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7章 婚礼现场


小说:重生之财源滚滚  作者:老鹰吃小鸡
  李东的车队,在8点28分,准时抵达澜山庄园。
  澜山庄园这边也早就得到了消息,今天杜家在这边送亲。
  许圣哲早上没去李东那边,这时候却是在澜山庄园门口等着。
  车队一到,这些车自然不会跟着进入庄园内部,而是要在外面等着。
  李东的头车一停,许圣哲笑盈盈地迎上前道:“恭喜恭喜,你总算告别单身的日子了。”
  不管平时大家怎么开玩笑,今天李东结婚,许圣哲还是祝福声不断。
  实际上,最近他很忙,忙着去找投资商,去进行自己的大计划,去为IPO做准备。
  能在这时候赶回来,也是特意为了李东的婚礼而来。
  对于他的祝福,李东自然笑纳。
  聊了几句,许圣哲没有继续耽误时间,也没有留在原地,而是上了自己的车,跟在李东的车后面,一起往内部开去。
  车队虽然无法进入,不过李东和那些搭着接亲人员的车辆还是得进去的。
  要不然,澜山庄园这么大,待会光走路都得十几分钟。
  ……
  车辆很快到了沈茜家的别墅门前。
  这时候,门外望风的是沈茜的几个表姐妹,还有几位堂姐妹。
  沈杜两家,亲戚比李东要多,沈茜光是这些姐姐妹妹就有十多人。
  一看到车辆到了,几个年轻点的小女生连忙高声喊道:“姐夫到了,快关门!”
  “棍子准备好了吗?人好多,待会使劲打!”
  “棍子?是没绑海绵的还是绑了海绵的?”
  “都拿来,绑了海绵的打姐夫,没绑的打其他人!”
  “……”
  这些小女生嬉嬉闹闹的,刚下车的孙涛几人脸色刷地一下就变了。
  张昊一脸紧张,结结巴巴道:“东哥,还有这环节吗?”
  刘洪也干笑道:“小姑娘开玩笑,肯定开玩笑的。哪能真打……”
  他这边刚说完,门口的几个小姑娘已经搬来了一筐武器,一个个开始分发起来,定睛一看,其中还真有不少木棍。
  众人都有些哭笑不得,孙涛这些人年纪都不小了,没有小年轻的那种激情劲。
  这时候,不少人都看向李东,现在该怎么办?
  李东一副慷慨就义的表情,严肃道:“都上,咱们都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还能被这些小丫头吓到了?
  何况,她们也就说说,还真能打咱们?”
  不少人都一脸赞同,跟着来起哄的孟启平却是笑眯眯道:“反正她们都说了,打东哥用海绵的,打不打也就这样了。
  算了,甭管打不打,都上吧!
  伴郎团的打头阵,咱们帮你们助威呐喊!”
  李东轻咳一声,看向孙涛几人道:“上啊,磨蹭什么,时间紧着呢。”
  这话一出,众人也不管是不是要挨打了,纷纷硬着头皮往门口走去。
  说是关门,自然不会真关起门,澜山别墅这边真要把门关上了,李东除非出动安保团队,要不然就他们这些人这身板,还真撞不开。
  伴随着这些人上前,几个年纪大点的女人还好,意思意思就行。
  几个年纪还小的丫头,正是玩闹的年纪。
  虽然不至于真的用大力,可拿起没绑海绵的木棍朝几个年轻男人屁股上招呼,那是丝毫不含糊。
  孙涛和刘洪还好,这两家伙看起来年纪就不小,小丫头们也不欺负老年人。
  大概是看到孟启平肉多,而且还猥琐地躲在后面,几个小丫头专门盯着他,逮到一次就给他屁股来一棍子。
  孟启平被打的惨叫连连,委屈道:“我不是伴郎团的,你们打错了!”
  “嘻嘻,就打你,谁让你长的最胖!”
  “就是就是,胖子不怕疼的!”
  “……”
  外面的嬉笑声笑闹声不断,李东这边也挨了不轻不重的几棍子,丢下了大把红包,李东几人总算闯进了别墅。
  至于外面,小丫头们还没结束战斗,继续揍孟启平来着。
  李东也不管他们,进了门就往楼上冲去。
  正端坐在客厅的杜安民见状轻咳一声,闷声道:“急什么,招呼都不打往哪跑呢?”
  李东回头看了一眼,接着就连忙道:“杜叔,您来了。”
  说完这话,杜安民以为他怎么着也得过来寒暄几句才对,结果下一刻,李东转头对着一位陈家湾过来的李家长辈道:“三叔,你陪杜叔他们唠唠嗑,我先上楼!”
