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九章 临行前


小说:魔女异界行  作者:白云玉月
  在修鸿雪来到清源峰的时候恰逢清源峰的弟子们下堂。她收起脚下的剑站在峰头等待。
  清源峰她已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来,每日不是在无量峰便是在桃溪峰。按照修世安的话便是他家二姐比那玄鸣谷的钻地兽还无趣。
  在修世安认识的小孩中,也就只有修鸿雪才能如此耐得住心性日复一日修行,对外界的事物丝毫不关心,没有丝毫童心,不需要任何人督促便能够时刻不忘修炼。反正换做小胖和他便是没办法的。
  在这五年里,修世安除了在清源峰修习外,还把玄鸣谷内除了禁地之外的地方都踏了一遍,哪里好玩,哪里的风景有趣优美他都能一一道来。
  这玄鸣谷的范围之大不亚于一个小国,在一些山峰的山脚亦有凡人聚集之地,久而久之自然成了集镇,无法出谷的凡人,便在这些集镇世代为生。当然,这些集镇无法和天堑城相比,没有天堑城那么大那么有趣,而且大部分都是凡人,是谷内一些弟子的亲人或是无法修行的后代。
  许久未曾来清源峰了,着清源峰倒是没有什么改变,望去是连片的楼房以及修炼之所,如若不知道的人初见怕是会认为这是一处凡人地界的学院吧。
  修鸿雪并不清楚如今修世安在哪个堂里,便只好站在山峰口处等待。想到自己之前答应修世安说要时时来探望他的话,心里暗自摇头失笑,恐怕待会安安见到自己指不定怎么抱怨了。
  因为修行的原因,如今修鸿雪一个闭关便会过去十天半个月甚至更久,有时便直接在桃溪峰闭关歇息,若无事的话才会如今日这般在修炼结束后直接回到无量峰。可回到无量峰修鸿雪也是在闭关悟法,修世安为了避免打扰她也不会去她的闭关之地。
  无量峰很大,自五年前开始,修鸿雪便已经和修世安分开住不同的屋子里,所以他们见面往往呆不了很长的时间。修鸿雪每次回到无量峰在与修世安交谈一番后便会直接闭关,惹得修世安不满,常常嘀咕着不知她那么刻苦修行是为何,明明天赋就比大多数人还要高。对此,修鸿雪往往嘴上不说,但心里还是对修世安有一份愧疚的。
  在无量峰尚且如此,更别说修鸿雪会主动来清源峰了。他们身为双生子,但她的确因为修行的原因没有像小时候那般与他时时在一起,陪伴着他。但好在他身边有了柳临初几人后,他便已经很少在她面前抱怨。
  至于为何那么刻苦修行,在修鸿雪知道自己的天赋和以后要成为宫主的弟子后,她便知道自己和别人是不同的,自己必须强大起来,不管是于修家还是于自己。
  修鸿雪亭亭玉立站在山峰口,吸引了下堂的一众弟子。
  在清源峰修习的都是未满十岁的小孩,但别看他们年纪小,一些八九岁的小孩早已经知道很多事。一些当年和修鸿雪同在一起上过堂的小孩看见她,隐隐的便知道她是谁了。
  修鸿雪身量已长开,笔挺的站在那,明明穿着和别人一样的明黄华服,却与其他小孩有一丝不同的气质。令一些小女孩小少年忍不住驻足议论纷纷。
  她的五官算不上美丽绝伦,只能算是上等姣好,冷漠着脸没有一丝少女的天真和活泼,连带着周身的气息都有些冰冷。如果修鸿雪恢复了记忆便会知道自己这一世的容貌竟和自己在地球中现世的模样没有丝毫差别。
  修鸿雪并没有去理那些议论之声,那些人在一旁驻足却似乎摄于她的气息不敢上前搭话。她并非有意散发着冰寒之气,平日里她都是如此,也不见修博月、修冶和修世安等人说过什么。不过她却是忘了修博月和修冶是什么人,再说修世安是她的胞弟,了解她自然也不会畏惧她。
  并没有等待多久,修鸿雪便看见了修世安。其实不用看,感受着手腕上的双生镯也知道修世安在靠近。修世安显然也是感受到了,兴冲冲的跑出来,大喊:“二姐!”
