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章、劝君投诚!


小说:逆鳞  作者:柳下挥
推荐阅读:乾坤传 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恶魔大少跩甜心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蜜爱成婚 心动萌然 仙朝 背着棺材的死灵法师 小皇帝慢点,疼! 神秘之旅 
  第八百四十章、劝君投诚!
  中洲城主府。泼墨别院。
  冷风萧肃,黑云翻滚。没有月亮,甚至不见一丝星光。整个小院都被黑暗笼罩。
  燕相马站在小院门口,心中不由得有些忐忑。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那个传说中的老人总是隐藏在黑暗之中,就像是他做的那些事情一般。
  没有人能够猜到他的心境,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他就像是一个鬼魅,无处可寻,却又无处不在。
  燕相马知道他此时在中洲,这么重要的一座城池,这么重要的一场战事,他不可能不亲自前来押阵。
  而且,从许达元帅近来的态度变化就可以看出端倪。有帝国之称的许达一直是一个很强势的人,但是近些日子他待人待事都柔软了许多。
  燕相马便清楚了,暗地里还有一个比许达更加强势的人在操纵局势。
  纵观整个西风帝国,还有谁能够让这些位高权理的将军毕恭毕敬事事顺从?
  陆行空!
  “这真是一个奇迹般的人物啊。”燕相马在心里想道。虽然燕氏所走的路线和他不同,双方在朝局之上多有纷争。但是,私心里讲,论谋断隐忍,整个西风帝国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以前大家都称宋氏的那位老神仙宋孤独为,也就是说,天下大势,皆难以逃脱他的那双犀利睿智的眼睛。
  现在想来,这样的称号正应当安放在陆行空头上吧?
  可惜,他却被人送上了一个很不雅致甚至带有强烈贬义的。
  想来他对这个称号是极不满意的。
  燕相马回来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找陆行空聊一聊。然后他便当众对许达提出自己的要求,许达显然不愿意让人知道陆行空的存在,所以,虽然明面上呵斥自己,暗地里却已经做好了安排。
  说来好笑,以前陆行空还着的时候,他们几乎没有什么机会见面。
  自从他了之后,倒是有了好几回独处的机会。
  许达轻轻叩了叩门板,对燕相马使了个眼色,然后转身就走。
  燕相马咬了咬牙,一把推开了小院院门。
  院门是开着的,因为他用力过猛的缘故,发出重重的撞击声音。
  然后,廊檐上面一双如秃鹫般的眼神扫了过来。
  择人而噬!
  燕相马的脑海里浮现这样的字眼,他的身体紧绷,好像稍有不慎就会被那人给撕成粉沫,然后一片一片的吃掉。
  “见过国尉大人!”燕相马调整了一下心绪,主动向着陆行空躬身行礼。
  “燕将军陆行空眼神犀利的在他脸上身上打量了一番,眼角浮现起一抹笑意,说道:“燕将军死里逃生,可喜可贺。”
  “托国尉大人的福,侥幸保全这条小命。”燕相马的态度更加恭谨。
  “初试疆场,便屡立战功。”燕相马哈哈大笑,说道:“无论如何,都要亲自给向陛下为你请功。”
  “谢国尉大人提携。”
  “嗯,客气话说尽了。现在该说些正事了你要见我?”
  “是的。”
  “有事?”
  “有事。”
  “何事?”
  “议和之事。”燕相马吞咽了一口口水,沉声说道。好象这样能够给他所说出来的话增加一些份量。
  “议和?”陆行空的眼神再次变得凛冽起来,杀机毕现。“你是议和?”
  “是的,议和。”
  “和谁议和?”
  “孔雀王朝。”
  陆行空沉默不语,眼神再一次在燕相马的脸上身上扫来扫去,好像要看穿他的皮肉,看进他的内心一般。
  “你知不知道,此番孔雀王赢伯言出兵征伐七国,为的是统御神州?”
  “我知道。”
  “那么你所谓的议和其实是让我西风降了孔雀?”
  “正是如此。”
  静!
  死一般的安静!
  陆行空问完这个问题之后便不再说话,燕相马便也不知道再应该说些什么。
  气氛冷得快要结冰,燕相马此时却不觉得寒冷,脊背之上有细密的汗珠冒了出来。
  他很清楚自己刚才说了什么,这些话若是传了出去,那便是投敌叛国。陆行空就是一掌拍死自己都情有可愿。
  让西风帝国投降孔雀王朝,加快孔雀王朝一统九国的步伐
  这对西风百姓应当没有太大的损害,孔雀王赢伯言一向对百姓不薄,这也是他在孔雀王朝一呼百应受人拥戴的原因。
  可是,西风帝国的那些上层人物呢?