  丢下这话,李东拔腿就往楼上跑。
  这下子,众人都愣住了,接着别墅中不少沈杜两家的长辈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杜安民也是一脸懵,这小兔崽子,今天胆子挺肥啊,直接无视了自己。
  可李家来了长辈,他也不好继续说下去,起身开始和李家那位都开始颤抖的中年人握手交流起来。
  ……
  李东这时候可不管老杜怎么想,沈雪华买的别墅,他前两天也来过,知道沈茜在哪个房间。
  也不用其他人指点,李东带着还跟在身后的几人就往楼上的房间跑去。
  房间外,此刻也站着很多人。
  有沈茜的同学,也有她的一些朋友,包括吴胜男也在这边。
  见到李东来了,吴胜男笑道:“李总,今天可不分上下级,杜书记都说了,不能让你轻易娶走茜茜。
  外面那是不好意思让你们在外面停留太长时间,给你们放水了。
  这里可不行,今天想进门,也得问问我们答不答应!”
  李东也笑道:“那你说,你想怎么办?
  你要是不怕我回头给你穿小鞋,现在赶快倒戈,你现在放我进去,回头我可以考虑放你一马。”
  “没门,今天我可不受你威胁!”吴胜男笑了一声,其他人也纷纷笑闹道:“不许威胁咱们,威胁也没用,红包要,其他的也要!”
  “对,姐妹们,咱们可不能受到威胁利诱,不过关不让进!”
  “……”
  众人闹腾了一阵,最后吴胜男笑呵呵道:“咱们也不太为难你们,玩个小游戏好了。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你们跟着我们做,过关了就让你们进去。”
  孙涛轻咳一声道:“胜男,你可是还没结婚呢,今天折腾咱们,你那未来夫婿以后还想不想好好过了?”
  “姐妹们,听到了吗?又有人威胁咱们,咱们能答应吗?”
  “不能!”
  “所以现在,咱们做什么,他们学什么,做不到,全都不给进去!”
  “……”
  女人们闹成一团,李东也笑道:“行,你们做我们学,我就不信了,还有我们做不到的。”
  “这可是你说的。”
  人群中有人笑了一声,接着走了出来,看向众人道:“现在大家跟我学……”
  这人李东不认识,不过既然不是沈茜的亲属,以前也没见过面,应该就是沈茜的同学了。
  沈茜的同学,李东几乎都没见过面。
  不过认识不认识都没事,李东现在只知道对方腰挺细的,屁股挺大的,扭起腰和屁股,看的自己身后几个老男人脸都绿了。
  倒不是人家太美,关键是动作太妖娆。
  这下子,众人不干了,孙涛急忙道:“这动作太难,换一个吧……”
  “就这个,你们快开始,都要耽误时间了。”吴胜男一边说着,一边对着旁边的摄像师笑道:“拍的好一点,这可是很珍贵的影像。”
  一看到摄像师的镜头对准了他们,众人脸更绿了。
  李东一咬牙,恶狠狠道:“行,吴胜男,今天我就认准你了,回头咱们走着瞧!
  都别愣着了,扭给她们看看,咱们男人也能比她们扭的更好看!”
  “噗嗤!”
  众人放声大笑,等李东真开始扭动起来,其他人也只好跟着一起。
  这下子,众人笑的更开心了。
  而几位摄像师也连忙多方位摄像,正如吴胜男所言,这份录像录下来,价值还是很大的。
  远方的老总,副总,子集团董事长……
  对了,还有个后悔不迭的沈氏集团现任掌门人。
  人家沈航现在后悔不迭,早知道就不给李东当伴郎了,自己原本也该成为为难李东的一员才对。
  这些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现在一起撅着屁股扭动粗腰,要不是硬憋着,几位摄像师都要笑的颤抖了。
  等李东他们扭完了,吴胜男这些人再次做了一些动作,结果放开了的几人,完全没任何别扭,她们做什么,李东他们就跟着学什么。
  一边学着,刘洪还一边挑衅道:“原来也就这样了,挺容易的嘛。”
  今天大家都是以私人的身份参与婚礼,倒也没平时那么顾忌。
  结果他话刚出口,对面就有人接下了挑衅,一个看起来就喜欢玩闹的女生笑嘻嘻道:“这话你说的,那现在再来最后一个动作!”
  说罢,这女人居然抱住旁边一个女生,对着对方的嘴唇就亲了一口。
  被亲到的女生也是一脸惊讶,接着就嗔怪道:“干啥呢。”
  “怕啥,咱们都是女人,亲就亲了,对面的几位,你们也来!”
  “对,你们也来。”
  “刚刚不是说没难度吗?这也不难,你们快点,就最后一个了,亲完了就让你们进去。”
  “……”
  众人纷纷起哄,一些原本留下楼下的亲属也都上了楼。
  看到这一幕,不少人放声大笑起来。
  而李东这边,众人纷纷瞪着刘洪。
  这家伙,作死呢!
