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3.像呼吸一样简单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临近期末,皇家魔法学院里的学习气氛变得更加浓郁,清晨的阳光透过学院广场喷水池折射出一道七彩的虹,草坪上坐着一些修炼冥想术的魔法学生。这里视野开阔,空气清新。在炎热的夏季,很多魔法学生都非常喜欢坐在广场的草坪上冥想。
  无论是魔法元素饱和度还是环境,学院的生态园是比这里适合冥想的好地方,只不过这时候,想要在人满为患的态园里里占据一个好位置,能够花费功绩点进入生态园中修炼的魔法学生,大多都是高年级的学长们。
  诺亚与雪丽纽曼每天腻在一起,两个人的感情火速升温,这些天他们俩会在清晨十分,跑到教学楼广场的草坪上跟班级了的同学们进行冥想,力求最后几天能够让自己的法力更上一层楼,以便于轻松的面对期末的法力测试。
  诺亚看到我坐在水池边上,忙对我挥挥手,随后与雪丽纽曼有说有笑地向我走来,晶莹如玉的耳朵上带着镶嵌了祖母绿宝石的耳钉,在阳光下耀耀生辉,映衬着雪丽如牛奶一样雪白的肌肤,显得分外漂亮。
  诺亚的手中拎着火蜥蜴皮革缝制的皮垫子,火系魔法元素在皮垫子的魔纹中微微荡漾,这种皮垫子是辅助冥想的魔法物品,能够提升冥想术聚集法力速度,不过这种拥有‘聚火元素魔法阵’的皮垫子需要消耗魔晶石,才能让皮垫子上的法阵快速运转,对于很多普通的贵族家庭来说,这无疑是一件奢侈品。
  我操控着一束水流,练习水系魔法的控制技巧,对走过来的诺亚笑着调侃说:“没想到诺亚居然也有这么勤奋的时候,你不是最喜欢睡懒觉的吗?”
  诺亚笑嘻嘻地说:“马上就要期末最后一次法力评定考试,就想总要最后做一些努力,让自己期末的成绩变得漂亮一点。”
  雪丽纽曼挽着诺亚的手臂,亭亭玉立地站在诺亚身边,穿着浅黄的米索莉魔法长袍,及膝米色短裙下面露出一截白嫩浑圆如玉的小腿,脚上穿着精美的水晶凉鞋,也不愧为火系一班的班花,她脸上一脸的甜蜜,眯着细长的大眼睛跟我解释说:“是我对自己目前的魔法等级不太满意,想在考试之前再晋升一级,才会把诺亚从宿舍里拖出来陪我,在这里总会感受到不一样的气氛。”
  我最近冥想的次数也在逐步增多,想要应付夏日祭之后第一场雨时与威廉的决斗,就必须尽可能高的提升自己的魔法等级,目前我的等级面对威廉的时候,只有被碾压的份儿,以至于最近总是抽空就会进入冥想中。
  与其他魔法师相比,我的优势就在于拥有更多的精神力,这些旺盛充足的精神力让我每天可以无所顾忌的冥想,而不用担心效率不高或者冥想被中断造成的精神力浪费与损耗。
  我与诺亚、雪丽纽曼我们三人在广场上慢跑了几圈,又一起到学院食堂里吃了一顿简单的早餐,随后走进教学楼的阶梯教室里开始上课为第一节课做准备,听到楼顶上的传来的钟声,喧闹如菜市场一样教室逐渐变得安静下来,阳光从玻璃窗外照进来,教室里光线很亮。
  趁着魔法老师还没有走进教室之前,有些魔法生翻阅着魔法书籍,预习着上一堂课的内容,有些魔法生则是双手合十,向幸运女神祈祷,待会儿魔法老师点名的时候,千万不要点到自己,有些胸有成竹的魔法生则在低声私语,谈论着最近学院里最出风头的铭文学社,我隐隐听到他们提起了伊凡的名字。
  这时候,诺亚探过头来对我小声的低估:“教授我们魔咒学的惠特尼夫人对你印象很差,听说已经有三次点到你的名字时,你没来,很抱歉当时我没办法帮你回答问题,因为惠特尼夫人认识我。有一次我想她请教‘可不可以同时念诵两种魔咒’这个问题,让她对我印象深刻。”
  我忍不住问诺亚:“惠特尼夫人是如何回答的?”
