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二章 到底是谁


小说:踏天无痕  作者:更俗
  谁都没有想到焰湖神塔第五层,竟然能直接滋生出被玄修称为生命宝药的先天真阳来。
  而既然第五层看不到有其他的收获,朱炎在第五层入口潜修,借第五层的灵压相助,加速将上古精魄融入道胎之中,而宁婵儿、计都则是迫不及待的往第六层入口走去,想看一看到底有没有大量的地灵乳凝聚出来,流泄到灵压更加强大的第六层去。
  “生命宝药啊,老魔我修炼肉身有望了!”计都扑腾着小翅膀,欢快的就直接往第六层入口明显色泽要浓郁一些的青色玄光冲过去,就像是嵌入一张透明的海绵床垫上,半个身子都已经嵌进去了,随后就被磅礴无比的灵压挤了出来。
  也是亏得计都进入第四层时,就以防御灵罩护住新修炼的肉身,要不然让第六层入口的灵压直接冲击一下,他那新修炼的孱弱肉身,恐怕会直接被拍成肉泥。
  当然,计都如此兴奋到忘乎所以,也是有他的原因。
  地灵乳所蕴含至正至纯的先天真阳,被称为生命宝药,是天位第三境强者所拥有的肉身不坏神通的关键,也是淬炼肉身胎体的关键,以其为主药,所炼制的天枢地元丹,乃道丹二品。
  这样的道丹仙药,万仙山想要炼制,也是看机缘的。
  要是有弟子外出游历采集到地灵乳,就能炼制,要不然的话,万仙山也就三四个人,数十年乃至上百年的时间不干别的事情,也才能炼制一枚。
  计都身骸叫墨翟拿走了,计都想要将一具刚刚修炼到妖丹境的妖鹰肉身,修炼到跟之前的肉身一样强者,虽然比之前从头修行要容易一些,但也是以百年为单位进行计时的。
  而只要有足够的地灵乳,这个过程可能就会缩减到十数年甚至数年之内;而与真龙涎息合用,则能更方便的修炼到灵肉合一的境界,消除夺舍的隐患。
  计都就是想到第六层要是有地灵乳凝聚,陈海肯定不可能给他太多,他才想抢着进去,直接先贪墨十几二十滴地灵乳再说,没想到第六层的灵压远远超过他的想象,不是增加了一层,而是增加了数倍!
  看到计都这样被硬生生的挤出来,陈海也忍不住莞尔一笑,还没有搞清楚第六层到底什么状况,没有搞清楚第六层有没有厉害的禁制还处于激活状态,计都这魔头没能一下子进去倒也罢了,要是强行挤进去了,触发禁制,很可能就是杀身之祸。
  陈海伸手往第六层入口处的青郁玄光之中探去,感受到第六层的灵压要比第五层足足强出三四倍,他都能感受到极强压力,不摧动灵元法力对抗,身上的皮肉就像是脱水般被死死挤压在骨骼上。
  不过即便如此,陈海也没有直接摧动灵元法力对抗灵压,而是默默感受到青郁玄光之中那极细微入玄的波动……
  焰湖神塔遗落在血炼场深处不知道多少万年,每一层的入口处都没有特别的禁制,但每一层的灵压却有着极大的落差,而且从第一层往上层层累加,到第六层连他的修为都感受到明显的压力,陈海此时更在意的不是着急进第六层将宝物、宝药收入囊中——倘若第六层有地灵乳,也只有他们能取,迟一刻早一刻都不会落入他人囊中——他此时想得更多的,还是焰湖神塔中枢大阵到底是怎么才能形成这种现象,又为什么在第五层能滋生先天真阳。
  这个问题,跟他自身的修行也有着直接的关系。
  天位第三境的强者,拥有肉身不坏的神通,其根本就是修炼到这一步,肉身能滋生微量的先天真阳,而且在胎魄仙卷阴阳篇里,也从阴阳之理畅述先天真阳孕生的道理,但目前还没有一种玄法真诀,能加速先天真阳的形成。
  人族上古大能,师法天地而参悟道法玄诀。
  天地能凝聚地灵乳,人修炼到一定境界,能滋生先天真阳,以仙乳滋养肉身,使其肉身不坏,这必然有一种办法能够控制这个进程,而且天位境的强者理应能够掌握,但很可惜星衡域却没有这种功法传世。
