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四十五章、观星议魔!


小说:逆鳞  作者:柳下挥
推荐阅读:乾坤传 末世重生之活下去 恶魔大少跩甜心 末世之黑暗召唤师 蜜爱成婚 心动萌然 仙朝 背着棺材的死灵法师 小皇帝慢点,疼! 神秘之旅 
  第八百四十五章、观星议魔!
  白衣胜雪,紫发紫眸。
  星空学院的风云人物:陆契机。
  正如星空学院有三大名师一般,一些特别耀眼或者来历不凡的学子也多受到师生们的关注。
  譬如各国的皇子公主,譬如姿质容貌皆属上等的优秀学子,李牧羊赢千度陆契机自然属于这一行列。
  李牧羊就不用说了,龙族身份让他在神州世所瞩目,只不过不是什么好名声罢了。赢千度是孔雀王朝长公主,而陆契机则是人族之母凤凰。
  更何况陆契机的样貌独具特点,那紫发紫眸的高冷模样让人见之难忘。
  再加上后来的种种传闻,以及与那头同样来自星空学院的小龙的纠缠恩怨,更是助涨了她的声名。
  所以,当她一出现的时候,现场有刹那间的沉寂。
  很快的,嘈杂声音再次响起。
  “竟然是陆契机-----那个凤凰陆契机------”
  “嘘,慎言!凤族是人族之母,要有敬畏之心-----”
  “陆契机名不虚传,倾城倾国,见之让人惊艳-----”
  --------
  那名飞在高空之上的戒律堂老师汪德秀见到是陆契机,态度稍微缓和了许多,但是心中怒气难消,沉声说道:“陆契机-----为何无故鸣钟?你可知道,警魔族是特为魔族而设,魔族入侵时方可鸣响。”
  戒律堂老师除了维护学校秩序之外,还有守护星空声誉、财物之职责。陆契机无端的将这警魔族鸣响,等于是破坏了星空学院千万年来守护的秩序规则。
  这对戒律堂的老师来说就是没事找事了,也让他们的工作陷入了被动。
  “我知道。”陆契机仍然是那幅高冷的模样,一脸傲然的说道。
  是的,傲然。
  做错了事情的人还满脸傲气,就像是她刚刚做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正在等待大家的表扬一般-----
  当然,熟悉陆契机的人知道她原本就是这样的模样。生气时如此,开心时也差不多如此。生性冰冷,世间几乎没有什么事情能够让她大喜大悲,甚至一个在意的眼神都极其艰难-----
  凤凰九转,寿命万年。想让她对人或者事还有什么热情,实在是难如登天。
  这般高高在上的姿态更是让戒律堂的老师生气了,若非这陆契机身份特殊,他早就一声令下将其拿下。
  “知法犯法,罪加一等!”汪德秀强行忍住动手拿人的冲动,耐心解释。这解释是向陆契机,更是针对这观星楼下所有的星空师生。因为陆契机有人族之母的身份,倘若一言不发就动手拿人,怕是很容易犯一众怒。
  所以,他要以德-----不是,要以理服人。
  他要占据大义,讲好道理。这样,等到动手之时才能够得到所有人的支持和谅解。
  “魔族未来,你却胡乱敲钟。倘若整个星空学院的学子都学你这般乱来,这警魔钟还有何存在的意义?”
  “我不敲钟,这警魔钟就有存在的意义了?”陆契机眉眼一挑,鄙夷说道。
  “你------”汪德秀大怒,喝道:“陆契机,我好声与你说话,你却如此的强词夺理-----难道你以为自己身份特殊,就可以如此这般的视学校戒条如无物?”
  “我好言与你说话,你却无端的往我身上泼脏水安罪名。”陆契机冷冷盯着汪德秀,说道:“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我不敲钟,这警魔钟就有存在的价值?”
  “怎么没有?”
  “价值何在?”
  “警魔钟自然是为了魔族入侵而鸣,魔族不至,魔钟不鸣。你这般故意敲钟,以后别人都有样学样,等到魔族真来的时候,何人敢信?”
  “谁说魔族没来?”陆契机反问。
  众人皆惊!
  “魔族来了?魔族在哪里?”
  “陆契机不会是故意出惊人之语吧?倘若魔族来了,我们怎么一点儿动静都没有看到------”
  “阴阳界石,固若金汤。界石不破,魔族怎么可能入侵?此话实在是------危言耸听----”
  ---------
  观星楼下,师生议论纷纷。
  有人惊诧,有人质疑。
  所有人都在等待着陆契机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毕竟,魔族入侵不是小事。倘若陆契机信口开河,胡言乱语。便是学院不追究,他们也是要-----严重谴责的。
  汪德秀再也忍不了了,指着陆契机喝道:“一派胡言!简直是一派胡言-----你说魔族来了,魔族何在?我们这么多人,为何全部都没有看见?陆契机,今日若不惩罚你,怕是学院声誉有损,威严无存,这警魔钟也就成了无用之物------”
  “你们说魔族没来,可有人下到怒江江底前去查验?”
