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三章 前世之秘


小说:踏天无痕  作者:更俗
  宁婵儿将数以千计的地灵乳液滴收集到一只只小青玉瓶中,总共分成二百五十余份收入储物戒里,待出血炼场后再与万仙山分配。
  这些事做成之后,宁婵儿一双妙目似笑非笑的盯住计都。
  计都叫宁婵儿盯得心里发虚,捂住胸口,双翅下意识的捂住藏匿地灵乳的胸口,朝陈海叫苦道:“计都对主人忠心耿耿,只是没有肉身之后,实力太差了,不能为主人效命啊!”
  陈海没有想到计都魔性炼除后,却变得贪鄙无耻起来,哭笑不得的说道:“你偷藏这些地灵乳,不能与其他灵药合炼,药力难以充分释放出来,浪费太多——你现在莫要呱躁,待炼成天枢地元丹之后,给你两枚就是!”
  计都纠结了好一阵子,才痛苦不堪的将几十滴偷藏的地灵乳|交出来,小声嘀咕着这么多地灵乳,怎么也能炼制七八枚天枢地元丹,陈海答应给他两枚太吝啬了,嘀咕这么多地灵乳,拿一小部分去糊弄姬江野他们就可以了,没有必要都老老实实的拿出去。
  陈海没好气的瞪了计都一眼,要他闭嘴。
  无论是燕州,还是星衡域的宗门,都有一个传统,就是喜欢将修炼资源当成财富囤积下来,形成小数宗阀甚至个人的资源垄断,然而陈海无论早期建天机学宫、发展龙骧军,还是进入星衡域之后发展北陵谷山庄、北陵塞、黑风军乃至北陵军,陈海一旦的风格则是尽可能公平的人尽其才、人尽其能、物尽其用。
  陈海这种做法,龙骧军、北陵军内部很多人都不理解,也不知道在陈海的思维里,一家宗门或一个国家强不强大,不在所占资源或财富的富裕或贫脊程度,而在其资源及财富不断扩大跟再生产的能力。
  拿地球上所通俗易懂的话来说,生产力决定一切。
  龙骧军、北陵军能够快出崛起,陈海打碎宗阀与寒门子弟间的壁垒,在内部尽可能的推行人尽其才、物尽其用的原则,有着决定性的关系。
  就当前的形势来说,一百枚天枢地元丹也好、一千枚天枢地元丹也好,唯有有效的用出去,才会转化为实实在在的御魔能力,而收入个人囊中,或者仅仅拿一小部分赏赐给一小撮嫡系,不仅不能增强北陵军与七宗联军的御魔实力,甚至还会引起不必要的分化跟矛盾,削弱整体的御魔实力。
  当然,物尽其用不是绝对的平均分配,而是要论御魔、抗魔所做的贡献跟牺牲进行分配。
  就宗门而言,北陵军与万仙山、元阳宗、玄皇殿、紫虚宗所应分得的资源,理应要远远高过其他三宗;而在宗门之内,站在御魔第一线的将卒,所得也理应要远远高过其他的弟子。
  倘若不是如此,也就没有所谓的公平可言。
  如今所得的地灵乳,大约能炼制二百五六十枚天枢地元丹,这在灵药资源已略显枯竭的西北域,将显得尤其的珍贵,除了能让几名已经触摸到大道本源的准天位境强者更有把握渡过雷劫外,还能有新的一批道胎境中坚力量成长起来。
  倘若这一批人,能够以龙骧军以及西北勤王军的将领以及北廷那些能敢于牺牲的御魔将领为主,如姚文瑾、董良、董畴、陈烈、秦谦、桓温、姬成韵、周温韦、陈正卿、黎永昌、刑晨、铁虎等人借助天枢地元丹提升修为境界,这不仅能真正提高西北域的御魔实力,同时也有助这些人逐步进入北陵军及七宗联军的权力中枢,使得北陵军及七宗联军权力中枢的御魔意志变得更坚定。
  当然了,对于陈海个人而言,从焰湖神塔参悟中枢大阵凝聚先天真阳的秘密,参悟阵法禁制与碎星枪的联系,意义则更大一些,这些将助他彻底筑实天位下三境的道基,为向天位中三境冲刺做好准备……
  还有一个更关键的地方,就是焰湖神塔所藏太多的秘密,需要认真的探索跟破解,不仅有可能追溯到太虚龙魂鼎所存在的秘密,也可能从中找到更多有助御魔的地方。
  此外,魔族手里所掌握的往生大阵,左耳、苍禹他们都没有见过实物,但推测极可能也是上古造物,其强悍到甚至能直接控制神魂转世重生——这也是流阳宫最强盛之时,都无法将魔族从海东大陆铲除的根本。
  往生大阵跟焰湖神塔,跟太虚龙魂鼎有没有关联,甚至整个魔族在海东大陆北境的崛起,跟焰湖神塔、太虚龙魂鼎这些上古遗宝,有没有牵连?
