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老对头


小说:火影之大抽奖  作者:消逝的过往
推荐阅读:天妃出逃:萌宝有个跑堂爹 绝世神偷:废柴七小姐 花都狂兵 地狱电影院 网游之天选之路 朕的完美妻面瘫后 琥珀之浪 抓住你,绝不松手 
  “这边请,神奈天大人。”
  两辆豪华的四驾马车停靠在雾隐大门外的大道旁,穿戴整洁的赶马人,作女仆打扮的女侍从,英武雄壮的护卫们站立在马车边,引得来往人们纷纷瞩目。
  神奈天从大门守卫手中收回了离村的手续文件,瞥了一眼马车,说道:“我不需要那种东西。”
  宇佐美赖久连忙说道:“让神奈天大人您独自上路实在是太失礼了,请务必给我一个招待的机会,这也是仁太子殿下所吩咐的事情。”
  神奈天走上前,抚了抚马儿的鬃毛,问道:“水之国就没有更先进的交通工具了么?”
  宇佐美赖久尴尬道:“更先进的交通工具......在内陆或许有,但是在水之国,不大用的上,所以......”
  这个世界的科技并没有人们所见识到的那么差,在雪之国就有一辆废弃多年的火车,大海上也时常有大型的轮船航行。技术储备一直都在,只不过没有拿出来运用。
  说起来,根据原著的剧情,未来鸣人一行人打倒了辉夜姬之后,火影世界的科技就开始了飞速发展,到鸣人成为火影之后,几乎变成了网络时代,这中间的跨度,大的实在有点夸张。
  “使用马车的话,抵达大名府需要多久?”神奈天想了想问道。
  宇佐美赖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一......一个星期。”
  “哦?”神奈天转过身,问道,“所以说,留给我的时间很紧张啊,仁太子是不打算让我参加水影大选了吗?”
  听到这话,宇佐美赖久顿时惊出满身的冷汗。
  “嘛,开个玩笑而已。”神奈天突然笑了起来,拍了拍宇佐美赖久的肩膀,“那么,就按照你们的安排来吧。”
  宇佐美赖久松了一口气,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么,请享受这次旅途吧,神奈天大人。”
  “出发!”
  ......
  七天后,神奈天一行人顺利抵达大名府,并受到了仁太子的亲自接待。
  “所以说,皇子都是住在这种地方的么?”
  神奈天昂着头,目光停留在头顶那个华美的穹顶壁画上。
  在神奈天的正对面,一个扎着发箍,身穿黑色武士衫,怀抱长剑的中年男人闭目盘坐。仁太子则居于首座,笑眯眯的看着他。
  神奈天的目光又移到屋内的装饰物上,那精美的龙形浮雕,和屋内摆放的古董铠甲让他啧啧称奇。
  “些许俗物,不值称道。”仁太子对神奈天的调侃不以为意,笑着说道,“依我看来,神奈天先生所拥有的力量,才是这世间真正的珍宝啊......”
  就这么一句话,就让神奈天对仁太子的评价提高了不止一分。
  这家伙,既然能够清晰的认识到强者的力量,就说明他不像过去的那些大名一样,盲目的沉浸在至高的权利之中不可自拔。
  他懂得借助忍者的力量,也就说明,他能够理解忍者这个特殊群体,对大名府、对贵族阶级的冲击力到底有多么强大。
  万一真的让他成为水之国的大名,那么他必然会在忍者村的运转机制上动手脚,而不是像某些白痴大名一样无视忍者村,视忍者为单纯的工具。
  “果然是个难缠的角色。”神奈天心中暗道。
  “我的力量么?一般般吧。”
  神奈天敷衍着说道,视线转到了那名陪坐的剑客身上,“这一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号称东海道第一刀取的大剑豪,榢本先生吧?”
