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6章 接亲


小说:重生之财源滚滚  作者:老鹰吃小鸡
  楼下热闹万分,楼上的家里也是喜气洋洋,人满为患。
  李东进门的时候,时间其实刚过6点0分。
  也就现在进入夏季,换成冬天天都没亮。
  不过这时候,该到的人都到了,包括孟启平这些人也都提前来了。
  虽然无法当伴郎,可这些人跟着接亲忌讳不多。
  实际上,如今这年头,很多风俗都不一定要必须遵守了,连老一辈的人现在都能接受。
  准备去接亲的人,此刻都已经到了。
  李东这时候也没时间一一寒暄,陪着众人聊了几句,脸上一直带着笑容的李程远朝李东招了招手。
  李东连忙走了过去,笑道:“爸,您不紧张吧?”
  李程远看了他一眼,没有接这话,也没说别的,而是伸手帮李东理了理衣领。
  这种动作,在父子之间其实很少出现。
  父亲与儿子,不管感情如何,沉默居多。
  李程远一直没出声,帮着李东整理了一下衣衫,又拍了拍他的肩膀,半晌才轻声道:“结了婚,就正式成人了。
  以前,你事业再大,成就再高,在爸妈眼中,你始终还是孩子。
  可今天之后,你就得有自己的家庭了。
  爸这辈子,自己做的不够好,可我儿子足够优秀,这就足够了。
  我们这辈人,求的不是别的,就是子女能有出息,能平平安安,能顺顺利利……
  这几年,你变化很大,爸都看在眼里,喜在心里。
  结婚了之后,一定不要和以前一样犯浑。
  这几年,你事业越做越大,虽然不太和我们说这些,可我和你妈哪能真的不关心。
  报纸上经常报道这个那个,很多人都说你经常冒险,这些生意上的事我和你妈不懂,也不说什么。
  可你记住了,钱再多,也比不上身体重要,更比不上自己的安全重要。
  千万别为了钱,累垮了自己,也不能为了钱以身犯险。
  钱这东西,够用就行,不要一心钻进去。”
  叮嘱了儿子几句,李程远忽然又道:“不要给自己太大的压力,也不要想太多的东西。
  不要总觉得自己和别人是不是门当户对,是不是没钱就没了一切。
  真要没了,那就没了。
  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就行,日子过的安稳才是最重要的。”
  这话一出,李东脸色微微变幻了一下,许久才笑道:“爸,您放心,您儿子我也不是那么自卑的人。
  您担心的那些,我都明白。
  别说不会有那一天,就算真有,我也垮不了。
  我还年轻,下半辈子,我就是靠打工,也能养活自己和您二老。”
  李程远笑了笑道:“是爸我话多了,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这些话不该说。
  不说这些,我和你妈就算没什么本事,也不会成为你的拖累。”
  这话一出,李东忽然眼眶一红,无来由的心中一酸。
  “不会成为你的拖累”,这话多耳熟啊。
  上辈子,在医院的那段时间,父母说的最多的便是这句话。
  那时候,病重的二老,眼看着家里积蓄耗空,儿子打起了卖房子的注意,两人哪肯答应。
  李程远一句“不拖累你”,那是如此决绝。
  说完的当天,李程远就放弃了治疗,拒绝用药,要不是护士和李东一直盯着,指不定做出点什么事出来。
  等后来,李东强行卖了房子,一开始是瞒着的,等后来李程远在菜市场的朋友来看他,告诉了这事,李程远嘴上什么话都没说,可求生的意志彻底没了。
  那时候,他想的就是不能再拖累下去了。
  积蓄没了,房子卖了,治病的钱还是不够,儿子还在外奔波,四处借钱。
  这些事,他都知道!
  花完了自己两口子为儿子留下来的一切就算了,还让儿子举债为自己治病,于心何忍!
  丧失了求生的意志,不配合医院治疗,拒绝服药……
  没过多久,病重的两人就先后离世。
  两口子做到了不拖累,起码他们没让李东举债,积蓄也好,房子也罢,既然已经没了,后悔也没用。
  可要是还让年纪轻轻的儿子举债度日,继续为他们奔波,那活着又有什么意思?
  这种心思,当年的李东是不能理解的。
  父母拒绝用药的时候,他怒过,恨过,那时候的他极度不能理解,觉得父母是不是病糊涂了,都到了这关头,居然不配合治疗!
  要知道,他为了给他们治病,花费了多大代价,遭受了多少人的白眼,现在不配合,岂不是让他做了无用功?
