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四章 黄雀在后


小说:踏天无痕  作者:更俗
  天狼山绵延数千里,在北境魔域深处,算不是什么雄奇山岳。
  借十数枚天魔血丹最终也踏入天魔境的泰官站在天狼山主峰一块仿佛魔鹰扑食的黑色巨石眺望苍茫大地。
  此时已经是建兴四十五年初夏,北境魔域的酷寒也早已退去,雨水充沛带来的后果,就是荒原里到处都是荒沼毒泽。
  这里对体形巨大、肉身强悍、生存能力极强的魔兵来说,原本不构成南下的障碍,甚至荒沼毒泽深处新繁衍的杂魔,为南下魔兵提供充足的食物来源,但是在夺得碎星峡之后,北陵不地派出龙骧先遣军在天罗谷往碎星峡来回扫荡,使得碎星峡到天罗谷之间八九万里纵深的魔域,已经不再是魔族的乐园。
  泰官与丹图一路潜行东进,看到荒诏毒泽之间,到处都是被歼灭后遗弃下来的魔兵魔将的残骸。
  自从黑炎大魔尊撕开古兰山缺口后,迄今已经过去十四个年头,北境魔域稍有规模的大型部族差不多都已经南下,这时候除非玄阴谷、不灭邪域或轮回殿的魔族主力北还,此时还在继续南下的中小部族,其实已经没有哪家是作为北陵军最精锐战力的龙骧先遣军的敌手了。
  桃源江一役惨败之后,闫莨、缑亢等大魔君被毙杀,天呈山魔族可以说遭受灭顶之灾,天呈山一脉最终除了甘昌大魔君率领四名魔君,在黑炎大魔尊身边效命外,仅有泰官、丹图、般度六樽魔君退回天呈山拢聚残部,也是好不容易才重新聚拢上百万魔兵魔将。
  然而此时,泰官等魔所考虑的,已经不是再度往天罗谷、魔獐岭发动攻势了,而是担心北陵军有朝一旦有可能挥师北上,直捣天呈山。
  特别是碎星峡一役之后,证明了龙骧军强悍的远程奔袭能力,泰官它们在天呈山更是惶惶难安,就怕哪一天百万龙骧军悍然北上,它们到时候在天呈山是逃是守?
  年前黑炎大魔尊与甘昌大魔君传令,勒令泰官、般度等魔率部东进。
  北陵军与七宗联军,在紫柏山、天鹤川一线,成功遏制住玄阴谷魔族西进,这给崇国的安西、南诏、南黎三个柱国将军府很大的信心。
  特别是南黎柱国将军府除了自身兵马到此时还没有受到多惨烈的打击,而烈王秦冉还率四百万雍京精锐,与之一起退到云岭北麓,在天南国的支援下,兵势依旧强大。
  在云岭北麓的几场硬仗,它们虽然给以秦冉为首的人族南路兵马沉重的打击,但自身的消耗也大。
  而七宗联军在紫柏山一线,经过两年多的整顿,刀兵日益锋锐,建兴四十四年底也开始尝试着从天鹤川防线出来,与商牟、丘山、巫真等魔率领的玄阴谷主力寻机作战……
  而此时北陵军除了利用天机战车集群的机动性,不仅封锁魔兵及成群魔物从碎星峡与天罗谷之间南下的通道,甚至还不时从碎星峡出兵,往东扫荡,所以魔族需要重新在古兰山魔陈以重兵,进行前后接应,不至于被北陵军小股的精锐兵马,切断魔兵魔将及杂魔源源不断南下的通道。
  泰官、般度、丹图等魔考虑再三,心想与其提心吊胆的独守天呈山,不知道什么时候北陵军突然间组织兵马北进,它们还不如放弃天呈山南下,将老巢转移到古兰山脉前,将古兰山脉以南的松辽平原经营成恢复元气的养魔地。
  这时候,一头黑鳞魔鹰唳啸着东面飞回来。
  丹图抬手将那头黑鳞魔鹰召回来,尖如利刃的魔爪射出一缕魔雾,诡异的渗透到黑鳞魔鹰仿佛铁锤般的脑袋里去,片晌之后,魔雾渗出来凝聚出一幅幅画面,皆是这头黑鳞魔鹰在天狼山以东两三万里方圆内所侦察到的情形。
