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6.雪莉的心思


小说:我的魔法时代  作者:海逸小猪
推荐阅读:复仇之毒妇 好女多逑 极品装备制造师 永生龙王 腹黑老公追逃妻 帮主的爱恋情缘 旋转大门 鬼王的妖妃 龙骑士的我 小皇帝慢点,疼! 
  明天就是学院举行夏日祭的日子,诺亚兴奋得有点睡不着,拉着我在宿舍楼外的水池边仰望着天空数星星。
  诺亚坐在水池边的长椅上,头枕在长椅靠背上,仰着头看着夜空,有些难以抑制的兴奋,对我说:“吉嘉,你真的将星空下的那些星星都数了一遍?”
  “啊!谁告诉你的?”我惊讶地问他。
  诺亚伸个懒腰,然后才不紧不慢地说道:“当然是听你的那位美丽的红发侍女卡特琳娜小姐说的,她说你能在荒野里依靠星空辨识方向,我猜即便你与那些星星不太熟,但至少应该每一颗都打过招呼吧?”
  我无法解释自己精神之海强大的记忆力,可以将每晚的星图都像是拍了无数张照片一样存储进脑海里,当第二个晚上来临时,让脑海里存储的星图与第二天晚上的星图在眼中对比,那些细微的差别即是星图的奥秘。
  我停顿了一下,然后对诺亚说:“其实完全没有必要每颗星都认识,怎么和你解释呢,这涉及到兽人部落萨满祭司的占星术知识,有些知识用帝国语很难解释得通,即便是兽人语也很难将它们很形象的描述出来,我的一位好朋友告诉我,只要你每天晚上坚持观察头顶上的星辰,大概需要五年的时间,你就可以掌握星图的秘密。”
  诺亚一下子像是泄了气的皮球,只是说道:“哦,我的天啊,需要这么久,我看我还是算了。”
  夜晚的水池边儿格外的清凉,雪莉.纽曼和她的贴身侍女应邀而来,也许是因为晚上,也没有穿得很正式,雪莉.纽曼穿了一身白色的纱裙,外面只是罩了一件对襟不系扣子的针织外套,她似乎不太愿意往太亮的灯下走,大概是觉得灯光可以将她的长裙照得通透,于是便站在莲香树下向我们招手。
  诺亚觉得我们大家不应该只是坐在长椅上数星星,于是提议我们去看看教学楼外广场草坪上的那些展台,靠近喷水池边,我们火系二班的展台也布置完毕了,而且诺亚也参加了布展活动。
  据诺亚说,明天一定会是最具吸引力的展台之一,不过看起来他等不及明天再向我揭开谜底,所以决定现在就带我去看一眼。
  雪莉.纽曼挽着诺亚的胳膊,她实际的身高,要比诺亚还高出半头,这时候小鸟依人般依偎在诺亚的身边,被诺亚轻揽着纤细的腰肢,纱裙下朦胧的曲线格外的柔美,走在学院里面,倒是让很多年轻的魔法师们羡慕不已。
  我跟在诺亚和雪莉.纽曼两人的身后,寂寞得就像是黑夜里的一个影子,这时候甚至有点希望琪格或是赢黎能够出现在我身边,好让我显得不是那么的尴尬。
  不过只是想想而已,毕竟这还不太可能,无论是赢黎还是琪格,都不可能这时候公然出现在我面前,和我一起在夜里散步。
  这时我忽然想到了最近学院里面如火如荼的考试……
  最后一门魔法药剂学的考试也在上午的时候,顺利考完。
  至此,这学期所有的考试科目都已经顺利通过。
  无论是琪格还是赢黎,她们对于魔法草药学知识都格外感兴趣,而且魔法草药学的功底也非常扎实,不过对于我而言,这并没有什么作用,除了一些很常见的初级魔法草药之外,我对魔法草药的知识还只是保持在兽人部落萨满祭司的层面认知上,所以,我对很多中级甚至高级的魔法草药,都还是兽人那套观点,这些观点和看法已经深深地植入骨子里,这反而成为了我在魔法药剂学方面的绊脚石。
  所以一直以来,魔法药剂学反而成为了我最头疼的一个学科,拿琪格的话来说,我这是:烂泥扶不上墙。
  在魔法研究院里面,跟琪格厮混了整整半个学期,但是关于魔法药剂学的知识我却没有半点进步,这比有一点的进步更加‘难能可贵’。
  因此,为了我能够顺利的通过魔法药剂学考试,琪格通过自己是魔法学院老师的便利条件,提前知道了一些考题,在考试前的那个晚上,对我做了一次突击培训,培训的成果是显而易见的,我顺利的通过了魔法药剂学考试。
  至于我的其它学科考试,虽然过程也是相当凶险,但好在最后时刻,总算是平安通过了。
  对我而言,最熟悉的一门学科当属‘符文学’,跟随耶基斯学者绘制了大大小小几百幅魔纹法阵,对于法阵最基本的组成部分,魔法符文是最需要我谨记在心的,所以魔法符文考试对我而言,轻而易举的通过了。
  相比之下,魔咒学考试通过得就有些莫名其妙,原因是它通过得有点太容易,让我有一种不真实感。
  按诺亚的话来说,那就是惠特尼夫人竟然明目张胆地对我放水。
  因为对我抽考的三个魔咒题目分别是‘水疗术’‘冰箭术’‘冰墙术’,对于身为水系魔法师的我来说,这三种魔法技能是安家立命之根本,哪里会不熟练呢!
