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2章 冥王居所(二合一)


小说:魔禁之万物冻结  作者:云月流光
推荐阅读:战神  无限之法神 
  离开拥堵的三途河畔,白井月带着大连寺铃鹿和大连寺利矢的灵魂行走在漆黑的旷野上,眼看着周遭的亡魂越来越少,空气中时不时有黑色的雾气漂浮,大连寺铃鹿不由得有些害怕了,她一只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哥哥,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攥紧了白井月的衣角。
  “怎么了?”
  “白井大人我们这是要去哪里?为什么感觉越来越冷了?”
  “冷?哦,差点忘了。”
  白井月停下脚步,抬手轻轻打了个响指,而后一个半透明的领域以白井月为中心朝着周围扩张,周围的黑色雾气遇到这半透明的领域,好似遇到什么十分恐怖的事物,逃命一般疯狂地朝着远方飘去。
  半透明的领域在将白井月三人全包裹在内后,就停止了扩张,嗅着清晰了很多的空气,大连寺铃鹿哑口无言。从进入幽冥开始,所看到的一切都超出了她的理解,三途河畔的见闻如此,此刻白井月展开的结界亦是如此,明明为了检查实验成果,大连寺至道给她看了很多流派的书籍,可她甚至认不出来白井月究竟是用了哪个流派的咒术。
  “这不是咒术,只是单纯地将灵力扩散到体外形成屏障而已。”
  白井月的解释让大连寺铃鹿目瞪口呆,不用咒术,仅凭阴阳师体内那稀薄的灵力可以做到这种事情?就算可以,别忘了这里是幽冥!这么浪费灵力真的没问题吗?
  “不用担心这种小事,话说,你不是感觉冷吗?现在怎么样了?”
  大连寺铃鹿一愣,而后仔细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情况,发现之前感觉到的阴冷已经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酥酥麻麻的暖意。
  “已已经好了。”
  “嗯,那就好。之前死气侵入你的身体,所以你才会感觉到冷,现在的话灵力正在驱逐你体内的死气,等这些积累的死气被消除,就一切恢复正常了。”
  大连寺铃鹿看着那些随着白井月的前进而不断分开的黑色雾海,好奇地问道:“死气?就是那些黑色的雾气吗?”
  “没错,这些就是死气,对亡魂来说犹如营养物质一般,和我们人类需要的氧气差不多。不同的是,氧气对亡魂没有伤害,而死气对我们这样的活人可是会造成伤害的。一点死气便会让人感到身体发寒,死亡之气积累过多的话就会对人的身体造成伤害,甚至会直接造成人的死亡。”
  听到这里,大连寺铃鹿虽然表情没有变化,但双瞳却剧烈颤动着,显然是被白井月的话语吓到了。如果白井月没有骗她的话,她刚刚是已经在死亡线上走一遭了?刚刚她可不仅仅是身体发寒,甚至已经感觉到行动开始僵硬了,要不然她也不会忍不住向白井月寻求帮助!
  “安心,只要你还没死,我就能把你救回来,况且现在你已经在我的灵力笼罩范围内了,那些死气连接近都做不到。”
  闻言,大连寺铃鹿没有丝毫放松,反而是担忧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见状,白井月无奈摇了摇头。
  “不用担心你哥哥,你哥哥已经是死人了,是不会受到伤害的,至于现在意识蒙昧,纯粹是因为消化不良。”
  “消化不良???”
  大连寺铃鹿整个人都不好了,这是什么鬼原因?