  等进入社会历练几年,李东有些理解了,也彻底明白了父亲口中的“不拖累”是什么意思。
  如今,李程远就是这么一说,可李东猛然间回想到了这一切。
  这一刻,李东止不住的眼红。
  人这一辈子,真正对你好的,对你不离不弃的,一心一意只为你着想的人不多,父母必然是其中一员。
  自己的父母,也许因为文化不深,成就不大,没能像很多有钱有势的人一样,让自己成为别人羡慕的二代。
  可李东唯一能肯定的便是,自己哪怕再落魄,再没用,所有人都放弃了自己,父母也不会。
  这几年,随着自己财富增多,地位上涨,李程远夫妇却是没有太大的变化。
  他们没有想着儿子有钱了,就去养花遛鸟,也没尝试着去进入所谓的上流社会。
  他们依旧勤勤恳恳,早出晚归,挣着在李东眼中微不足道的一点利润,一点点地存下来,自己从不乱花一分钱。
  很多时候,有相熟的人建议两口子别干活了,也别开饭店了,挣那么点钱,还得笑脸迎人,这不是给李东丢人吗?
  这时候的他们,就得端起来,端起架子,混迹上层社会,颐指气使才对。
  可两人听归听,做归做,依旧没有去改变什么。
  在江北,在平川,很多这个协会那个协会邀请他们两人加入,很多社交团体,其中甚至还有不少退休的大人物也在其中,也邀请他们加入。
  可两人都没有答应,按照他们的话说,他们不懂这些,去了也丢人。
  实际上,懂不懂重要吗?
  不重要!
  人家需要的就是这个招牌!
  两人其实不傻,他们懂,可他们唯一想的便是既然不清楚其中的道道,那就不要掺和,不给李东帮忙可以,但是不能给儿子添乱。
  谁知道这些人,是不是有人想打儿子主意的,有人想借助他们当突破口的。
  他们不懂这些,也不会阴谋算计,被人算计了恐怕都不清楚。
  搞不懂,那就不去,这才是他们最朴素的想法。
  ……
  李东眼眶发红,对面的李程远看到这一幕,微微愣了一下,接着就狠狠拍了他一下,笑呵呵道:“干啥呢!
  又不是丫头出嫁,你是娶媳妇,还准备哭鼻子?
  都说你今天就是成年人了,爸说你几句,你不会是不乐意了吧?”
  “没……”
  李东收敛了情绪,恢复了笑容道:“爸,您和妈放心便是。
  我会好好的,一直都会好好的。”
  “嗯,那就好,行了,时间不早了,你该出门了。”
  “行,那我先下去了,您和妈在家等着,待会我带着新媳妇给你们敬茶。”
  李程远笑的合不拢嘴,点了点头,也没继续拉着儿子说话。
  ……
  告别了父母,李东带着接亲的人一起下了楼。
  楼下,随着时间推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
  甚至有不少媒体,收到了消息,这时候也都赶了过来。
  李东却是没再继续和这些人掰扯,带着众人一起向小区外的婚车队伍走去。
  婚车队伍的司机,其实不是外人安排的,这些司机,几乎都是来自远方安保公司,训练有素,统一规划,随时都能处理一些突发状况。
  尽管都是自己人,该走的流程李东却是没省。
  红包,喜烟,包括一些特殊的小礼物,这些东西该发的李东都让人发了下去。
  甚至因为是自己人,李东发的东西更多。
  司机们拿到那些红包的时候,几乎没人拆开,不过光是红包的厚度,不少人都知道,这次大老板恐怕出血了一次才对。
  ……
  等待的时间中,随队的化妆师开始给李东和几位伴郎化妆补妆。
  平时李东无论参加什么活动,几乎从不化妆,也不耐烦别人在他脸上鼓捣。
  可今天,李东却是任由这些家伙鼓捣起来。
  当然,这次请来的化妆师也不是地摊货,动作很快,修饰的地方不多,不过李东照镜子的时候发现,虽然动的地方不多,却是让自己显得柔和了不少,气势微微有些变化。
  在这之前,也许是久战不败的缘故,李东尽管没想表现什么,甚至下意识地收敛了一些。
  可给人的感觉,李东还是有些盛气凌人,眉宇之间都流露出一丝煞气。
  现在稍微修饰一下,这股煞气倒是消散了许多,整个人愈加柔和了起来。
  不止李东感受到了,一旁已经化完妆的孙涛看了他一眼,忽然笑道:“手艺不错,这时候的你,看起来不会让人有太大的压力。
  可以考虑一下,是不是聘请一位自己的私人造型师。”
  他这话一出,刚刚帮李东化妆的那位中年女性,眼中陡然升起一股期盼之色。
  成为李东的私人造型师,对她而言,也是鱼跃龙门的一步。
  虽然她现在名气已经不小,要不然也不会被指派给李东化妆,可真要成为世界首富的私人造型师,那又截然不同了。
  这是迈向顶级行列的一步,日后李东出席一些重要场合,尽管大部分人都不知道他们这些人,可他们这一行的人还是会关注的。
  无论是前途还是钱途,都会更上一层楼。
  化妆师期盼,李东却是笑道:“以后再说吧,我一个大男人,人又年轻,还没到靠化妆补救的地步。
  其他人那是年纪大了,一脸褶子,不遮掩一下不行。”
  “噗嗤!”
