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 成长


小说:魔女异界行  作者:白云玉月
  在柳家兄妹被带回玄鸣谷的时候,荒壬宗的人便收到了底下人传来的消息。
  荒壬宗负责此事的长老背着手站在大堂中,脸色沉吟,底下的人在报告此消息后见他沉默如此之久,不解问道:“长老,不过是丢了两个奴隶罢了,有何好烦扰的,况且我也查探过了,那丢失的两个奴隶是墨青城柳家的人,像柳家那样的家族,我们一根手指便可以碾死好几个。”
  负责此事的长老摇摇头,“买下这两个奴隶的人来自圣音宫,而且恐怕还不是普通的圣音宫弟子。脸上的魂印黑中透红,再结合与之同行的人,我猜这人估计就是圣音宫的准圣女修悦容了,而若真是如此,那么这一行人中的那男子和小女孩便很可能是修家的修博月以及近来在玄空界被讨论的沸沸扬扬的修家小天才。”
  底下的人一惊,一时之间倒是没想到这里,他只是知道买下那两个奴隶的人是圣音宫弟子,却没有想到很有可能是修悦容和修博月。他不知道长老是如何猜测到他们的身份,但如果真的是修悦容等人,那么此事的确值得他们如此关注。
  普通的圣音宫弟子和身为准圣女的修悦容可不同,更何况还牵扯到下一任的修家族长。他们荒壬宗的势力的确不小,可跟修家比起来那可就完全比不上了。若真是被下一任的修家族长惦记,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可...我们并没有惹怒他们,且也放了那两个奴隶,想来他们应该不会怪罪于我们?”
  那长老脸色微微沉吟,“怪罪的确不会,可我刚刚从万宝轩那打探出消息,那两个奴隶被带回了修家,且还幸运的能够在修家修行。那柳家小子天赋不错,能在柳家那样的地方修炼出如今的修为境界,很显然天赋不低,此番看来恐怕当真是因祸得福,算是个不小的麻烦。”
  底下那人原本在听到那小子能够在修家修行时眼中闪过一丝嫉妒,能够在修家修行的机会,可不是谁都能得来的。不过在听到后面一句话后,又不由开始思考,随后他迟疑的问道:“长老是怕柳家小子学有所成后报复我们?”
  毕竟他们底下的人这一路以来对柳家兄妹可算不上好。而若是这小子当真修为有成后想起此事来报复他们,他们荒壬宗可就麻烦了。这样的事情在玄空界并非没有发生过,永远不要小看一个少年人,尤其还是一个天赋不低的少年人。在大世界生存,再怎么谨慎也不为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的道理他们比谁都懂。
  想到这里,他立刻道:“要不我们趁他还未成长起来的时候便杀了?”
  长老瞥了他一眼,眼神明明白白的写着愚蠢,“他身在修家,你如何杀得了,一个不慎还可能惹祸上身。”
  那人被他说了一通,讪讪的摸了摸头。
  主事长老不忍再看他愚蠢的模样,接着点提:“此事也不用太过担心,你忘了他们柳家是谁灭的?这小子真要报复,也轮不到我们......”
  底下的那人顺着他的思路,道:“是...”突然,他的话顿住了,随后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像是才明白什么一样。
  长老看他想明白了,便问道:“之前吩咐你去查的消息查的怎么样了,柳家除了这对兄妹外可是全族覆灭未曾留下一人?”