  修鸿雪按住他,心中闪过一丝无奈,面上的神色却很冷漠,“慢点,怎么还是这般咋咋呼呼。”
  修世安吐吐舌,不以为意,道:“你怎么来了?”说完,又抱起双臂,脸上摆出不高兴的神色,“之前还说有时间便来看我呢,可却没见你来过。”
  修鸿雪摸摸他的头,“我需要修行。”
  修世安冷哼一声,“修行修行,我看你是修傻了吧。”
  修鸿雪摇摇头,并未说话,纵容的看着修世安。
  在其身后,柳家姐们以及红狐狸白君跟着来到了近前。当初修鸿雪想要给狐狸取名的时候,狐狸便说自己已经有名字,名为白君。修冶在第一次知道这个名字的时候便意味深长的看了狐狸一眼,直把狐狸看的浑身发抖,但修冶到底还是什么都未说。
  说来也好笑,白君这个人不管是容貌还是气质性格都与修冶有些相似,这些年来本性显露,就没看他怕过谁,哪怕是修博月在前亦是如此,可就唯独对修冶有些畏惧,也不知是怎么回事。
  白君显然也很高兴,毕竟她平日里因为修冶的原因也难以跟修鸿雪待太长的时间:“主人!”
  柳临初、柳酥酥则恭敬的道:“小姐。”
  三人向修鸿雪打招呼,修鸿雪点点头,算是回应。
  白君以及柳临初都是青少年的模样,柳酥酥则和她一样还是个小姑娘。柳临初笑的儒雅,白君则微扬唇角,精致的五官显得勾人,再加上站在一旁虽小却已经能看出日后英俊模样的修世安,一下子就吸引住了全部人的目光,更别说一开始就已经有人注意到修鸿雪的存在。
  当然,众萝卜头也不是因为修世安等人好看才被吸引了目光,主要是修世安这几人的身份本就不简单,那些五六岁的萝卜头也许还不太清楚,但那些十岁马上要离开此峰到另一个峰头修炼的少年却是隐隐有所猜测的。
  当然,还有便是因为修世安这几个人在这几年里可没少折腾他们。
  “二姐,走吧。”修世安也察觉到那些人的目光,面露不喜催促道。
  修鸿雪点头,随后几人便来到无量峰。柳临初和柳酥酥并不是住在无量峰,但却不限制他们来这边,而白君则因为修鸿雪的原因住在了她旁边的屋子里。
  “二姐,今日怎么这么早便从桃溪峰回来了。是有什么事?”不愧是双生子,修世安一落脚便问道。
  修鸿雪点头,“我明天要随修冶大哥出谷,待我成年再回来。”
  “什么!”修世安大叫,“你八年都不回来了?”
  其他几人亦看着修鸿雪,白君皱眉立刻接着道:“主人,我也去!”
  修鸿雪对白君摇头,“修冶大哥不会允许你跟着一起。”然后又对修世安道:“大部分的时间我都会在外面,但我会常常回来看你。”
  修世安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显然不高兴,也对,他自出生就没跟他二姐离开过那么久。
  但他也知道,如果这件事是修冶决定的,那么便谁也没办法改变。而且,他以前小的时候还不清楚他二姐为何如此刻苦的修行,如今渐渐长大也明白了一些东西,自然不会因为自己的任性去阻扰。
  他二姐因为身份和天赋需要变得强大。想到这里,他又想到自己的天赋和修为,心情便又更加低落了。
  修鸿雪摸着他的头,“安安?”
  修世安抬起头,脸上摆满不高兴,嘟囔,“那你一定常回来。”
  修鸿雪失笑,八年实在是不长,对于修士眨眼而过,也就安安搞得好像他们要分开很久一样。不过安安也该长大了,总不能时常黏在她身边。
  白君自修鸿雪拒绝后脸上笑意便不见了,此时眼中划过一抹暗光,随后消失。而柳临初和柳酥酥则站在一旁,没什么立场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