  不过,惠特尼夫人对我与其它学生测试魔咒学的区别在于:其它的同学们只需要熟练的读出在魔法书中随机抽取的魔咒就算顺利通关,而我则是需要完整的释放那三个法术,而且还不能运用‘时间停滞’魔法。
  惠特尼夫人看到我熟练的释放出这三个水系魔法的时候,眼睛里的目光带着一丝喜悦,我不知道她因何而高兴,但是对于她能够在魔咒学上放我一马,我还是满心感激的。
  至于那门空间几何学,我通过考试的方式更是匪夷所思,我不知道那样做到底算不算作弊,但是我知道这绝对是一种最土的通关方式。
  事实上,关于那些空间几何学的问题,我在回答之前,都会按照考题所给出的条件,在手心里偷偷地用清水构建出三维数模,因此即使我不懂得如何来解题,但是用纯水在手心中里面构筑出三维实体模型来,摆在面前的一道道立体几何题忽然就那么迎刃而解了。
  这么做,也是出于那天早上在喷水池边,我将手伸进水池之中,通过魔法感知,来感受到了一个不一样的水世界,因此才会生出这么一些感悟,没想到这时候用在空间几何学的考试上,竟然让我顺利的通关,我心想在魔法的世界,其实很多事用以前的角度去看,很多时候会使我忘记了自己掌握着神秘的魔法。
  怕是没有人会想到,我在参加了耶罗位面的历练之后,由于耶罗位面的战事而拖延了返回学院的时间,导致整个历练为此延时了一个多月,事后返回学院没多久,又因为在埃里克王子的舞会上出言顶撞了莱恩公爵被打成重伤,被赶回家休养了两个周才再度返校。
  魔法学院里的同学们很少有人认为是我与赖安公爵争女人而引起的冲突,反而是出言顶撞了赖安公爵这个理由更具可信度
  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很多同学认为我在期末考试的时候将会考得一塌糊涂,现在看来,结果难免会让他们大失所望。
  于是整个暑假,我可以随心所欲地去追逐像风一样的自由,聆听天空在我耳边的轻语。
  ……
  皇家魔法学院里的广场草坪上,所有展台全部布置完毕,五颜六色的彩旗上绘着各种图案,每种图案代表不同的组织,从格林帝国以火焰魔法书与长剑盾牌图案拼成的国旗,到皇家魔法学院的法杖与魔法书组成的学院旗帜,从魔法公会的徽章到各个魔法职业协会的会徽,在展台上空的绳索上迎风招展。
  靠近教学楼水池边的两侧展台,是以班级为单位的皇家魔法学院学生们而准备,在这些展台上,可以展示着各个班级里面年轻的魔法师们五花八门的奇思妙想,四年级毕业班的那些学长们更加在意这次夏日祭的展示会,班级里的平民家庭出身的魔法师们都希望能在展示会上,能找到一个好的出路。
  对于我们新生来说,第一次参加夏日祭,也仅仅是感受一下节日的气氛,为四年后我们即将在毕业前的展示做一些准备,并且知道自己未来想要走什么样的路,另外,最后一点就是通过这次夏日祭,全校的学生将会对即将毕业的学长们送上一些小小的祝福。
  事实上,当我来到班级的展台前面的时候,才发现这里类似一个简易的展厅,里面摆放着一个长条形金属槽子,诺亚得意地给我讲述着这个金属槽子的功用,没想到诺亚和班里的一些魔法生早就在为这次夏日祭做准备,诺亚积极地参加班级里面的布展活动,最近倒是与其他同学打成了一片。
  听了诺亚的描述,感觉我们火系二班对即将毕业的学长们送出的祝福还蛮有诚意的。
  看过了那个槽子之后,我疑惑地问诺亚:“为什么看起来这东西更像是一个普通的铁槽,你们的设计理念在这个铁槽上丝毫没有展现出来啊!”