  “死气说是营养物质,但终究是一种能量,一种能够被亡魂吸收,并转化为死亡之力的能量。”
  死亡之力白井月没有去解释,这种高级别的力量大连寺铃鹿应该接触不到,就算接触到也是三年之后,到时候再解释就是了。
  “你哥哥他并非是在冥界修炼生活的鬼魂,哦,鬼魂就是之前你父大连寺至道使用泰山府君祭召唤出来的玩意。”
  本来白井月想直接用这个称呼的,但想了想大连寺铃鹿和大连寺至道之间的关系,白井月还是直呼了大连寺至道的名字。
  白井月猜测,如果不是因为大连寺利矢的缘故,大连寺铃鹿或许会把大连寺这个姓氏都给抛弃掉。
  “你哥哥呢不是鬼魂,而是选择转世投胎的亡魂,亡魂为了维持自己的存在会下意识地吸收死亡之气,却无法将其完全转化为自己的力量,最后这些无法消化的部分堆积起来,便会遮蔽亡魂的意识。”
  只要放弃转世,成为那无尽冥土上的幽魂便可以在这片冥土上永远生活下去,不仅能消化那些死亡之气,还能借由这些死气变强,就犹如被召唤到现世的那个恶鬼一样,举手投足之间改天换地,引发一场城市级别的灾难,但这条路并不是所有亡魂都愿意去走。
  准确的说,大部分亡魂都不愿意去走,因为鬼魂之间是可以互相杀戮和吞噬的,一旦走上这条路就意味着走上一条与死亡共舞的战斗之路,这也是为什么鬼魂以古代武将居多,也就这些以战斗维生并死于战斗之中,可以说已经无法离开战斗的人,愿意死后亦身处炼狱之中,不断战斗。
  至于和平年代病死或因为意外死亡的人,基本上都不会选择这条路,对他们来说,转世好歹意味着新的开始,而死于鬼魂之间的战斗,可就是真的魂飞魄散了。要知道,冥土之中可不只是人类的亡魂,幽幽子的白玉楼附近那些只剩下骨头的亡魂,不少都曾经是大妖怪,和这些大妖怪相比,人类的亡魂真的很弱。
  大连寺利矢本就是性格温和的人,自然不会选择成为冥界的鬼魂,而是选择去排队转世。
  “原本的话,亡魂很快就会被引渡到三途河的另一边,接受审判后前往地狱服刑而后转世,死亡之气根本没有堆积起来的机会,现在呢,随着人口的增长,亡魂数量便多了起来,排队时间变长了,死亡之气便会不断堆积,最后将亡魂的意识遮蔽。这个问题其实不算什么,失去了意识的亡魂只会下意识地朝着三途河走去接受引渡,是非曲直厅审判亡魂的时候会顺带将这些死气从亡魂中祛除,让亡魂在意识清醒的情况下接受审判。但这个方法你应该是不会接受的吧?”
  大连寺铃鹿当然不会接受,亡魂一旦接受审判就要去赎罪,他哥哥从小就被动地接受实验,罪责应该非常少,很快就会去转世,这可和她的意愿完全相反。
  “所以我带你去我们现在正前往的地方,在那里,有一位能自由控制死气的人,她可以帮助你哥哥恢复意识。”
  “你不可以吗?”
  大连寺铃鹿并非是质疑白井月,而仅仅是出于好奇才开口询问,明明白井月可以将她体内的死气驱逐,为什么不能以同样的手段将她哥哥体内的死气祛除呢?
  白井月古怪地看了一眼大连寺铃鹿,有些怀疑就凭这种智商她以后是怎么成为十二神将的。
  “我释放的是灵力,懂吧?”
  “啊?”
  “你哥哥现在是亡魂,懂吧?”
  大连寺铃鹿的脸骤然僵住,她终于想通了问题所在。
  普通的亡魂虽然并非是邪恶凶猛的鬼魂或滞留世间作恶的幽灵,但终究还是阴属性的魂,以灵力驱动释放的咒术有正有邪,但灵力本身属性毫无疑问是阳,单纯的灵力对亡魂是有一定杀伤力的,因为普通的亡魂属性不显,所以伤害可以忽略不计,但也就是当前这种互不干涉的状态才行。
  一旦白井月将灵力注入到亡魂体内
  大连寺利矢虽然是阴阳师,但也只是普通阴阳师,和桔梗还有戈薇这种已经开始涉足规则的人根本不能比,遇到大量的灵力洗礼,百分百是魂飞魄散。
  感觉自己问了一个蠢问题的大连寺铃鹿尴尬地扭过头去,沉默不语,拽着哥哥继续跟着白井月,大概又走了一会儿后,心中积压的疑虑还是让大连寺铃鹿忍不住了,她走到白井月近前,疑惑地问道:“白井大人,您之前说,泰山府君祭会导致冥府气息的纠缠,冥府气息和这些冥界的死气有什么不同吗?”