  这些疑问,或许都有可能在神塔之内找到一些蛛丝马迹。
  不过,当前还是要尽可能快的将二百五十多份地灵乳送出去,配合万仙山等宗门现在手里的炼丹师及灵药资源,尽可能快的都炼制成天枢地元丹成品,令其物尽其用、尽快转换为北陵军及七宗联军的御魔实力最为重要。
  陈海留朱炎暂时留在第五层修炼,他与宁婵儿、计都先退出去,将焰湖道院的八名执事长老召唤过来,将二百余份地灵乳|交给他们,让他们即刻送回万仙山,一切交由姬江野处置。
  二百多份地灵乳,这时候对北陵军及七宗联军而言,实要比在塔里找到三五件道宝,意义更加重大。
  等焰湖道院的执事长老慎重其事的护送地灵乳离开,陈海又直接跟留在碎星峡的龙帝苍禹联系,将他们之前在塔内所发现的一切,说给苍禹知道。
  “咦!待我过来一看。”龙帝苍禹此时留在碎星峡,没有与陈海一起进入血炼场探索焰湖神塔里的秘密,是他需要抓紧时间,去适应、修炼他新得的魔龙肉身,得陈海传念相告,好奇心被勾了起来,当即就想直接进入血炼场以观究竟。
  陈海他们之前就已经判断出焰湖神塔跟玉虚神殿是同一时期、同一天域的造物,然而这次进入第五层、第六层,就确认焰湖神塔跟太虚龙魂鼎应该同属一个宗门,而在一万年前左右,很有可能有人进入过焰湖神塔的第五、第六层……
  陈海在第五、第六层发现这么重大的秘密,龙帝苍禹还怎么可能在碎星峡坐得住?
  龙帝苍禹的元胎当然可以直接驾驭太虚龙魂鼎直接进入血炼场,但焰湖神塔第五层能够直接滋生先天真阳,龙帝苍禹要是进入第五层修炼魔龙身骸,速度不知道能快出多少,陈海便再次从血炼场踏入碎星峡,与龙帝苍禹一起,将上百米长的魔龙身骸搞入血炼场中。
  魔龙身骸还是太过巨大,盘成一团也超过紫金气芒的庇护范围,好在龙帝苍禹的元胎已经恢复天位第六境的修为,已经能掌握太虚龙魂鼎的一部分神通,让陈海往返走一趟,也只是为了掩人耳目,令他人以及令魔族有可能潜伏在左右的耳目,看不到太虚龙魂鼎在他们手里的蛛丝马迹而已。
  龙帝苍禹随陈海、宁婵儿、计都进入焰湖神像第五层,看到十二臂罗刹魔神像以及魔神像虚灵空间里的人族青年虚像,他此时还无法完全掌握魔龙之躯,不要说化变形态了,便是进入神塔的动作都极其笨拙,这一刻则却像是被定身法定住在那里,盯着魔神像,龙瞳里散发出灼热而痴迷的光芒。
  “怎么了?”陈海与龙帝苍禹直接通过神念交流,能知道到苍禹既震惊又痛苦的感受,不知道人族青年的虚像触动到苍禹什么。
  “不知道,直觉神魂深处有什么东西要炸裂开来,但就是差那么一点点,就是触摸不到真正的真相,令我痛苦之极!”龙帝苍禹近乎呻吟的传念说道。
  “是有关太虚龙魂鼎的真正记忆要觉醒吗?”陈海震惊问道。
  龙帝苍禹乃是太虚龙魂鼎所附的上古器灵残魂所孕育衍生出来的新的生命,甚至他的神魂本源比太虚龙魂鼎更接近于天道,这才能不断的借太虚龙魂鼎重生,又能借助众生愿力迅速恢复修为。
  龙帝苍禹倘若看到魔神像里的人族青年画像,神魂深处有所触动,那极可能是太虚龙魂鼎所附上古器灵的记忆碎片要在龙帝苍禹的神魂深处觉醒。
  那么一来,就有可能将太虚龙魂鼎的真正秘密挖掘出来。
  龙帝苍禹点点头,然而这种神魂深处的记忆碎片将觉醒而未觉醒的状态,令他痛苦不堪,也令他对自身的存在产生错觉,令他不知道他的神魂以及本源意识,是该属于他自己,还是该属于太虚龙魂鼎那个都不知道是怎样一种存在的上古器灵?