  诺亚苦笑着说:“现在这时候,我们搜遍了整个帝都的魔法市场,都没买到秘银符文板,都谈不上找铭文师篆刻火系魔纹法阵了,我和班里的同学一起想了一个折中的办法。明天早上,那几张火系魔法卷轴贴在槽底,这样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但是终归算是我们的一点小小想法。”
  我揉揉鼻子,看了诺亚一眼,对他说:“或许我可以帮你们解决这个问题,不用拿那些简单的魔法卷轴敷衍!”
  “啊!我怎么把你忘记了,你跟随魔法研究院里的耶基斯学者学习铭文学,当然可以帮我们做出一两块符文金属板来。”诺亚一拍额头,有些懊悔地说道。
  随后又看了看天色,已经是午夜时分,有点犹豫地问我:“只是,现在这个时候,还赶得及吗?”
  “如果是其他魔纹法阵,我恐怕也没什么把握,但是你这只需要聚火术的魔纹法阵,我甚至都不需要额外准备符文金属板。”说着,我从魔法腰包里翻出两块黄橙橙的赤铜符文板来,比划着摆进铁槽中,看大小勉强合适。
  又对诺亚问道:“况且,这么简单的魔纹法阵,谁告诉你必须要用秘银符文板的,又不是攻城器械,更何况只是在要在上面绘制次级魔法,有块儿赤铜符文板就绰绰有余了。”
  看了一眼周围环境,恰好不远处喷水池边有盏路灯,我捧着那两块赤铜符文板快步走过去,将符文板摆在水池边的石台上,然后熟练地从腰包里摸出魔法刻笔和魔法墨水,就屈膝蹲在水池边,在诺亚和雪莉.纽曼好奇的目光注视下,飞快的完成了符文板的绘制。
  因为之前一段时间,总是会在琪格的实验室里,试制金精魔纹符文板,所以我总是随身携带着精巧的宝石基座,这时候正巧拿出来,用一把银质的小手锤将宝石基座潜入符文板法阵中心,随后又从魔法腰包里摸出一小块儿魔晶碎片,放进宝石基座中。
  ‘呼’一声,红色火苗出现在符文板上。
  诺亚对我这一手,早就见怪不怪,倒是雪莉.纽曼第一次见我展露手艺,惊讶地轻‘呀’一声。
  随后飞快地刻好了第二张符文板,这时候,我和诺亚在这边的举动被其他魔法学生们看在眼中,他们带着好奇心凑了过来,我和诺亚却已经全部准备完毕,那两块绘制好的符文板也被诺亚收进魔法腰包里。
  诺亚忍不住兴奋地挥拳打在我的肩膀上,对我说道:“还真有你的,就知道你能有办法。”
  雪莉.纽曼挤在我和诺亚之间,双手各挽着我和诺亚的手臂,就算丰.满而柔.软胸部抵在我的胳膊上,也浑然全部在意,兴高采烈地对诺亚说:“没想到吉嘉原来还是一位深藏不漏的铭文师啊!”
  “那当然!”诺亚对此毫不怀疑,语气肯定附和。
  我连连摆手,谦虚地对雪莉.纽曼说:“未来会成为铭文师的,但现在还不是。且不说我还没在魔法公会里注册铭文师资格证,目前就连我所绘制的铭文图纸,大多是书上的经典魔纹法阵,另外一些也是耶基斯学者亲手设计的,跟我没什么关系,我只能算是一位魔法助手。”
  雪莉.纽曼的目光闪烁,笑吟吟地看着我,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