  榢本睁开了眼睛,平静的和神奈天对视。
  “正是在下。”
  他的目光没有一丝一毫的攻击性,也没有任何的波动,反倒是神奈天的视线,却隐隐露出逼人的凌厉气势。
  所谓东海道第一刀取,意为东海道最强的剑术达人,这其中有多少水分神奈天是不知道,不过肯定不容小视。
  但是,既然不是号称世界第一刀取,那神奈天也不会在过于在意他,要知道,在整个东海道内,也只有匠之国会专门去培养武士,更强大的铁之国却远在千里之外的内陆。不能够取得世界第一刀取的名号,就绝对不可能是神奈天的对手。
  说起来,当初神奈天手持太政大臣和武斗将军的印章,命令中军包围卫门府,强行处决归鹿的时候,介错人就是这个榢本,两人多少也有点交情。
  “原来东海道最强的剑豪,现在是为仁太子殿下效力么?那么殿下召唤我是为了什么事呢?”神奈天摊了摊手,故作疑惑道,“有什么事情是榢本先生不能解决的呢?”
  仁太子兜着手,慢条斯理的说道:“父皇的身体每况愈下,所以特令我监国,不过国内总有一些人看不清状况,我准备召集众大臣们,开一个小会,沟通一下思想,免得工作上出现什么误会......”
  神奈天默不作声的听着,很快就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
  朝中传闻,水之国大名一夜白头,身体衰败,精力大不如前,五十岚仁太子殿下临危受命,全权监管水之国,奉令摄政。但是大名府中还有一些大臣对此现象表示严重怀疑,这部分人认为,大名的衰老,可能是有人下毒所致,或者被邪教徒、僧侣、忍者这类具备超自然能力的人士谋害,于是拒不听从仁太子的号令,引起了仁太子的强烈反感。
  朝堂之上的斗争又和忍者村不同,不能一味的滥用武力,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击垮这帮反对派而又不引起骚乱,对此,仁太子也大为头疼。恰恰在此时,雾隐村传来了水影被害的消息,村子陷入动荡,隶属于雾隐村的忍者们纷纷返回村子,参与下一任水影的选举,这让仁太子看到了机会。
  大名府的态度可以影响水影的选举,甚至拥有强行罢黜当代水影、强行任命新影的权利,而反过来,忍者村的倾向,这个暴力集团的武力支持,自然也可以影响到大名的人选。
  “所以,太子殿下是想说服我?让日轮悠哉成为新的影?”神奈天嗤的一笑,“凭什么?难道殿下不知道水影的选举是靠实力来说话么?你认为日轮悠哉那家伙打得过我?”
  仁太子脸色不变,淡然道:“基于年龄上的考虑,我认为日轮悠哉在主持村子工作这一方面,比你要成熟,你还很年轻,日后有的是时间。”
  “哦?”神奈天弹了弹指甲,脸上露出一丝讥讽,“因为年轻,所以要把机会让给时日无多的老年人么?可我怕日轮悠哉那家伙在战场上被人打死啊!”
  仁太子轻笑一声,说道:“那就不是我所应该考虑的事情了,不过,让出这次机会,你也会得到补偿,下一代水影必然是你的,神奈天!”
  说着,仁太子竖起两根手指。
  “二十!最迟到你二十岁时,你将成为影!并且统治雾隐村的时间,也至少长达二十年!”
  神奈天根本不为所动,他的目的从来就不是成为影。
  “那么为什么要选择日轮悠哉呢?比起他来,我们之间的交情才更加深厚不是么?难道我会去支持其他人成为大名么?啊?哈哈哈哈!”
