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8、不简单


小说: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乡巴佬就是乡巴佬,没见过这种车吧。”陈明静以为李和是看到这种车兴奋的。
  “嗯?”
  纳尼?
  李和斜着眼看陈明静。
  “让着点路。”陈明静继续冷嘲道,“这是四海酒店总经理的车,人家把你给撞了就是白撞。”
  “神经病。”李和白了她一眼,继续站在马路中间迎着车头。
  “这不是开玩笑的。”孙长如脸色一变。他刚说完,发现李福成这个老头子也迎着车子过去。
  李福成乐呵呵的道,“么事,么事,这咱大侄孙子的车。”
  他眼不花耳不聋,大壮开着这车来送的,他自然认识。
  孙长如正要强行把两个人拉开,却发现车子快接近的时候已经减速了。
  “谢谢了。”
  李和发现孙长如还不是那么坏。
  到近前他才发现,原来不止是大壮一辆车,而是来了四辆,除了劳斯莱斯和他的面包车,还有两辆是林肯和宾利。
  “你跟着来凑什么热闹。”陈永强从宾利上下来,李和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看看好车开到底是什么感觉呗。”李辉开的是林肯,他笑嘻嘻的道,“你别说,好车开着,人都飘,以后有钱了,一定要斗上一辆。”
  “我怕他们认不得路,就给他们带路。”赵祖年从劳斯莱斯的副驾驶上下来,开车的自然是大壮。大壮给李福成拉开车门,“阿爷,你上车。”
  “开慢着点。”李福成对大壮的车速心有余悸。
  李和这边人几个人有说有笑,却是冷落了一旁的陈明静和孙长如。
  陈明静眼睛不眨得盯着赵祖年看,然后问孙长如,“姐,真的是赵祖年?”
  “四海酒店你又不是去过一次两次了。”孙长如也在惊讶。
  “真是那个赵祖年啊。”陈明静依然不敢相信,“不是都说他是开封首富吗?”
  堂堂的开封首富看到她的这个穷亲戚怎么跟哈巴狗似得,让她难以置信!
  李和不急着上车,丢给赵祖年一根烟,指着他那两个便宜姑姑问,“那俩货是谁”
  “嗯?”赵祖年懵逼,你自己亲戚你来问我?
  李和没好气的道,“我是问她们在本地的工作单位。”
  “那个孙长如,是干休所财务助理,他父亲孙建设是安阳化肥厂的厂长。至于另外的那个叫陈明静,是陈师长的闺女。”
  “我说呢。”李和倒是挺佩服的这个女人的,这个年纪能做到这个位置还是不错的,虽然是个文职,可是在部分地方,算是副处级。
  至于军衔?
  要是没职权,都是虚的,看着好看而已。
  至于陈宝国的职位,虽然和他想的有的出入,不过也没太惊讶。
  “赵祖年!”陈明静对着赵祖年喊了一嗓子。
  她很气愤赵祖年对她视而不见,要是在以往,看在她父亲的份上,总要出来恭维两句。
  “神经病。”李和自己上了大壮的副驾驶位。
  赵祖年一看大老板这态度,哪里还敢出来搭理。
  他不再多说,上了车,径直走人。
  “姐,这家伙太猖狂了,我非教训教训他!”陈明静看着李和小人得志的样子,怒不可遏。
  孙长如摇摇头,“不要乱来,赵祖年这个人本来就不简单,小心大伯批评你。”
  “哼!”陈明静气的直跺脚。
  不过晚上的时候,陈宝国一回来,她就添油加醋的说了一通李福成这一对爷孙的目中无人,却是提都不提赵祖年。
  “有这种事情?”陈宝国的脸色不好看,他尊重老母亲的意思,留这个所谓的大哥在这里吃饭和过夜,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当然!特别是那个叫李和的,简直一点不那我们当长辈,简直是恶劣的很。”陈明静气愤的道,“你说我们这么好心的留他们吃饭,他还这么不礼貌。”
  “真是这样?”陈宝国没有偏信女儿的话,却是问向孙长如。
  “这”孙长如看看陈宝国,再看看陈明静,不知道如何作答,想帮着陈明静,但是又不想违心说假话。
  “什么真的假的。”陈宝国的老婆把菜端到桌子上,冷哼道,“你自己那些亲戚什么德行,你自己心里没点数吗?乡下人没一点素质。”
  “我自己也是乡下过来的!连我也嫌弃了。”陈宝国脸色不虞。
  “不是,不是,我妈肯定不是这个意思。”陈明静赶忙忙着圆场,“但是,爸,你看我妈被气成这样是真的。”
  “大哥,咱们以后过自己的,少理会他们就是。”孙建芬道,“自己都过得不容易,哪里还有心思管他们。你说咱妈也真是的?都多少年没见了,少说都六十来年了?她就那么一眼就肯定那是她儿子?我开始还想着,总归要问她问东问西确认一下吧?她倒好,进门就喊,福成啊,俺儿啊,你头发咋白了啊!”
  她故意撇开腔调学着老太太说话的声调。
  孙建设笑着道,“这个做不了假,老太太说过,有一年他没看住孩子,让牛蹄子踩了脚,有点罗圈腿,她后悔死了,生怕孩子以后找不到媳妇。而且他耳下有个长淋巴,看着像瘤,一般人可没这两个特征。”
  “也对。”孙建芬点点头,“那时候天天在咱们耳边唠叨,跟咱们说,要去找你大哥啊,你大哥苦啊其实她不想想,谁不苦?谁能好过。”
  “行了,那么多废话,吃饭都堵不住嘴。”陈宝国气的拍了下桌子。
  孙建芬不怕他发火,依然笑着道,“反正我只让你做我大哥。”
  陈宝国无奈的叹口气。
  “大伯,我发现李伯伯那个孙子好像不简单。”陈明静任性,但是孙长如不能这样,她得考虑全局。
  “叫什么来着”一屋子的人全然没有一个想的起来李和的名字。
  “李和。”
  一直在旁边闷头吃饭的一个男孩子却突然说话了。
  “还是明成记性好。”陈宝国笑着赞扬了他一句,问孙长如,“怎么不简单了?”
  孙长如道,“好像挺有钱的,我们在一张车上的时候,听她电话里谈生意都是几千万上亿的。”
  “都是吹牛的!笑死人了!”陈明静不赞同。
  孙长如道,“可是偏偏他和赵祖年认识,赵祖年这个人虽然是个出名的老实人,又低调的很,可是不代表这个人轻易对人服软,更不用说他对什么人低声下气了,就是咱大伯和苏书记去了,他也是进退自如的一个人。”
  “李和?”
  一屋子的人都在苦思冥想,但是没人记得有什么人能谈笑风生几千万上亿的大人物。
  “吃饭吧。”陈宝国不再让大家继续谈论。
  只是到第二天,李和爷孙俩进入病房的时候,他对着李和多看了一眼,看的李和心里发虚。
  ps:我19岁,没处过对象,没接过吻,别人都夸我洁身自好,是个好00后,其实她们不知道,其实我表白过好几个女生,但是都被拒绝了
  这章写的不好,如果有意见,尽管提,明天修改!
  新的一年,祝小哥哥小姐姐们,发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