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章 狗血剧


小说:星辰之主  作者:减肥专家
  谢俊平还没有搞清是怎么一回事儿,怀里的杰瑞就挣扎着跳出来,一溜烟儿下地,几步就跨过疏密不等的树木屏障,蹿上湖面,也不管湖上厚薄不一的冰层,便往湖心飞奔。。。
  “儿子!杰瑞?”
  谢俊平一把没捞到,也没唤回来,眼睁睁看着麝鼠消失在黑暗中。
  “大家都很忙,谢学长溜宠物能不能换个地方?”欧阙的语气愈发不善。
  年轻人对他人的评价总是比较在乎的。欧阙没有完全听清谢俊平和老海的对话,可下意识里也觉得不是什么好话,一‘门’心思想让这个碍眼的家伙赶紧滚蛋。
  问题是,谢俊平再怎么嬉皮笑脸、放低姿态,本质上还真不怵他,只当没听到,往前快走两步到湖边,看着湖岸与开裂冰层之间涌动的湖水发愣。
  杰瑞这小东西,究竟搞什么明堂?
  还有刚才那个震动,他一开始以为是地震,后来又觉得不像。因为从“物‘性’感知”的层面上讲,震‘波’的源头太浅、太近了。
  大略计算一下方位,倒像是罗南那个不省心的……
  谢俊平在湖边胡思‘乱’想,欧阙得不到回应,心情更坏,偏偏还不能当真撕破脸,只能压着火给身边工程队的队长下命令:“除冰作业和之后的防冻措施,是你们的专业,你们的活儿,不过我们对作业的要求很高,所有‘操’作都要符合我们预先的设计思路。”
  心情不好,他难免有些恶声恶气,不过工程队长知道这是个大客户,有钱赚什么都好说,笑呵呵地应声。
  今天下午,工程队已经通过一体化测绘装备,完成了对湖水区域的地形建模,之前也收到了神秘学研究社的设计图纸,此时又调出来,就一些具体问题,和欧阙他们沟通。
  谢俊平看到这一幕,他想知道的就是这个,忙凑上去观看。设计图纸有严谨工整的工程图,也有充满神秘意味儿的魔法阵图。
  换了一个月前,面对这些代表了特殊意象的神秘学结构和符号,谢俊平能看到脑浆爆炸,可如今,在万院长“物‘性’基础学”的理论熏陶下,就算对一些专有符号不那么了解,但只要观照其架构形式和走向,基本上还能猜个六七成。当然,这也是一帮业余爱好者水平有限的缘故。
  看着看着,谢俊平的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很快又‘露’出笑脸,凑到欧阙身边:
  “欧老弟。”
  欧阙真烦死了他,连基本的礼貌都懒得摆了,咬牙道:“你连施工资质也要验吗?”
  “用不着,用不着。神研社办事一向是稳妥的。其实我这段时间吧,也开始对神秘学感兴趣,‘私’底下也研究了一些……”
  欧阙看过来的眼神,大意就是“你在逗我”。
  谢俊平也对他眨眨眼,伸手在设计图投影上滑动:“从设计图上看,这是一个组合式法阵空间,不够完整,有可能是水平问题……”
  见欧阙冷笑,谢俊平马上接续道:“但也有可能是需要神秘仪式即时配合的缘故。如果真能‘激’活,我觉得超凡……咳,魔法力量的走向,应该是从四面湖岸向湖心区域聚集,最后的终点,就是枯树沙洲。没错吧?”
  欧阙下意识看向缩到后面去的老海:“他告诉你的?”
  谢俊平呵呵一笑,继续“‘交’流”道:“这套图就总体架构来说,是不是缺少一个‘质变点’?”
  这下子欧阙真的惊了:“你还真懂?”
  “哪里哪里,就是瞎琢磨。我就想,以我这眼光都能看出来,老弟你们这么多专业人士,肯定也不会出这么大的纰漏……”
  “当然不会。”
  欧阙对“专业人士”还是给出了一定的尊重,他伸手往黑暗中的湖心处一指:“我们会用‘火焰’来代表‘升华’,质的变化会在那株枯树点燃之后发生。”
  果然!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想不开……
  想想枯树里面的‘私’密空间,还有那头随时可能发飙的“护家疯狗”,谢俊平觉得,眼睁睁看着年轻人寻死不是个好事儿,他要挣一份活人功德:
  “这个,欧学弟啊,你们神研社确实是不缺乏奇思妙想。不过这个烧树事宜,大家有必要说叨说叨。”
  欧阙警惕地看他:“谢学长,你对我们社团的活动并不了解,有些话就没必要说了。
  你更对某些人的恐怖一无所知!
  既然该掌握的情况都掌握了,谢俊平也收起笑脸,盯住欧阙:“老弟,不管什么活动,都需要符合游戏规则。”
  欧阙早就想撕破脸了,闻言便再度冷笑:“你是说校方审批吗?院办、学生会、家长会、包括谢学长你在的社团办公室,缺什么手续,你随便提,少一样这工程立刻撂下。可要是找不出来,你就别在这儿瞎BB!”
