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章 承诺


小说:魔女异界行  作者:白云玉月
  夜晚,修鸿雪并没有修行,而是站在无量峰后山的山崖上眺望,站在这个地方恰巧能够把玄鸣谷大片地域尽收眼底。
  就如修世安所说,她都未曾好好看过玄鸣谷的风光,每次都是桃溪峰和无量峰间来往。
  玄鸣谷的确是一个很漂亮的地方,并非是世人所想象中的那种阴森森的地方。实际上,并不是所有的魔修居住地都一派阴森或死气沉沉。起码玄鸣谷这里便是四季如春,白日里,明媚的阳光驱散了这一片地域的阴暗,比之谷外的环境还要好上太多。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修家的主修法诀仓灵决是一部魔功和他们生于玄空界,他们也与仙修没有什么两样。
  在修鸿雪眼中便是如此,魔修与仙修在她眼中的区别便只有功法的不同而已。至于世人所说的残忍之徒,不管是魔修还是仙修中都有。
  “很美对不对?”突然,一道声音在修鸿雪身后响起。
  修鸿雪没有转身,她已知道来人。她眺望着玄鸣谷,点头:“的确很美。”
  玄鸣谷的山脉连绵不断高低起伏不一,每座山脉上遍布着众多琼楼高阁,不似白日那般有众多代步鸟兽和弟子在其中穿梭来往,稍显寂静。但夜晚中那些楼阁中透出的灯火与那极美的月光遥遥呼应却是美极。这样的玄鸣谷别有一番风味。
  修鸿雪难得看到这样美丽的夜景,心难得的静了下来。
  “二姐常常在屋中闭关,怕是难得见到此景。”修世安站在修鸿雪身边,迎着山风,脸上露出舒适的表情。
  修鸿雪没有回话,侧过头望着修世安,看着他那被远处灯光打上一层明亮色的脸,眼中的冷漠神色稍减。如此娴静的安安,她还是第一次见,直到这时她才意识到他也已经不小了,与自己一样,已经十岁了。只不过平日里他的行为举止仍让她的思维没有转变过来。
  十岁在凡间还是小孩,可在修真世家,却早已经褪去了小孩的天真。
  “二姐,你与修冶大哥出了谷会去哪?”修世安问道。
  修鸿雪摇头,望着天上那轮巨大的明月,道:“我也不知,也许哪都会去。”
  修世安抱着头,也仰头望着那明月,“也是,我听大姐说,你们修行这魂音诀的人就得出去闯荡,闭门修行是不行的。我早便知了。”
  修鸿雪:“我会时常回来看你。”
  修世安把头转向她,停顿了一会儿,道:“二姐,我已经长大了。你若没有时间不回来也没有关系,不需记挂。但你,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修鸿雪听他那么说有些惊讶,看了他一眼,看见他少有认真的神色,心里才真正的意识到,她的弟弟,是真的长大了。
  她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却忍不住摸了摸他的头轻轻的应了声道:“嗯。”
  兴许是夜色太过迷人,也兴许是有一段时日没有跟修世安这般安静的待在一起,他们二人都没有说话,吹着山风,望着月亮,享受着这安宁的一刻。
  修鸿雪今夜没有修行在这里观望夜景并非是因为明日出谷,只是一时间的心血来潮罢了,当然,也许是因为白天被修世安念叨多了,考虑到修行还是要张弛有度方可。
  见到修世安时,开始还以为他是有话与她说才会找到了这里,可如今看来并不是。他们从小虽亲密如一人,但有些时候修世安在想什么她也无从得知。
  “大哥?”忽然修世安有些惊讶的出声。
  修鸿雪转过头,才发现修博月不知何时来到了身后,她竟无一丝察觉。
  不过以修博月的修为,若不想被人察觉,像修鸿雪以及修世安这样修为的人的确是没办法感知道他的存在。
  “大哥,你怎么来了。”修鸿雪问道。面上神色未变一分,如此看来,面对面相对的修鸿雪和修博月脸上神色都有一丝相似,都无甚表情。但修世安却仍旧觉得修鸿雪的眼神要更加冻人,而修博月,便真的只是冷漠而已。
  修博月:“听闻你明日要出谷。”
  “是。这是修冶大哥的安排。”
  修博月点头,随后从储物戒中拿出一枚玉简丢给她,“此玉简拿去,里面含我全力一击,只要修为在我之下便可抵挡让你免受伤害。”说完,便毫不犹豫的转身,就好似来到这便只是为了给她一枚玉简而已。
  修鸿雪愣了下,下意识道:“是。”好一会儿后才回过神。随后她看着手中的玉简,再望着直接离去的修博月的背影,突然喊道:“大哥!”