  那人连把得知的消息告知:“长老,柳家被灭族的当日有一位族中长老恰巧外出,因此逃过了一劫。此人虽为一族长老,在柳家却是名声不显,甚至外面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个人的存在,极为低调。若不是我去万宝轩打探,怕也不会知道柳家有这么一号人物。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哪里值得我们去关注,但巧的是这人恰是柳家小子的亲叔叔。”说到这里,男子似乎明白自己长老要做什么了。
  果然,这荒壬宗的主事长老道:“好好盯着这个人,可别让他轻易死了,我可是给柳家小子准备了一个大礼。待他修为有成再让他们碰面,顺便把他们柳家灭族的真相透露给他们,就是不知道届时这柳家小子会如何做...”说到这里,这位长老嘴角露出了笑意。
  底下那人一同笑了起来,应声下去安排了。
  修鸿雪等人并不知道荒壬宗里这二人的谈话和安排。回到玄鸣谷,日子便又恢复到了之前的轨迹。
  柳家兄妹的到来并没有给修鸿雪的日子带来什么不同。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同想必也是对于修世安而言,有了柳家兄妹跟他一同在清源峰修行,显然要比以往他独自在清源峰修行要有趣味许多。
  清源峰并非只有修世安一个小孩,但是除了他二姐以外他谁也看不上,修鸿雪离开后他倒是真的有些寂寞,这点的确没有骗修博月。至于乌家那小子,他倒是对他有些好奇,可人家却是独来独往比他还要孤僻。
  柳临初比修世安大上好几岁,按照修家的规矩,他已经超过十岁该是到另一个峰头学习的,可他是因为修世安才有了在修家学习的机会,且认修世安为主,自然必须得时刻跟在修世安的身边。
  修博月在命人调查了一番柳家兄妹的背景,发现的确是墨青城柳家的人,而且柳家还是一个无足轻重且前段时日不知为了什么被灭了族后,便没有再关注这对兄妹。左右已经认了修世安为主,不能伤害到修世安。
  除此之外,修鸿雪带回来的红狐狸在养好伤后也被她谴到了清源峰与修世安等人一同修行。毕竟她不能时刻带着这只妖兽,虽然修冶并未明说桃溪峰不可让其他人进入,可修鸿雪却有莫名的直觉,若她真的把那只狐狸带往了桃溪峰,怕是连山脚都进不去。
  也不知是不是因为修鸿雪的修为提升迅速还是因为她悟性极好,修冶对修鸿雪的指点也越来越少,更多的时候是修鸿雪在一边修行,而修冶则是在一旁桃花树下喝着酒,眯着眼看她修行,时光一片安然。
  有时候修冶在出去后再回来时会受一些伤,修鸿雪很想问他到了如今这个地步还有谁能够伤害到他,是某些势力的老一辈还是其他的敌人?但最后,修鸿雪仍旧是没有问出口。
  时光流逝,五年又过去,对于修士而言五年的时间太短,却足够一个孩童迅速成长起来。
  修鸿雪依旧是每日前往桃溪峰修行接受修冶偶尔的指导。红狐狸以及修世安柳临初等人却是迅速的熟识了起来,抱成一个小团体,以修世安和红狐狸为首在一众小孩中作威作福。
  不说本是青少年模样的狐狸和柳临初,连修世安也抽条长成了风采不凡的小少年,至于那总是跟在他们三人后面的小尾巴柳酥酥则长成了娇俏的小姑娘模样。时间依旧没有改变她的性子,她依旧时候一副见面便红脸,说话柔柔弱弱的模样。
  修鸿雪和修冶的关系倒是有些进展,在五年前祭天节过后,修鸿雪便发现修冶在对她的态度上有所改变,虽然对人的时候依旧带着一副笑意妍妍的面具,却多了几分真心实意,比起别人要更为亲密。但也仅限于此。
  随着相处的时间越长,修鸿雪对修冶这个人的疑惑便越多,虽说有时比起其他人,她更能猜出修冶那张面具下的真实情绪,但更多的时候仍是猜不透他面具下的所思所想,但越是如此,便越吸引她去探究。
  她这位族兄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残忍暴戾、冷血无情、骄傲强势、温柔魅惑,不管哪一种,似乎都是他,又不完全是他,这些年她看过他太多不同的一面。每每到这个时候,修鸿雪才会想到她大姐跟她说的话,修冶是个既危险,又会引人忍不住去靠近、去探究的人。
  当然,修鸿雪在这五年随着修为的提升,年纪的增长,亦褪去了幼时的纯真。因为功法和冰魔之体的原因,性子越发的冷漠,情绪也越发内敛,冷冰冰的模样有时看起来比修博月更甚,让人猜不出其心里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