  虽然龙骧先遣军精锐不时出碎星峡往东扫荡,但天狼山以东依旧是大小魔群南下的主要通道,从魔鹰侦察出来的画面,能看到两三万里方圆内,有上百队大小规模魔兵以及数以十万计的杂魔在缓缓南下。
  泰官很快就注意有一小队南下的魔獒战骑颇为瞩目,虽说规模不大,仅有数百骑,在几头魔将的统领下缓缓南下,还有十数头翼魔精锐盘旋在半空。
  这时候在北境魔域深处,已经很难看到有这么精锐的魔骑存在,泰官看向般度、丹图二魔,都怀疑这一小队魔骑,有可能是陨神渊派出南下的兵马。
  如果是陨神渊的兵马,只要不是魔侯级的存在统兵,泰官心想将这队魔骑强行整编过来,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桃源江一战,天呈山一脉被杀得太惨,可以说是精锐尽丧,虽然之后拢集上百万魔兵,但是精锐极为有限。
  因此它们从碎星峡北面五六万里绕行,途中只要看到小股的精锐魔兵,都会想办法强行整编过来。
  泰官有这个心思,与般度、丹图二魔一合计,暂时也不管在天狼山以北缓缓东进的大部分,三魔就直接往上万里之外、那队精锐魔骑所在一座荒岭飞掠而去。
  三年来,陈海并没有都留在焰湖神塔里修炼,他们对雍京的战事鞭长莫及,暂时也无意将前期伤亡惨重的北陵军主力拉到紫柏山、天鹤川一线,与玄阴谷魔族主力决战,但也是尽一切能力,扫荡碎星峡到天罗谷之间的魔物,尽可能将数以百万计、千万计的杂魔,消灭在南下路途之中,这也有效限制进入崇国境内的魔兵主力,实力继续快速增涨下去。
  碎星峡与天罗谷之间虽然相距八万余里,但在玄阴谷魔兵翼魔精锐尽丧之后,陈海是不怕魔族敢往这个区域派遣大股魔兵跟他们决战的,所以一队队战车集群出动扫荡,会较为坚决。
  倘若在碎星峡以东地区,进行大规模会战,对北陵军则极为不利,而魔族在碎星峡以东地区也能更容易聚集大规模兵马,如何限制魔兵及杂魔从碎星峡以东地区南下,陈海也是费尽了心机。
  除了派出多支小股精锐寻找战机外,陈海还编了一支正而八经的魔骑,由赤源、赤军它们统领,作为诱饵,将一队队魔兵、杂魔往他们在东线的包围圈里引。
  泰官、般度、丹图它们所盯上的那支精锐魔骑,就是赤源、赤军领着在漫漫魔域深处寻找猎物的伪魔骑,计都则优哉游哉的躺在赤军的后背上,看着苍穹之下悠悠的白云。
  计都实在是太悠闲了,泰官、般度、丹图三魔逼近到三百里内,它才警觉过来,浑身的白羽都吓得竖立起来。
  计都以为三樽魔君识破他们的伪装,赶过来要追杀他们,小翅膀像爪子似的勒住赤军的脖子,招呼着骑着一头魔狻的赤源,就想将其他魔骑都抛弃,他们三个独自往南逃。
  计都捡了一具白羽鳞鹰的身骸,当成肉身修炼,此时才刚刚修炼到灵肉合一的地步,就肉身而言,也就相当于妖将、魔将级的存在。
  倘若手下这队魔兵堪用,能顶在前面,将三樽魔君级的存在挡在外围,他还敢一战,毕竟他的元胎修为绝对不弱,还在陈海面前反反复复立肆,将九杆血河魔幡讨了回来,当成灵剑祭使。
  只是为掩人耳目,计都、赤源、赤军他们所率领的这队魔兵,魔性并没有完全炼除掉,平时受他们的控制,充当诱饵,或者围杀、进攻比他们弱的魔兵可以,但压根不能指望它们会奋不顾身的帮他们挡住三樽魔君级存在的强攻。
  它的肉身还是太弱,一旦被魔君级的强者近身,就会死得不能再死,此时不逃,还待何时?
