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章 应叹此女殊


小说:实业帝国  作者:拾寒阶
推荐阅读:食色生香 宠上毒辣小狂妻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网王之迷糊公主要逆袭 悟者天下 帝女谋略 武极龙尊 血争流 蜜爱成婚 大地主的小日子 
  这么深情的表白,居然发生在一间病房里。
  其实,这也算是上苍的安排吧?
  不经历这么多的事情,人不会明白心里最深处的渴求,有时就算明白,也不敢说出口。
  姜殊把对林枫的感情,一直深埋心底,直到此刻,她才吐露,像花骨朵,瞬间绽放芬芳。
  她说出这话的时候,明明知道将面对不可预知的情况。
  也许会得到他的拒绝,甚至是他的嘲笑?
  还有他夫人,如果知道自己喜欢林枫,会怎么对待我?
  会不会连这个飞天公司的老总也当不成了?
  不去想了!
  就这么样吧!
  说出来就好,是生是死,由他去了。
  刚才处于生死边缘之际,姜殊的精神状态,处于一种无意识,几乎忘记了一切,却只记得他。
  因为是他在照顾她,是他用身体温暖了他,是他在为她奔走,为她愤怒。
  她说出心里的想法,也没有羞怯的低头,而是勇敢的望着他,期待他的回应。
  林枫脸上带着一如既往的微笑:“谢谢你这么爱我,这是我的荣幸。嗯,为了表示感谢,我是不是应该买根棒棒糖给你吃呢?”
  “啊?”姜殊幻想着他的一万种表现,却没想到这一种。
  林枫风趣的笑道:“我们人类的感情,有时候会很执着,有时候会很迷茫。今天所执着的,或许是明天所迷茫的,今天所迷茫的,正是明日所执着的。”
  姜殊摇了摇头:“你别这么绕,我头好痛。”
  林枫道:“那你就好好休息,对了,你这段时间,就暂时别去上班了,公司的事务,我帮你代理。”
  姜殊嘟着嘴,委屈的道:“我太没用了,没事喝杯咖啡,还能住院,老板,太对不起你了。”
  林枫笑道:“我也不累,有什么事,交待下面的人做就好了。”
  姜殊道:“我出院吧?又没什么大碍,住在这里,感觉自己身怀绝症似的。”
  林枫哈哈一笑:“那不行,医生说了,起码要观察四十八小时,后天检查身体之后,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我再接你出院。”
  姜殊啊哎一声:“那我会无聊死的。”
  林枫道:“那你就看看书,听听歌,找两个人聊聊天,很快过去的。”
  姜殊叹道:“你说,那个刘海华,图的什么啊?明明知道造假是死路一条,他还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
  林枫道:“世界上为了钱财铤而走险的人,又何止一个刘海华?”
  姜殊道:“不能轻饶了他们。对待这种人,一定要严惩,不然的话,后来者就不害怕。”
  林枫嗯了一声:“我会严惩他们的。”
  第二天,滨海市的电视新闻里,播出了相关报道。
  海华公司因为涉嫌剽窃飞天公司机密技术,未经许可仿造飞天手机,被依法起诉,相关部门已经依法将其查封。
  至于刘海华夫妇的投毒案,被林枫压了下来,这件事情,涉及到姜殊,他不愿意过多的张扬,只要将元凶伏法即可,没必要让外界媒体评头论足。
  姜殊住了两天院,出院前,又做了一次检查。
  医生很欣慰的告诉林枫,姜殊身体各方面机能都很健康,并无大碍,可以出院。
  “草甘膦对身体各器官,存在很大的毒害,幸亏她摄入量很少,加之送医及时,救治得力,不然的话,器官会衰退,就算当时没事,以后也会病痛缠身。”医生说道。
  林枫道:“他们选择在咖啡里下毒,一杯咖啡就那么一点,农药要是放多了,味道太浓,咖啡的香味就盖不住,所以,他们放的剂量很少。”
  “这也是姜总鸿福齐天,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医生笑道,“那就恭喜姜总出院?”
  姜殊叫文秀拿了套干净衣服来换上,梳理了下妆容,这才出院。
  出院之后,她第一件事,就是冲凉。
  其实,在医院时,她已经洗过一次澡,但总觉得医院里不太干净,回来后,又洗了半个小时。
  林枫在客厅等着她出来。
  姜殊拿块浴巾围着身子,用毛巾擦着湿发,慢慢走出来。
  林枫笑道:“你快换衣服啊,这样会感冒的。”
  姜殊走到他面前,双手握住秀发,朝身后一甩,细碎的小水珠,溅到林枫身上。
  她脸色红扑扑的,像飞上了两朵红霞。
  “老板!”她站在他面前,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他。
  “嗯?”林枫放下二郎腿,抬起头来,“怎么了?”
  姜殊嫣然一笑:“我美吗?”
  “美啊。”林枫耸耸肩,“这还用问吗?”
  姜殊手握住浴巾一角,轻轻一扯。
  浴巾滑落在地。
  “这样呢?比刚才是不是更美?”姜殊吐气如兰的问。
  “呃?”林枫伸手去捡浴巾,“掉了,我帮你捡起来。”
  姜殊赤脚踩在浴巾上,不让他捡。
  她双手放在他的双肩上,然后分开腿,坐在他的大腿上。
  林枫双手抱住她光洁的后背,逼近她的脸:“你这是在玩火。”
  “就算是大火焚身,我也不在乎了。”姜殊幽幽的道,“还好我没事,要是真的那样死了,我连男人是个什么滋味,都不清楚呢!你说,我冤是不冤?”
  “那你可以正儿八经的找个恋人。”
  “我说过的话,你都忘啦?”
  “什么话?”
  “你就是我的恋人,不对,是爱人。”
  “可是……”
  “别说什么可是了。你真的不在乎我?你也就不会不顾一切的救我,还为我报仇。”
  “嗯!”林枫闻到她身上散发出的香味,双手不听话的在她身上游走。
  “你等下。”
  她起身,倒了一杯红酒,端过来,然后坐在他身上,自己先喝了一口,然后凑到他嘴边,呶呶嘴,示意他张口。
  林枫刚要说话,嘴巴就被她封住了。
  一口温热的红酒,滑入嘴里。
  喉结一滚,落入身体。
  此刻,说什么都是多余的了。
  一切,就是这么自然的发生。
  该来的,总是要来。
  林枫把她抱起来的刹那,邪恶的想,还好我买的岛够大,多住姜殊一个,也不算多!
  他抱着她,往卧室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