  还敢挑衅女人!
  刘洪也是一脸委屈,谁知道对面的女人还有这口味。
  李东可不管他们,笑呵呵道:“咱们伴郎团六个人,加我七个,单数没办法。
  我先进去了,你们让他们继续。
  今天不亲不给进,我支持你们。”
  嘴上说着话,李东往房门口硬挤了进去。
  实际上,这些人也不敢真拦着李东不给进,放放水就给过关了。
  倒是刘洪几人,想跟着进去,却是被拦下了,不亲不给进,红包给多少都没用。
  ……
  房间中。
  沈茜穿着婚纱坐在床上,视线一直看着门口。
  等看到李东冲破防线,进了房间,不由笑道:“你怎么没亲一下?”
  李东笑呵呵道:“我都有老婆的人了,亲男人干嘛,他们六个光棍,两两搭对好了。”
  说完话,李东单膝跪地,举着捧花,笑容满面道:“亲爱的,嫁给我吧!”
  这时候,门外的人也不再嬉闹,众人纷纷跟着进门。
  看到这一幕,马上有人道:“太没诚意了,茜茜,可不能让他轻易过关。”
  “对……”
  这个“对”还没说完,沈茜就接过了捧花,接着看向其他人笑道:“他嘴巴笨,说不出什么好听的,姐妹们就饶他一次吧。”
  这话说的,众人满脸无奈。
  嘴巴笨?
  你说李东嘴巴笨,你这睁眼说瞎话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强!
  李大忽悠的名声,在场的谁不知道。
  这家伙连全世界都能忽悠,你说他嘴巴笨,也得我们相信啊!
  无奈归无奈,人家沈姑娘显然是有些迫不及待,有些恨嫁的味道了,还能说啥。
  何况本就是个意思,李东他们之前在门外被折腾了一阵,也算让大家满意了。
  接亲到了这时候,后面的流程就简单多了。
  在李东狂撒红包的情况下,总算收买了几个年纪小的丫头,找鞋什么的,轻而易举。
  而给父母敬茶改口,倒是有点小插曲。
  杜安民看李东的眼神,那是相当犀利。
  之前老杜是有些着急的,女儿年纪不小了,嫁给了李东,也算是找到了好姻缘。
  可真等女儿要出嫁了,老杜忽然又极其舍不得。
  尤其是看到李东笑的龇牙咧嘴,老杜瞬间有一股先抽他几巴掌的冲动。
  好在最后还是强忍着没动手,结果等李东一声“爸”喊出来,老杜不太自在地扭动了一下脖子,李东也是如此。
  两人对视一眼,这时候倒是都笑了起来,没了刚刚那副剑拔弩张的味道了。
  拍照,摄像,一系列流程结束之后。
  原本按照东平的规矩,和上次李青一样,沈茜也得让兄弟背着出门才对。
  可沈茜怀着孕,加上沈茜也不是东平人,李东没让其他人动手,自己亲自抱起沈茜往屋外走去。
  伴随着李东抱着人往外走去,杜安民忽然抱怨道:“没良心的臭丫头!”
  这话声音不大,也就旁边的沈雪华听到了。
  闻言笑道:“怎么了?”
  “你说呢?人家姑娘出嫁,那哭的叫一个惨,这臭丫头,你看她笑的……”
  沈雪华扭头一看,果不其然,依偎在李东怀中的沈茜笑的叫一个开心,哪来的哭哭啼啼。
  看到这一幕,沈雪华都有些不是滋味了,咕哝道:“早就该有准备的,去年就恨不得马上进门了,心里高兴都来不及,哪有哭的心思。”
  老杜无奈摇头,不过却又笑道:“这才是我杜安民的女儿,笑着好,笑才能圆圆满满,才能过的开心。
  这么多年都没哭了,我希望她一辈子都能这么开心地笑下去。”
  沈雪华都懒得打击他了,失落就失落吧,还找点理由。
  这丫头没哭?
  上次李东摔破了脑袋,听说哭的跟泪人似的,全平川都知道了。
  ……
  最后,沈茜还是哭了。
  不是真的伤心,是有长辈说不哭不好,新娘子离家,习俗就是哭的越惨越幸福。
  于是,沈茜顺从地哭了。
  这一幕,看的李东毫无伤感,唯有笑意。
  等抱着沈茜上车,沈茜笑嘻嘻地朝门口的父母挥手道别,李东忍不住道:“咱们结婚气氛都被你折腾没了,这时候多伤感啊,被你弄的我现在就想笑。”
  沈茜笑容满面道:“为什么要哭?