  这话一出,不少人都笑了起来。
  就连刚刚有些紧张和期盼的中年女化妆师,这时候也没那么紧张了。
  虽然李东算是拒绝了,可这种方式的拒绝,让她觉得没那么难堪和难受,好像本就该如此一般。
  随着李东的调侃,时间也渐渐过去。
  很快,白素就过来提醒,时间差不多了。
  白素不算接亲人员,她现在取代的是婚礼顾问的职位。
  其实李东有婚礼顾问,不过对方和李东说话,总是有些小心谨慎,担心李东不满意或者怎么样,说话也不敢说满。
  几次下来,李东有些不耐烦,干脆让白素和对方沟通,白素再直接跟自己汇报就行。
  白素提醒时间到了,李东众人也不耽误,纷纷出了化妆用的房车,朝各自预定的车辆走去。
  点0分,以迈巴赫打头的婚车队伍,开始朝澜山庄园驶去。
  而实际上,婚车队伍不是全部。
  前方,远方安保起码出动了十辆以上的私人车辆,近百精锐安保人员在前面开路。
  后方,也跟着很多车。
  一部分是远方这边的,一部分则是跟着来看热闹的吃瓜群众,还有不少媒体车辆也跟了上来,希望能拍到一些吸人眼球的东西。
  明的暗的加在一起,一行长达数百米的车队,如同游龙一般,在平川的道路上缓缓向前驶去。
  ……
  同一时间。
  澜山别墅。
  当看到杜安民满脸疲惫地进门,沈茜也喜极而泣,激动不已道:“爸,您来了!”
  杜安民尽管疲惫,却是精神抖擞道:“我女儿出嫁,我能不来吗?”
  他说的轻松,一旁的秘书却是低声对沈雪华道:“书记昨晚开完会,错过了航班,怕耽误了时间,连夜坐车赶过来的。”
  从京城到平川,上千公里的路程,开车也要十多个小时。
  尽管杜安民不是本人开车,可他年纪本来就不小了,路上有些路段巅峰,加上杜安民心里着急,怕来不及赶上,一夜都没合眼。
  年纪大了,又一天一夜不眠不休,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担心不已。
  昨晚本来有人建议杜安民,可以动用一下特权,走军方渠道,今天早上动身都能赶得及。
  不过老杜说自己女儿结婚,个人私事,和其他无关,拒绝了提议。
  现在杜安民虽然赶到了,可其他人还真担心他吃不消。
  秘书一脸忧心,沈雪华却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杜安民真要没赶得上,那才后悔,现在好歹赶上了时间,老头子累点就累点吧。
  父女俩还在交流,别墅中其他人这时候也没敢插话。
  这时候,却听杜安民大声道:“李东想轻松娶走我杜安民的女儿,也得问问我答不答应!
  我知道你们,待会大概也没人敢为难他。
  平时我不管,今天,都给我好好压压他的脾气!
  他要是不服气,让他来找我杜安民算账!”
  这话一出,不少人顿时笑了起来,有人低声道:“老丈人看来是怕自己女儿受欺负,开始给女儿撑腰了。”
  笑归笑,杜安民说也是这么说,适当的捉弄一下李东倒是可以。
  可真要以为能借机欺负一下李东,众人可没这个胆。
  真要把婚事搅合的不顺利,李东没发火,现在说为难李东他兜着的杜安民,恐怕就要率先发火了。
  这翁婿俩较量他们的,其他人最好别掺和进去。
  不少人都跃跃欲试,倒是真想看看,待会老杜会不会真的为难一下李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