对不是人类吧!”
  虽然早就有这样的猜测,但是这还是夏尔第一次在白井月面前说出来。
  能够用那么细小的武器打出这么一个大坑本来就是十分不可思议的事情了,更别说还弄得这么规整。
  “你这么说我可就伤心了啊,本人可是货真价实的人类,至少我自己是这么认为的。”
  “也就是说别人都不这么认为了,是吧!”
  “那个···我认为沐恩哥哥是人类呢。”
  一旁李娜丽的话语让夏尔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他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来到了坑洞的边缘。
  “我们现在下去吗?”
  “当然,此刻没有任何人阻挡在我们面前,这种探究秘密的好机会,你会放过吗?况且,身为维多利亚女王猎犬的你来到这里,本来就有着探查这里情况的任务吧。”
  “都遇上你们了,我可不认为我的任务还能继续下去。”
  “那可不一定。你现在至少已经查清楚了这里一部分真相,而最后的真相很有可能就在眼前,不是吗?”
  夏尔白了白井月一眼,然后率先带队走入了坑洞中。
  在夏尔一行人离开后,白井月示意爱尔特璐琪和李娜丽先行跟上,然后目光看向了身后那一群脸上带着怨恨与畏惧的人。
  “看到了我这一剑,你们还没有放弃吗?”
  “哼,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希尔德其实也不知道那蝳气是否对白井月这种非人的存在有用,不过她现在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将一切寄托在那蝳气上。在咆哮着表达了自己的愤慨后,希尔德带着部队准备撤离了。
  如果白井月他们就这样死在蝳气中,他们隔天收尸完全没问题。
  然而如果蝳气也对白井月他们没用,那么他们留下来只能是白白送命。
  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想办法将这里宝贵的资料转移。
  看着希尔德等人离开,白井月轻蔑地摇了摇头,然后向自己的合作者发了个信息,这则信息,将彻底断送这群人的希望。
  确保对方收到信息后,白井月顺着坑洞来到了绿馆的地下,然后很快就和众人汇合了。
  他们此刻所在的位置,看起来似乎是一个祭坛,在房间的中央,是放置着好像是魔法杖的祭台,而在祭台旁,则是以祭台为中心,刻画的圆形魔法阵。
  让人有些遗憾的是,精美得好似艺术品的魔法阵的一角,出现了一条狭长的裂缝,这道裂缝破坏了魔法阵的美感,同时也破坏了魔法阵自身。
  “真是可惜,缺少了关键的字眼,无法确认这个魔法阵的具体作用了。”
  塞巴斯蒂安在解读了其他的符号后,遗憾地对众人表示自己的无力。魔法阵这种东西,有的时候哪怕一个字符的差别,起到的作用可能是千差万别,更别说缺失这么大一块了。
  而且。这魔法阵似乎还没有完成的样子。
  “已有的字符大概的功能是什么?”
  “是压缩和萃取相关的字符。”
  “知道了这个就可以了。看来这座村庄的秘密已经揭晓了。”
  夏尔的宣言,让众人的目光集中了过来,在所有人的注目中,他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之前沐恩先生说了,他们的杀手锏应该是蝳气。那些莫名其妙惨死的人,应该也是死于蝳气。然而,现有的蝳气因为携带和保管以及致死率的问题,只能作为高端武器,而无法作为决胜武器。而他们,应该就是想要通过压缩和萃取,以及一系列的工序,来制作高浓度且高致死的蝳气。只是我不明白,他们既然要杀死每一个闯入者,为什么要伪装成一个小村庄?直接打造成一个军事基地不是更好吗?”
  “因为他们要仰仗的,不是科学家,而是一个以为自己在保护村民的天真魔女。”
  白井月走了过来,一边检查着魔法阵,一边为众人解释着。
  “有件事情,你们弄错了。这座魔法阵,效果并不是萃取,而是装样子。”
  “装···装样子?”
  “虽然这个魔法阵用的是魔女的文字,但是我之前已经探查过了,那个小姑娘,不是魔女。”
  拿起祭台上的魔法杖,白井月随意地在地上刻画着,很快一道道泛着光的痕迹就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
  “这个魔法阵的头部,实际上是某种荧光材料。准确的说,这就是个大号荧光笔。这个魔法阵看起来是充满魔力,实际上就是给人看的,给一个对魔女之说深信不疑,并为此付出自己所有的可怜女孩子。”
  说到这里,白井月笑了,笑得让人不明所以。
  “沐恩先生,你是觉得那个女孩可笑吗?”
  “当然不是。我是在笑那群无知的人。他们的无知,已经超出一般人的限度了。”
  白井月手中的魔法杖继续在地上挥舞,同时开口解释道:“有过一个我很讨厌的存在说过这样一句话。那个自以为是魔女的小姑娘在这里刻画的魔法阵能够把塞巴斯蒂安都骗过去,这说明什么?”
