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 炎魔重生


小说:踏天无痕  作者:更俗
  血炼场的天空一如既往地有些阴沉,在苍茫的大地之上,一群群的杂魔东游西荡,没有目的,没有终点。
  在血炼场的北方,有一个方圆百余里方圆的巨大坑洞,这就是当年的北陵谷遗址。陈海当年就是在这里暗中助姜雨薇、姜泽聚集寒门子弟的力量,继而返回万仙山成立北陵谷山庄,得以与姜赫、桓温等人相识,得以在魔獐岭北面建立北陵塞,这才有之后北陵镇、北陵军的崛起;而现如今,姜赫、桓温、姜雨薇以及姜泽、姜璇等人,也都陆续修成道胎,成为西北域御魔的中坚力量。
  北陵谷旧址在之前的恶战中坍塌下去,形成一个巨大的天坑,地底焰湖暴露出来。在发现焰湖神塔能助弟子修炼之后,万仙山便在这里修建了道院,不过从古兰山脉防线崩溃、崇国境界的汹汹魔劫全面暴发到如今,已经十一个年头了,这十一年之中,万仙山几乎将所有的真传、内外门弟子都征调填入血腥的战场之中,每年也就没有多少弟子有机会进入血炼场修炼,焰湖道院也变得人烟稀少。
  即便每年还能有三五千弟子进入焰湖道院潜修,但也没有心思去清剿血炼场漫漫荒原深处的魔物,这也就使得血炼场之中的魔群很快又恢复起来。
  碎星峡一战之后,玄阴谷魔族虽然还有五六百万魔兵,沿着大金山南麓西进,但其在和龙骧军、西北域勤王军两年多的纠缠之中,不仅四樽大魔君折损其一,翼魔精锐以及青鳞魔近卫等精锐兵马损失颇为惨重,此时已经没有独自攻下紫柏山的能力,因此兵马主要聚集在摩天岭的南麓,并不敢逼迫天鹤川太近。
  而雍京虽然被另一部魔兵主力围得水泄不通,但太上天帝秦世民率领最精锐的玄元天军及时逃入雍京城,又能从凤雍山衔接的小千天域云洲源源不断的抽调人力及物资,还能在勉力支撑着,同时也将黑炎大魔尊所统领的那一部魔族主力吸引住,暂时无暇分兵进攻西北域。
  这段时间,可以说是魔劫暴发十一二年来,西北域压力最为轻松的一刻,而与北廷四宗整合之后,联军的兵力相对充裕。
  这次从北廷西撤凡民里新招募七八十万弟子,也就不需要急于编入军中;而除了新招募的资质特别优秀的弟子外,照以往的惯例,那些立下卓越战功的弟子,也都将分批送到血炼场的焰湖道院这边来进行培养。
  不仅仅万仙山的弟子,其他六宗以及北陵军天营学宫的弟子,也都分批过来,借助焰湖神塔的特殊之处进行修炼;兼之陈海率领十万龙骧军精锐驻守在碎星峡,物资转运皆依赖于这边,焰湖道院这边又再度热闹起来。
  *************************
  陈海进出天域通道的动静极大,磁光之河附近二三十里方圆之内都要封锁起来,严禁弟子进入。
  这一天,横亘在焰湖天坑之中的磁光之河突然坍塌,黑色风暴从空间裂缝扫荡而出,从万仙山那边新进入焰湖道院的弟子吓得魂飞魄散,老成的弟子则是心情激动的看着外界绝难有机会看到的天地异景,知道这是北陵侯陈海要亲自进血炼场里来。
  下一刻,就见陈海、宁婵儿以及朱炎那巨大的身形包裹在紫金气芒中,走出空间裂口,数万弟子都朝天空瞩目行礼。
  陈海一袭青衣,脸颊偏瘦,完全看不出无敌战将的形势,更像是青年文士,这时候悬立在半空中,看着七宗子弟在焰湖天坑这边忙碌的情形。
  “啊!”第一次随陈海进出天域通道的计都,都吓得有些犯傻,这会儿直直的从朱炎的肩头摔下来,在半空中发出一声惨叫,像块石头似的砸到地面上才惊醒过来,扇动羽翼,扑腾了好一阵,这才重新飞起来,趴到朱炎坚不可摧的宽厚肩头上。
