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2.赢黎的辛柳谷之旅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窗外下着淅沥沥的小雨,外面的夜被黑暗所笼罩,透过雨帘只能看到街口的路灯还有一抹模糊的光亮。
  房檐上的雨滴坠落在窗台上,瞬间碎成无数细小的水珠,溅落在窗框石柱的浮雕上,溅落到橡木窗框的玻璃上,溅落到窗台内侧的圆形花盆上,将花盆里马莲草的叶子打湿,一滴滴小水珠顺着马莲草的叶片向下滚落,消失在花盆的泥土里。
  赢黎和海伦肩并肩挤在沙发上,贝姬则是倚在沙发的扶手边,赢黎清丽的容颜在海伦娜和贝姬两位美女的衬托下,却也毫不逊色,纵使她容貌普通得就像是邻家小妹,但她举手投足之间散发出来的娴静与婉约,却有着皇室的气息。
  洗过热水澡之后,赢黎清丽的脸上透出一抹红晕,想不到三年前清秀的小女孩,已经蜕变得像是空谷幽兰一样清丽脱俗,我的眼神落在脖颈的细腻雪白的肌肤上,她脸上的那种淡淡红晕一下子蔓延到脖子。
  站在我身后的卡特琳娜偷偷在我背上轻轻地拧了一下,让我清醒过来,才发现赢黎似乎已经羞得无地自容。
  我小心翼翼地问赢黎:“要不你们先在我这儿住下来,她们发现你们不见了,会不会满世界的找你们,也许会急得发疯,只是学院那边怎么办,难道还能不去上课?”
  赢黎从一旁沙发上扯过一只抱枕,抱在胸前,嗔怒地看了我一眼,面若桃花。
  “历练结束之后,初级魔法学院那边的学业算是正式结束了。我们在魔法公会那边的魔法徽章前天就颁发下来,曼达夫人早就向学院那边请了长假。”海伦娜眨着明亮的大眼睛对我说道。
  身上穿着清凉的吊带裙无法完全遮住饱满的酥胸,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肤,性格直爽的贝姬穿着一向性感热辣,她双手环胸,斜倚在沙发扶手后面的靠背上,微微皱着眉头说道:“如果我们留在这里的话,也许不用等到明天早上日出之前,皇家骑士团的骑士就能找上门来。”
  我问赢黎:“可这个时候,也没办法从帝都隘口城关溜出去,你们还能去哪?”
  赢黎低着头小声说:“我们想去辛柳谷里面躲一躲。”
  “这倒是个好办法,你们在那散散心也好,不过在此之前,要不要往家里捎回一些消息,省得她们挂念你?”我对赢黎说。
  赢黎摇了摇头,眼中透着一丝倔强,轻声说道:“他们答应过我不会干预我以后的人生,明明说好了的。”
  我没想到在所有人心中是淑女典范的赢黎,居然为了抗争曼达夫人的约束而选择离家出走,恐怕连曼达夫人也不会想到她的大女儿会有这样反常的举动,赢黎是一位乖巧懂事的女孩,因此才会成为安琪博尔德皇室最受宠爱的公主,看着她眼中坚定的目光,我将那些劝说的话又咽到了肚子里。
  我担心赢黎从家里面偷偷跑出来,都没有什么旅行的准备,于是将自己魔法背包里珍藏的豚鼠皮睡袋拿了出来,又找出一些历练时候必须品,包括野外的皮帐篷,魔法卷轴,盐巴和调味品,剥皮小刀等等各种生活用品。不过因为赢黎是魔法师,需要准备的东西就要少一些,辛柳谷没有四季变换,只是偶尔会下雨。
  一边有唠唠叨叨地对赢黎说:“既然是一次散心之旅,那么应该多做一些准备,不过辛柳谷八百里的山林中,已经很难寻觅到白斑剑齿虎的踪迹,要不要我帮你叫上位兽女,给你们做向导?”
  贝姬凑过来,翻弄着我从魔法背包里拿出来各种小物品,卡特琳娜将它们一件一件整齐的摆在方桌上,这时候,就听到贝姬在一旁说:“哼,辛柳谷那片林子里有没有危险,要向导做什么,难道还担心我们还能走丢不成?如果真的担心,你陪着我们去不就行了?”