  修博月身子顿了顿,侧过身,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还有何事?”
  修鸿雪嘴里张了张,没说话。平日里修博月很忙,修鸿雪也不敢多打搅。出谷只是小事,以他大哥的修为八年只是一个很短的时间。所以她只是用传音玉简跟他报告了声,却没想到他竟然特地来到无量峰还给了她这么一枚玉简。
  他大哥平日里要么便修行要么便是跟在族长的身边,并没有多少时间。却只是因为这件小事特地过来叮嘱他,交给她一个玉简,说不感动那是不可能的。
  虽然他大哥对他们一向严厉且冷漠,但是对她和修世安的爱护之情却不比修悦容少,可以说长兄如父。可修鸿雪心中闪过暖流的同时,又闪过疑惑和心慌。就好像有个声音在心里告诉她,不该如此,一切都不该如此。
  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没有告诉过修冶也没有告诉过修世安,她随着年纪的长大,她脑海中总会莫名其妙的闪过一些画面,虽然只是断断续续同样的画面,看不出什么,可是却那么真实,令她想忘也忘不了。她甚至因此而偷偷去修家的藏书阁查询了众多资料。
  想到看过那些资料后所猜测的可能,她心里便无端的有些不安。所以这些年她每日每夜都让自己在修行中度过,不放过任何一丝时间,不让自己有空闲下来的时间,那样那些画面便会很少出现在她的脑海里。
  想到这里,再看修博月在灯光中越发冷漠的面容,她张了张嘴还是道:“大哥,谢谢。”
  修博月在月光中的双眸透着光,他自是看不出那一瞬间修鸿雪脑海中转过了诸多思绪,只是道:“莫要让自己陷入危机。”
  哪怕有修冶在,他仍旧忍不住担心,毕竟修鸿雪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出谷。
  修鸿雪抿了抿唇,点点头,不再说话。
  待修博月走后,修世安忍不住道:“二姐,你怎么了?”
  他看得出修鸿雪的不对劲,可他到底没有修行魂音诀,也无法知道此时修鸿雪复杂的心情。
  修鸿雪看着他,摇摇头,望着玄鸣谷的夜晚风光,好一会才突兀的问道:“安安,若有一天,我做错了事,你会原谅我吗?”
  说这句话的时候,修鸿雪脸上的神色依旧冷漠,但心中起伏的思绪只有她知道。不知是不是今晚夜色太过宜人,太过安然,修鸿雪平日难以撼动的心境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起伏。
  修世安不知为什么修鸿雪会这么问,但身为双生子他还是察觉出了修鸿雪的不安。他突然握住了修鸿雪的手,就像小时候那般握着手摇了摇,咧开嘴巴笑道:“二姐在说什么呢,若你真做错了事,我也会原谅二姐的,不单是我,想来大哥和大姐也是如此。所以二姐你就别胡思乱想啦,我可不习惯你这样,还是那个冷冰冰的二姐好。”说完,故意露出一副嫌弃的表情,但眼中却有一丝认真,想来并非随意说说而已。
  修鸿雪看着他的表情,听闻他的话,眼中的冰冷之色宛如冰川消融散去。
  问也没问做错什么便毫不犹豫的做出这个回答吗?
  这一刻,困扰在修鸿雪心中多年的怀疑不安好像真的因为他的这句话而消失不见。她反握住修世安的手,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
  心里默默承诺:不管日后如何,发生什么,我都必定会护着你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