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提点


小说:魔女异界行  作者:白云玉月
  桃溪峰。。。
  修鸿雪手持一把剑在桃‘花’林中挥舞。身影穿梭在桃林中,漫天的‘花’瓣随着剑影翻飞,看起来倒不像是在舞剑,反像跳着一场舞。
  虽然剑不是她的主要法器,但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施展以及一些基础法术,一把剑亦必不可少。
  此剑自小便陪伴着她,是把顶级神器,仅次于圣器之下,可见在资源方面,修家从未短缺过她。
  修冶躺在院子中的躺椅上,半眯着眼望着她舞剑,喝着清薇在一旁为他倒的酒,好不风流快活。
  突然,他放下了酒樽,坐起了身子悄无声息来到已经收剑的修鸿雪身后,轻轻从她背后伸手过去,握住了她手中的剑柄。
  从后面的角度看去,就好像把修鸿雪从后整个陇进了他的双臂之中,本是暧昧的举动,但因为被陇在怀中的人是个十岁少‘女’,并不显突兀,只觉温馨。
  “十三叔?”
  “剑不是这样舞的。”修冶富有磁‘性’的声音在修鸿雪耳边响起。
  修鸿雪神‘色’不变,望着前面的桃树,声线虽仍未褪去童音,却也已经清冽不少。她道:“那又该如何舞剑?”
  修冶低低的笑了起来,声腔震动着修鸿雪的后背,但她却习以为常,丝毫未被修冶的举动扰‘乱’一分心绪。
  修冶就着她的手,抓起其手中的剑柄,道:“认真体会。”说着便抱起她连人带剑开始挥动。
  与自己挥剑的时候不同,那剑更加的凌厉,被剑带起的每一片桃‘花’瓣都是杀人的利器。剑毕,修冶放开了修鸿雪,嘴角勾起笑容,“现在可明白了?”
  修鸿雪虽然早就知道修冶的厉害,却没想到修冶各个领域都如此‘精’通,就连剑修的剑意也能悟出来,不得不说修冶又让他心底再次惊讶了一番。一般修士非纯正的剑修可悟不出剑意。
  道理她虽懂,但是剑意这种东西不是那么轻易便可以悟出来的,否则为何人人都摄于剑修的战斗力,很多时候都是因为剑意这种东西。有剑意的加持,一把普通的剑也能发挥出强大的攻击力。
  “十三叔,我不是剑修。”
  修冶拍拍她的头,“你的确不是剑修,可再过几年待你成年后师父便会昭告天下收你为徒,届时作为我的师妹,你若不能比其他人优秀,怕是会惹人非议。”
  修鸿雪眉‘毛’微挑,“这个十三叔大可放心,我虽少有与其他人比试,却从不认为自己会比他人差。”
  修冶看了她几眼,突然咧嘴‘露’出一口白‘花’‘花’的牙,大力拍了拍她的头,道:“不愧是我师妹,足够自信。”
  修鸿雪心里撇撇嘴,自然的把头移开了点躲开他的手,这几年来修冶最爱干的事便是拍她的头,也不知是习惯还是故意的,让她万分嫌弃。
  修冶好似没察觉她的嫌弃一般,事实上单看修鸿雪那张面无表情的脸,也实在是看不出她的情绪。她很好的做到了修冶的要求,修炼魂音决,在控制别人的情‘欲’同时,首先要控制自己的情‘欲’。
  “别说我没提前告诉你,收徒大典那日会有许多青年俊杰的到来,届时少不了一番比斗。不管是外界的人还是圣音宫内部的人,想必都很想知道你的实力,若是示弱,等待你的可不会是什么好结果。别以为师傅想要收你为徒,你便可以心安理得的坐在这个位子上。”修冶转过身,走回院子中,声音传来。
  成为圣音宫宫主的弟子不亚于一步登天,其权势和地位令无数人眼红,更不用说还能得到宫主的亲自教导,资源任其使用。修鸿雪敢说,圣音宫宫主的亲传弟子这样的位子,玄空界就没有一个青年才俊不渴望。
  而且,到了纳兰水柔这般的境界,且活了那么久,不管是什么样的天才想必都已经见过。可即便是见过,这么多年下来她也只收了修冶这一个徒弟而已。这让无数人眼红却没有办法。纳兰水柔不主动收徒,难不成你还能赶着上,就算赶着上,那也得纳兰水柔瞧得上才行。
  因此,鉴于纳兰水柔的地位,也因为纳兰水柔太久没有动过收徒的念头,又或者是其他种种复杂的原因,导致了如今她亲传弟子这个位置的敏感。
  多年前,修冶用自己的实力征服了所有人,并没有人质疑他占着纳兰水柔亲传弟子这个位置。可修鸿雪不同,她如今默默无闻,没人知道她的实力,十年前修家的天地异象和传闻,经过十年的时间也已经淡去,玄空界无时无刻有着新鲜的血液,有着新鲜的天才传说。
  修鸿雪并不自大,虽然自认天赋不错,却也不敢说自己是玄空界年轻一辈中的第一人,就连修冶如今名声远扬也不敢如此声明。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她懂,有些甚至是连她都不知道的种族,里面或许就有比她或者修冶更强的青年才俊。
  所以,收徒之日对于修鸿雪来说定不会平静,不管是想要讨好纳兰水柔的人或者是仇敌都不会错过此次大典,比试绝对避免不了。
  经过修冶的提点,修鸿雪也把这个事放在了心上。因为并不是件小事,所以修冶才会特地知会她一声。不过能让修冶这三不管的‘性’子惦记着这件事,想来也是因为把她这个师妹放在了眼中,认可了她的位置。
  所以修鸿雪心中带着些微感‘激’,道:“我明白,十三叔。”
  修冶躺在躺椅上,似乎看出了什么,斜着眼道:“不用感‘激’我,我只是给你提个醒怕你丢了我的脸罢了,想我圣音宫圣子亲自教出来的人,若是连那些人都比不过,那我还有何颜面可说。”
  修鸿雪面‘色’不变,眼中却闪过一丝笑意,道:“不管如何,谢谢十三叔。我定不会堕了你的威名。”
  修冶啧了一声,面‘露’嫌弃,拿起一边的酒樽喝了起来。清薇全程站在一旁看着他们,此时脸上不掩笑意,一如初见的温柔。
  很难想象,像修冶这般的人,他的魂器器灵会有着与他这般截然不同的‘性’子。想来魂器的器灵与主人的‘性’情应是无关的。这般想着,她感受着自己体内的黑玄,眼中闪过一丝柔和。
  一日的修炼到此为止,修鸿雪对清薇点头再看了一眼仰躺闭目的修冶,便打算离开。
  但当她踏出院子时修冶却掀了掀眼皮,突然道:“明日起随我出谷,魂音决的修炼可不能一直呆在这僻静之地。”
  修鸿雪停下步伐,转过身颔首应道:“是。”
  “直至你成年再回来。”修冶补了一句。
  这下却是令修鸿雪的身子顿了顿,不由问道:“这八年一直在外?”
  修冶本闭上的眼又再打开了一条缝:“你若是想回谷也不是不可,每隔一段时日回来便是。”
  修鸿雪点点头,不再作声,离开了桃溪峰。
  她从未如此长时间离开玄鸣谷,这五年来虽也出去过,却仅限于天堑城。听闻修冶的语气,想必到她成年之前都得要在外修行了。
  八年时间对于修士虽然不长,但若是能时不时回来探望一下修世安等人自然也是好的。
  修鸿雪站在桃溪峰外呼了一口气,没有飞往无量峰,反倒飞向清源峰的方向,这个时间想必修世安等人还在那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