  仁太子皱了皱眉,神奈天突然的大笑,让他隐然感受到了一股子嘲讽的味道。
  其实仁太子非要选择日轮悠哉的原因,神奈天大概也清楚,因为自己的行事作风,并不像一个忍者。
  大名府那帮人最满意的忍者是什么样的?一种是绝对忠诚,绝对听从命令的类型,比如自杀之前那个冷酷无情的白牙旗木朔茂;另一种,就是无私奉献型,比如宇智波止水。
  而神奈天,他属于看你不顺眼,很可能顺手就派人直接把你干掉的类型,完全不考虑后果,因为他自认为强大的力量足以承担一切后果。
  看神奈天和仁太子对话时的语气就知道,他根本没有对仁太子抱有多少尊重的意思,甚至因为对方武力低下,还很有点看不起他。
  仁太子想要插手雾隐村的事务,这肯定是神奈天不允许的,而神奈天和大名府内的大臣私交过密,也颇受仁太子忌惮,这两人从某种程度上,其实算一类人,他们的心中,都有一只不断成长不断膨胀,试图掌控一切的怪兽。
  二人各怀鬼胎,竟然不约而同的沉默了起来,良久,仁太子才下定决心,开口道:“忍者村每年的经费提升三成!如何?”
  神奈天也就笑笑:“经费的问题,不关我的事。”
  仁太子又沉默了几秒,再次试探道:“五成。”
  神奈天向后一仰,靠在沙发上,说道:“我说了,那不关我的事。”
  仁太子忍着怒气,说道:“那么你到底想要些什么?丑话说在前头,有些事情,不要太过分了。”
  “是啊,我想要什么呢?”神奈天似笑非笑,“财富?权利?美女?这些庸碌之辈所追求的东西,与我又有什么用处?太子殿下,你准备拿什么来打动我?”
  仁太子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真的过分了,神奈天。注意你的言辞,搞清楚自己的身份!你是雾隐的忍者,而是我是水之国的太子,国家的继承人!如果没有我点头的话,就算你打赢了日轮悠哉,得不到大名府的认可,也无法成为影。”
  “成为影?”神奈天哈哈一笑,“那种东西,谁在乎啊!”
  仁太子眼睛一眯,盯住了神奈天。
  “连水影都无法打动你么?看来,你的野心比我想象的要大得多......”
  神奈天毫不退让,针锋相对道:“我也没有想到,五大国中会出现你这么一个角色,竟然想要做到彻彻底底的统治国家,你的野心,可不比我小。”
  随着二人暴露出一部分狰狞的嘴脸,气氛也变得紧张了起来。
  一旁的榢本默默的换了个坐姿,从盘腿变成了跪坐,双手平放在膝上,长剑置于手边,这个姿势,隐然就是坐姿聚合拔刀术的架势。
  “拿出点诚意来吧,太子!”神奈天根本不管榢本,冷声道,“我很清楚的知道你是谁,理解你是什么人,但你以为我是谁?你真的明白神奈天这个名号代表着什么吗?”
  “神奈天!它代表着东海道公认的最强忍者,能够轻易的压倒水影的男人!只要我想,随时可以打死日轮悠哉,是否要成为四代目水影只在我一念之间。”
  “我随时可以成为影,不管村子里有没有人反对,只要我出手,选举的结果都不会改变。但是你不一样,太子殿下,国内有能力扳倒你的也不是一个两个,如果不拿出点诚意来,我可不保证我会站到哪一边。”
  仁太子的拳头所在袖筒中,死死的捏紧,他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屈辱。
  “既然如此......”仁太子垂下头,缓缓开口道,“那就让我来称量一下吧。”
  “嗯?”
  “让我称量一下,所谓的世人皆传,东海道第一忍者的力量,让我见识一下你的强大。以此......来判定我们的合作方式。”
  “这样吗?哈哈哈哈!”神奈天一下子站了起来,凌厉的目光锁定在了榢本身上,“是要我和这家伙打上一场么?这就是你的依仗么?太子!”
  “不!”仁太子漠然说道,“要和你交手的,是另外一个人,隍!到你了。”
  吱呀一声,大门被缓缓推开,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
  正午的阳光照耀下,他的影子一直斜到屋内,随着他的脚步渐渐蔓延,最后甚至将神奈天都遮蔽住。
  “你的老对头,寂静之庭的首领,名号诏赦之隍!由他来称量你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