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六章 安排


小说:魔女异界行  作者:白云玉月
  几人不再耽搁,纷纷御剑离开天堑城。柳临初抱起自己的妹妹跟随在几人身后,直到来到玄鸣谷谷口才停下来。
  他虽然已经知道修悦容是圣音宫的弟子,猜想这几人的身份定为不凡,却没想到他们竟是修家的人。他望着玄鸣谷一时心里有震惊,更多的是复杂,这一刻他也不知道自己兄妹二人跟随这些人是好还是坏,大家族并没有别人想象的那么好,他在墨青城的时候便已经深深体会过。更何况他和酥酥还是奴仆的身份。
  一旁的修世安似乎感受到了他的思绪,倨傲的抬起头,用那双小手拍了拍自己小小的胸口,道:“别怕,有我在,没人敢欺你!”
  柳临初回过神,对修世安暖暖一笑,“谢谢主人。”
  修世安抓抓头,有些不好意思,兴许是平日里接触的人太过少,虽然有傲气,但是却依旧透着纯真。
  柳临初显然也察觉到了,眼中柔和了一分,暗想,或许主子是他的话也不算太坏。
  柳酥酥也在偷偷的瞧着修世安,被修世安察觉望去,立刻缩回了自己大哥的怀里,这模样有意思极了,让修世安笑的露出一口雪白的大牙。
  在玄空界,不管是哪个势力,都不会不知道四宗四族八大门,尤其是圣音宫和修家。在经过最初的震惊后,畅通无阻进入玄鸣谷后的柳临初心中更是充满了敬畏。
  一路所见,不管是充足的魔气还是广阔的地域和巍峨的山峰宫殿,亦或是一路所见的修家子弟,无一都彰显着修家的实力,与他们柳家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无怪乎世人挤破脑袋也想要加入四宗四族八大门,他们的实力和底蕴与他们这些小家族有着巨大的鸿沟,是他们永远也无法追赶上的差距。而这一想法在他们到达无量峰后更甚。
  无量峰高耸入云,景色美轮美奂,魔气充足,实乃修炼的圣地。但经过柳临初的观察,显然这只是落脚之地,并非修炼场所,哪怕无量峰也宽敞异常。
  待他们站定后,修博月直接道:“日后你便跟着世安修行,晚些自会有人安排下去,切记你自己的身份。”
  修世安先是一愣,随后豁然抬起头,脸上布满不可置信,但下一秒立马低下了头,顶着修博月无意识散发的气势,声音带着一丝颤抖道,“是,晚辈自当谨记。”
  说话的同时,双手紧握,这与他一开始所想有所出入。他以为以他的身份,以他所猜测到他们的身份,对于他们兄妹二人定然不会如何放在心上,只会随意安置,或是安排其伺候小少爷。却没想到他身为一个仆人竟然可以与小少爷一同修行。
  想到能够在修家修行,他的心中不可抑制的涌起了激动,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少年罢了,哪怕因为这段时日的遭遇成长不少,但相信不管是何人初听到这样的话都会激动不已。
  修家的环境,功法,资源又哪是外界能够想象的,又哪是外界那些家族宗门可以相比的?柳临初知道,这是他的机会。多少人想进入修家而不得,而他身为仆,却可以在修家接受教导。这是多少人想要争也争不来的机会。身为仆又如何,别人想还想不来呢。想到这里他不由的感到庆幸,想到这段时日的遭遇以及天翻地覆改变的境遇,再想到如今因祸得福,这一上一下的心情令他忍不住想要哭出声来。
  老天到底没有彻底的放弃他们。到底没有彻底放弃他柳临初...
  在修博月开口的时候,他脑海中那什么为仆为奴是好是坏的念头早就被抛开了去。什么骄傲自尊早就不知踪影。只有实力提升上去了才可以手刃仇家,没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在他柳家葬身火海的时候,他便在他父母尸身前发过毒誓,若是有朝一日得知造成他们家破人亡的幕后之人,不管对方是谁,必定倾尽他一生之力,让对方也尝试到家破人亡的痛苦。
  柳酥酥还小,也兴许是被保护的太好,不懂其中的含义,但看了她大哥的样子,小小的身子也跟着对修博月鞠躬。修博月看都没看她一眼,便离开了无量峰。
  修悦容也在对修鸿雪及修世安交代了一番后便离开了,虽说以她准圣女的身份比较自由,却也不能总是离开圣音宫,除却修冶,在圣音宫没有哪个弟子是真正意义上的自由。
  修鸿雪看了柳临初和柳酥酥几眼,又看了看天气尚早,便对修世安道:“安安,我先去桃溪峰,这二人想必不久便会有人过来安置。”
  她修习魂音诀还是在桃溪峰比较合适,那里足够僻静。
  修世安点点头,随后便看着修鸿雪抱着红狐狸离开。他转过身,望着柳临初和柳酥酥,挠了挠头,脸色有一丝纠结,“你们...”
  柳临初并没有因为修博月等人的离开而有所不敬,依旧摆着该有的姿态,但柳酥酥却是放松了下来,她抱着自己哥哥的大腿,偷偷看着说话的修世安。
  突然,修世安右手握拳锤手,大声道:“对了,来,你们跟我走,我带你们去清源峰瞧瞧,往后你们便跟我一起在那边修行。”
  柳临初弯腰,“全凭主人吩咐。”
  修世安脸上又开始闪过一丝别扭,随后大大咧咧道:“别老主人来主人去的,这样,你喊我少爷,主人听的我浑身不自在。”
  说到底他还只是一个五岁小孩,虽然有着可以骄纵的身份,可却被修博月几人保护的很好,不失纯真和善良,哪怕有一丝骄纵和脾气,却也不讨人厌。
  柳临初心里愈发感激,嘴角第一次露出一丝笑意,“是,少爷。”
  柳临初这么一笑,倒显得他愈发美颜如玉,修世安看着便道:“你笑起来倒是好看,你就该多笑,别整天苦着一张脸的,放心,来到修家,有我在没人能欺负你,柳...”
  柳临初看着比自己要小上好几岁的小少爷再次拍了拍胸口说着相同的话,心中一直压抑着的痛苦倒似真的轻松了两分,他好意的接着道:“柳临初。”
  修世安:“哦对,临初,你要知道,身为少爷我的仆人,不可让别人小瞧了去,除了我之外,你谁的面子也不必给,知道了吗?”
  柳临初看着在自己面前‘训诫’自己的修世安,看着那小小的身子和脸蛋,哪怕对方是自己的主人掌握着自己的生死大权,亦有着比自己尊贵的身份,但还是升不起丝毫敬畏之心,可他还是恭敬的应是,没有丝毫逾越规矩的行为。
  不管是因为什么原因,对他们兄妹二人有恩的他都值得他真心实意的尊重。
  修世安对柳临初的听话很满意,然后又补了一句,“当然,我大姐二姐以及大哥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柳临初嘴角有一丝笑意,道:“是。”
  随后修世安又再想了想,似乎想不到还要说什么了,便对柳临初和柳酥酥摆手,“好了,随本少爷来吧。”说完也不等二人,直接御剑而起。第一次作为主人的他那兴奋劲显然还没散去。
  柳临初摸摸柳酥酥的头,嘴角笑容不变,御起剑跟在其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