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4章 夜深无眠


小说:重生之财源滚滚  作者:老鹰吃小鸡
  白素他们聚餐的时候,李东这边则是在招待亲属。
  在江北,或者说东平,有婚前吃暖房酒的习惯。
  男方这边,在婚礼前一天,喊上自己这边的亲属,七大姑八大姨都给喊上,一起吃上一顿。
  这时候,女方那边是不来人的。
  当然,在哪吃饭现在没有太大的讲究,去饭店也没问题。
  一般情况下,如今的暖房酒都会去饭店。
  结婚本来就忙的晕头转向,普通人家又没保姆厨师,真正在家接待客人的少。
  不过李东不同,他刚换了新园子,里面所有的一切都准备齐全。
  保姆,厨师……这些人员,也全部都已经到位。
  这时候,李东则是没必要去饭店了。
  而且李东的新园子,李程远和曹芳都没怎么来过,也就之前装修的时候,两口子来过几次,装修好了之后,两口子几乎都没来看过。
  这都快要结婚了,李程远夫妇自然想过来看看。
  当然,也免得带有一点小心思。
  李东的东园,他们之前看过几次,震撼的不行。
  虽然知道儿子有钱,甚至还是全球首富,可以前李东住的省委大院,那边的房子不算太大,而且建成的年代比较早,看不出什么太奢华的地方。
  这次不同,沈茜光是装修之类的就花了上亿。
  就这样,其实因为时间太赶,都没彻底完工,后期还会有些增补,可见东园内部装修的在李程远夫妇看来,是极为豪奢的。
  也就这时候,他们才能真正体会到,儿子是真的有出息,有本事,有能耐。
  哪怕在这之前,他们还看到过李东的私人飞机。
  不过在李程远他们这些人眼中,车子、飞机……这些外物,终究还是不如房子实在。
  李东哪怕买下了机队,也许还不如他们眼中的东园值得夸耀。
  于是,理所当然的,李东的暖房酒选择在了东园举办。
  ……
  东园。
  当车辆在东园牌坊前停下的时候,此时此刻,所有人唯一的表情就是震撼。
  还没进门,大家就有些望而止步的感觉。
  正门口,因为知道李东要来,韩放和向维带着着装统一的安保人员全都聚在这边迎接。
  原本,光是安保这一块,按照一开始的计划,巡逻,守夜,监控室,以及一部分明面上和暗中的保镖,林林总总超过了0人之多!
  后来李东要求缩减规模,韩放他们和谭勇几人凑在一起商量了一段时间,最终将规模缩小了一半。
  尽管如此,安保这一块还是保持了30人左右的规模。
  另外一些李东的保镖,其实都没算在内,而是继续保持暗中保护。
  这些安保人员,现在都挂靠在远方安保公司,明面上也不算李东私人雇佣,他们的工资还是由远方安保这边发放,而李东则是私人支付安保公司这边佣金。
  正儿八经算李东私人雇佣的,现在只有十多人。
  保姆,厨师,保洁这些算李东私人雇佣的,其他像谭勇这些司机,他们的工资,则是由集团支付。
  目前,东园这边的人员,总共维持在50人以下,这个规模其实已经算很小了。
  三万多平的地方,相当于人均管着一亩地的地盘,相对于住家而言,这个人手是可以理解的。
  人再少一些,恐怕东园都无法正常运转了。
  现在,门口这边虽然不是人全都来了,可也有一二十人,着装统一地站在门口两侧欢迎。
  一声“李总好”,差点让李东刚下车的两位姨妈摔倒。
  李东的两位姨妈,其实和曹芳不同。
  曹芳在家年纪最小,从小就要活泼一些,当年乱跑一通,跑到东平认识了李程远,之后结婚生子,还做起了生意。
  在菜市场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也许见识不高,可相对而言,还是比一般人要见多识广一些的。
  而李东的两位姨妈,则是正宗在大山生活了一辈子的人。
  生在大山,嫁在大山,了不起去几次县城买买东西,再跑远点,也就到市里了。
  这辈子,她们都不见得出过省。
  和如今的大山子弟不同,现代人,小年轻不管出生在哪,向往大城市,年轻的时候出去闯荡闯荡那是正常事。
  可上一辈人,尤其是大山里的女人,有些人一辈子没有出过县城那都很常见。
  这次,李东结婚,还是曹芳热情相邀,李东亲自安排了黔省那边的人去接人,最后在两位舅舅的陪同下,这两位素未谋面的姨妈才第一次出了黔省,来到了平川。
  自从来到了平川,两位年纪接近花甲的妇人就感觉眼睛有些不够用了。
  她们小妹的儿子,娘家姨侄是个大能人,这个她们是知道的,也听说过的。
  上次李东两位舅舅回去的时候就说过。
  还有曹峰和曹瑜,这几年也回去过几次,每次回去都是各种礼物论车的送,不仅是他们买的,还有曹芳和李东他们让着带回去的。
  光从这些礼物,以及平时曹芳经常给李东外婆那边汇钱,山那边都知道曹家出大人物了!
