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暗处


小说:乱命修仙  作者:深蓝行者
推荐阅读:神秘之旅 天降(GL) 
    宁浩天半倚床头,房间内蓝逸飞还有林诗雨都在,床上的被褥几抹猩红隐现。
    其实最早的冲动过后,现在已是慢慢冷静下来,但其他门派人还是纠缠不休,各种借口纷至沓来,引起与自己的争端。
    “宁浩天,你莫要迎战了,别管他们说些什么,性命才是最紧要的。”林诗雨坐到他旁边,轻扯其衣角。
    宁浩天脸色陡然狰狞,想来是痛得不行,蓝逸飞看在眼里,歪着嘴角,举手以鸣鸿挑开宁浩天的胸襟,惹得林诗雨一阵瞪眼,但她回头看清宁浩天胸口时,只剩不安和心疼。
    两个巴掌的深印清晰明了,一白一红,可怖而无法消除。
    “都劝你莫要与薛谦拼死,你偏不听,冰火谷传承延绵多少岁月,岂容你轻视?现在可好,你将人家重伤昏迷,你不也是半死不活。”蓝逸飞翻着白眼,抱胸说道,言语可毫不客气:“从现在开始,此事我来接手,你好生养伤,伤好之后便带着掌门师伯回夕云罢。”
    “我要等事情水落石出再离开。”
    “那这般说,掌门师伯的性命修为你也全然不顾了?平日里沉稳得紧,现在怎这般意气用事?”
    宁浩天闻言,痛苦闭上眼睛,神色挣扎,现在青木真人修为半失,他急切想查出真相,但最担心的却是师父醒来后是否能够接受这个事实。
    从九霄的云端坠入深沉的地底,巨大的落差,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重新振作的。宁浩天信自己的师父心态心境非常人所能企及,但事情落到其身,仍是难免担心。
    “我再想想罢,师父现在受伤过甚,不能妄动,若是妄然做主带他回夕云,实在不能保证在路上出现什么意外。连师父、轩辕王等人都无法应对,我即便太阿在手,又有何用。”宁浩天长出一口气,语气总算回归了常日里的平静。
    蓝逸飞点点头没有说话。
    雪神山内,各门各派暗流涌动,现在虽然还能保持着虚伪,寻借口争斗找发泄,但极有可能一个不小心硝火燃遍所有角落。
    客栈、大街、山脚等等,三三两两,你我一团,他们一簇,交头接耳正讨论着各自的计划,这便是现在雪神山的缩影。
    然而他们却远未看清,那隐藏在高高在上的云层中的危险,仿佛一张绽开的血盆大口,择人而噬。
    “未下凡尘时,以为肮脏粗鄙,没想到凡间却是这般有趣。”白衣少年蹲坐在一座雪山之巅,手捧起一团冷雪,百无聊赖地一次又一次撒向山下。
    “可是有什么呢,蝼蚁之功,一无所用,待我拿回这些神器,看那帮眼高于顶的家伙如何自处。”少年自言自语,冷笑道:“谁挡我道,便注定被碾碎成尘。”
    ****
    明月谷,竹林小居。
    竹床上青布摊开,凌蝎正将二娘美姬送来的衣服叠好放入,自然也少不了丹药类的大补之物,想起来当时赠保养容颜的丹药与夕云观紫云峰的舒香师妹,他禁不住轻笑一声。
    美姬被他自小称为二娘,疼爱他的程度不用多说,只是无论可用无用都一个劲堆到他面前,感动之余也觉得好笑。
    “蝎儿,你刚回来不久,怎这般匆忙便要出去。”美姬箭步冲进屋内,劈头就是一顿说道,想来是颇为不忿了。
    因为容我悠闲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凌蝎心头苦笑默念,背对着美姬,却道:“二娘,我也盼能多驻留几日,可我在外界惹了一些麻烦,还未解决。”
    “那又如何,外边那帮人难不成真敢到我明月谷来闹事不成,即便他们不知死活前来,我明月谷又怎会怵了他们?”美姬还是不死心劝慰道。
    凌蝎停下动作,起身转头,正要说话,见美姬的丈夫黄豹也进入门中,便先行了个礼。
    黄豹摆摆手,沉默如他却是不多话,只说道:“你无须离开,有人来,明月谷保你便是。”
    凌蝎心头温热,甚至有那么一个瞬间都直接想答应下来。
    方时,前来送行的人也陆续进屋。
    有当初凌蝎刚离开明月谷时,自责告知凌蝎身世的小灰小白等,钢牙也来了,但明月谷全部长老到齐,凌蝎却是没有料到。
    再过片刻,他名义上的姑姑倩儿也来送行,经过那晚之后,凌蝎对这位姑姑的心思实在是百味杂陈……
    倩儿也是眼神闪烁,俏容飞起一抹绯红,动人非常。
    “咳咳,蝎儿”老树妖爷爷见各人都不怎么说话,只好解围:“你在外边惹了什么麻烦,可否与树妖爷爷说说?说实在,不用离开,我明月谷现在已是不惧任何人前来造次了。”
    在场的所有,都是真意关心他,凌蝎知道不给出一个能说服他们的理由,是不可能轻松离开的,况且他也不愿伤他们的心。
    于是,挑出一些情节,将东荒的遭遇半真半假拖出。
    “事情便是这样,天欲宫以前便是残害我明月谷生灵,后面更是犯些天地不容的罪孽,正派人士虽说拔除它顶尖实力的修仙者,但最近隐隐有复苏的迹象。蝎儿绝不允许此等宗派死灰复燃。”
    倩儿抿嘴沉默一会儿,也不复方才的忐忑模样,直接驳斥凌蝎道:“你不过是一个人,这些事情,自诩正道的修仙人士自然会去解决,何须你亲自去,太危险了罢,也没必要。”
    “这——”凌蝎被呛得说不出话,本就不善言辞的他,此刻舌头更是打结一般,呐呐不能言语。
    但不知为何他脑中闪过蓝逸飞与他扯过皮的无耻模样,心中暗笑一下,正义凛然道:“姑姑,你与娘亲自小便教我除恶扶善,此事我怎能坐视不理?蝎儿当初既然敢一马当先,现今得知消息,更是不能落于人后的!”
    众人面面相觑,总觉得凌蝎哪里不对。
    六长老长嗯一声,意欲说些什么,直接被凌蝎稍显无礼地打断:“长老们莫要再说了。当今之世,群魔乱舞,更是修仙的大争之世,谁也不知外界会不会因为某种利益而来迫害你我。蝎儿被娘亲收养,于谷中长大,绝对要出去历练一番,只盼将来能以一己之力护明月谷周全。”
    字字铿锵,众人无话可说,只眼睁睁看凌蝎再度回归收拾包袱的动作,却无法看出他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