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0章 再扮(二更)


小说:白袍总管  作者:萧舒
推荐阅读:狂狐月天 仙走一步 金枝菜叶 极品魔少 嫡手遮天:彪悍太子妃 宠上毒辣小狂妻 塞外长歌 地狱电影院 都市极品大亨 鬼谷尸经 
  周白渠忙道:“宗主,那就麻烦了!”
  胡天横冷冷道:“我倒是想知道哪个有这么大的胆子!”
  周白渠默然不语。
  做都做出来了,再说胆子已经太晚了,关键还是找出这家伙,杀掉他,免得天魔宗武功外泄,更重要的是,万一他冒充天魔宗弟子行事,那就麻烦了。
  从来都是天魔宗冒充别人,如今却是别人冒充天魔宗,简直成了笑话,严重打击了天魔宗的威严。
  他能想到这个,胡天横身为宗主,自然也想到了。
  他铁青着脸色,哼道:“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
  被人冒充,骗取了传承,传出去,简直能笑死人!
  宋轩终于停下了拳式,看过来,哼道:“看来是出什么事了?哈哈!”
  他看到胡天横脸色不好,就莫名的高兴,恨不得大笑。
  “闭嘴!”胡天横断喝一声,冷冷道:“有人冒充你获得了天魔像的传承,是不是很好笑?”
  “不可能!”宋轩哼道。
  胡天横冷冷道:“那你是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
  他心情恶劣之下,再没有耐心哄宋轩。
  周白渠摇头叹气:“宋师兄,这是真的,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开天辟地第一回。”
  宋轩皱眉道:“谁有这么大的本事?咱们天魔宗可不是别的宗门,怎能认不出他来?天魔经的真假总能分辨出来吧?况且天魔像也会自动攻击非天魔经的修炼者。”
  周白渠苦笑道:“宋师兄,真要攻击他,会得到传承吗?”
  胡天横道:“现在的关键是,他怎会冒充你,而不冒充别人!……所以他一定是了解你,一定与你有过接触的!”
  周白渠忽然一笑道:“宗主,会不会是梁师兄开的玩笑?”
  “放歌不是不知轻重的人,不会开这种玩笑!”胡天横摇头。
  周白渠道:“会不会是梁师兄觉得咱们太过松懈,所以演这一出?”
  “不可能。”胡天横摇头。
  他若有所思。
  梁放歌不会做这种事,也不会有这苦心,毕竟仅仅是年轻一代弟子,不会从整个宗门的角度考虑,但别人却未必了……
  “宗主,可有眉目?”周白渠忙道。
  宋轩皱眉沉思。
  他在思考自己最近见过的人,到底谁有可能假冒自己。
  想假冒自己有一个前提,便是精通天魔经,否则绝不可能靠近天魔像,从而获得传承,最近接触的人中,比自己的天魔经更深的人寥寥无几,甚至修为比自己更深的人一巴掌能数得过来。
  “宗主,我有一个人选!”宋轩沉声道。
  “说!”胡天横哼道。
  宋轩道:“定如和尚!”
  “他怎会天魔经?”周白渠摆摆手,笑道:“宋师兄,定如和尚虽是伏魔殿的殿主,但应该是不知道咱们天魔经的,天魔经的传承与其余魔宗不同,不可能外泄。”
  天魔经的传承之法与旁的宗门不同,魔像传承保证了没人能外泄,不会发生今天的事。
  宋轩道:“那我再找不到旁人了,我接触的人当中,只有这个定如和尚深不可测,胜得过我!”
  “宗主,真可能是定如贼秃?”周白渠看胡天横皱眉沉思,忙问道。
  “大有可能!”胡天横哼道。
  他咬了咬牙:“这定如和尚就是个祸害,不是要死了吗?”
  “宗主,那要不要追杀他?”周白渠道:“不顾一切的追杀他?”
  胡天横凝视宋轩:“他果真命不久矣?”
  宋轩在这个时候不会再闹脾气,正色道:“绝对错不了!”
  胡天横扭头道:“白渠,让放歌回来!”
  “是。”周白渠抱拳应道。
  他匆匆而去。
  小院里只剩下两人,宋轩沉默下来,转头看向别处,胡天横沉声道:“此人冒充于你,定然是对你有了解,近期别出宗!”
  “知道。”宋轩冷冷道。
  胡天横闪身离开。
  他回到大殿时,梁放歌已然出现,在远离魔像之外。
  胡天横皱眉,一眼看出梁放歌功力大退。
  梁放歌骤然消失,与胡天横出现在他的院子里,忙抱拳行礼:“宗主。”
  胡天横打量他。
  梁放歌露出苦涩笑容:“定如和尚名不虚传,差点儿死在他手上!”
  “能让血阳宗如此挠头的定然极厉害的。”胡天横颌首,他是知道张常怀没能在楚离那边讨得了好的,但觉得梁放歌有天魔解体之术傍身,自保有余,所以才放他去。
  果然还真能脱身,不过也褪了一层皮,损失惨重,需要好好修养才能弥补,尤其对心境的打击犹大,需要更长的时间。
  但也未尝不是一次机会,只要能斩杀掉这心魔,心境会更进一步,从而获得天魔像传承。
  梁放歌道:“宗主急召可有什么事?”
  “有人冒充宋轩获得了天魔像传承。”胡天横道:“会不会是定如和尚?”
  梁放歌露出惊容。
  这可是天魔宗从古至今没发生过的事,出乎意料。
  他呆了呆,回想与楚离交手情形,慢慢点头:“有可能!”
  “该死!”胡天横咬牙:“好个定如和尚!”
  “他中了天离宗的离恨珠,估计这几天就要坐化。”梁放歌道:“临死之前还要来这么一出,到底是为什么,难道是想续命?”
  “他中了离恨珠?”胡天横露出笑容,抚掌赞叹道:“谢天谢地,那他死定了!……天魔经虽厉害,但他不可能短期内修炼圆满,寿元难增。”
  “……但愿如此。”梁放歌慢慢点头。
  他心下却不确定,见识过楚离的神勇与威风,不敢再小觑,临死之际还要来获得天魔经传承,一定是有其用意,不会白费力气。
  “宗主,那就等他自己死好了。”梁放歌道。
  “嗯。”胡天横心神不宁的点头。
  他也隐隐觉得不妥。
  他不担心天魔经外泄,因为没办法外传天魔经,传承需要天魔像,只是觉得不太对劲。
  “你去歇一歇吧,妙相宗那里不宜太过深交。”胡天横道:“这些妙相宗的女人个个都不简单,别被她们卖了还帮忙数银子!”
  “……是。”梁放歌迟疑一下,慢慢点头。
  他颇为不舍,正与苏妙妙处于旖旎暧昧之际,这般骤然离开,宛如浇了一盆凉水。
  “把修为补回来再说。”胡天横似乎没看到他的不情愿,转身离开。
  梁放歌摇头叹息,只能坐回自己床榻,开始调息运功,没发现楚离在周围观照着他。
  楚离下一刻出现在妙相宗外,已然化为梁放歌模样。
  PS:更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