  有些人知道李东,有些人不知道。
  曹家在那边,也很少对外说起李东的事,只说当年离家出走的曹芳,如今她儿子做生意有了出息。
  李东的两位姨妈不至于不知道李东的名字,也听家里的儿女提起过。
  可知道归知道,从未接触过,她们哪怕绞尽脑汁的去想,也很难想象李东到底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
  而现在,她们知道了。
  出入都是车队接送,房子是一套又一套。
  之前在万源的时候,她们就觉得那里很不错了,和电视上那些城里人住的一样。
  昨天曹芳带着她们一起去见沈茜,去的是澜山别墅。
  在那边,她们已经震撼了一下。
  可澜山别墅建的再好,终归还是有很多人家的。
  等今天姨侄带她们到自己新家吃暖房酒,这还没进门,光看到门口的这些人,她们就有些心生怯意,望而止步。
  其实何止是她们,其他人也都震撼。
  姚博作为银行的职员,人也年轻,去的地方很多,见识也多。
  可这时候,也微微有些动容,忍不住道:“东子,这就是你准备的新房?”
  他和李青结婚也有一段时间了,不好意思再喊李东李总,也不好意思喊弟弟,现在和其他人一样,喊起了东子。
  李东这时候没做别的,瞪了韩放几人一眼,挥手让他们散开。
  等听到姚博问话,李东笑道:“其实除了地方大一点,也没什么。
  这里算是郊区了,地段也不值钱。
  之前别人准备用来开发旅游景点,后来附近的徽园开了起来,这边算是荒废了。
  刚好,我看便宜就给拿了下来,地方宽敞一些。
  咱们边走边说,今年这边刚弄好,绿化什么的都刚移植不久,等明年应该好看不少。”
  说话的功夫,李东在前面引路,带着大家一起进了门。
  也不用谭勇他们陪同,李东挥手让他们离开,边走边介绍道:“前面是保安室,毕竟地方不小,没人盯着也不行。
  前面那一块草坪,没什么好看的。
  主要就是图个方便,以后开什么宴会之类的,在家办就行,也不用去酒店浪费钱了。
  其实我之前都准备在这边办婚礼算了,不过考虑到人多乱的很,回头还得收拾,就没在家里办了……”
  他边走边说,这时候其他人却是没心思听他说什么了。
  众人都一副刘姥姥进大观园的姿态,四处张望。
  走在后面的曹芳兄弟姐妹几人,这时候也小声议论着。
  李东的大姨妈一口地方口音,满脸震撼道:“阿芳,这跟电视上的王府都差不多了!
  这搁在过去,帝王将相才能住这地方吧?”
  曹芳如今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人,心里虽然高兴,嘴上还是说道:“大姐,这都什么年代了,还帝王将相才能住。
  有钱人,现在都住这种大宅子。
  东子这房子虽然大,可东西不多。
  就咱们这附近,旁边有个许家,家里是开发地产的,上次我们去他们家的宅子看了一下。
  地方是没咱们这边大,可比东子这边看着还气派。
  对了,人家还有管家呢,就跟电视上演的一模一样。
  东子这边其实也就占个大了,可咱们老家,整座山都是咱们的,其实也没啥。”
  李东的大姨妈虽然见识不多,可现在不是以前,就算不上网,电视总是看的。
  听到小妹这么说,妇人顿时嗔怪道:“那能一样吗?
  咱们的山,那是公家的!
  哪有这地方好,你看看,刚刚我吓的都有些腿软。
  门口那么多人,应该就是保镖吧?
  以前我也听阿峰和阿瑜他们说过,说你们家东子了不得。
  可那时候,我啊,还真没想到是这么个了不得。
  来了这,我才知道东子管着几十万人了,比我们一个县的人还多,县长也没东子这么阔气……”
  老妇人话音未落,一旁的曹瑜就接话道:“大姑,您就别闹笑话了。
  还县长,您是不知道东子有多威风。
  他现在去了我们那边,咱们黔省的官,从上到下都得讨好他。
  咱们那边穷,东子要是去我们那边投资,您老人家看着吧,跟他屁股后面拍马屁的人能排成长队。
  就说这房子,您知道得多少钱吗?
  好几个亿!
  好几个亿什么概念,就说咱们县里的房子,上次阿贵不是想去县里买房子吗?
  多少钱一套来着……”
  阿贵是老妇人的儿子,不过这次没来。
  李东的大姨妈闻言马上道:“要5万呢,现在这房子越来越贵了……”
  “5万是吧,大姑,东子这套房子,能买……能买000套以上咱们县里的房子,这下您懂了吧?”
  “000套……”
  这下子,不但李东的大姨妈震惊,其他人也都一脸震撼。
  就这套园子,能换县里的000套房子?
  能在县城买房,在普通人眼中已经很了不起了。
  结果现在,李东光是一栋新房,就能在他们的县城换来000套房产!
