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四章 探丧


小说:实业帝国  作者:拾寒阶
推荐阅读:食色生香 宠上毒辣小狂妻 傅家金龙传奇之乾坤盒 网王之迷糊公主要逆袭 悟者天下 帝女谋略 武极龙尊 血争流 蜜爱成婚 大地主的小日子 
  “你还在为人事问题伤神吧?”姜殊体贴的问道。
  “嗯,我约谈了不少中层干部,但没有效果。”林枫道,“他们在我面前说的话,并不可信。谈话的时候,我看到很多人眼神闪烁,他们毕竟是老实的打工仔,并不擅长说谎。”
  姜殊紧张的道:“那怎么办?这么说来,问题还是很严重。”
  林枫道:“我来想办法吧。”
  姜殊笑道:“你身边,不是有军师的吗?何先生在飞天这边帮忙,你身边也有个诸葛青,怎么你每次出来,都不带他在身边?”
  林枫道:“我常年不在江汽,必须有个厉害的人镇守,诸葛先生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对了,我来飞天几天了,也不见何先生呢?”
  “他正好请假回家了,好像是家里长辈过世了。”姜殊道,“所以,这边发生的事情,我也没敢麻烦他。”
  林枫道:“他家长辈过世了吗?是谁?你知不知道?”
  “好像是他父亲。”
  “啊?”林枫道,“那我得去一趟。大家相识一场,这么大的事,我们总不能不闻不问。”
  姜殊道:“我本来也想去的,这不,你一来,我又中毒,忙忘了。要不是你提起来,我都不记得这回事了。”
  林枫问:“他回家几天了?”
  “你来之前回去的。”
  “那我们现在去,还来得及,一般停灵要三到五天。”林枫道,“事不宜迟,我们这就动身。”
  姜殊问道:“你知道他老家在哪里吗?”
  “知道,是在苏县,他曾在那边隐居,还是我硬接他出山相助的。”林枫道。
  林枫订了最近的机票,先飞到苏省的省城。
  江汽在苏城有分公司,林枫从那边借了两辆车,前往何勇家。
  巧得很,何勇家正是今天出殡。
  何勇看到姜殊到来,有些感动的道:“姜总,你事务繁忙,就不必过来的。”
  姜殊将身子一让,笑道:“你看,是谁来了?”
  “老板!”何勇看到林枫走过来,不由得一震,“你怎么来了?”
  “何先生,你不够朋友啊,这么大的事,你也不跟我说一声。”林枫板着脸道,“要不是我正好到滨海去,还不知道你家办大事呢!”
  何勇道:“先父过世,我悲伤过度,家里一切大小事务,都是朋友亲人帮忙操办的,我都没有搭过什么手,唉,也就没敢惊动你们。”
  林枫道:“节哀顺变吧。”
  他来到棺前路奠。
  何勇吩咐,叫人从乡民家里借了两条长凳,摆在路中间,八大金刚一起喊号子,将棺材停在凳上。
  有人抬来桌子,摆上三牲水果。
  姜殊捻开三根香,点着了,递给林枫。
  林枫执后辈礼,上香祭拜。
  礼毕,送葬队伍继续前行。
  “老板,你去滨海,是不是有什么事?”何勇问道。
  一般情况下,没什么大事,林枫也不会去滨海。
  林枫摆摆手:“没什么大事,以后再说。”
  何勇道:“老板,有件事,还请你批准。”
  林枫笑道:“如果是辞职的事,那就免谈。飞天幸好有你,不然的话,不然道闹成什么样子了!”
  何勇道:“这几天,我一直在思考活着的意义。”
  林枫点点头:“因为父亲去世?”
  何勇道:“是的。”
  林枫笑道:“是不是越想越无解?然后觉得做什么都无所谓,没有意义了?”
  “是的。”何勇讶道,“老板,你怎么知道的?”
  林枫道:“因为,我早就思考过了。生命的意义在于什么?这个问题,要么不去想,要么就要想透了,不然的话,想个半吊子,那最难受。”
  何勇道:“老板,你年纪不大,想不到思想和阅历这么丰富。我一直以为,自己长大了,可是,我在才发现,一个男人,三十年才是小孩,四十岁往上走,才有了点大人的味道。”
  林枫笑道:“所以,你现在刚长大呢,就想退休了?”
  何勇道:“我只想多陪陪家人,不想等到失去了,才知道后悔。”
  林枫道:“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样的想法,这个世界就不要进步和发展了,大家都在家里守着老婆孩子得了。”
  何勇道:“每个人的想法不一样吧!”
  林枫道:“我就问你,你儿子长大后,你送不送他上学?想不想他去国外留学?”
  “那当然想啦。”何勇道,“最好能上哈佛。”
  “嗯,那你是不是想,他毕业之后,就回家来,守着你们老两口过日子,哪里也不用去了?”
  “那怎么可能?”何勇道,“他要工作的啊。学那么多的知识,难道就为了在家里老去?那学了做什么用?”
  “哈哈,”林枫笑道,“所以说啊,人这一辈子,除了学习,除了陪伴家人,还有其它更重要的事情可以做的。是不是?”
  何勇一怔,随即羞愧的道:“哎呀,我一直想不明白的人生难题,被你说通了!”
  林枫道:“你不是想不明白,你只是悲痛过度,心里愧疚而已。”
  何勇道:“是的,我的确很后悔。”
  林枫道:“其实,做父母的,也不希望儿女们没有出息的天天待在家里,男子汉,志在四方嘛,现在男女平等,女汉子也志在四方了。”
  何勇道:“有道理。我发现,谁也说服不了我,唯独你可以。常听人说,这世间物,一物降一物。看来,老板你就是降我的啊!”
  林枫道:“何先生,你正当壮年,正是实现自己理想和抱负的好时候啊。以后不要再谈辞职这种事了,你要是嫌工资低,可以直说嘛。”
  “不。”何勇赶紧说道,“我的工资足够高了。你看看今天这排场,就知道我花了多少钱,唉!”
  林枫道:“生老病死,死最大,花点钱也是应该的。如果不够,直接找姜总支取就是,千万别客气。”
  何勇正要说话,前方一排小车开过来,把路给堵塞了。
  马路本就不宽,仅容两车并行。
  那边的车队,开在最中间,不肯让道,这边的送葬队伍,就更不会让路了。
  双方一下子就僵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