  看到龙帝这般情形,陈海也是默然无语。
  陈海确知姜璇就是周倩转世,他一度为姜璇踏入天位境,就有可能觉醒前世记忆,但随着他修为的加深,才知道他以前将轮回转世的秘密看得太肤浅了,要不然魔族手里的往生大阵,就不会成为媲美太虚龙魂鼎的存在了。
  姜璇的身世之秘,陈海没有跟任何人提起过,也知道姜璇这辈子都不可能觉醒前世记忆,那还不如让这个秘密永远的埋藏在心底……
  也许是火候未到,龙帝苍禹强行将心念从魔神像上移开,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平静,跟陈海说道:“或许所有的秘密都藏在魔神像内部的这幅人族青年虚像之上,只是我此时还没有踏入上三境,真要强行去破解神魂最深处的轮回烙印,后患无穷……”
  陈海此时也知道,轮回烙印、胎中之谜,这些都是天位上三境天尊级强者才会接触碰到的层次,而他们现在连神魂碎片孕育新的生命,跟神魂本源轮回转世到底有什么区别,都还没有搞清楚,此时去勉强做力所未逮的事情,一旦有什么严重的后果,则非他们此时所能承受的。
  要知道龙帝苍禹实际上是他们这里最强的战力存在,一旦黑炎大魔神攻陷雍京腾出手来,又或许陨神渊的那几个老魔头出世,北陵军与七宗联军真正有可能制衡它们的存在,也就龙帝苍禹了。
  没有高端战力之间的制衡,到时候北陵军与七宗联军不知道要填入多少人命,才有可能将失衡扳回来。
  “欲速则不达,”陈海也不想龙帝苍禹太过急进,当前最主要的还是借助第五层掌握魔龙身骸最为重要,要有可能,还是先参悟焰湖神塔内部的秘密为先。
  焰湖神塔第七层的灵压太强了,陈海虽然能勉强进去,但不能保证一旦第七层有什么厉害的禁制他还能全身而退。
  陈海知道他肩上的责任重大,身系御魔大局,不能在一些细枝末节去冒险,就想着等着龙帝苍禹在第五层修炼,能较为彻底掌握魔龙身骸之后,才一起进入第七层一探究竟。
  此时,东域、东南域彻底沦陷了,五六十亿的凡民被抛弃,仅有数十万的宗门、宗阀子弟逃到南黎与天南国交界的云岭深处——天南国也没有允许这些宗阀子弟进入国境避难,还是强迫他们在云岭立足,与同样仓皇南撤的南黎柱国将军府的兵马,在云岭组建新的御魔防线,防止魔劫往天南国腹地延伸。
  越国对安西柱国将军府以及南诏柱国将军府要求也是如此,接受归附,但禁制他们将兵马撤入横断山脉以西避难,而是勒令他们在万涛河以南、在横断山脉西麓建立防线。
  由于南黎柱国将军府、南诏柱国将军府以及安西柱国将军府,都有通道往越国、天南国强大的兵马进来,兼之玄阴谷魔族在北廷的进军受挫,黑炎大魔尊所统领的不灭邪域魔族主力并没能立时攻陷雍京,因此魔族最先蚕食的还是彻底崩溃的崇国东域跟东南域,令其他地方的凡民,多少有逃亡的机会。
  然而南黎、南诏、安西三地的宗门自身都彻底乱了阵脚,跟三宗及北陵军所严密的组织严密性压根不能相提并论,这使得这三地的凡民往南、往西撤,即便没有魔族进攻,死于饥饿、疫病的,就不计其数,尸骸堆满荒野。
  只是在玄阴谷魔族五六百万魔兵的威胁,北陵军及七宗联军也只能优先庇护紫柏山以西、万涛河以北的五六十亿凡民,对崇国其他地方所发生的种种人间惨剧,实在是自顾无暇、鞭长莫及。
  在此期间暴帝秦世民的金剑符诏,每隔一段时间都会传到西北域,勒令七宗出兵增援雍京,只是凤雍山外围完全被魔族主力控制,而从丹霞渡到雍京六七万里都是一马平川,人族在这么大的距离无法建立一条安全的补给线,西北域刚刚恢复一些元气的数百万兵马就这样仓促南下,不是自寻死路,是干什么?