  简单一个换算,却是让众人更为震撼。
  旁边的李南明看到他们这模样,微微有些鄙夷,一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
  鄙夷归鄙夷,他可不敢在李东这放肆。
  曹瑜说着,李南明也在心里盘算了一下,这么说,李东这套园子要一两个亿了。
  这混蛋,果然是拿钱不当钱。
  想想自己,之前欠几十万而已,这家伙居然都不帮自己,李南明不由得有些愤愤不平起来。
  心里不平衡,他脸上可可不敢露出不满。
  见李东还在和姚博说话,李南明急忙小跑过去,笑容满面道:“东子,妹夫,你们聊什么呢?”
  姚博作为他妹夫,尽管知道这个大舅哥不太靠谱,还是笑着接话道:“大哥,我和东子说余额宝的事呢。”
  “余额宝?”
  李南明还真不知道这玩意,不过却是不太在意,笑呵呵道:“东子,你这房子是真漂亮,咱们李家老祖宗这是在保佑咱们李家!
  东子,你现在都成全球首富了,我呢,以前是有些混账,可我现在都改了。
  都说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也没脸跟你要钱什么的。
  这不上次你让我当兵么,我听你的,去部队改造。
  可都说部队喜欢欺负新人,我年纪也大了,这要是去了那边被一群小年轻管着欺负着,这不是给你丢人吗?
  东子,你看是不是帮我安排一下,我也没啥要求,官大了给我当,我也当不了。
  可之前吧,我在公司好歹还管着几十号人,你看给我安排个连长排长什么的,这个不难吧?”
  李东瞥了他一眼,半晌才皮笑肉不笑道:“行,没问题,你到时候去了我再给你安排。
  一开始可不行,起码得过个三五个月。
  等你熟悉情况了,我再帮你安排。”
  “真的?”
  李南明一脸惊喜,这家伙这次这么好说话?
  他刚刚就是讨价还价,想着混个班长也成,总比进去当个大头兵强。
  可谁知道,他一说,李东就答应了。
  李东笑道:“当然真的,这不是什么大事,不过你得老实一点,在那边,人家可不管我李东是谁,你低调一段时间,安安心心地在那边先待一段时间。
  都说部队是最好的熔炉,其实我这辈子,就后悔没去过部队。
  现在,我也实在是走不开了。
  你呢,好好干,以后说不定比我还要混的好,指不定哪天,我得靠你罩着才行。”
  “这不至于,这不至于……”
  李南明喜笑颜开,一旁的姚博却是忍不住看了大舅哥一眼,你是没睡醒吧?
  他都听出来了,李东这话调侃的意味居多。
  不说李东能不能影响到部队,就算能,李东会帮李南明开小灶吗?
  至于三五个月后再说……
  姚博这时候忽然有些同情李南明了,李东在李南明这个岁数安排他去部队,要说去镀金,那才是扯淡!
  接下来的时间,自己这位大舅哥恐怕就要处于水深火热当中了。
  能完整的从部队出来,那就是李东没想折腾死他,要不然,有李南明好受的。
  心里是这么想,姚博可不会傻到说出口。
  自己这大舅哥,的确该吃点苦头才对。
  他和李青结婚没多久,李南明去了他们家五六次,主要为了两件事。
  第一,借钱。
  一句话,手头有点紧,借点钱做点生意。
  第二,李青和姚博结婚了,两人都有房子,空着一套浪费。
  按照李南明的话来说,空着可是空着,先借给他一个朋友住几天。
  李青听到这话的时候,差点拿着菜刀赶人。
  东西到了李南明手上,那不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至于朋友住几天,住着住着,房子指不定就被李南明霸占了,都是亲兄妹,李南明真要不肯走,李青还能弄死他?
  为这事,现在李青都不搭理李南明。
  也就姚博,结婚时间短,不太好意思说什么,借钱的几次,也出了不少血。
  可日子不能这么过,现在李东把李南明弄走了也好。
  换成他姚博,他可没办法。
  ……
  李南明的事,那都是小事。
  李南明比李东大两岁,今年周岁都有2了,算虚岁那就是27。
  李东早就想好了,30岁之前李南明别想出部队,只要不丢了小命,可着劲地折腾他好了。
  几年下来,李东还真不信他能一点不变。
  真要不变,那和李东也没太大的关系,回头让他自生自灭好了,反正他是仁至义尽了。
  众人走走看看,一下午几乎都在看房子和惊叹声中度过。
  等晚上吃完了暖房酒,这些人并未在东园停留,东园作为李东的婚房,女主人没到,哪怕李东父母都不愿意在这边留宿。
  而李东送走了这些人,打了几个电话出去安排了一下,到夜里,又给沈茜打了个电话。
  两人聊了一段时间,考虑到明天要早起,2点之前结束了通话。
  可随着电话挂断,躺在床上的李东却是怎么也睡不着。
  自己要结婚了!
  前世今生,这应该算是第一次结婚。
  和秦雨涵那一次,太过匆忙,领了证就算了事,什么都没准备。
  那一次,是无意识的。
  这一次,却是有准备的。
  结婚……
  一想到明天就到了结婚的时候,之前觉得自己还不算紧张的李东,夜色下,忽然有些紧张局促起来。
  这一夜,李东几乎未眠。
  同样,这一夜很多人也无心入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