  朱炎的神魂依旧是炎魔,只是魔躯被打碎后,暂时寄舍于玄金傀儡、以玄金傀儡为肉身。
  这一刻外人看不到朱炎会有什么表情,但是陈海能够通过神魂波动感觉到,再次回到血炼场之中的朱炎情绪颇为激动,甚至下意识做出呼吸的动作,想要将地下焰湖那充满硫磺气味的灸热气息,吸入腹中;当然朱炎也是极力将内心的激动控制住,朝陈海这边看过来,意思是问他们先去焰湖道院暂歇,还是直接进焰湖神塔。
  脚下的地底焰湖在剧烈的翻腾着,炙热红炽的岩浆散发出灸热的气息,令普通弟子根本不敢靠近半步,生怕一不小心掉落下去,瞬息意就骸骨无存——陈海不想跟焰湖道院的监院院老寒暄个没完,待要直接往焰湖神塔那边飞去,心神一动,神识往焰湖深处延伸过去,能隐约感知道焰湖深处隐隐约约透漏出生命的气息。
  “怎么了?”宁婵儿见陈海突然间又不动了,问道。
  炽热的岩浆能屏蔽神识感知,陈海要不是对天地气机特别敏感,他都未必能感知到在短短二三十年间,焰湖深处竟然又孕育出新的炎魔生命来了,数量还相当不少。
  陈海记得当年仅有零星的炎魔逃入焰湖之中。
  “将你的族人召唤出来吧,”陈海对朱炎说道,“你们炎魔一族能在这焰湖之中自成轮回,必然是藏着你此时都还没有参悟透的秘密——此时魔族汹汹,倘若人族逃不过这一劫,你们炎魔一族身上又藏有这样的秘密,你以为魔族会放过你们?”
  朱炎默然顿住,踏入焰湖之中,体内散发出熊熊燃烧的火烧,发出苍凉而激越的嘶鸣声,下一刻,焰湖深处沸腾了起来,两三千头三四尺高矮、以火焰为神魂、聚集炽热岩浆为身体的小炎魔从焰湖深处浮现出来。
  在附近修炼的七宗弟子看到这一幕,目瞪口呆,没想到他们在这里朝夕修炼,都没有察觉到焰湖深处竟然藏有如此之多的炎魔精怪。
  “好你个老朱,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岩浆河里藏着这么多的小炎魔,是不是主人不提,你就当没有这回事?你惨了,你竟然敢对主人都不尽不实!”计都呱噪的大叫起来,似乎抓住朱炎的把柄,扯着嗓子在陈海的耳边摆弄是非。
  陈海听得厌烦,抓住计都就叫焰湖扔过去,计都吓得惨叫。
  它的神魂虽然强大无比,但新修炼的肉身却很弱小,要是跌到岩浆里,说不定一个眨眼的工夫,它就得寻找新的肉身了。
  肉身想要重新修炼到灵肉合一的境界太难了,计都可不敢半途而废,惊魂的飞回来,不解的嘀咕道:“明明是朱炎对主人不忠不实,主人怎么吓唬计都来了?”
  陈海瞪了计都一眼,要他闭嘴。
  当年他对朱炎许下承诺,朱炎助他控制玄金傀儡御魔,数十年之后他便还朱炎的自由。虽说这些年来魔劫汹汹,谁也不知道自己能活多久,但朱炎遵守它效命陈海的承诺,一直以来在战场都极英勇的作战,但这不意味着它要将所有的炎魔子孙都献出来。
  朱炎刚才不说破,陈海自己察觉到蛛丝马迹,虽然将这事点破了,却没有抱怨或责罚朱炎的意思。
  虽然绝大多数的炎魔都还很弱小,但在特殊的情况下,炎魔有可能发挥出超乎想象的作用,所以不管朱炎心里怎么想,陈海还是希望它能将一部分炎魔编入军中待用。
  宁婵儿颇为好奇的看着这些从焰湖深处冒出来炎魔,问陈海:“海东大陆万丈深的地底岩层之下,到处都是岩浆焰湖,都没有什么生命迹象,偏偏这处焰湖能延续不断的孕育出炎魔,还真是奇怪啊……”
  “也许秘密就藏在那座焰湖神塔里面。”陈立此时指向依旧倒扣在焰湖中心的巨塔,跟宁婵儿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