  即便七宗此时还遥尊雍京为帝都,遥尊秦民为帝族,但此时要为西北域的数以千万的宗阀、数以十亿计的凡民负责,也完全不可能会去理睬暴帝秦世民的令旨。
  接下来两年,陈海除了间或进入焰湖神塔潜修,参悟焰湖神的阵法禁制之谜,也将大群的新生炎魔,通过天域通道转移到碎星峡中。
  以十万龙骧军精锐,破开上万丈深的岩层不是什么难度,只是要多做些水磨工夫而已,但破开上万丈深的岩层之中,将地底的炽热岩浆引出来,就不是易事了。
  毕竟岩层下的焰流得到渲泄,岩浆从岩层裂缝里涌出来会冷却凝固是一方面,另外岩层自身的作用力,也会促使岩层裂缝弥合,附近没有大型灵脉能够部署法阵,想要维持岩层裂缝,让岩浆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实在是一件头痛的事情。
  然而有二三千头能在岩浆焰流中生存、天生能操控岩浆焰流的炎魔,一切就变得简单了,龙骧军只需要将上万丈深的岩层破开,之后如何维持炽热岩浆源源不断的从岩层缝隙里涌入,不断的注入玄阴谷之中,由两三千头新生炎魔就完全能够胜任了。
  万魔枯骨大阵也好、森严魔意也好,随着炽热岩浆的不断涌入、冷却,则被深深的覆盖在千丈岩层之下了,本身炽热岩浆焰流,对残存的万魔枯骨大阵本身就会进行一定程度的摧毁。
  万魔州的入口,位于碎星峡与玄阴谷之间的一座裂谷深处,天域通道相对要稳定得多,道胎、道丹境将帅都能进入,龙骧军定期进入其中,剿灭里面新成长起来的魔兵魔将,令魔族在万魔州内部难成气候,不过万魔州的疆域也极为辽阔,有十数万里方圆,龙骧军此时还腾不出手里,将里面的魔物清剿一空。
  另外,万魔州内部的环境极为恶劣,也没有办法迁入凡民,建立人族社会,去压制里面魔族的发育,要彻底解决万魔州的问题,还要星衡域的人族先扛过魔劫再说。
  接下来两年里,借助从焰湖神塔所得的地灵乳,七宗炼制出二百六十余枚天枢地元丹,借助这一批道丹仙药,武威侯董良、秦谦、雷震、姬成韵、武灵侯周斌、沙天河、卢少商以及玄皇宗的戚少军、元阳宗的周离、紫虚宗的段忍等十人渡过雷劫,踏入天位境。
  只是这十人渡劫的消耗是极恐怖的,差不多每人要消耗掉十五到二十枚天枢地元丹,说白了就是借助天枢地元丹,一方面提升自身对抗雷劫的实力,一方面快速恢复在对抗雷劫时所受的伤势。
  每一波雷劫的间隔时间极短,没有天枢地元丹这种能令人临时拥有堪比肉身不坏神通的道丹仙药,而且数量足够多,十人渡劫,最终能有两三人扛过去,就已经算是异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