  计都的肉身是弱,但它满心惊惶想要逃命,下意识将磅礴的魔元注入双翼,差点将赤军的脖子给勒断了,看到赤军直接往地面栽去,他才意识到,骂骂咧咧道:“你这蠢魔,都不知道主人凭什么看重你!”
  在陈海面前,赤军不怕被计都欺负,但离开陈海的视线,计都对他呼来喝去,稍有不如意,小翅膀就直接扇过来,赤军又打他不过,真是苦不堪言。
  赤军都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心里不知道计都为什么事吓得慌神、乱了阵脚,竟然反过来训他。
  “你们是哪部魔兵,可愿随我天呈山一脉去守古兰山?”泰官看到这队魔骑要逃,当即就直接传音过来,加以挽留,“你们可以在古兰山找一处绝煞之地,建立巢穴,绝对比你们这时候赶去崇国腹地吃羹冷炙要强出无数倍,也无需跟人族精锐恶战!”
  听着泰官暗藏魔威的传音,赤军、赤源顿时吓了一跳,都没有听明白泰官话里的意思,就一声不吭,扇动巨翼、撒开蹄子就加速往南逃。
  其他魔兵魔将,这时候也是畏于泰官强悍的魔威,跟着计都、赤军、赤源三魔兵一起撒开蹄子往南逃。
  好不容易能收编一队精锐魔骑,泰官岂会让到嘴的肥肉给飞了,与般度、丹图也是加速追赶过来。
  看到这一幕,赤军是吓得魂飞魄散,一个劲的跟计都念叨:“计老大,您老不会抛我跟赤源独逃吧?我平时在主子爷面前,可没有少说你的好话啊,你独个逃回去,在主子爷那里也没有办法交差啊。”
  “闭嘴!”计都当然想过要将赤军、赤源抛下来独自逃跑,让赤军说破有些恼羞成怒,传念喝斥他闭嘴,以免露了马脚。
  他倒是琢磨出泰官话里的意思,没想到这三魔追赶过来,竟然是想收编他们。
  计都这时候反倒害怕独逃会被这三魔盯上,却也不敢让这三魔靠近过来,那样的话,他怎么都隐藏不住实力。
  只是他与赤军、赤源,带着数百魔骑一起南逃,一炷香过后还是会被这三魔追上,计都倒是很有些后悔为偷闲,跟陈海讨好这个当诱饵差事,此前诱杀了好些魔侯魔将,他还甚是得意,但没想到这时候会有这么厉害的三条大鱼咬钩,真是玩脱了。
  此时,陈海与宁婵儿就藏在一百余里的荒泽灌木丛中看着这一切,但陈海与宁婵儿没有动,因为陈海感知有一道极晦涩暗沉的气息也锁住计都他们——这道气息要比泰官这些老相识强太多了,强到令陈海感觉他与宁婵儿联手都未必有两成胜算;而要不是这晦涩气息跟四周的天地气机格格不入,陈海都未必能察觉到其存在。
  很显然,泰官、般度、丹图三魔没有识破计都他们的伪装,但另有魔头觉察到这里不对劲,特地潜伏过来。
  而且这魔头没有出面助泰官三魔将计都他们拦下来,显然也是猜到他们有可能潜伏在附近,这时候在等他们出来,在判断他们潜伏在暗处的真正实力后,这魔头才有可能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