  贝姬的眼睛盯着我,我也只能报以苦笑,却不敢真的答应下来。
  赢黎推了一下贝姬,对她说:“皇家魔法学院要等到夏日祭之后才会放假,还有最后的成绩测试没有进行,皇家魔法学院里面的制度有多严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要难为他了。”
  “既然赢黎都这么说了,那我们就在辛柳谷等你夏日祭结束吧,不过在此之前,你要计划好暑期的活动,最好是带我们去探险。”贝姬俯下身子,灼热的目光盯着我的脸,我的目光在不经意间溜进她白色蕾丝花边的领口,她连忙用手按在胸口上,狠狠地白了我一眼。
  原本我想让三个女孩美美的睡上一觉,明天早上再出发,但是看来赢黎没有准备在这所房子过夜的打算,她担心在这逗留太久,会被曼达夫人发现,到时候再想走就来不及了。
  穿越传送门进入辛柳谷之前,海伦娜悄悄告诉我,曼达夫人之所以对我印象那么差,完全是因为拥有精灵血统的拉格蒂斯和尼克尔斯在曼达夫人面前搬弄是非,说了一些关于我很不好的言论,偏偏这两人是拥有精灵血统的半精灵,深得曼达夫人的信任,在曼达夫人的思想里,拥有高贵的精灵族血统的人品德都是无比高尚,无论如何都不会有欺诈行为的。
  其实这未免有点自欺欺人,精灵世界里生活的精灵们思想简单,崇拜与艺术、音乐与唯美的事物,但是进入了人类社会的精灵们,在耳习目染之下,也有一些变得像帝国商人们一样算尽锱铢。吝啬、贪婪、利欲熏心、狡诈、欺骗等等负面的情绪沾染到精灵们的身上,这些负面情绪就像是跗骨之蛆,一旦沾上很难摆脱得掉。
  整理了一下海伦娜身上的刺尾水晶狮皮甲,棕黄.色的皮甲让她显得在柔美中又极为英气,战甲皮裙下面的两条长腿有些白的晃眼,腰间挂着一柄长剑,拥吻了一下她的脸颊,看着她有些恋恋不舍的走进传送门中。
  如果说由于灵魂契约的关系,海伦娜代表着赢黎性格中对于爱情勇敢追求的一面,与海伦娜总是习惯于勇敢而直白表达出内心世界不同,贝姬更像是代表着赢黎倔强与叛逆,不甘被束缚的一面,她处处要与我作对,其实就是想要接近我,却又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方法,我想这点或许连贝姬自己也没意识到。
  或许是我想的太多。
  卡兰措也没想到,我刚离开辛柳谷地底洞穴不足几个小时,传送门竟然会再次打开,她急匆匆地从传送门那一边钻出来,我对她嘱托了几句,诸如要照顾好赢黎之类的话语,随后,她趁机又到小艾拉的房间,去看了看正做着美梦的小艾拉,在她白净光滑如蛋白一样的额头上亲.吻了一口,才恋恋不舍的离开。
  小心谨慎地将地下室门口传送门关掉,推开地下室的门,一股冰天雪地的寒意铺面而来,地下室里如今四周已经布满了白霜,在地下室四个角落凝结了巨大的冰柱,冰柱下面压着一张霜冻卷轴,石室中间放置着一块巨大的冰块,果果姐的水元素之灵就封印在里面。
  刺骨的寒意让我有点瑟瑟发抖,卡特琳娜从后面追上来,帮我在身上披了一条毯子,却没留在地下冰室里,她默默的退了出去,轻轻地掩上了门。
  一个人坐在冰冷的石室里,对着果果姐水元素之灵述说了一些近期发生的事,虽然明知道她即使没有封印在冰碑里,也听不懂我说的话,但是自从果果的水元素之灵不再跟随在我身边,我总是觉得身边少了点什么,这时候,躲在地下室里跟果果姐的水元素之灵低声倾述,也算是一种慰藉。
  从地下室里走出来,才发现自己身体几乎被冻僵里,各个关节有些僵硬,走路的时候就像是死亡沼泽里的僵尸,随便一动,身上挂满的冰霜就纷纷掉落,落下一地的雪白。
  推开地下冰室的门,迈步登上地下室笔直楼梯,就看到艾丽娅夫人穿着白色丝绸睡袍与卡特琳娜坐在木质阶梯上,两女手里各端着一杯金苹果酒,正小声的聊天,艾丽娅夫人看到我从地下冰室里走出来,这才摇了摇手里的酒杯,对我抿嘴笑笑,明知故问地说:“夜里睡不着,想要喝一杯加冰的金苹果酒辅助睡眠的,你也想拿一些冰块吗?”