  “魔族来了,自会上岸作乱。还需要下到江底查验?”
  “我去过。”陆契机语气仍然冷洌,表情也仍然的倨傲。一幅世间之人皆是蝼蚁的欠揍模样。“这些时日,我一直在怒江江底。”
  “-------”
  “难怪有些日子不曾见过陆契机,原来去了怒江江底------”
  “陆契机去守界石去了,倒是令人刮目相看-----”
  “若是魔族亲至,怕是她也回不来了吧-----哼哼,也不知道此女有何居心-----”
  --------
  “陆契机,我是你的座师-----羊小虎------”羊小虎仰脸对着高空之上的陆契机出声喊道。只是,在自报姓名的时候,莫名觉得心虚。原本想说的话很有气势。但是自己的小虎之名实在是很没有气势。
  “见过羊师。”陆契机脸色稍暖,对着羊小虎微微鞠躬行礼。
  “陆契机,你说你最近一些时日一直在怒江江底?”
  “是的。”
  “情况如何?”羊小虎问道。他作为陆契机的授业座师,在别人都质疑陆契机,敌视陆契机的时候,他还是需要站出来替他解围的。
  孔离和夏侯浅白都知道羊小虎以前的心性,就是一个孱弱的书呆子而已。现在见到他愿意为了自己的学生仗义发声,倒是觉得他和了自己的脾气。虽然脸上对他仍然表达出了不屑的神情,但是心里却是对他刮目相看。
  以前为何一直不喜欢羊小虎,不就是觉得他没有担当像个娘炮嘛?
  “糟糕之极。”陆契机明白羊小虎的深意,如实回答。
  “陆契机,只有你去过怒江江底,我们都没有去过。你和大家说说阴阳界石那边的状况,不管魔族有没有来,至少让大家对此有所了解------”
  “百年起,魔族一直在攻击阴阳界石,不曾停歇。我院的一位长辈一直沉在江底,数十年不曾出来,只为守护阴阳界石-----近十年来,魔族开始加大了攻击阴阳界石的力度。特别是这三年,魔族更是疯狂,有种不破不休的架势------他们势在必得。数万年的等候,他们已经失去了耐心。现在,那些三眼恶魔将要再一次破界重来,席卷神州。”
  顿了顿,陆契机沉声说道:“阴阳界石伤痕累累,那位星空长辈用自身修为抵御魔族数十年,屡次受伤,现在更是寒毒入腑。怕是再无人坚守,界石就要破碎成渣,而那数之不尽的恶魔将要从怒江江底浮出水面------那个时候,就算这警魔钟再次敲响,又有何意义?”
  “防病于未然,预防魔族也要走在前端------倘若能够守住阴阳界石,那亿万魔族便休想要跨入这神州一步。”陆契机居高临下,俯视众生。“倘若你们只求安稳,只图心静,自私修行,怕是等到界石破碎,魔族攻来的时候,你们所拥有的一切都烟消云散,尸骨无存。”
  “情况有你说的这么糟糕?”
  “就是,倘若这么严重的话,为何没人告知我们?还有那九国皇室-----他们打来打去的,却没有人将那阴阳界石的事情放在眼里?”
  “数万年都没事儿,现在就有事了?魔族根本就不可能攻破阴阳界石------要破也不是现在破-----”
  -------
  “星空学院近在咫尺,星空学子尚且不闻不问,还要苟求它人?”陆契机发出刺耳的冷笑声音。“断山为何名为断山?星空学院为何建立在这断山之巅、怒江怒畔-----难道你们的座师就没有告知过你们真相吗?”
  “自然是知道的-----只是-----”
  “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神州安危,与在座每一位星空学子都息息相关-----我们修行破境,不就是为了扬名立万,庇护苍生嘛?那些闪耀星空的英雄,那些青史留名的人物,哪一个不是为人族做了巨大贡献而被后人铭记在心?”
  “倘若每一个人都如你们般推诿不前,倘若每一个人都觉得事不关已冷眼旁观-----倘若不是有那位星空长辈独自护界数十年-----怕是在场诸位的清修早就被打断了。小命难保,何谈其它?”
  “我一个女子尚且明白这个道理,尚在为了人族生存而殚精竭力。你们这些男人又在做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