  一开始大连寺铃鹿以为冥府气息就是单纯的冥府中流淌的气息,但是在切身体会过这些死气后,大连寺铃鹿感觉有些不对,如果真的这么简单的话,岂不是只需要白井月用灵力冲刷一下就可以解决泰山府君祭的后患?
  显然,白井月所说的冥府气息和她认为的冥府气息,是两种完全不同的事物。
  “怎么说呢,冥府气息说是气息,但实际上是一种印记,冥府的印记,或者说冥界之主的印记,简单点说就是被冥界之主盯上了,如果实力强悍也就罢了,实力差的,你看看周围。”
  大连寺铃鹿抬起头看向四周,心中不由得产生一丝疑惑,什么都没有的旷野有什么好看的?结果眼前的景象吓了她一大跳!
  旷野?或许是吧,反正大连寺铃鹿是分辨不出来了,在白井月撑起的灵力领域外,密密麻麻挤满了白色的骷髅,犹如海洋一般没有丝毫缝隙地包围了白井月他们,一眼望去,全是死寂的苍白。
  大连寺铃鹿没有叫出身来,但紧握着哥哥的手再度缩紧,足以说明其内心动荡。
  片刻后,确认这些骷髅没有上前攻击的想法,大连寺铃鹿稍微平复了一点心情,转头问道:“这些是?”
  “这些是祭品,泰山府君祭中被献祭给冥界之主的祭品,亦是护卫,永远忠于冥界之主的护卫。”
  伴随着白井月的介绍,无数骸骨发出震天的咆哮,声浪形成的飓风席卷整个旷野,一道道黑色的龙卷凭空出现,撕扯着整个世界。
  如此宏伟的景象让大连寺铃鹿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脸色苍白,让她诧异的是,无论是如海啸般的声浪还是死亡之气形成的龙卷,皆无法接近白井月的灵气领域,那些身形和气息都让人感到窒息的护卫在白井月迈步前进的时候竟自行分开一条道路,犹如迎接君王一般让白井月前进。
  大连寺铃鹿失神地跟在白井月身后晃悠一会儿后,目光惊疑不定地看着白井月,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物。
  “你你难道就是”
  白井月看到大连寺铃鹿那眼神就明白她是想岔了,轻笑了两声后,白井月摇了摇头:“我可不是冥界之主,不过你有一点没有猜错,我们现在要去的地方,就是冥界之主的居所。”
  大连寺铃鹿嘴角微微抽搐,她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白井月对泰山府君祭这么鄙视,泰山府君祭在别人口中再怎么伟大,后人再怎么发展创新,都摆脱不了一个根基,那就是。
  本质上,泰山府君祭是对冥界之主的献祭,所谓的交易,不过是收到献祭的冥界之主对祭祀之人的赏赐,这一场交易从一开始就不平等,使用者永远是位于冥界之主下方,所以才会有白井月口中的冥界气息,使用者付出的不仅仅是代价,还有自己的灵魂。
  白井月呢?看白井月这样子,去冥界之主的居所都好似是去邻居家窜门,祭祀这种低级别的手段白井月当然不会放在眼里,而且大连寺铃鹿注意到了,白井月之前描述能随意控制死气的人用的是,这里面意味着什么,真的很让人在意。
  同时,大连寺铃鹿心中更加疑惑了,白井月真的没有任何要求吗?就这么无条件地帮助她?
  大连寺铃鹿还是不相信会有从天上掉下的馅饼。
  这边大连寺铃鹿还在猜测白井月帮助她的目的,那边白井月突然停下步伐,让处于思考中的大连寺铃鹿吓了一跳,她抬头看向白井月,只见白井月微微一笑。
  “我们到了。”
  “到了?”
  大连寺铃鹿望向白井月所面对的位置,然后整个人愣在那里。
  之前一直处于白骨包围之中,所以她没有注意,不知不觉之间他们三人竟是来到一条阶梯之前,阶梯曲折数段朝着上空蔓延,在漆黑山岳的顶部,一座飘舞着樱花的宅院屹立在那里,宅院大门的牌匾上,三个字清晰可见。
  这里是白玉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