  到时候,整个神州都只能有一个皇帝,那么,其它的帝王怎么办?
  西风的国公还能是整个神州的国公吗?西风的将军还是整个九国统一之后的将军吗?
  陆行空刚刚以惊天手段拿下西风帝国的权柄,这个时候却告诉他说应当与孔雀王朝议和,投与孔雀他心里会怎么想?
  “你被孔雀军收买了?”陆行空看着燕相马,出声问道。
  “没有。”燕相马说道。他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出。
  “我相信你。”陆行空说道。
  “牧羊的朋友知已,就算脑袋不甚灵光,至少人品还是值得信任的。”
  “理由。”陆行空沉声说道。“说出你的理由。为什么我要与孔雀王朝议和?为什么我堂堂西风帝国要投与孔雀王赢伯言?你能说服我,便是大功一件。说服不了我,我便一掌了结你的性命。我西风军中不需要一个心有反意的家伙。”
  “国尉大人觉得中洲可守吗?”
  “中洲是天下雄城,亦是西风重镇。城内驻军三十万,又有数百万之巨的百姓就凭孔雀王这些人就可破我中洲城?”
  “那国尉大人觉得中洲城可以守得住吗?”
  守不住。”陆行空沉吟片刻,还是不得不无奈的面对事实,说道。“孔雀军气势如虹,孔雀王麾下皆是强悍之士,论起作战能力,我西风军远远不是他们的对手。而且,他们有战无不胜的孔雀军团他们在高空袭扰,对中洲城破坏极大,至少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克敌之法。”
  “中洲若失,天都可能保住?”
  “中洲若失,天都大门敞开,孔雀军打马可进。”
  “天都若失,迁都何在?”
  “无路可走。”陆行空说道。“孔雀军尽起三路大军,从三个方向席卷九国,攻无不克,战无不胜现在没有敌手。又有黑炎帝国倾力相助,何处又能是安稳之处?何地又能是宁静之地?”
  “既然如此,为何我们不主动议和?”燕相马出声反问。“我被孔雀中所俘,暗中观察过他们的军容军纪,孔雀军被称为天下强军,实在是名不虚传他们的操练之苛刻,士气之鼎盛,根本就不是我西风军可以抗衡。”
  “明知道这是一场打不赢的战争,为何我们还要苦苦支撑?每日在那城墙之上投入成千上万名将士的头颅和鲜血为的到底是什么呢?他们也有家有小,他们也是血肉之躯。国尉久镇军部,理应给予他们更大的同情和怜惜才是。”
  “何苦白白牺牲那么多忠诚将士的性命?给他们一次活命的机会不好吗?”
  “这就是你用来说服我的理由?”陆行空声音冰冷,出声问道。
  “利益!”燕相马强行支撑,虽然陆行空并不曾对他使用什么手段,但是那种无形的威压仍然让人心生畏惧,整个身体都笼罩在一股强大的气场之中,好像稍有不慎就会被压得粉身碎骨。“国尉大人觉得我西风可以抵挡孔雀大军吗?”
  “抵抗极难。”陆行空是一个极其优秀的统帅,知晓军事,对行军打仗也颇有研究。不然的话,麾下也难以聚集这么多的骄兵悍将。“但是,孔雀王朝想要彻底消灭反抗力量,一时半会儿是不可能只要稍有机会,便可星火燎原。”
  “就算他们攻克不下西风帝国,那么,其它国家呢?”
  “大周大势已去,其它帝国也局势不妙孔雀军确实有其过人之处,或许赢伯言将会成为第一个一统神州的皇者。”
  “国尉大人看得透彻,那么,其它人呢?其它诸国的上位者就看不清局势?”
  “你的意思是别人或许会投诚,不若我们赶在他们前面获得更大的利益?”
  “正是如此。”燕相马出声说道。“既知不敌,坚持下去只会损兵折将,残害百姓不若我们走在其它诸国前面,那样反而能够得到更大的利益。即便孔雀王当真一统了神州,或许我国陛下状况堪忧,但是国尉大人却会拥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权柄
  陆行空若有所思的看着燕相马,说道:“我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看来,你确实是被孔雀王收买了。”
  “国尉大人燕相马梗着脖子,硬声说道:“倘若相马当真被孔雀王收买,会这般坦率的跑到国尉大人面前说直这些大逆不道当诛九族的话吗?”
  “既然没有,那你何解释这样的行为?”陆行空声音里面已带杀机。“看来,你没办法说服我。”
  陆行空站在原地不动,不,是一个陆行空站在原地不动,另外一个陆行空已经瞬移到了燕相马的背后,伸手捏住了他的脖颈,将他的整个身体从地上提了起来。
  APP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