  然而炼制焰湖神塔的上古大能,不仅掌握这种功法,还能将这种功法演化为阵法禁制炼入神塔之中,陈海就想着他要是能参悟出这种功法,实际上意味着他与强敌近身博杀时,战力还将更胜一筹。
  修炼到陈海这个层次,实力想要再提升一筹,也是千难万难。
  而说到神塔每层灵压层层递加,这直接令陈海想到玄极碎星戟诀他所掌握的第一式逆神刺,一刺之下,力量节节攀升。
  陈海当初在百余精英翼魔围攻下,生擒计都,就是直接以逆神刺破开计都汲取翼魔血肉神魂力所凝聚的血魂铠甲,那一刺最终所爆发的力量,反噬力就将陈海的右臂窍脉完全震废掉,比断臂好不了多少,令他好一阵子都无法亲自上前阵杀力。
  实际上,逆神刺,一刺之下,力量分九节拔升,也是人为制造层层递加的灵压,直接传导到战戟之上,这其实跟焰湖神湖的内部灵压层层递加,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这除了能进一步证明藏有碎星戟诀等玄功真法的玉虚神殿,跟焰湖神塔极可能是同属一个太古宗门的造物,更主要的是陈海真正掌握碎星戟第一式,将所受反噬能控制住,这不仅有助他进一步参悟碎星戟诀,同时也能将他在战场中的战斗力再拔高一截。
  要不然的话,除非绝对的把握,有些一旦施展就要先废掉自己半条命的禁招,他是不会轻易施展的。
  陈海正考虑着怎么借焰湖神塔修行、提升战力,宁婵儿确认第六层没有明显的威胁,就催促陈海先进入第六层再说。
  地灵乳的比重极高,微小一滴,可能要比同等体积的水珠重出万倍,也恰恰如此,陈海他们才能看得见数以千计的地灵乳液滴能够流泄到第六层,悬浮在第六层的半空中。
  “几十万年都没有人走进来,竟然只有凝聚了这么一点地灵乳?”宁婵儿看到第六层大殿里的情形,略有些失望的说道。
  陈海眉头微微一拧,没有急于帮宁婵儿收集地灵乳液滴,也是盯着数以千计的地灵乳液滴沉思。
  这么多的地灵乳液滴,收集起来足以炼制两三百枚天枢地元丹,这对此时灵药资源严重匮乏的西北域来说,已经能令诸多真君级人物都目瞠口呆了,但是,宁婵儿失望也极有道理。
  宁婵儿刚才花费小半天工夫,就成功凝聚出一滴地灵乳,焰湖神塔在这里十数万年甚至数十万年,倘若都没有人能踏入第五、第六层,那能凝聚出来的地灵乳应该远远超过想象才来,不应该仅有炼制两三百枚天枢地元丹的量。
  要是假设焰湖神塔在这里存在超过三十万年,那就相当于每过一千年才能凝聚出足够炼制一枚天枢地元丹的地灵乳,这焰湖神塔的阵法禁制,自行运营凝聚地灵乳的速度,甚至都只有天位第三境强者自身凝聚先天真阳的十分之一?
  倘若焰湖神塔内部的阵法禁制,是师法天位第三境强者肉身不坏的神通,二十万年间所自行运转凝聚地灵乳的数量,应该是眼前所见到的二三十倍才是。
  除非在不到一万年前,有谁曾经进入过焰湖神塔,将里面所凝聚的地灵乳都收割走了,他们所见到的这些,只是后续一万年新凝聚出来的?
  宁婵儿也是看清楚陈海眼里的惊疑,问道:“你是觉得有谁在不久之前,曾经进入过第五、第六层?但魔族不可能,要不然魔族绝对不会轻易将血炼场的控制权拱手相让,而海东大陆人族宗门,除了你这个怪胎,其他人也唯有借助太虚龙魂鼎能够丝毫无损的通过如此不稳定的天域通道;而换成其他上三品的道器法宝,即便也能强行进来,但在万仙山东麓所引发的动静,怎么可能不引起别人的注意?”
  陈海点点头,宁婵儿所说正是他心头的疑惑,但天地之大,无奇不有,除了他目前确知的两种办法,在他所不知道之外,谁知道还有多少进入血炼场而不畏空间风暴反噬的办法?
  然而问题是,曾经进入过焰湖神塔第五、第六层的这个人,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