  说实话,诺亚这个问题也经常困扰着我,我有时候也在思考,有没有办法同时念诵两种魔咒。
  诺亚摆出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被另一侧的雪丽纽曼在腰上狠狠地扭了一下,诺亚一边抓住雪丽的手,一边对我说:“她说在魔法史上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儿,双头食人魔巫师非常喜欢同时念诵两种不同的魔咒,他们也可以同时绘制两种截然不同的魔纹法阵,她推荐我有机会应该去食人魔部落游历一番。”
  听琪格说食人魔一族的巫医精通魔法药剂学,她还说希望能有机会到食人魔部落里走一走。
  所以我对诺亚说:“这真是一个不错的提议!看来同时有两颗头颅,也没什么不好。”
  诺亚咧着嘴,用手捏了捏喉咙,似乎喉咙有些不舒服,他认真地看着我,问道:“难道你不害怕那些食人魔吗?他们非常喜欢吃美味的人肉,也许还没有机会和他们交流,就被他们丢进汤锅里。”
  “诺亚,你说食人魔精通什么语言?”我对诺亚问道。
  也不等他回答,就用三种不同的语言对诺亚炫耀道:“帝国语?兽人语?还是矮人族语言?”
  我和诺亚正聊得起劲儿,见阶梯教室门口快步走进来一位魔法老师,她手手里捧着一摞厚重的魔法书,将魔法书籍堆在讲桌上,径直向我走过来,板着脸并对我说道:“你的兽人语很流利,不过我建议你最好把心思放在古精灵语上,吉嘉同学。”
  我心虚的站起来,老实地回答:“好的,惠特尼夫人。”
  很多到了更年期的女人,脾气往往会变得很暴躁,易怒,敏感,并带有神经质,惠特尼老师就是如此,整堂课上,她的眼睛在我身上扫过无数次,让我不敢有丝毫的分心,专心致志的听完她整堂课,即使这样,也没能逃过她课后的提问,就听惠特尼夫人站在讲台上,昂起脖子对我尖声说:“吉嘉,你来复述一下我刚刚说的那句‘祛除术’的魔咒。”
  我站起来,虽然说得有些结巴,但是还好,总算是复述了下来。
  还没等惠特尼夫人评说,下课的钟声已经在楼顶上悠扬的响起来,四周座位上的魔法学生像潮水一样往门口涌去,看着惠特尼夫人板着脸转身离去,我拍拍胸口,长长地松了口气,对诺亚抱怨道:“怎么感觉惠特尼夫人对我有点看不顺眼?”
  诺亚拍拍我的肩膀以示安慰,然后才说:“想开点儿,连续三次课堂点名你都不在,没把你列进黑名单就算好的了,要我说啊!你应该对惠特尼夫人的提问感到庆幸才对。”
  我一脸郁郁地将桌上的魔咒书合拢上,与诺亚讨论一起去校园西门那边解决午餐。
  ……
  艾丽娅夫人和尼克站在学院西门外的梧桐树的树荫下,身后是艾丽娅夫人的贴身侍女。
  艾丽娅夫人身穿一件白色蛛丝魔纹布裁剪的裙装,高挑的身材及丰满略宽的髋部,衬得腰肢纤细柔软,很多女人到三十岁,即使保养得好,脸蛋还能保持娇嫩柔美,不生什么皱纹,但很多人的身材多少会垮下来些,像艾丽娅夫人这般保持住身材、柔软腰肢却还能感受到充满弹性的女人,实在是长期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
  而比起那柔腰的腰肢,艾丽娅夫人更诱人的地方,则是给白色长裙包裹的丰满的臀有水蜜桃般的饱满。都情不自禁的想要舔一舔有些干涩的嘴唇。
  她站在树荫下,高耸的胸部有着将要溢出的感觉,她白皙的美脸扭头看过来,恰好看到我和诺亚联袂从校园里走出来,中午的美食街分外热闹,很多从皇家魔法学院走出来的魔法学生都忍不住将目光落在艾丽娅夫人的身上。
  “等很久了吧,这样热的天,还要你们在中午时分感到魔法学院这边,请原谅我!”我伸手与尼克握了握,这位符文金属板工坊老板的脸上笑容显得有些僵硬,大概他还没有完全适应自己的新角色,随后我向他们做了一些简短的介绍。
  尼克看到我们都是皇家魔法学院的魔法师,显得非常谦卑地对我说:“现在您才是我的老板,需要我做什么请您尽管吩咐!”