  看我走出来,卡特琳娜连忙放下手里喝到一半的酒杯,用力揉了揉翻着红晕的脸颊,只说了一句‘那我先去睡了’,就像是小鹿一样跑开,我不知道她们两为什么会凑到一块。在此之前,卡特琳娜四种注意和艾丽娅夫人保持距离,想不到短短两天的时间,两个女人居然已经可以坐在一起喝酒了。
  望着卡特琳娜的离开,艾丽娅夫人却依然坐在木质阶梯上没有挪动身体,她一副未睡醒的慵懒样子,看到我一步步沿着木质楼梯走上来,眼神迷离而大胆的地盯着我,片刻也未曾退让,见我走到她的身旁,用手推了推卡特琳娜遗落的半杯金苹果酒,示意我拿起来喝掉。
  丝绸睡袍丝毫遮掩不住她丰腴的体态,她披散着金色的长发,头发微微有些大波浪卷,地下室的楼梯上光线有些昏暗,只有走廊里的灯光照进来,将她的身影映在木板墙上,昏暗的灯光透过轻薄的丝裙映衬出那挺拔的轮廓。
  “那间符文工坊买下来了,留给尼克百分之十的资产。”艾丽娅夫人喝了一口酒,她的眼睛总会在喝酒的时候焕发出神采。
  “这些经营管理上的事情我不管!”我靠在另一侧的木质墙壁上说道,手里端着印有卡特琳娜红色唇印的酒杯,摇晃着杯中琥珀色的液体,弯下腰对她伸出手。她很自然的伸手搭在我的手心,眼神疑惑的看着我。
  “跟我来,我给你看一些东西。”我对艾丽娅夫人说道。
  她毫不犹豫地站起来,跟着我走出僻静的楼梯口,我将她带到客厅,从一旁的木柜里将那捆的海克斯科技图纸取出来,顺手展开一张图纸,对艾丽娅夫人说道:“这就是我对于符文工坊整改的一些设想,未来一段时间内,精金魔纹符文板将是这间工坊主要的产品,这是我找回来的拓印模具图纸,有了它就可以直接将精金溶液均匀刷到赤铜符文板上,由这种模具印刷出来的精金魔纹符文板,图案会完全一致,涂刷魔纹的效率也会变得很高。”
  艾丽娅看着图纸上那些重重叠叠的线条,眉头不自觉拧在一起。
  巴宾顿家族是最老牌的魔法符文板制造商,对于如何生产魔法符文板,艾丽娅夫人在耳习目染之下也是非常的熟悉,可是精金魔纹符文板开始实行的理念,就完全颠覆了传统的符文板制造工艺。
  而现在我又拿出了一套只有矮人工匠才能看懂的机械图纸,艾丽娅夫人更是一脸的迷惑。
  我对艾丽娅夫人说:“只不过这东西目前还只是在图纸上,我希望有人能够看懂这些图纸,并将它们做出来,当然这些事情还是要留给专业的人来做,所以我需要你帮我在帝都找几位矮人工匠,相信他们会喜欢这种有挑战性的工作。”
  艾丽娅夫人听到我只是想让她去找矮人工匠,却饶了这么一大圈,脸上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我对艾丽娅夫人说:“我明天还要返回皇家魔法学院上课,我会将这张图纸拓印一份交给你,你带给尼克,看他是否能有时间来魔法学院这边,我想请他吃顿午餐,顺便说下关于图纸的事,具体地点你来定,中午我们在校园西门口汇合。”
  “好的,还有其他吩咐吗?”艾丽娅夫人打个哈欠,显出一脸的疲态,对我问道。
  我忽然想到钢轨的事,就对艾丽娅夫人说道:“哦,明天帮我去铁匠工坊看一眼好吗?看看我那些轻型钢轨做得怎么样了……”
  “哦,好的。”艾丽娅夫人答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