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7、独立董事


小说:我的1979  作者:争斤论两花花帽

  齐华硬着头皮问,“那现在怎么办?”
  李和没好气的道,“能怎么办,当然是凉拌。”
  中国再生资源集团公司,这个名字太堕他李老二的名头了!
  不过也是没办法了,凑合吧,眼看就要出访,时间上容不得他再纠结。
  他想了想道,“拿笔记下,通知郭冬云、平松、付彪,潘松、李爱军、苏明、卢波、江威、吴淑屏、周萍、方向,穆岩,包括地大集团、地大地产、向阳地产、东风快递、爱军鞋业、明和音像、四季百货、京美集团、金鹿地产、四海餐饮,极地印务、名师教辅,我所持有的股份全部变更到再生资源集团名下。”
  这些都是他控股的国内企业,至于香港和海外的产业,他暂时不会去动。
  “是。”齐华一边记录一边道,“那和霞家居集团怎么办?”
  李和沉默了一会道,“方向是不是还在香河?让他身兼两职,暂时出任和霞家具集团董事会主席,遇到合适的会接他的班。”
  家具行业同印刷、印刷机械完全是两个不同的行业,方向不一定合适,可是李和一时找不到人选,只能这么着,先稳定住再说。
  齐华道,“变更容易,时间上不一定来得及。”
  李和冷哼一声道,“咱们一举一动,人家清楚着呢,你没瞧见这么好心的就给咱们注册了集团公司,也没问你意见。”
  所以肯定是特事特办,毫无疑问。
  想不到他李老二能享受到这种待遇。
  “李总,你说的对。”齐华茅塞顿开,“那你的名片?”
  李和道,“印了!还有,询问林正夫、厉股份、吴市场,看看谁有时间能随行,通知郭复兴、许恒大随行,通知郭冬云马来西亚待命。”
  “是。”齐华书写的速度有点跟不上李和说话的速度。
  李和补充道,“还有,你这里办好,就先行带着他们去马来西亚与郭小姐碰头,一切听她的吩咐。”
  随行团队先行抵达,这是惯例。
  齐华点头,不再跟着李和回去,转身下车去忙李和的交代。
  这阶段,李和突然迷上魏碑,魏碑是介于隶书和楷书之间的过渡性书法艺术形式,他不管写得好不好,每天都会练上几张纸,自己练习不算,还把李览给拉上,每天不写完一张大纸不算完。
  李览写完后,老太太还很稀罕的给贴到几间空着的房间,几间屋子算是给贴满了。
  李和也是比较满意李览的书法的,这孩子的书法功底打的早,现在是秀整开朗,方圆兼备,只是因为年龄太小,还是缺了洒脱灵动。
  李和甚至都有停了他围棋,让他专攻书法的心思。
  不过也只是只能想想而已,这孩子对围棋的着迷劲头还是有增无减。
  没有出预料,李和名下企业的股权结构变更办的很快,而他李老二终于是有名片的人了!
  中国再生再生资源集团公司董事长。
  东风物流集团独立董事。
  地大集团独立董事。
  和霞家居集团独立董事。
  京美集团独立董事。
  四海集团独立董事。
  金鹿地产控股集团独立董事。
  极地印务集团独立董事
  ........
  名片的背面硬是没印下。
  国内现行《公司法》创制时,主要是借鉴了日本的立法模式,并没有考虑到独立董事制度,但是并不妨碍李和自己设置这么一个职位。
  其制度设计目的也在于防止控制股东及管理层的内部控制,损害公司整体利益。
  通过创设独立董事制度来改变经营者决策权力的结构,达到监督、制衡的作用,从而保证经营者不会背离所有者的目标,促进代理与委托双方利益的一致,提高运营效益。
  企业发展壮大以后,必然面临企业所有权与经营权的分离,如何保证经营者不会背离所有者的目标,减小企业的代理风险,控制代理成本,成为公司治理中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不错,不错,忘记交代了,应该用金的。”李和对这个名片并不怎么满意。
  “是。”齐华也算了解李和了,话虽然说的骚包,但是真让他做名片烫金的骚包事情,不一定干的出来,他李老二还真没这么俗气。
  李和道,“郭小姐联系好没有?”
  齐华道,“我明天带着厉股份,还有郭复兴、许恒大去香港与郭小姐碰头,一起赶赴吉隆坡,另外,我另外擅自做主张,聘请了两位擅长国际法务和投资的两位同仁,他们是我在地大集团的同事,这是郭小姐允许的。”
  “很好,查漏补缺,就这么办。”李和发现他手底下真缺人,还不是一般的缺,一拍脑袋道,“把方向也带着,他现在已经有了国际并购的经验,能去着最好,还有打电话给江保健,看他有没有时间,要是有时间,也一同去。”
  齐华走后,董浩过来道,“李家盈回来了。”
  李和砸吧砸吧道,“回来就回来吧,除非李舒白纯心作死,想把他闺女搅合进来,要不就不用管。他孙子呢?”
  董浩道,“回泰国了。”
  李和摆手道,“这事就这么办吧,后面再说。”
  董浩点点头。
  李览在旁边听了这么长时间话,大概也明白他老子要出门,因此高兴的问,“爸爸,你什么时候走?”
  “老子走了,你很高兴?”李和不悦。
  “没有啊。”李览没有把喜悦放在脸上,“我舍不得你。”
  “装吧你。”李和不屑。
  他要出门,何芳又不在家,他只能把老四和李燕姐妹俩喊回家,帮着照看一二。
  老四道,“不需要你交代,你放心去吧,要是去新加坡,就顺便看看琴子。”
  “不需要你说。”李和对这丫头自然不放心,肯定要趁机去看看的,寒暑假都不晓得回来,自然要教训一番。
  齐华走后的第五天,他这边也开始出发,把张兵留在家里,只带着一个董浩。
  轻车简从,先到了香港。
  陡然一见到李沛和李柯兄妹俩,差点没认出来。
  “伯!”李柯猛地一下子跳到他脖子上。
  “乖乖,这么重,丫头要减肥了。”李和差点被撞到。
  “你骗人,我才没你说的那么胖呢,只有哥哥是大肥猪了。”李柯表示不服气。
  “哎,你这娃,天天吃的什么。”李和掐掐李沛脸上横出来的肥肉,对王玉兰道,“以后给清淡点,不能那么吃。”
  王玉兰道,“正长个的时候,能吃当然吃。”
  对儿子的话不以为然。
  “你自己心里有个数,以后中午吃饱,晚上少吃。”老娘说服不了,李和就捡着李沛批评。
  “晓得了。”李沛很听话。
  王玉兰不高兴的道,“你是没看他个子窜的多厉害,晚上腿抽筋,疼的叫唤呢,不吃怎么行?你少出歪主意,他这不胖,个子再长长就好。他现在个都一米七了,120斤不算胖。”
  “那以后菜油别那么大,少油炸。”李和掀起李沛的裤脚,看了他的小腿,发现老娘说的还是挺对,胖的不算突出,只是脸上有点婴儿肥,看来是多虑了。
  儿子过来,王玉兰一下子杀了两只老母鸡。
  李和一壶茶还没喝完,汤老头就提着两瓶酒进门。
  他笑着道,“什么时候在我这里安插内奸了。”