  艾丽娅夫人看到来往的学生们纷纷将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颇为不自然地撩着耳畔的散落发丝,对我小声说:“这里不是什么谈话之所,早就听说这条街上的美食,非常的有名气。”
  诺亚连忙指着旁边一间餐馆说:“这家餐馆里的煎魔羚羊腿肉味道还蛮不错,希望这时候去,还能有包间。”
  这间餐馆算是我和诺亚经常光顾的餐馆之一,除了这间餐馆的魔羚羊腿肉鲜嫩多汁之外,这间餐馆距离皇家魔法学院西门最近,也是我和诺亚经常来这里吃饭的主要原因。
  可惜,在学院门口耽搁了那么一小会儿的功夫,餐馆里最好的包间已经被那些年少多金的魔法学生们瓜分干净,我和诺亚进来的时候,就连大厅的座位都所剩无几,好在诺亚和这间餐馆的老板非常熟悉,摆出门萨家族的少爷的姿态,很容易就得到了一间额外的房间。
  一位年轻的侍女带我上楼,在走廊的尽头我们进入那间临时空出来的包间,看来这里应该是餐馆老板的休息室,在房间里临时摆上一只大圆桌,我们纷纷坐下来。
  我直接进入主题,开门见山的对尼克说:“这次请尼克先生来,一是为了能和尼克先生见个面,确定工坊在接下来半年中的主要工作,再有就是我想跟尼克先生探讨一下工坊里的生产工艺,毕竟我们所需要的是一种新型魔纹符文板。”
  看到尼克一脸的茫然,我从魔法腰包里拿出了一张完整的精金魔纹符文板摆到圆桌上。
  尼克算是一位经验丰富符文板加工商,虽然他之前并没有接触过这种的符文板,但是当他看到桌上的魔纹金属板的时候,看着上面的精金魔纹,一脸惊异地问我:“赤铜板上镀的是一层精金魔纹?”
  见我点头确定了他猜测,他几乎是将脸贴在符文板上,仔细的观察着精金魔纹与赤铜镀层之间连接方式,一脸疑惑地说道:“很难想象,这么多繁复花纹的精金镀层是如何印在魔法赤铜镀层上的,这种加工工艺我真是闻所未闻,不过这真是绝妙的点子,这块符文板是为了弥补市场上秘银符文板大量缺货,而诞生的吧?”
  “没错……”我说道。
  既然决定让尼克成为精金魔纹符文板加工工坊的真正管理者,有些关键资料就需要他能够完全理解,于是我向尼克仔细的介绍了精金魔纹符文板的工艺流程,并表示精金溶液是魔纹符文板最核心的东西,关于精金溶液由我们直接提供充足的货源,尼克需要地就是组织工人,每月生产处足够数量的魔纹符文板来。
  经过一些深入的交谈,我发现尼克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对于新的事物接受能力足够快,很难想象他为什么会将那间符文板工坊经营得那么惨淡,几乎到了经营不下去的尴尬境地。
  随后尼克向我委婉的提出来,能否留下工坊八名大工匠,虽然他们平时有些懒散,但是这些大工匠才是工坊最优良的资源,他们制作出来的符文板镀层又均匀又轻薄,如果工坊里真的打算节约开支,可以给工人们降下一些薪水,尼克表示他可以协调这些事。
  我坚决的摇头表示不再考虑继续聘用那些符文板工坊里的大工匠们,只要求尼克留下十三名学徒工,并表示将来还要陆续招入一些学徒工来补充人手,现阶段要做的事就是利用工坊里现有的设备,大量加工赤铜魔法符文板,最新一批魔法赤铜矿将会在明天早少运抵工坊。
  辛柳谷仓库里储藏得最多的魔法金属矿就是最低级的魔法金属——赤铜,我完全不介意狼在先期浪费一些魔法赤铜,但是我不能容忍工坊里目前懒散地工作态度,也只有在根源上直接遏制住,才能改变符文板工坊里的懒散风气。
  随后我又拿出了昨晚连夜拓印出来的图纸,对尼克讲述一下用雕版印刷模具制作精金魔纹符文板的细节,并对尼克雕版印刷模具已经在铁匠铺里赶制,在赤铜符文板上镀精金魔纹将会变得像呼吸一样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