  伴随着手中越来越快的挥舞,白井月口中装样子的魔法阵已经变成了一个繁密复杂的新的魔法阵,上面流转的力量哪怕普通人都能感觉到。
  就在这股力量即将爆发的时候,白井月轻轻一脚,再度在魔法阵上踩出了一个空洞,让魔法阵的运转陷入了停滞。
  魔法阵能够运转,这说明吉格琳蒂刻画的魔法阵是真正的魔法阵。
  也就是说······
  “那个小姑娘只是没有凝聚魔力的方法,不然她早已经成为一个真正的魔女!作为一个没有魔力的普通人,凭借着自学,对魔法阵的文字有着如此深的理解,这个小姑娘的魔女资质也是好的可怕,只要好好教导,未来又是一个魔法使!结果他们居然让她去当科学家!当科学家也就算了,毕竟科学也是一条很好的道路,然而他们却让她来制作蝳气!这难道不可笑吗?”
  夏尔,还有夏尔的仆人,都是一脸迷茫的看着白井月。在白井月开始叙说那句不知道哪里来的名言时他们就已经听不懂了。对于魔法使什么的,他们也不了解。
  可是爱尔特璐琪和塞巴斯蒂安明白白井月的意思。
  魔法使是什么?是魔女在自己的道路上走到一定地步,成功迈过门槛成为规则级的存在。
  规则级,在这个诸神尽没的时代,可以说和神明无异!
  科学的力量很强大,这一点白井月并不否认。和主要增强个人力量的魔法不同,科学是能够引起世界变革的力量,是让普通人行使创造之能的力量,是让人类从异类手中逐渐主宰世界的根基!
  然而,那是在未来!在这个信仰犹存,神秘尚未完全消去的时代,一个魔法使意味着能够在整个世界的占据一席之地!
  通常情况下,魔法使不隶属国家,那是因为普通人会对异类进行迫害的行为,而这种行为会让魔法使失去对国家的归属感。
  然而吉格琳蒂不同,从小就被人类抚养的她对人类,对自己的村庄有着高度归属感,只要用正确的手段教导,几十年后成为魔法使的她便可以带领德·国走向世界的巅峰,甚至改写白井月所知道的历史。
  可惜,对魔女根本就不认同的德·国只是将魔女这个说法作为蒙骗吉格琳蒂的手段,也因此错失了他们改变命运的机会。
  蝳气?这种玩意确实强大,然而在异类眼中,真的不算什么。在某些异类眼中,蝳气甚至是食物的一种,比如说来自魔界的塞巴斯蒂安。他在魔界的食谱中就有芥子这种东西。
  甚至于在实际作战中,也不会有什么太好的效果。
  如果德·国真的研制出了超前的蝳气,并将其运用于实战,那么他要面对的,便是整个欧洲区域的围攻!
  这也算是人类特性的一种吧,人类对剑戟拼杀和枪械对拼的接受度都很高,在他们看来,这是一种公平的战斗,而对蝳气这种能够引起毁灭性打击的武器,会感到近乎极端的厌恶。
  当然,既然存在这种武器,就存在热爱这种武器的人,但是大部分人肯定是不愿意自己莫名其妙地死在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自己吸入肺中的蝳气手里的。
  德·国确实在贰战的时候吊打了大半欧洲,然而那是战斗方式发生了大幅度变化的贰战!在现在这个时代,没有战略纵深的德·国一旦面临围殴,结局是已经注定的事情。
  所以,白井月真的觉得想要研制蝳气来获得胜利的人脑子有病,而且病得不轻。
  不过已经无所谓了,今天之后,这里的一切都将被销毁,无论这里进行了什么阴谋诡计,都将在绝对的力量下化为一片虚无。
  “夏尔,回去吧。下面估计就是蝳气的生产工厂,没什么好看的了。”
  “回去?直接离开吗?这样我可不好向女王交代。”
  看着水幕外侧雾状的蝳气,夏尔脸色阴霾。他在犹豫要不要让身为恶魔的塞巴斯蒂安穿过蝳气,去下面弄一点证据。
  “你不需要交代,位于交战区的这里,不会有任何东西剩下的。”
  “交战区!?”
  “一个狼人的传说可不值得我们出动这么多驱魔师。这里即将被千年伯爵和教会的战火吞没,你最好还是趁······”
  白井月话还没说完,李娜丽腿上的圣洁突兀地嗡鸣了起来,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看到这一幕,白井月无奈耸了耸肩,然后对夏尔说道:“很遗憾,你已经来不及离开了。如果你不想死得不明不白的话,千万不要离开水幕。”
  望着通往外界的坑洞,感知着那不断浮现在空中的身影,白井月轻声叹息着。
  “战争,开始了。”
  ps:这里一些局势讲解指代的是黑执事背景下的虚构世界,请不要带入现实。
  ps2:一些错字各位应该明白是什么意思。
  上一章章节列表下一章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