  提到手续,谢俊平还真给噎了一下。像神秘学研究社这种大社团,各种材料手续上的功夫,都已经磨练出来了,想找漏‘洞’并不容易,短时间内要说出个一二三来更难。
  欧阙便在他窒住的当口,转脸对着周边其他人喝道:“都听好了,社团的任务很重。平安夜前,这处场地布置一定要完成,并且进行三次以上的内部试验。否则活动周开幕,那种‘乱’糟糟的场面,我们只有给人擦屁股的份儿……这两天眼睛都瞪大点儿,别让那些闲杂人等过来折腾,碰上捣‘乱’的,就让他们滚蛋!”
  这都算不上指桑骂槐了,根本就是对着谢俊平狂喷。而欧阙带来的社员,像老海这样的老油条还是少的。多数都是初入社团的新嫩,又或者是早就有相关自觉,在社团当牛做马多年的“苦力”。面对副社长的训话,一个个都应声不迭,表现得非常乖巧,倒是把欧阙的气势给烘托了出来。
  谢俊平暗骂欧阙不识好人心,正要再琢磨个法子,耳畔忽地传过来一段话音,煞是熟悉:“如果不是你折腾的那出,现在我大概也是这副模样?”
  “啊?”谢俊平眼角一跳,扭头去看,便见到刚刚还在腹诽的“护家疯狗”,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在他身后不远处,挨着湖岸,很平静地投注视线。
  “鬼啊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刚刚。”
  这时候谢俊平才理解罗南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大概是说两人初见那天的变故,让罗南与神秘学研究社擦肩而过,却有更好的机缘。
  “是吧,想谢我……”谢俊平刚调侃一句,见罗南过份冷静的眼神,心里头就有些‘抽’‘抽’。
  话说这位可是举世公认的感知大师,就算之前在地下实验室里,这点儿距离对他来说,根本没意义好吧!而且从多个渠道信息看,这位貌似越来越习惯用拳头解决问题。
  难道今晚上齿轮就要发生一场血案?
  他下意识想缓和一下气氛:“咱不带和小孩生气的……哎,你就穿这身出来了?”
  谢俊平突然注意到,天寒地冻的,罗南上身却只穿了一件薄衬衫,‘胸’前还有知行学院的校徽。
  觉醒者都这么任‘性’?
  罗南“哦”了一声,似乎对严寒天气全无感觉,同时对湖岸边发生的事情,也是无感。
  这不对劲啊!
  谢俊平有点儿懵,下意识想再找个依据,扭头又看到不远处的薛雷,还有他们要找的瑞雯。
  唔,小姑娘披着的外衣,不就是罗南的咩?由于光线昏暗,其他的看不清楚,瞧这样子,难道是不小心落水了?
  这当口也由不得谢俊平多想,那边欧阙对着一帮“苦力”发完了脾气,也看到湖畔多出来几个人。要知他刚说了要清除闲杂人等,如今这样子,岂不是打他的脸?
  欧阙一张娃娃脸都泛了青,正要开口喝斥。罗南忽地迎着他走上去:“副社长,作为社团成员,我希望能发表一下意见。”
  谢俊平心中暗叫声“糟”,那边的欧阙则愣了一下,这才看清罗南的面孔。要说罗南在神秘学研究社,多多少少也算个明星人物,谁都知道他是“借壳”进了社团,本事不说,关系必然是硬扎的。
  欧阙的脑子也是绕了大半圈儿,才醒悟罗南和谢俊平压根是一路的,可就是这一愣神的功夫,罗南已经继续说了下去:
  “我参与了重塑厄琉西斯秘仪的基本设计,并解析计算了‘戴维之星’的基础框架。我当初并没有考虑超凡力量,或者说是魔法力量层面的问题,它也没有这个承载能力。从0到1都是不成,想从1升华到100,更没有任何可能‘性’……如果‘戴维之星’仍然是秘仪的关键结构,我们就没有必要白费功夫了。”
  “你胡说些什么!”
  欧阙本能喝斥了一声,可当他在黑暗中看到罗南那对眸子,心里头莫名就是一虚,后面嗓音就低了两个八度:“可笑,最后的结构优化是由真正的神秘学大师指导……”
  “那大师有没有劝过你,这最多只是一个眩目的戏法,更适合在室内逗趣,而并非是单纯放大规模,就能堆砌出不一样的成果呢?”
  说出此话的并非罗南,而是一位年轻‘女’‘性’,声音颇为动听。不过最惹人注目的,还是来人由远而近,抵达湖畔的时候,直接到罗南身边,轻挽住他臂弯的亲呢动作。
  罗南眉头皱了一下,那边欧阙则像是被雷劈中,娃娃脸上被羞愤的‘潮’红‘色’堆满,声音都变得尖了:
  “费、费学姐!”
  谢俊平打了个寒颤,刹那间,湖畔就像是进入三流爱情狗血剧的拍摄现场,前期氛围整个地都崩掉了。
  不过也在这时,他看到了黑狼以及他那位沧桑师兄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