  又不是不回来了,我想见我爸妈可以天天见。
  再说,我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有好多小丫头跟着我看着呢,哭哭啼啼的多丢人。
  还有,嫁给你,我觉得很幸福,心里只有高兴,真哭不出来……”
  李东咧嘴道:“这算是情话吗?”
  “你觉得是就是了。”
  “……”
  两人对话几句,接着都笑了起来。
  下一刻,车辆继续朝万源驶去。
  接下来,万源这边流程就简单多了,没有接亲那么麻烦,关键便是敬茶改口。
  改口,沈茜是早就改口了,不像李东那么别扭,很自然的事。
  两边父母都敬茶改口结束,流程也到了婚礼的时刻了。
  李东和沈茜一行人开车往婚礼现场驶去,而这时候,婚礼现场,一些宾客也陆陆续续开始入场。
  ……
  李东的婚礼,没有选择去酒店办。
  平川其实还是有一些酒店,可以承接这种规模的婚礼的。
  不过考虑到一些其他问题,最终李东的婚礼现场定在了郊区的一个户外庄园举办。
  不同于李东的私家庄园,以住家为目的。
  在平川,也有一些占地很大,环境很好的庄园,被用于商业运营。
  这次,李东他们在平川筛查了很久,亲自考察了一些地方,最终将婚礼现场定在了绿地庄园。
  绿地庄园,顾名思义,是当初绿地地产开发的一个商业庄园。
  后来绿地被并购,并购的一方正是东宇地产。
  如今,这处庄园其实就是东宇地产在经营。
  不过之前李东只看地皮了,倒是没在意地皮上面是什么,还是这次选择办婚礼的场所,最后婚礼筹办团队推荐,李东才知道远方自己旗下居然还有这种地方。
  当然,绿地庄园业绩一般,平川其实也没多少人选择在这边办婚礼,平时绿地庄园还承接一些其他大型户外宴会。
  这次,大老板结婚,挑中了自家的地盘,绿地庄园这边自然不再对外营业,占地颇广的绿地庄园,今天只接待来参加李东婚宴的宾客。
  ……
  到了这时候,李东结婚的场所其实不是秘密了。
  一些记者,附近看热闹的,随着各种车辆来临,都知道了婚礼会在绿地庄园举办。
  其他人还没却是第一时间赶到了现场。
  有记者尝试着进入,结果这边审查比较严,没有邀请函一概无法进入。
  这下子,去尝试的记者无功而返。
  等回到原地,有人提议道:“绿地庄园这么大,要不咱们从别的方向试试?”
  这话说出来,有人动心,有人却是嗤之以鼻道:“想多了,我们早就绕着庄园开了一圈过来,附近总共四个大门,每个大门都有人把守。
  没门的地方,隔着不到30米就有个黑西装在守着。
  我没数,可加在一起,起码出动了三百以上的保镖团队。
  对了,就在旁边,还有十几辆警车在停着,你以为上面不重视?
  都在盯着呢!
  这时候想闯进去,先过了这几关再说,要不然就老老实实在这边守着,这边是正门,宾客都会从这边进去。
  待会看看,能不能遇到熟悉的,要是能混进去就好了。”
  这人一说,其他人顿时偃旗息鼓了。
  别说这么多人,就算没这么多人,看这架势,大家也不敢乱闯。
  别回头被逮到了,送进局子里关上一段时间,那就不划算了。
  这事可能性很大,江北这边不可能不重视,也不会让其他人破坏了婚礼现场,不单单是为了李东,也是为了这次的宾客。
  地点就在江北,李东的婚礼出了差错,外人也只会觉得江北的治安环境不好。
  普通人怎么想没事,可要是这些商界大咖也这么觉得,那会严重破坏江北的形象,以后可就不好拉投资了。
  当然,这些其实还不是最关键的。
  最关键的地方,这次女方的父亲也赶来了。
  虽然说是私事,也提前打了招呼,以私人的身份来参加婚礼的。
  可谁敢大意?
  记者看到了十几辆警车,那是顾忌影响,实际上此刻的庄园内部,还有不少便衣正在四处巡视。
  这时候,谁要是乱闯,后果肯定不会那么轻松。
  记者们找不到机会入场,只好纷纷在正门口这边蹲守。
  随着一些车辆在门前停下,每次下来一个人,众人都会探头张望。
  不过很快,有些记者就有些失望道:“好像都不太熟悉,难道李东没邀请大人物来参加婚礼?”
  “废话,你当记者这么久了,见过多少大人物提前到场的。
  李东还没到呢,主人没到,客人们自然会压着点来。”
  “这倒也是,那再等等看……李东的车好像到了!”
  他话音落下,其他人也纷纷看了过去,果然,那辆熟悉的迈巴赫正在朝这边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